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23

  周泽楷:“……”

  周泽楷把酒杯放到叶修面前:“只喝一杯,庆祝。”

  叶修:“庆祝什么?”

  周泽楷:“一个大项目,快要完成了。”

  叶修想了想:“好吧,只一杯。”

  只一杯,叶修就露出了醉态,没有酒疯,眯着眼睛,很是安分,但看来回去的时候,得有人扶着才行了。

  周泽楷看着他:“真喝不了啊。”

  叶修像是打瞌睡又像是点头:“嗯……”

  周泽楷摸摸叶修的额头,看他是不是睡着了。

  叶修:“回家吧。”

  周泽楷:“好。”

  搀着叶修进屋的时候,周泽楷忽然抚住墙,皱着眉头一动不动。

  叶修迷糊间觉察,叹了口气:“明明自己也喝不了酒,下次庆祝还是乖乖喝水吧。”

  周泽楷:“唔……”

  两个男人磨磨蹭蹭进了卧室,倒头就睡。

  

  第二天,是访客的光临惊醒了二人。

  周泽楷和叶修同时醒来,同时打了个呵欠,这时候已经听到肥猫尖叫和抓挠的声音。周泽楷套上个外套走到客厅,叶修走在他后面揉眼睛。

  门才打开一条缝,茶壶就挤出去,极灵活地冲到门外人身上,然后像个宝贝似的,被紧紧抱住。

  是邻居先生。

  叶修打招呼:“哟,回来啦?”

  邻居先生歉意地:“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休息了吗?”

  叶修:“没事。”

  邻居先生:“非常感谢你对茶壶的照顾,所有损失……”他看到客厅里的混乱,冷汗几乎要下来了,“我会全部照价赔偿!”

  叶修:“谢他吧,这屋里他才是老大。”

  周泽楷:“不用了。”

  邻居先生很是惶恐:“谢谢你,损失太大了,请让我补偿你吧。”

  周泽楷耸耸肩:“随便你。”

  邻居先生安心下来,又变得兴奋起来:“我得到去高飞免费旅游的机会,我会给你们带特产回来,表达我的谢意。”

  叶修见他竟然鞠躬起来了:“不用这么隆重啦,照顾猫只是举手之劳,不过能早点回来就好了。”

  “抱歉,”情绪丰富的邻居先生露出后怕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单纯出差,会被警察当成犯罪分子逮捕。”

  叶修:“哎,这么惨?”

  邻居先生:“是啊,太惨了……不过好在最后获得清白,最棒的是,福来运转人品爆发,我抽到了免费游的机会,还是特别豪华的那种!”邻居先生开心地直蹭茶壶,“可以带宠物哦!”

  茶壶:“喵喵喵!”

  邻居先生:“你瘦了哦,我不在,没有胃口吗?”

  “大概吧,”叶修说,“他都不好好吃东西。”

  邻居先生心疼地:“那我得赶紧补偿他,先回家去了,再次表示感谢。”

  叶修:“去吧。”

  叶修关上门,转身环视了圈屋里的狼藉,叉腰:“二人世界回来了。”

  周泽楷挑了下眉。

  俩人洗漱完,周泽楷坐进那堆游戏设备。叶修好奇问:“今天不用上班?”

  周泽楷:“休假。”

  拿起一个拟真目镜,询问地朝叶修晃晃。

  叶修笑了起来,接过目镜:“对战?”

  “好。”

  “输了的人负责买饭。”

  

  邻居很快照着清单,购置了全新的家具,因为家具上门的时候,叶修和周泽楷都不在,还很好脾气地等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是周泽楷的同事出现,处理了家具更换的事。

  出发旅游那天,茶壶的主人想再次跟邻居道谢,增进一下邻里之间的感情。邻居家里的两个男性,一个比一个优质,即使是能多看一眼,那也很划算。但很遗憾,从那天接回茶壶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们了,两个人都经常不在家的样子。

  

  周泽楷休假了一天,立即就变得很忙碌起来,很多时候通宵不回家,回去也是0点以后。

  有工作的人忙得不可开交很能理解,叶修一个机器人也跟着好些天夜不归宿,就奇怪了。

  周泽楷没有抱怨,但稍微表达了一下关心。

  

  是夜。

  二人世界回来了的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宾馆的某个房间,叶修和他的队友聚在这里。罗辑正在摆弄他的万能小箱子,安文逸正在为负轻伤的方锐处理伤口。

  叶修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现在的情况?”

