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12

  当夜幕降临,灰暗的城市仿佛才苏醒过来,夜灯多彩,点缀街道与房屋,城市变得姿色艳丽,准备好迎接同样激动人心的夜生活。

  周泽楷的新房,已经不靠近地面了。

  进入公司管理层的报酬,和之前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一下子就从普通的工作青年,变成了有为青年。

  电梯一直在升,一直在升,好像不屑停止。

  叶修需要很费劲,才能看到地面了。

  新房子在很高的地方,大概在摩天大楼的中间,对于平民来说,这已经是梦寐以求的高度。周泽楷非常出色,才能一跃获得如此地位。

  叶修很喜欢新居所,不过这里只有一张床。

  虽然说这张床很大,但一张床哪里够用,公司真是考虑不周。

  叶修一手夹一个花盆,一手抓另一个花盆的底部,把两盆已经完全从萎靡中恢复过来的宝贝带到阳台。新的阳台很大,也许可以再添置些新成员,不过两盆花也已经足够了。叶修走到客厅,周泽楷刚把其他东西搬进屋——大多数是他的游戏设备和个人电脑,准备找个合适的地方,安装这些东西。

  新家书房跟卧室不在一起,令他很伤心。

  叶修跟着走到书房,看着周泽楷利落地把设备一个个连接起来。叶修凑过去看,嘴里忽然“啧啧”起来,拿起一个简直可以称作化石级别的游戏机,反着坐在椅子上,埋头玩了起来。

  现代的那些机器都很容易安装,麻烦的是那些过去年代的,周泽楷又不想要玩的时候才拿出来装上,有清洁小机器人,不需要怕落灰。把这些都弄好,花了一个多小时。

  他拍拍手,站起来。

  叶修手里的游戏机忽然响起了音乐,他从那小小的屏幕里抬头,晃晃手里游戏机,开心地说:“我通了你过不去的地狱关。”

  周泽楷:“……”

  周泽楷一把拿过游戏机,他一直舍不得过的地狱关真的被打通了。

  屏幕上的“恭喜你完成所有关卡”是多么刺眼。

  一个游戏,把它能给予人的乐趣划一个范围,那么一定是全通之前的所有游戏时间。收藏家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得到的没准是地球上最后一个还能运行的掌上游戏机,终于在今天圆满贡献了所有它能制造的快乐时光。

  后来他们就连晚饭也没有吃,坐在还没打理好的书房,一人守着一个手柄,玩了个通宵。

  也不知道怎么就从“被玩了舍不得玩的关卡很伤心”变成了联机大战三百回合,花了一个晚上,全通了英雄之刃所有双人模式挑战关卡。

  游戏平台有一套成就系统,需要在游戏中达成某些事,这没什么实际奖励。有些游戏好像跟玩家有仇,将成就设置得十分刁钻,譬如击杀多少个怪物、完成全部道具收集,甚至有些偶然才能达成。即便是游戏迷,也有很多不了解成就玩家的心思,完成那些顶多就一些心理上的快感,为了这点儿快感,枯燥无味地刷几万个怪物,太不划算了。

  周泽楷往后一瘫,看着那一排新的成就,心满意足。他建立了一个子账户,作为叶修的操作账户,这个账户的英雄之刃页面也是亮晶晶的全成就,十分漂亮。

  他们身后是懒人沙发,忘记到底是谁搬过来的了,这是个好决定。

  叶修兴致勃勃,想接着玩下一个,翻着游戏库,提议下一个玩射击类。英雄之刃中狰狞的怪物陪伴他们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接下来就让射击类赠送他们一整个白天的快乐吧!

  周泽楷:“我要上班了。”

  天亮了,夜灯都熄灭了,肚子也饿扁了。

  “哦,”叶修才恍然回神,意识到时间的流逝,也终于发觉胃和精神的两重萎靡,但他决定忽略这些,“我继续玩。”

  周泽楷看到空荡荡的洗漱间,才想起来这些家用都还没有来得及置备,只好草草洗了下脸,弄出点精神样儿,打算就穿身上的衣服出门——除了这件,没带别的。在出去前,他来到书房,拍拍迅速沉浸第二个游戏的叶修。

  游戏暂停,叶修抬头。

  周泽楷把一个东西交给他,然后说:“去睡觉。”

  叶修含糊地应了一声,周泽楷就跑了出去,很是匆忙。他以前上班都是从容的,这是第一次快迟到时才出门,还是在升职后工作的第一天。叶修遥遥喊了一声:“小心点。”

  听到关门声,叶修放下手柄。

  周泽楷给他的,是家庭助手。一个小机器,日常有什么需求,都可以在上面选择,然后会有人来满足。在上一个住所的时候,也有个这玩意,不过功能没这么多,从没见周泽楷用过,更没给过他。

  干嘛突然把这个给他?

