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21

  查理区181街口。

  这是个不错的位置,可以没什么障碍地看到明珠湖,和对岸高楼大厦隐隐约约的身躯。

  周泽楷站在街头,作为专门空出一天到这里来的游人,正在用手里的设备拍照。

  一辆冰淇淋车开了过来,暂时停在这里,向游人售卖甜品。周泽楷感兴趣地买了一个甜筒,品尝甜丝丝冰冷冷的口感,寻思一会要不要给叶修带一个。叶修可以想出去就出去,想要什么都可以自己买,但大概还遵守着初始设定,很少独自出门。

  脑海中忽然浮现边打呵欠边浇水的机器人,周泽楷柔和地笑了一下。

  听到旁边冰淇淋摊主一个重重的喷嚏,周泽楷猛然回神,想起自己正在执行任务。在工作的时候走神,这已经是他刚入行时才会干的蠢事了,周泽楷捏捏两眼之间,压下心里的不妙,把设备收起。

  围绕着明珠湖,有很多小广场,以便人们休息、欣赏这块最伟大城市中最美丽的湖泊。宽广的视野,清澈的水面,朦脓的城市身影,是很多人能体会到舒适的景色。

  周泽楷身后的小明珠广场,喷泉的旁边,长椅上的苏沐橙正撑着扶手,支着下巴,笑吟吟地看着离得自己很近的两只鸽子。

  每个人都很闲适,与城市中心的忙碌截然不同。

  周泽楷也享受着这难得的休闲——至少表面上悠闲的模样挑不出毛病。他问冰激凌车的年轻主人,在这里做了多久了,就在这时候,私人手机有来电。

  周泽楷看了眼来电信息。

  

  一个盛大的庆典。

  为庆祝天际城最大集团的诞生,一群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选择这个时候聚集在这个地点,谈笑风生,保持着绝对得体的微笑。

  这里的人全都很有钱,也全都很懂得赚钱。但最富有的,是此刻在会议室里的那几位。

  庆典结束后,这可能就只是个单纯的庆典,也可能在今天,那几位大佬们做下什么决定,天际城因此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周泽楷捏着高脚杯,盯着玻璃容器中深红的液体,表情有些儿无聊。每次来这里都是煎熬,刽子手们穿上精致的礼服,打上比礼物盒结花还漂亮的小领结,脸上盖着得体的微笑,在奢华的场合梭巡,气氛其乐融融,大家都当无事发生过。

  周泽楷一个人暂时离开,来到没什么人光顾的长廊。

  一个人走到他面前,走路的姿势不太流畅,但显然已经尽了全力。

  周泽楷看着那人走到自己的不远处,有些疲累地靠着墙,还吁了一声。

  周泽楷看着那人,在对方向自己举杯时,礼貌性地嘴唇沾了点酒液。

  王杰希。

  这个月球的同行出现在这里,他不算很意外。这个庆典邀请了不少重要人物,包括那位月球来的贵客。周泽楷盘算着自己的真实身份被对方觉察的概率,表面上没什么变化。

  王杰希忽然问:“喜欢吗?”

  周泽楷不是很明白他指什么,王杰希微抬下巴,视线的方向是高高的墙,和美轮美奂到值得受到怪罪的穹顶。这三个字若是指这些的话,周泽楷没什么特殊想法。

  “太浪费了,”王杰希说,“建造它时,地球上的资源已经很紧张,但它还是建成了,在月球,这样是不允许的。”

  周泽楷百无聊赖地晃晃酒杯。

  王杰希很正经地说:“偷偷告诉你,月球的房价很低。”

  周泽楷:“……谢谢。”

  王杰希提议:“地球这个时候的夕阳总是很美,一起欣赏?”

  周泽楷:“可以。”

  今天的夕阳很热忱,橘红的,挂在天空,浑圆刺目,高高在上。

  “真美,”王杰希感慨,“这上面的风景,真是比下面好多了,我前些天好奇去了一趟地面。”他的脸皱了起来,“不止没什么好看的,连空气都不怎么新鲜。”

  周泽楷没什么表情:“你不该下去。”

  “只是有点好奇,”王杰希说,“而且月球上的居民,都是住在地下的,这里太高了,有点吓人。”

  周泽楷无奈了:“说重点。”

  王杰希笑了笑:“天轮集团的周老先生是最精明的商人,却是最差的家人。当然我都是听说,据说他因为儿子的事,怪罪于夫人。”