  罗辑摇摇头:“信号断了。”

  一个新的信号传来。

  『我们来到苏最后传达讯息的地方,苏已经离开,我们比那个人慢一步。』

  然后是一张现场图。

  是一个破旧的储物间,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铁床上的破棉被凌乱,显示出这种地方也曾有人呆过的痕迹。旁边堆了些家庭杂物,积灰很厚,但有些地方的积灰不太一样,被人碰触过。

  叶修目不转睛盯着现场图。

  『我们找到一个碎片,确认来自苏的通讯器,但通讯器整体不见了,怀疑已遭到破坏。』

  『在我们来之前,有人已经将这里搜查过一遍。』

  『这是旧城区的房子。』

  叶修:“在旧城区,选择储物间做休息的地方吗?”

  『这份谨慎可以理解。』

  叶修看着凌乱的铁床:“这也许……是个暗示。”

  

  旧城区已经荒废了很多年,没有警察维持治安,能源的提供早就断了,无人居住的房屋陈旧破败,很多已经变得不像样。

  这种地方,当然会有人。

  多阴暗的角落,都会有活着的东西。

  看似人已走空,仔细倾听,空气其实并不安静,一些距离并不远的喧嚣,在其中躁动。

  一辆和这里格格不入的跑车停了下来,戴鸭舌帽、衣着利落的苏沐橙下车,走到前方的建筑前,重重踹了一脚生锈的铁门。过了有一会,一个壮汉推开铁门,苏沐橙径自走进去。

  壮汉:“喂!这里不是你随便能来的地方!”

  她没有理他。

  壮汉看到外面漂亮的跑车,没有再阻拦她,朝同伴使了个眼色。

  陈旧的建筑里面,竟然藏了个隐蔽的酒吧,人还不少。苏沐橙目不斜视,从那些醉醺醺、有些身体已经负距离接触的人们旁边走过,一路惹了无数探究和不怀好意的目光上身,坦然地坐到吧台前,要了水和一些食物。

  叼烟的络腮胡酒保对她颇为感兴趣:“哇,天上掉下个美女,该轮到咱们有福气了。”他用手肘推推另一个酒保,两个人嘿嘿笑。

  苏沐橙喝了口水:“R暴龙我要了。”

  络腮胡酒保:“这里不提供那种东西,美女可以选择骑我们呀。”

  苏沐橙啃了口面包,十分嫌弃地扔了:“什么玩意。”

  她时不时看眼门口,无数酒保的挑逗,忽然她侧过头,让自己背对入口的方向,扯着酒保的衣领拉近距离:“出口在哪?”

  酒保不爽了:“嘿,我讨厌这么粗鲁的女人。”

  他看到一把枪。

  酒吧发生骚乱。

  刚进入酒吧的人快步走向人群包围起哄的地方,蛮力推开碍事的人,骚乱的中心,是一个正在挣扎爬起来的酒保,一只耳朵没了,半边脸都是血。

  这种地方没有胆小怕事的人,一点小小的摩擦都很可能造成一次大战,被推开的人一个个对冒犯自己的人怒目而视。那人抓着酒保的衣领:“她呢?”

  外面传来马达发动的声音。

  他看到后门,丢下酒保。

  有人愤怒地大喊:“嘿!给我站住!”

  另一个人拉住愤怒的大块头,悄悄耳语:“这个人好像是……”

  当他追出后门,已经只来得及看到她骑着机车飞驰而去的背影,那是辆看样子被细心保养过的R暴龙,他怕是要落后一大截了。

  酒保捂着耳朵跑出来,看到心爱的车被骑走,气得跳脚。酒保机灵地跑到前门,看到壮汉连同几个人正在撬两辆车,一辆挺豪华的跑车,另一辆即使是他也懒得多看一眼。

  酒保对那些人大喊:“我的车被偷走了,这车是我的!”

  那些人热火朝天地撬车,其中一个人摊手:“你那宝贝机车?自己没看好,关我们什么事。”

  酒保愤怒地朝一个人的屁股上踹了一脚:“滚开,那女人偷我的车,这是她赔我的!”

  接着酒保就被从背后踹了出去,他咧着嘴发誓要把背后玩阴招的家伙大卸八块,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看到那人轻松把好几个壮汉打趴下,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个人敲碎车玻璃,打开车门,骑车扬长而去,去的是那个女人离开的方向。

  酒保看到了。

  那个人帽檐下,脸上缠满了绷带,绷带内有血渗出来,露出的手上也有绷带,浑身散发嗜血的气息。

  到底是什么人啊……


评论(10)
热度(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