  一般来说这东西应该放在家庭成员手上,毕竟这玩意直接跟资金账户挂钩。

  叶修并不知道周泽楷已经把自己错误地当成是自主意识机器人,当成是一个有思想的独立个体,觉得有点莫名,想不太明白,昨天加上今天的这些举动,周泽楷对他到底是个什么鬼态度。

  金主的心思越来越难猜了。

  

  周泽楷在路上买了套西装和洗漱用品,夹带进办公室,洗漱后换上西装,然后坐在办公椅上闭目养神,连电脑都没开。

  困。

  困得很。

  昨晚应该拿来休息的……

  听到敲门声,周泽楷立即睁开眼睛,整了整领结,打开电脑,然后说:“进来。”

  端坐如钟,一副严谨工作的姿态。

  是另一份工作上的伙伴,江波涛。

  “怎么样?”对方说,“新住所。”

  周泽楷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然后操作一番电脑,切出家中的监控画面。机器人还在打游戏,一边打呵欠。他看了一遍所有角度,指着壁柜上的一个小熊玩偶,说:“这个,和这个,不好。”

  另一个依附在清洁机器人上,随着清洁机器人的活动,不断变换位置。

  原本家中所有都是周泽楷自己搞定,但这次事出突然,就让组织里的人临时代劳了。负责安装监控的,是组织中的一个新人,这不是个特别沉重的任务,刚好用来给新人训练一下。大部分都装得不错,除了这两个。监控设置在玩偶身上算是一种比较巧妙的方法,但太容易发生意外,譬如无意间被人拿到了别的地方,而在保证了无死角的前提,清洁机器人身上那个完全没必要。

  看,意外这就发生了。

  叶修忽然暂停了游戏,到客厅走了一圈,想找什么东西但是大概发现家里没有,就操作了一番家庭助手,路过壁柜一时兴起,拿起壁柜中的两个小熊玩偶,把他们放到身边面对屏幕,像是让他们陪自己一样。

  江波涛看着“恰巧”被两个玩偶挡住了部分的书房监控,眨了下眼睛:“我们还没有查到匿名赠送人的身份。”

  周泽楷“嗯”了一声。

  江波涛说:“你把机器人也带来了,这样好吗?”

  不知名者送来的仿真机器人,他始终对此不放心,周泽楷把机器人留在身边,等着看幕后人要玩什么花招,可一直没有发生任何状况,他反而感到惴惴不安。

  “不好,”周泽楷说,“他有思维。”

  他知道这样不好,但为了避免麻烦最好这么做。

  江波涛呆了一秒:“那可……太麻烦了。”

  一开始没有立即拆开这机器人检查,实在是个错误的决定,当初至少应该先扫描下的。可是当时周泽楷想自己处理,想看看幕后人要搞什么花招,结果事情这么出人意料,这机器人有思维——是个绝对的烫手山芋。

  江波涛说:“你觉得他是机器人间谍吗?”

  周泽楷仔细想了很久,摇摇头。

  江波涛说:“得送他回去。”

  送回去——送机器人去他的大本营,机器人之乡,智城。

  周泽楷说:“我会的。”

  这些日子有事在身,等不忙的时候,他会找时间解决这件事。

  叶修终于不玩游戏了,因为方才用家庭助手订购的需求早已送达。他打开门,打开门边墙内的储物柜,拿出物品。他买了两套洗漱用品,清洁了一番后,眯着眼睛驼着背走进卧室,然后钻进被子里。

  偌大的卧室,偌大的床,有些微乱的被子,只露出来半个脑袋和散乱的发丝。

  说实话,这真是副无害透顶的场景。

  江波涛离开了,事情看起来不太好办,但周泽楷总能将一件难办的事情办妥当,而且周泽楷不需要别人插手的时候,关系多好最好也别插手。

  周泽楷盯着卧室的监控画面,不知不觉盯了很久。

  按理说机器人是不需要睡眠的,对他们来说比较相近的说法应该是“维护”。似乎RY制造的仿真机器人,怎么维护的没有明说过。周泽楷对机器人的了解不足以支持他明白这些,就像他搞不明白,叶修怎么打游戏那么厉害,这种事按理来说不是所有机器人都能胜任的,起码也需要设定过才行。或者这是拥有自主意识后,产生的特质?

  周泽楷决定跟那位朋友取取经。

  他刚打开社交软件,就听到两道声响。

  一道是爆炸产生的声音,猛地一声极其惊人,突然在耳边炸开,震耳欲聋,他几乎下意识摸枪。

  一道也是爆炸产生的声音,是从监听器传来的,显然离家比较近,某几个监控画面甚至看到了一瞬间的亮光。在睡梦中的叶修被惊醒,身体猛地弹了一下,然后连人带被子滚到了地上,眼睛都还睁不太开,赤着脚惊慌地跑了出去。

  周泽楷关了电脑,迅速走出去。


cp赶不了了,预估的5w字写不完。

评论(13)
热度(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