  周泽楷:“这样好吗,透露自己查到的消息。”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王杰希说,“商界老大哥的私生活,是藏不住的秘密,这位周先生的儿子,正是跟着他好好学习,为将来继承家业做准备的时候,可惜儿子实在是太叛逆了,对庞大的家产毫不感兴趣,从来没有出席过任何公共会面,也不插手任何事务。老先生一怒之下,把儿子和太宠爱儿子的夫人从主房赶了出去。”

  周泽楷静静地听着。

  王杰希:“老先生年事已高,谁会坐上他的位置,是整个天际城都关注重点的大事。老先生有个义子,深得老先生的宠爱,不仅能把所有先生吩咐的事办得井井有条,人也风趣幽默,不止公司,互联网也有很多人喜欢他。他啊,看起来完全就是周老的接班人,周围的人也都这么认为。”

  他紧紧地盯着没什么表情变化的周泽楷:“不过……”

  特工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搜集信息,与任务有关的,看似与任务有关的,各种各样的信息,可以是假的,但不可以比别人搜集得少。

  分类繁多的信息,也是一门很需要身手和眼光的活计。

  王杰希觉得周老先生这事儿,猫腻很大。

  他仿佛看到一个宝箱,里面装满了金子,但实际上,箱子下面才是真正的宝藏。

  他说:“据说周夫人是位十分美丽温柔的女子,像曾经某个遥远时代的美人,自身气质带有一份古香,周先生也是丰神俊朗,他们的爱情结晶,相信一定拥有别人难以企及的容貌。”

  周泽楷将酒杯随手放在一个地方:“嗯。”

  王杰希:“现在不是什么和平时代,懂得隐藏在幕后的人,才能争取到最大的赢面。”

  周泽楷耸耸肩:“哦。”

  王杰希说了这么多,周泽楷像个这种八卦已经听多了的人,半点表示也没有。王杰希的眼神闪了闪。

  

  正要离开酒店的王杰希,在前往停车区时,遇到一个人。那人靠着栏杆,捏着手机,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舞得飞快。这个人没怎么掩饰,所以他不需要像刚才那样,费尽心思试探。

  想到刚才那个家伙,王杰希还有点头疼。

  江波涛:“你好啊。”

  王杰希看向他,对他没什么印象。

  江波涛:“我们前几天见过面。”

  王杰希思考片刻:“石磨城?”

  江波涛:“宾果。”

  王杰希摇头:“那不是你。”

  江波涛笑:“但我一直在看着你,只可惜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

  王杰希耸耸肩。

  此时此刻,他不担心对方会做什么。那名和平大使的死亡引起的风波还没有过去,天际城对他们这些人盯得一定很紧,而像他这样刚从月球到这儿来的人,被重点关注,只要在城内,他都是绝对安全的。

  江波涛开门见山:“来做笔交易吧。”

  王杰希:“请说。”

  “我需要你那边关于‘君莫笑’的消息,”江波涛说,“当年‘一叶之秋’到月球,负责他的人就是你。”

  王杰希:“你说的可是两个人。”

  “是同一个,”江波涛笑吟吟,“‘君莫笑’就是‘一叶之秋’。”

  王杰希说:“是吗,我对地球的事情并不了解,你找错人了。”

  他打算路过江波涛身边,到自己的车上去。不过江波涛的一句话,又让他停了下来。

  “月球政府还处于新生阶段,初期的组织是凝聚力最强的时候,”江波涛说,“如果是我,会选择把绝大部分心思放在防范地球上,地球上的那些家伙,总是以月球人的起源自居,比起身边的同胞,那帮末日星球上自视太高的家伙才是最危险的。”

  王杰希眨了下眼睛:“地月一家亲,你这么说会被逮捕的。”

  江波涛微笑道:“请谅解,也许你会有兴趣听听我将给出的条件。”

  “不,”王杰希抬手作阻拦状,“很吸引人,但是不了,你们想要的我也没法提供。”

  “哦……”江波涛难掩失望,“好吧。”他看了眼手机新到的信息,“那天在石磨城,有一个是你的熟人吗?”

  王杰希想了想:“只是产生了一点熟悉感。”他忽然捏了捏下巴,“让我想起一个朋友,我都叫他老叶,但其实他年纪并不大。”

  “叶?”

