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13

  爆炸就在家附近一栋楼的楼中间偏上位置,甚至波及到了与大楼相连的一个高空通道。周泽楷到时,警察已经来了,正在维持秩序,但这不容易,场面很乱。人们在哭叫,到处都是狼藉,他趁乱进入发生爆炸的那层楼,向爆炸的中心走去。

  周泽楷想起来这栋楼是干什么的,这栋楼顶端就是天际城第一个处于云端之上的酒店,他紧跟着想起来那夜在酒店里的共舞,和那个恶劣的家伙。他已经很接近爆炸区域,周围全是冲击波造成的伤害,警察和医护人员不断把伤者抬出去,忙得根本没法停下来。

  他不能再深入了。

  周泽楷停了下来,望着地狱一般的前方。

  周泽楷正要转身,忽然看到一个人从前方走过来,令他睁大眼睛。

  是叶修。

  是他家的仿真机器人。

  为什么机器人会在这里?

  看到周泽楷,叶修也呆了一下。他眨眨眼睛,来到周泽楷身边,和后者并行向外走。

  有那么一会儿,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环境吵闹,但他们之间却绝对安静。周泽楷在等着叶修说点什么,心里不禁开始对某些事产生了疑虑。

  到了另一座大楼,这里很安静,大部分人都关注附近的大爆炸去了,这种时候上班已经不那么重要,谁知道下一个大爆炸,会不会就在自己脚底下。叶修站在幕墙前,望着一墙之隔的万里高空。周泽楷忽然发现机器人的眼睛变得很深邃,似乎脑子里的那些冷硬机械,此刻都充满了说难以言明的情绪。

  过了一会,叶修说:“我刚才想去看看。”

  周泽楷看着他:“然后?”

  叶修没有回应。

  但看他的样子,周泽楷觉得叶修本是想回应的,但出于某种原因,什么也没有说。

  他的视线穿过壁外并不宽阔的天空,最终看向的是那片充满哀号的狼藉之地。

  人们经常选择不说出自己的心思,原因有很多,有的时候是语言难以表述,有的时候只是单纯不想说。周泽楷居然从一个机器人身上,看到某种细腻的特质,他看出叶修不是不想说,也不是不愿说,他看得出,对方只是觉得没那必要。

  很多特质组合成复杂又与众不同的人,突然这个机器人变得极其鲜活,像一个人活生生的站在面前。

  叶修问:“怎么了?”

  忽然变成他来发问了,因为周泽楷一直盯着他,一动不动。

  周泽楷沉默片刻后,说:“回家。”

  他们从地狱边缘路过,回到家中。

  现在还是上班时间,把机器人送回去,周泽楷就回公司去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家中的监控画面,机器人重新躺回床上,但明显不如之前睡得安稳,也不知道是因为惊吓,还是那些想做而未做的事令他耿耿于怀。

  半个小时后,电脑内但凡与办公室内人职位不相关的资料被全部清除。

  

  叶修躲在被窝里,打开通讯器。

  他没找着卧室的监控器,但那玩意肯定不在被窝里面。

  罗辑发来三条信息。

  一个强化人和一个机器人制造了今天的大爆炸;

  停止一切行动,中断一切联络;

  自保。

  然后叶修费了半天劲,把机械臂里的通讯器取出。做完这些,他从被窝里探出头,盯着天花板,精神很累,但困意全无。

  直到周泽楷下班回家。

  听到开关门的声音,叶修将视线移向门口,听着细微的脚步声,没过多久看到周泽楷走进卧室。他说了一句“你回来啦”,视线一直在周泽楷身上,看着后者穿着竭力勾勒出修长身材的西装,手里拿着出门前穿的衣服。

  叶修的眼睛眯了起来,简直要被那身西装对展现美的理直气壮给羞红了脸。

  “吃什么?”周泽楷问。

  周泽楷之前可没就这种事问过他,叶修眨眨眼睛,说:“你决定。”

  周泽楷摇摇头。

  叶修看出刚回家的人没什么精神,对晚餐没什么心思,其实他也一样。

  周泽楷洗完澡,躺到床上,打开电视,看爆炸相关的新闻。

  死伤近五十人,数量还在统计,爆炸的制造者中有一个机器人,另一个人身份尚未查明。领导人和市长先后发表声明,启动最高级警戒措施。每个频道都是爆炸相关新闻,有个目睹了爆炸的路人茫然地询问:为什么会有人会这么做?和平大使从没伤害任何人,战争要开始了吗?

  和平大使是个星际明星,很多人爱戴她,也有一些人觉得她虚有其表,认为用美丽和歌声传播和平,实在是幼稚可笑。但不管怎么说,和平大使和近百市民遇害,以及那根差点掉下来的高空通道,合起来绝对是件极严重的恶性事件。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一人一边坐在床上。周泽楷没追究机器人在自己床上,因为新住所就一张床,他一时又懒得去搞第二张床,现在什么也不想做。

  尚未完成搬迁的新住所本还有崭新房间通常都有的那种不近人情的冷味,但周泽楷一回来就不见了。叶修刚才仔细思考了自己一时冲动到周泽楷身边当个仿真机器人的起因是什么,最后得出来结论是后者身上有令他很舒服的感觉,温柔闲适。

  一个温柔闲适的上班族,家里怎么会安装监控器。

  普通人不会在家里安装监控器,别有异心者,也不会没事干把监控器装到普通人家里。

  叶修暂时还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因为看走眼这事还蛮让人忧郁的,容他暂且沉浸在伤悲。

  叶修很快就从忧郁中走出来,只剩下浓浓的困意。该死的周泽楷身上莫名的居家气息,什么样的人能把温柔闲适装得这么好?



评论(32)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