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14

  来了两个警察。

  他们反复验证了周泽楷的身份,又查验了仿真机器人的型号,然后说:“这是新规,城中所有机器人都要在二十四小时内进行一次初步检查,三天内一次彻底检查,排除异常情况。”

  周泽楷说:“我会的。”

  对方还不罢休,盯着睡眼惺忪的机器人,着重问了一句:“他最近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你最好谨慎一些。”

  周泽楷看了眼叶修,后者一副恨不得马上滚回床上,对其他天大的事儿都没兴趣的模样。他说:“没有。”

  警察们走了。

  周泽楷把困得迷迷糊糊的叶修推回去。

  

  敏感身份,加上敏感时期,真是要命。这次的检查,叶修只能自己想办法,既要检查通过,又要避免真正意义上的检查。

  初步检查最多不过是扫描,糊弄起来简单,彻底检查可是拆开成零碎,再拼起来,到那地步他可露陷得太彻底了。

  叶修的运气总是不错,这次也是……又或者不该归功给他的运气,而是周泽楷美丽惹的祸。

  负责给叶修检查的医师动作漫不经心,嘴巴却很勤快,拿个东西的途中,都能跟周泽楷说上三句话。当然,大部分都只是他在说而已。

  周泽楷已经是一副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不耐烦了。

  医师保持着他那副自以为帅气的笑脸说:“它们总出问题,不是吗?刚才气冲冲跑出去的先生,就是因为他的宝贝出了问题,那让他深刻地意识到,自己视为珍宝的东西,真的实实在在地是一个机器,温暖的感觉是伪造的,甜蜜的笑容是虚假的,所谓真心,不过是程序而已。”

  叶修的状态跟这位医师差不多,也是对检查漫不经心,但他绝对有正当理由,而这位机器人生产公司的医师用这般态度说这些话,很说不过去啊。

  这间诊室因为太过注重空间感的设计,任何在这里的人只要转头,就能透过单向玻璃看到贵宾门诊和普通门诊的状况。新的检查规定让城里所有人都不得不空出时间来到机器人维护中心,而眼下这个维护中心的普通门诊形势显然不妙,远远就能感受到一股剑拔弩张的气势。

  来的时候,经过普通门诊,叶修见到有两个人气势汹汹地提出不可能的要求——全款退货,并要求RY公司公开道歉。那是两个打扮太过潮流的年轻人,带着的是很古老的旧款,没准古老得比他们的岁数都要大了,旧版意味着漏洞、难以查验,甚至很难确定机器人的真正主人到底是不是这两个年轻人。

  再就是他们的指控是公司绝对不会承认的——产品有安全隐患。

  “只要是系统,就会有漏洞,没有绝对安全的系统,”医师侃侃而谈,兴致高昂,“公司在安全上下了很大功夫,但是很遗憾,公司的安全工程师水准还是差了点,否则也不会发生这件悲惨的事,导致今天这儿的盛况。”

  周泽楷皱着眉。

  叶修又看了一眼普通门诊,说:“要打起来了。”

  医师说:“宝贝,我没有允许你现在说话。”

  医师对机器人的态度,是很直白的,就是对一个机器人、一件物品的态度,这对于他身居的地方和职位来说,实在是个莫大的讽刺。

  周泽楷忽然站了起来:“离开会。”

  不等医师开口,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待英俊多金的客户离开,医师自觉没趣地重新拿起扫描仪。

  突然的,他的手腕被一把抓住。

  医师吃痛,为自己被机器人冒犯而感到生气,当抬头对上机器人的眼睛,这股不快,瞬间变成了诧异。

  机器人的眼睛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至少RY公司的产品绝对不会,虽然他们竭力将产品往成艺术品方向塑造,试图在客户心里打造出不同凡响的感觉,但这些都不过是包装手段而已。产品的一切宗旨都是客户至上,机器人从一开始就被打上不可与人类发生冲突的核心限制,真正的艺术品睥睨众生,而他们服务众生。

  这不该是机器人的眼睛,机器人的眼睛里不会出现如此浑然天成的笑意,像在看一个人正在上演的一场笑话,而他看得还挺开心。

  叶修含笑说:“初次见面,X先生。”

  医师露出吃惊的表情,然后竭力恢复冷静,看着这个不一般的机器人:“你是怎么……你是自由人?”

  自由人,算是那帮黑客对拥有自主意识的机器人的……爱称。

  不等叶修再次开口,医师的表情冷淡下来:“不,你不是。”

  “宾果,”叶修松开手,笑吟吟地靠着椅子靠背,“就像你也不是什么RY公司医师。”

  医师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叶修:“你并没有用心伪装,你看我们都是很有缘分的冒牌货,不如打个商量,你替我搞定新规定的两道检查,我帮你搞定刚才那个小帅哥,怎么样?”

  冒牌医师瞅着这个冒牌机器人,惊诧过后,是对今日新奇经历的兴奋,以及对小帅哥充满期待。

  “妙得很,看他的第一眼我就心动不已,”医师捂着胸口,“不管你是谁,这事儿交给我了。”

  叶修笑吟吟:“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帮你搞定他的不快。”

  医师:“你在开玩笑吗?”

