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9

  过了差不多十个小时,周泽楷回来了。

  和叶修差不多,也是一脸倦容,困得不能自己,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尖叫,渴切睡眠的宠爱。不但困,身体还很疼,。

  周泽楷打开门走进去。他眯着眼睛,恨不得立刻马上闭上眼睛。

  他的床上有人。

  机器人正睡得香甜。

  机器人分明知道他对自己的床的态度,那是绝对的不容染指的独占欲。

  周泽楷的眼睛睁开了,脸色也沉下来了。

  也不知道机器人是不是也有“睡梦中感应到气氛不对”之类的说法,总之叶修忽然半睁眼,一脸迷糊的样子,笑着对刚回来的人说:“你回来啦。”

  然后又闭上眼睛,身体挪挪,挪开一半的床上位置,接着睡。

  这大概就是很多人不愿意一个人的原因,又或者是能够让很多人愿意脱离孤独的理由,首先笑就是无所不能的利器,再加上一句柔软的打招呼,确实能让很多人感受到一种名为陪伴的温暖。不过周泽楷认为自己应该是太累太困的原因,看着那毫无防备的慵懒困顿的样子,他竟觉得把机器人扔出去太残忍。

  ……

  思维一团乱麻打成了结,周泽楷已经无法思考。

  周泽楷只能恢复精神后再跟机器人算账,现在,让他赶紧睡一觉……

  周泽楷抚着腰,慢慢地躺下去,一粘到枕头,整个人就沦入彻底的松懈状态,无法抗拒,不能抗拒……

  

  这一觉可睡得够久,入睡前是白天,醒来后还是白天,但已经不是同一个白天了。叶修饥肠辘辘,只来得及摸一把破天荒头一回同床的金主的脸,就无法忍受地奔进厨房,下了个面吃,顺便接受了通讯申请。

  叶修一边吸溜面条,一边说:“新的机械手臂用着不错,没出什么问题,和之前的一样,不用担心。”

  罗辑:“我加了点新东西。”

  叶修:“什么?”

  罗辑:“内骨骼增加了一个炸弹,危机时刻你可以用它脱离危险。”

  叶修手头的动作顿了一下:“呃……”

  叶修认真地反思,最近是不是太忽略团队里的新人,导致新人小伙伴心生叛逆或者别的原因,要谋害他的性命。

  叶修困惑地试探着说:“我记得这手臂标准配置就包含了自毁程序。”挺好用的,摧毁一层楼没问题。

  罗辑:“是的,但明显不够用。”

  叶修:“我觉得差不多了。”

  罗辑说:“五指总共能开十枪,不过因为容量限制,子弹小威力也不算大,但贯穿力我想已经足够了。”

  “很厉害了,”叶修看着自己白皙柔嫩的手指,真诚地说,“需要这么厉害吗?”

  罗辑说:“你弟弟强制要求的。”

  叶修:“好吧。”

  罗辑关闭通讯,叶修又看了一会儿自己真的挺漂亮的手,耸耸肩,迅速扒完面条洗了碗,回到卧室。

  叶修在床边蹲下,紧紧地盯着金主睡着的脸。脸,是可以去当星际明星的脸,说话的时候,那声音用来唱歌也绝对很不错,至少叶修觉得很棒。

  周泽楷睡得很香。

  这些天加班,一定累坏他了,眼睛周围甚至出现淡淡的黑眼圈。这地面上的人终日不见阳光,皮肤都是白皙的,周泽楷的皮肤不例外,当出现那些异色时,就显得特别明显。

  叶修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了摸那个人的眼角。

  皮肤才刚碰到皮肤,另一个人就醒了。

  猛地惊醒,眼神锐利,上身还立即抬了起来。

  睡梦中有人在接近自己,对于一个特工来说,这事儿太可怕了,周泽楷几乎是立即翻身起来,下一步就是摸出枪,崩了手主人的脑袋。不过这次他有伤在身又精神萎靡得不行,动作慢了一步,先行意识到状况。

  他呆了有一会儿,意识到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情况后,让倦意再度占满自己大部分大脑空间,只用剩下一丁点儿思维去思考现状——在家中的时候,谁都大可以慢慢地想东西,慢慢地考虑事情。这位老伙计从来不会做的,就是逼迫你。

  当注意到叶修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悄悄摸进被窝,周泽楷的目光锐利起来。

  “出去。”语气中是十足的命令。

  叶修的手还伸在被子里,保持着心怀鬼胎的姿势,一副万事大吉、并无异样的表情说:“你睡了很久了,饿不饿?”

