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8

  好吧,叶修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真的看到自己惊惧万分生不如死的下场。

  这可不好,太过沉重的环境不利于身心健康。

  叶修放弃取出子弹,打消了恢复右臂的想法,显然这个打算不靠谱,这能打穿他的机械骨骼,材质不一般。

  他环顾四周,一边真诚地说:“我听遭遇过你而侥幸活下来的人说,你是造物主最用心制造的杀戮天使。这些人,鬼门关走一回,都变成诗人了。”

  如果不是上次没带变声器,上回他就该跟对方说这些了,从第一眼见到这个人戴着面具的模样,有些话就在他的心里,不吐不快。

  他说:“真高兴造物主跟我有同样的爱好,喜欢小蛮腰。”

  周泽楷大步踏出,转到车前,然而这块小空间并没有人,空空的,仿佛从来就没有人在这里呆过。

  他冷着脸,走入前方的静谧深邃。

  周泽楷不是没有遭遇过话多的目标,这一个是最容易挑起他情绪的。大概是因为过往那些人的话多,不过是走投无路之时狼狈又无力的反击,这个人却不同,不真实的沙哑声音中,可没有任何慌乱无措,也正是因为这个,显得周泽楷这个追击者明明占着上风,却其实没太多威慑力。

  哦,这类任何时候都不慌不忙的人,周泽楷当然也遇到过。

  只不过不慌不忙地像对付一个女人一样出言调戏的,这是第一个。

  执行任务的时候,任何多余的情绪都是不应该的,会无可避免地影响你的判断力。

  当另一个人不说话的时候,地下车库安静得落针可闻,好像除了他,再没有别的生物存在。

  周泽楷决不允许因为这种可笑的原因而出现任何差错,他始终没有任何表情,激活辅助目镜,调成热感应模式。

  周泽楷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目镜坏了?

  视线里什么也没有……不能说什么也没有,有一些东西,但那不应该是热感应模式下人的样子。

  周泽楷重新关闭目镜——他一直不太喜欢这种东西——对着那东西开了一枪。

  看似随意的一枪,如果不是反应够快,叶修就又要损失一些东西了。

  叶修可不想再损失身上的某个部分。

  他说:“你的任务是什么?世界如此美好,也许我们可以协商解决。”

  周泽楷:“……”

  叶修叹气:“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用大开杀戒来解决事情,这样不好。”

  杀气腾腾,没有一点转圜余地,哪像以前,不同组织的特工还可以做朋友。唔,至少在任务发生冲突之前是可以的,至少没有明文规定不可以。

  周泽楷始终没有回应。话少的他,总觉得这些人这种时候都停不住的嘴很神奇,当然还是能理解的,毕竟语言是发生很多事不可缺少的因素,比如成见啦,怨恨啦,战争啦。

  他总是旁观者。

  叶修什么也没有听到。

  没有脚步声,没有呼吸声,偌大的空间里好像只有他。

  不可能只有他。

  只要弄出一丁点声响,就会有一颗子弹对准他的身体,疾射而来。从嵌在手臂里的那枚子弹来看,这些材质古老的车,起不到多少掩护作用。

  地下车库,两个人,谁也没发现对方藏在哪里。

  经验老到的猎人同时对上,都知道哪里容易出问题,真正理解谨慎的含义,都难犯错。绝对没有冲动,没有那种旁人看来痛快淋漓的枪林弹雨,毫无意义的子弹,真没必要浪费太多。

  叶修轻抚伞。

  昏暗的光线下,彩虹伞像一团黏稠的色彩。

  这是给他在掩护身份时期防身的东西,平民身上带枪,如今太引人注目,武器得有个好的伪装外观才方便携带。这把伞,本身的功能也不少,带着它,好过在腰上佩一圈枪。

  听到异响动的一刹那,周泽楷毫不犹豫,立即开枪,一刻都不曾耽误。

  他听到对方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不过我家里已经有一个沉默系的小帅哥在等我了,不能陪你玩太久。”口气还很可惜的样子。

  周泽楷皱了下眉。

  子弹始终没有打中人,打在别的东西上。

  对方开始回击,射击接连不断,周泽楷没有退后,也没有找掩体,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在打他。对方在打应急灯,一会儿干掉了大半应急灯。本来勉强能视物的环境,一下子变得昏黑,紧接着陷入完全的黑暗。这个车库建成一定是很久以前的事,之后也没有好好翻新,墙壁和地面就只是墙壁和地面而已,都不舍得内嵌一个紧急路线指引。

  枪声骤停。

  周泽楷抬枪,对准前方。

  不是别的方向,是正前方。

  如果你够快,偷袭从前方还是后方,差别并不太大。

  不出所料,君莫笑从他的正前方陡然出现,手中的枪四平八稳,开枪几乎是在同时。

  可是不对。

  君莫笑前面有遮挡物,不是盾牌,是别的鬼东西!