  叶修站起来,示意医师看向外面。

  普通门诊,两个小青年仰着鼻孔,要求维护中心满足自己“正当合理的售后需求”,在原本就已经忙不过来的景象里,咄咄逼人地骚扰门诊处的正常工作。只有两个小护士面对他们,这本不是她们的工作,再加上对方的蛮横无理,护士已经焦头烂额,而显然一时半会,没有专门的人员能分出时间来处理这件事。

  医师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准备好看一出好戏。

  “见好就收,”叶修说,“有的时候我挺欣赏你们的小点子,但这个,没必要。”

  医师不太明白这个冒牌机器人在说些什么,隐约感到自己应该警惕起来:“什么?”

  医师忽然看到刚出去的帅哥客户出现在闹事青年身后,那人怎么过去的他都没发现,以那家伙的容貌,他应该一眼就能注意到才对。但那个英俊的男人偏偏就是那么悄无声息地靠近了,接着完全是轻描淡写的,抓住旧版机器人的手腕。

  这事儿绝对不应该是轻描淡写的,那些旧版机器人被他设置了将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些会让众人惊恐的举动——不会是什么特别恐怖的事,只是离得最近的护士小姐得休养一阵子。

  叶修说:“闹一闹就可以了,后面的犯不着。”

  精心准备的重头戏就这么给掐灭了,医师简直不敢置信。哪有机器人的手腕被一个人类抓住动都动不了的?这些都是旧版,可不是安全功能做得太足的新版,系统中“不能伤害人类”的机器人定律早被他利用漏洞给屏蔽,执行指令时,它们不会随时自检行动中是否伤害到人类。

  但医师很快又恢复过来,颇有兴趣地问:“是强化人?”

  叶修没有说话。

  是不想回答,还是不能?

  医师聪明地决定换一个眼下更紧要的问题:“你怎么发现的?”

  对方一副惊讶的样子:“你们该不会觉得自己演得很好吧?”

  “好吧,”冒牌医师意识到这依旧不是个聪明的问题,定了定神,“你知道我是冒牌货,所以我没法帮你搞定检查,我不过是来捣乱的。”

  叶修说:“不,你可以的,你总是很擅长入侵各个系统,偷点什么或者伪造个什么,我相信你在RY有愿意出手的朋友。”

  冒牌医师无奈地说:“好吧好吧,但这可够麻烦,而你能为我做什么?就只是平息你同伴的怒火?这对我有什么用?”

  “一般情况,我的承诺会是不揭穿你的计划,”叶修一副好商好量的表情,“但这次不一样,你会觉得划算的,我的朋友是太优质的美人儿,这使得他很擅长‘妥善’处理性骚扰。”他顿了一下,看着冒牌医师有点发白的脸色,又补了一句:“你会希望他别那么‘面面俱到’的。”

  他把一些关键字咬得很重,冒牌医师看得出他是故意的,也看得出他不是在开玩笑。

  冒牌医师压住发虚的内心,强装镇定:“我不是被吓大的,你们这是在玩机器人扮演游戏?还是你的朋友根本不知道你的底细?我很乐意为你们之间的相处增加一些……”

  他忽然忘了要说的话。

  普通门诊的骚乱已经平息,那个俊俏的男人正在往回走,这些东西就在冒牌先生的视线里,但他丝毫没有注意。

  直到门被推开,才离开片刻的男人重新走进来,他才猛然惊醒,吓了一跳。

  他刚才……刚才他的脑海不断闪回过往的生活,他想到家乡,想到爸爸妈妈,还有他最喜爱的电脑。他忽然疯狂地回想这些,好像即将永远与这些回忆别离——在这个人的视线下。他终于回过神,注视面前这个人,后者的笑容平和得仿佛未曾改变。

  周泽楷把门反锁,接着抱着双臂,背靠着门,双腿交叠不好好站着,姿态是极度的闲散。

  周泽楷做的这些,令刚刚从莫名境界回归的冒牌医师又把心给提了起来。

  为什么要反锁?为什么要堵住门?

  精心策划的事情被打散,他的同伴不得不离开,他一个人在这里,应付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他终于明白今天是他的倒霉日,如果处理得不好,或许还会变成他的末日。

  叶修对周泽楷说:“他忽然变得很紧张。”

  冒牌医师:“……”

  周泽楷看向医师,后者看得出正处在慌乱中。

  他早就看穿普通门诊将上演的把戏,如果不是这个冒牌货做得太过了,他本来没打算插手,任何多余的事都可能带来意料之外的后果。不过他想到这冒牌货的真实身份如果是那个家伙,那他有用得着的地方。

  周泽楷说:“你好,X。”

  X一脸受伤:“我以后再也不扮医生!”

  周泽楷说:“好了没?”

  X:“半小时内,我就能给你做好检查证明。”

  周泽楷点点头,确实是那个家伙,小有名气的民间黑客,喜欢做一些他认为与众不同的事儿,譬如今天这件。不过基本上都不是特别出格的事,所以一直没资格上他的目标名单。

  X:“我要为刚才我的无礼向你致歉。”

  周泽楷又点了点头:“还有彻底检查。”

  X迅速说:“当然都包在我身上。”

  叶修感到意外,并心生警惕。周泽楷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对他的身份其实早有所觉?但是,又不像。

  周泽楷:“喜欢我吗?”

  叶修:“……”

  X:“……”

  周泽楷只是忽然想到君莫笑,突发奇想有此一问,想看看会有什么反应,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X之前觉得这二人的关系很值得玩味,现在他一点也不想玩味,这两个人的要求是一样的,他看不懂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确定是不值得挑拨的。X顶着冒牌机器人火热的注视,满头大汗,在心里对计划今日之事时的自己破口大骂。



新年好啊!

评论(33)
热度(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