  周泽楷瞪着机器人。

  他不饿。

  但他想起来伤口可能需要再检查一次。

  周泽楷坐起身,揉揉眼睛:“一会出门。”

  叶修:“吃饭?”

  周泽楷:“对。”他顿了顿,又说:“发了奖金。”

  叶修欢呼。

  半小时后,周泽楷在洗漱间洗脸。擦干净脸,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模样有点儿憔悴,但很快就能恢复。

  连续几天高强度的追击,以前不是没有过,但这次一定是头一回,虽然他追得很紧,但始终没什么实际性的进展,始终无法结束这份任务,追踪从来没有这么煎熬过。

  镜子里的人,眼边有点淡淡的黑痕。不过很快就会消了。眼睛里的坚毅,却是从来也不会动摇的。

  君莫笑。

  镜子里的人,忽然放松了下来,凛冽的气势,忽然变得平和。

  叶修走到门口,抓着脑袋问:“你有看到我那条白色的外套吗?”

  周泽楷轻声回道:“洗衣机里。”

  叶修“哦”了一声,终于想起来那见外套根本就忘了洗。

  

  周泽楷获得的奖金一定很可观,因为这次去的餐厅消费水平可不低。

  叶修私心把这一顿作为这些天的犒劳,喝了口果汁,虔诚地等待美食的降临。

  周泽楷忽然说:“我去洗手间,你先吃。”

  “好。”叶修点了下头。

  美食来了。

  哦,耶,每一口都是幸福。

  周泽楷确实去了一趟洗手间,不过在去洗手间之前,先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负责医疗的那家伙说,接下来只要等到伤口结痂,就可以取下药物,之后稍加注意就行了。以他的身体,这段时间不会太长。

  因为多做了一些事,这一趟就有些儿久,回到座位上,周泽楷禁不住打了个呵欠。

  “这种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太不好了,”叶修一边吃,一边说,“钱多也不好,我这几天在家里好寂寞。”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

  “我都想去你的公司找你了,”叶修说,“我可以去吗?”

  周泽楷:“不。”

  意料之中的回答,叶修说:“你这么不懂得宠爱,会很容易失去我。”

  周泽楷疑惑:“能退货了?”

  叶修:“……”

  他美好的一天被这位英俊的先生残忍地破坏了。

  叶修伤心地报复回去:“不可能的!你要养我生生世世!”

  周泽楷:“……”

  可能真的被叶修的报复给打击到了,周泽楷接下来的状态,都显得有点提不起劲。

  叶修更伤心了。

  用完餐就回家,周泽楷想继续睡觉。

  而叶修还在对周泽楷伤人的态度耿耿于怀,直到在路上看到一个卖点儿小东西的商贩,被某个商品吸引了目光。

  这一片几乎可以算是这座城市最不堪的地方,实际上这儿的治安还不错,也没什么穷得叮当响的家伙,大部分是老实愚昧的平民,有点儿钱,但绝不富有。但人们看到的天际城总是那么高大雄伟,这种只是给人苟活的角落,相比之几乎是两个世界。

  但其实这儿蛮不错的,有很多人,很拥挤,也有很多不错的东西,适合做很多事。

  叶修看中一把伞。

  周泽楷看着那把伞,想到君莫笑,皱起了眉。

  叶修说:“家里好像没看到有伞。”

  周泽楷:“没有。”

  他没有买过,因为不大用得上。

  叶修把伞撑开,一声轻响,五颜六色的伞面盖住了两人头顶。是把很大的伞,足够二人共用。

  周泽楷仍旧皱着眉。

  叶修想要这把伞,看着周泽楷,琢磨着怎么让金主通融通融。伞这么重要的东西,哪有不常备一个的道理?何况他挑的伞这么美丽优雅。

  他们快要离开这片区域,出了这条街,家就到了。在这里,已经能看到家的那栋楼,甚至能隐约看到窗户。

  叶修正要开口,忽然凝目看向周泽楷后方高处,疑惑地说:“你请了人来家里修东西吗?”

  “没有。”周泽楷说,猛地转头。

  他的视线,第一眼就固定在自家窗户。

  窗户里有人影。

  “你在这里。”周泽楷扔下一句话,向家的方向跑去。

  叶修当然不会乖乖站在原地,也跑向那个方向,不过他在周泽楷身后拐了个弯,找了另一条路。他一边疾跑,一边想,被发现了?会是谁?是一枪穿云?

  行踪暴露,会很麻烦,无论是处理房间里的那个人,还是事后对周泽楷的解释。他还没有玩够,不想这么快失去机器人的伪装身份。

  小商贩震惊地看着两个人一下子就跑没了影。

  “???付钱啊……”


评论(27)
热度(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