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20

  苏沐橙。

  前嘉世成员,优秀的枪炮师,美丽的女子。曾直接参与过那年和嘉世的交易的江波涛,对苏沐橙非常了解,有过拉拢的打算,但没有成功。

  看着苏沐橙的面容,你很难想象她使用枪炮时候的样子,当正在经历枪林弹雨时,你也很难想象她平时的模样。居然是个有点天真的家伙,像邻居家的小妹妹。

  相比杀死敌人,拉拢是个划算得多的买卖,利益可以让对手成为队友,队友可以创造利益,互惠互利。可是苏沐橙拒绝了,利益没能捕获她。这发生在她身上,是比较奇怪的一件事,当时她的靠山已经失去稳固人心的力量,不需要担心达成交易后,来自靠山的报复。

  会是什么,比利益更吸引她呢?

  组织没落,独行的特工想要存活,是件难度很高的事。多的是人想得到她脑中的秘密,多的是想消除她脑中的秘密。

  照片里的姑娘坐在长椅上,公园里游人不少,可以想象气氛有多吵闹。她穿着长裙,微微地笑着,长发定格在被风轻拂起的那一刻。她应当是个女教师,或者别的爱心至上的职业,一定有很多人喜欢她,特别是那些沐浴在她母爱光辉下、对爱情似懂非懂的小男孩们。

  漂亮的表演。

  江波涛:“那次和嘉世的交易,做得真是划算,她好像至今不知道,我们对她有多了解。”

  信息是金钱,信息是刀子。

  周泽楷:“没有障碍?”

  尽管他们对苏沐橙很了解,但保持追踪以前从没这么容易过。

  江波涛:“没有,君莫笑没有出现。”

  周泽楷陷入思索。

  他相信队友每个步骤都做到了最缜密,但君莫笑总是能在关键时刻觉察,让一切功亏一篑。那个家伙比狐狸还灵敏,追踪苏沐橙进行得这么顺利,周泽楷反而产生疑心。

  那个人在做什么?

  以前苏沐橙身边水泄不通,因为总是有个一叶之秋。后来拿到了不少资料,还以为很多事都会变得很简单,结果又出现个君莫笑。

  怎么以前难办的事,现在这么好办了。

  江波涛说:“目前我们都还不好行动,不过,苏沐橙使用的伪装身份,我已经……”

  江波涛忽然消声,周泽楷说:“进来吧。”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公司同事小陈走进来。周泽楷礼貌地微笑了一下,把做好的文件递给她。

  见江波涛也在这里,小陈说:“江哥,老总有新任务要派给你。”

  江波涛说:“你破坏了我的美好下午。”

  小陈开心地说:“早就想这么干了,别仗着关系好,就老是跑主管这来。”

  江波涛:“我只是在跟主管讨论工作。”

  小陈:“不,你在偷闲,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也就算了,你最大的罪过是破坏每个找借口到这个办公室里来的人,难得的和主管独处的机会!”

  江波涛:“……”

  周泽楷尴尬地假咳了声。

  小陈迅速退出,超恋恋不舍的。

  江波涛恢复认真的面孔:“你什么时候感兴趣,可以去查理区181街口,那里的冰淇淋做得很不错。”

  周泽楷:“好。”

  江波涛走后,周泽楷打开家中监控。有几个监控画面消失了,说明监控器已经被破坏,其中一个监控画面乱晃,时不时映出一片毛茸茸,黄黄的,夹杂几根黑色的胡须,是一只橘猫的脸颊。

  幸亏以前没下定养猫的决心。周泽楷默默地想。

  玩了大概十分钟,叶修的脚步声传来,猫丢下监控器。监控器滚了几下,然后画面不断抬升,看来是被拾了起来,机器人的面庞特写出现在显示器里,是在思考些什么事的表情,还有点隐约的羡慕。

  叶修对猫说:“当猫真爽,机器人的程序限制机器人不能破坏主人的财产。”

  猫对叶修说:“喵喵喵。”

  叶修对猫说:“虽然刚才那一句听起来挺伤感,但其实跟我没什么关系。”

  猫对叶修说:“喵呜喵呜。”

  周泽楷听不懂猫语,但那猫每次叫唤,只要有吃的就能打发,所以这些猫语的意思应该基本上是给我吃我要吃我饿了来点好吃的之类。

  叶修的声音:“家里没有东西给你吃。”