  另一个地方,窃听中的周泽楷出神了一下。

  

  周泽楷刚到办公室,江波涛紧跟着就进来了,指着电脑:“管管你家的机器人。”

  周泽楷茫然地眨眨眼。

  他家中的监控,除了2个还没有被猫发现的监控器,其他的都恢复了画面,好像被谁修复了,又重新安装。只不过,安装的地方怀了坏心思。 

  盯着不同角度的浴室,周泽楷没忍住笑出声了。

  江波涛不敢置信地瞪眼,这有什么好笑的吗?

  “这样不安全,”他说,“我通知小明重新装一套。”

  周泽楷说:“我会处理。”

  “好吧,”江波涛顿了一下,“你那凭空出现的机器人也姓叶,这是巧合吗?”

  周泽楷:“应该是。”

  江波涛挑眉:“我不放心,你的机器人的来历,至今没查清楚。”

  “是机器人。”周泽楷说,“检查过。”

  江波涛意识到周泽楷对机器人的维护,何止是不放心,简直想马上拆开那机器人看看。

  “王杰希拒绝得太干脆,”江波涛说,“按理说这是个好交易,我们相互斗争,对他有好处。”但他想不通个中原因。

  周泽楷:“交给你了。”说完,关了电脑,起身。

  江波涛:“你去哪?”

  周泽楷:“下班了。”

  

  周泽楷回到家,叶修居然不在。

  只有那只猫,藏匿在高高的衣柜顶部,伏着身子,目光炯炯地盯着屋子真正的主人。周泽楷不屑地瞄了眼自以为狩猎者的猫,坐到床上。床是家里唯一完好无损的地方了,就算是叶修,也不允许猫放肆到床上来。

  叶修出去了。

  叶修冒着危险,去跟魏琛见面了。他还不能放肆地走动,但不能落下对局势的了解,而且他的机械手臂最近老不对劲。

  回来时,夜幕已经降下来了,偶尔还有点小雨飘下来。叶修捧着盒糕点,哼着歌往回走。

  小周应该已经到家了,他最好想个出门好几个小时的理由。这个容易,他下楼之前,看到街上的欢乐游行,新生人对此产生兴趣情有可原,不过他有把握,小周根本不会问这个。

  迎面走过来两个人,这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叶修依旧哼着歌,把糕点盒护在胸前。

  但或许是他愉快的模样显得太眨眼,走过来的二人把他拦住。这两个人,染着彩色的头发,一人手里拿着一个酒瓶,对服装的审美很有特色,让人一眼联想到那些满脑子叛逆的小年轻。也不知道他们在叛逆些什么,老是看谁都不顺眼。

  叶修就让他们不顺眼了。

  等处理了这两个人,叶修回到家,茶壶立即从沙发里钻出来,围着他叫个不停。

  “这不是你的,”叶修抬高糕点盒,“去去,敢碰这个我都要打你。”他走到卧室,笑了起来,“回来啦。”

  床上小憩的周泽楷:“嗯。”

  叶修献宝地将巴掌大的小盒子送过去:“送给你。”

  待周泽楷接过,他摸了摸微湿的脸。“我去洗澡,”他抱起茶壶,“今晚吃什么?”

  “外卖吧,”周泽楷说,“你选。”

  “好,”叶修抱着茶壶走进浴室。

  周泽楷开盒子的手顿了一下。叶修经常和那只肥猫一起洗澡吗?

  盒子里是个小蛋糕,和他遭毁灭的小熊抱枕一模一样,灰白相间,表情憨厚。

  周泽楷忍不住支起下巴,觉得机器人很会哄人。

  洗完澡的叶修,坐在床边给茶壶吹干毛发,茶壶在他大腿上眯着双眼,稳如泰山,很适应人类的服务。叶修接着又吹吹自己的头发,然后关了吹风机,凑到周泽楷边上,靠得很近。

  周泽楷还盯着那小熊蛋糕,双眉紧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超级严肃的样子。

  “你不爱吃吗?我特意选了个很可爱的造型。”叶修捏住盒子里的小叉子,把小熊的头叉了下来。

  周泽楷:“……”

  周泽楷默默地把小熊身子放到一边,双手夹在叶修腋下,把叶修举在自己身前。

  叶修:“……小周力气真大。”

  他顿了一下:“但我不喜欢这样子。”

  周泽楷偏了下头,黑眸格外明亮。

  “叫主人。”他说。


评论(49)
热度(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