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22

  叶修怔住了,还怔了很久。

  周泽楷就维持着这个姿势,哪怕叶修再出神多久,他也可以一直这么做,一点也不累。漆黑的眼睛里,有点与以往不一样的东西。

  叶修有点不太确定那两扇心灵的窗户里头,此刻藏着些什么情绪。

  不过这个状况还是比较好搞定的。

  应该。

  叶修手里还捏着带颗小熊头的叉子,这姿势实在不好受,也不好看,还有那么点伤堂堂男子汉的尊严。

  茶壶从外头走了进来,刚吹干的毛才舔了一半,另一半炸着。茶壶看到卧室里的此情此景,对着周泽楷颇有维护意味地尖叫。

  周泽楷转头看了眼茶壶。

  猫软软地瞄了声,跑了。

  叶修生气!要吃的时候怎么不见这肥猫这么好打发!

  周泽楷回头,继续炯炯地盯叶修。

  叶修又眨了眨眼睛,叉子点了点嘴唇——这是思考的下意识动作。接着他直视周泽楷,忽然把小熊头送到后者的嘴边。

  周泽楷有些不确定地皱眉头,最后还是叼住了叉子,没想到叶修趁机向自己施加压迫力。周泽楷被压得往后躺,但手还没有松开。

  叶修双手攀在周泽楷胸膛上。

  叉子刚好挡在两眼之间,让视野很不舒服,周泽楷正在犹豫是松手把叉子拿走,还是坚持下去的时候,一条腿滑进他的双腿之间。

  那条腿的膝盖压着那团东西磨蹭。

  周泽楷:“!”

  叶修:“你难得这么主动一次,不过下次可以不用这么迂回,直接要求就可以。毕竟甜心机器人的核心功能,就是……”

  周泽楷凝视叶修似笑非笑的脸。

  叶修凑近,垂下来的发丝几乎能碰到周泽楷的脸颊。“服务,”他用很暧昧的语气,“只要你一声令下。”

  周泽楷盯着叶修,叼着上面有一团奶油的叉子,当然是没法儿说话的。

  叶修笑嘻嘻的样子,有点讨打。

  气氛有些僵持,除了两个人贴得太紧的地方。

  周泽楷忽然推开叶修,把嘴里的叉子叉到小熊身体上,接着进了浴室。

  叶修感到膝盖还残留着那团东西传达的热度,但周泽楷从头至尾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动作也不属于急躁范畴,样子跟“欲火攻心”完全不搭界。

  到底哪家调教出来的,这么能克制。

  周泽楷洗完澡,叶修瞅了眼一身清爽的帅哥,视线往下移。

  周泽楷坦然上床,说了句:“晚安。”

  关灯。

  叶修凑过来:“你刚才的行为……”

  周泽楷打断他:“睡觉。”顿了一下,“指令,休眠。”

  叶修瞪赖皮的周泽楷,双眼慢慢地合上。

  

  叶修也会在藏身之处藏上一些武器,以备不时之需。

  但这两把枪有些儿奇特,一些花纹缠绕在枪身,含蓄而不沉默,两把枪上的纹各是不同的颜色,不至于把好好的杀人兵器变成舞台道具,但标新立异已经足够。很少有人用这样的武器,一拿出来岂不是等于昭告天下自己的身份?

  估计是纪念品之类的。

  枪身上还有刻字,两把枪上都有。叶修摸索,低笑:“这么凶。”

  明明那张脸那么适合当乖宝宝,内心这么凶合适吗~

  叶修把双枪归位,将床底部恢复之前的模样,拍拍屁股站起来。这时,茶壶带着一连串喵呜小跑过来。

  叶修:“走开!见死不救的家伙。”

  “喵呜~”

  “别指望我再给你吃的。”

  “喵喵喵。”

  如果猫能说话,一定会强烈谴责这个人类引导自己破坏东西,却不虔诚回报的行为。

  半小时后,叶修捧着一桶爆米花站着看电视,心思却在别处。

  “小周昨晚的行为包含一种很危险的动机,”他对茶壶说,“通常出现这种行为代表了一种事。”

  渴望爆米花的茶壶围着叶修的腿转个不停。

  “那就是爱啊!”

  “喵——”

  『紧急插播新闻:根据天际城警方透露,和平大使爆炸案凶手已捉拿归案。凶手是一名激进的反太空分子,曾经在wen安保公司任安全顾问一职,一年前被判定需要进行精神治疗,最后的医疗记录为今年去年10月。记者正在赶往警局,为你带来最新最快重要资讯……』

  周泽楷来消息。

  “待会会有人来重装家里的监控,晚饭想吃什么?”

  叶修想了想,回:“出去吃?”

  “那猫呢?”

  “我为它制定了一套瘦身计划。”

  “good。”

  

  下班时间,周泽楷又瞄了一眼已经全部恢复的家中监控画面,正要起身,忽然收到江波涛的联络。

  “小明来消息了,有你会很感兴趣的发现。”

  

  周泽楷临时有事要耽误一会,叶修提前来到两人约定的酒吧。刚坐下,脑袋里刚冒出一点美滋滋的气泡,酒保莫名推过来一杯鸡尾酒,而他明明只点了一杯水。叶修眯眼看向酒保。

  酒保声音不大,很容易被周围的音乐盖过去:“就凭你刚才的松懈程度,老夫可以在三秒之内取你首级。”

  叶修:“给错了,我要的是水。”

  酒保:“是一个被勒令强制休假的特工。”

  叶修嘀咕:“给我加片柠檬。”

  酒保:“那家伙因为数次任务行动过激,被强制要求进行心理状况分析,他杀了心理医师,逃走之前在原来的机器人搭档的系统中留了暗门,藏身在了哥哥家中。那不是他的亲哥哥,而是小时候结拜的义兄,如今是个激进的反太空分子。”

  叶修:“人找到了吗?”

  “机器人被摧毁了,连带那个倒霉催的小组织,但正主没有,派去围剿的特警死了大半,还是没能奈何他。”

  叶修摸下巴。

  酒保:“小心点,那家伙会来找你。”

  叶修还是摸下巴:“帮我查查圈内谁曾经有在枪上搞特殊的行为。”

  酒保:“特殊?”

  过了一个多小时,周泽楷姗姗来迟,找了一圈,发现叶修居然在弹钢琴。是一首节奏很快的曲子,周围没什么人欣赏,周泽楷走到靠近钢琴的位置坐下,觉得弹得不错。他凝望叶修,和后者在琴键上飞舞的手,等到一曲终了,朝向自己走来的叶修一笑。

  叶修笑嘻嘻地:“我跟琴师打赌,我能不出错地弹完这首曲子,他就负责我们今晚的所有消费。”

  周泽楷:“你是机器人。”

  这是作弊。

  叶修:“嘘,不要被他听到了。”

  周泽楷笑了笑,服务生送来了两杯酒。

  叶修:“我不喝酒。”

  周泽楷意外:“设定?”

  叶修:“是啊。”

  周泽楷:“一点都不喝?”

  叶修正色:“甜心酱是不能喝这种不健康的东西的。”


评论(27)
热度(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