  尽管十分环境黑暗,周泽楷依然能看到一点那东西的轮廓……那轮廓有些儿眼熟。

  容不得他多想,那眼熟的轮廓向他迅速逼近,拦得住子弹,自然也拦得住他的肘击,周泽楷被逼得连连后退。

  哦,是把伞。

  周泽楷反应过来——从子弹被拦截到反应过来的这段时间,对很多人来说,只能称作瞬间。但即使是瞬间,也绝不容小觑,有人能因此翻盘得胜,有人会因此一败涂地。

  反应过来的周泽楷立即往侧边移动。

  但对方已抓住先机,子弹从伞尖射出,打中了肉体。

  周泽楷连哼都没有哼一声,手腕折起来,用一个刁钻的角度,开了一枪。这一枪无论如何,也会打中人,但回馈以他的,竟然是金铁交击的声音。

  接着,对方因为子弹的冲击力,拿不稳伞,伞乱晃起来。这本是个极好的机会,但伞的边缘陡然伸出尖刺,伞面旋转起来。周泽楷手收得很快,但还是被割到了小臂,这个机会就这么稍纵即逝。

  叶修没有恋战,拖住了人,立即撤退。

  一边跑还一边叫:“不陪你玩啦!”

  接着一路狂奔疾跑,离开地下车库,离开那座楼,又离开那条街。

  然后他转身,等了三秒钟。

  只听一个沉闷的响声,地面颤抖了一下。他看到那座楼的窗户猛地碎裂,碎片朝外散落,好像内部爆发了什么剧烈冲击。

  不甚壮观,但能想象地面以下的景象。

  叶修脱下外套,掩盖住上臂以下光秃秃的右臂,拿着伞,往一个方向走去。

  可突然他的脚步一顿,嘀咕了一句“没死”,加快脚步走近阴暗的小巷。

  

  叶修要困死了。

  整整五天没能休息,简直不是人做得出来的事。那一枪穿云未免太不依不挠,就算受的伤不在要害,也犯不着追得这么拼命,真是太不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令他这个当前辈的人十分痛心。

  很困,很累。

  把刚到手又因为几天的被追击再度破损的伞交到罗辑手上,安装了新的机械臂,来不及测试,叶修匆忙赶往那个小小的居所。周泽楷的家,“仿真机器人”叶修的家。一边还得头疼,怎么跟金主交代消失的这些日子。要不说人格程序出了点问题?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当时没能立即自我修复,但现在已经好了。然后再想方设法,阻止金主过深地了解仿真机器人。

  只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呢。

  他想念柔软的床。

  叶修攀在窗沿边上,像他处某物的影子,刚好投射在这里,无声无息也不值得怀疑。影子朝屋内探头探脑,然后推开窗户,钻了进去。

  没有人在家。

  房间维持在他离开时候的样子,冰箱的东西没有被动过,叶修甚至斗胆推开周泽楷的卧室,卧室内光线昏沉,床上没有人。

  他英俊的金主又被拉着做什么紧急项目,忙得没法儿回家了吗?

  噢,可怜的上班族。

  这样的话,刚好省了他想消失了五天的借口。叶修松懈下来,更加浓厚可怕的困意袭来,令他差点就这么瘫下去。脚下的地毯那么柔软,就这么倒到地上然后睡过去,一定也是件称得上幸福的事。

  叶修真的要倒下去了。

  叶修撑住了。

  因为叶修猛地想起来,家庭成员不止周泽楷和自己两个,还有两个漂亮的外星物种需要照顾。

  两株植物看起来十分萎靡,五天没有水的滋养,叶尖都黄了。叶修赶紧给花儿们浇水,然后才去睡觉。

  一定是太困了,意识都模糊了,才令他走错了房间。

  这不怪他,卧室离得阳台实在是太近了。


吃到了糖,舔嘴。

努力一下看能不能赶上CP><

评论(11)
热度(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