  猫:“喵喵喵。”

  叶修:“不行不行。”

  猫凄厉地叫。

  叶修的声音无所畏惧:“谁叫你招惹小周,小周才是管饭的,别指望我,我们是差不多的地位。”

  接着机器人应该是随手把被玩弄的监控器放到了某个地方,画面终于稳定下来。周泽楷看到乱糟糟的客厅,沙发的样子,让他一下子想起以前亲眼见识的一场凌迟刑法。

  沉默的周泽楷眼中射出一股凌厉之光。

  

  管饭大人下班回家了,开门就听到猫的惨叫,这一瞬间差点把枪摸出来。

  叶修听到声音,从卧室跑出来,脚边跟着正在仰头尖叫的猫。“难怪人类要制造机器伴侣,”叶修一副悟到了什么大道理的样子,“我终于理解你们了。”

  周泽楷:“……”

  不,不是那样的。

  叶修:“我在网上搜索了养猫的方法,真是让人失望啊,身为这世上最完美的作品,机器人的上帝,你们居然对这样一只小小的动物卑躬屈膝!”

  周泽楷:“???”

  周泽楷:“他主人呢?”

  不是说好三天吗。

  叶修耸肩:“不知道,早上来电说有事耽误了。”

  周泽楷不高兴。

  叶修:“买吃的了吗?赶紧给茶壶大爷吃饱喝好,今天可累死我了。”

  周泽楷叹气:“辛苦了。”

  虽然不知道累在哪儿,家里能被破坏的地方还是被破坏了。

  周泽楷往沙发上一坐,打算接下来在客厅享用晚餐,忽然看到毁容的小熊抱枕。

  “……”

  肥猫叫得狰狞,叫声连绵不绝,尖锐刺耳。

  叶修回头看了眼被关在阳台的猫,严肃地道:“午夜凶铃的感觉。”

  周泽楷正在开电视,听到这句话后顿了一下:“我也觉得。”他为此认真地思考,拿起本来是准备给猫吃的那盒肉,放到阳台玻璃门前,然后把门稍微推开一条小小的缝。

  灰蒙天色。

  猫的叫声。

  

  还没到睡觉时间,周泽楷想休闲会儿。一个星期前发售的一款主打复古的新游戏,是他期待了好久的,打算今天先解一下手痒。

  叶修说:“我已经打通了,全图鉴达成,全成就达成。”

  周泽楷:“……”

  叶修笑眯眯地:“你可以删存档,我不介意。”

  周泽楷“哦”了一声,伤心地决定单独为叶修购置一套游戏设备。新游戏新成就跳出那一刻的快感,完全被夺走了。

  得到宽恕的茶壶吃饱了,不叫了,也不闹了,慢慢地走进卧室,走到床下。茶壶后腿屈起,仰头望着床上的人,晃晃屁股,忽的一跃,就跳到床上。

  周泽楷开启游戏设备,时不时关注旁边。叶修正极为懒散地躺着玩平板,肥猫灵活出现,踩到叶修身上,在叶修胸膛转了几圈,闻闻,然后以会让观众发笑的姿势瘫倒。叶修就顺势移动捏着平板的手,把茶壶的身体当支撑。肥猫娇里娇气地叫一嗓子,一点脾气也没有。

  周泽楷想起白天看到的监控,这肥猫面对叶修的时候,都不会露出凶恶的样子,对他却最多是吃饱满足后假装看不见。

  不是很懂这些宠物。

  手柄怎么按都没反应,周泽楷问:“手柄坏了?”

  叶修说:“没有啊,我昨天才用过。”

  猫形支架茶壶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叶修隔着衣服都能感到猫咪的肚皮暖烘烘的。

  周泽楷发现手柄的线松得太奇怪,疑惑地抓着线往外扯,然后看到了在中间断掉的线。

  “啊……”叶修举起手,“不是我干的。”

  

  遥远的某个城市,城市中的拘留所。

  邻居眼镜先生忽然无比想念茶壶,想念把胖胖的橘猫抱在怀中的温暖触感,想念饿的时候,小宝贝围着脚呼唤的声音。

  邻居:“呜呜呜我是无辜的。”

  看守警员不耐烦地:“哭什么哭,无辜的人车里怎么会有炸弹,给我老实点!”


评论(18)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