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7

  叶修心疼极了,充满矛盾地说:“真不知道该为你难过,还是为我自己难过。”

  仿真机器人总是美丽无暇,你如果属于反机器派,又没有特别的辨识机器人的技术,认定人群中太出色惹眼的那些儿为仿真机器人,通常是不会有错的。特别是一对儿伴侣的其中某一个太漂亮,瞅准这个准没错。

  叶修决定还是心疼周泽楷,毕竟后者都受伤了。受到伤害的人理所当然能多得一点爱。

  叶修想轻抚周泽楷的脑袋。

  他有一百种方法阻止飞过来的弹珠,可顾念着自己的型号,眼睁睁看着弹珠直直地打过来。唉,是他的错,他应该当守护型的。为什么他一开始没有当守护型?

  周泽楷拨开叶修伸过来的手,脸色不太好看。当然了,任谁受到这样的飞来横祸,都难免不快。

  虽然说他其实没什么事,被那样怒不可遏的弹珠打到,一般人最少也要起个大包,他却不会,但他依然有权力不愉快。

  周泽楷第三次拨开机器人太过不依不挠的手,从长椅上站起来,不想因为一点不愉快而破坏假期。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突发一个长期任务,也许十天半月或者几年都得投身入紧张凶险的行动中,所以任何假期都是宝贵的。

  周泽楷决定回去看完放了有一段时间的影片,执行上上个任务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一些片段,完成任务之后特意收藏下来,紧接着又是一段时间的奔波,结果就给忘了。虽然莫名其妙,但他就是因为今天的遭遇突然想起了那个影片,而且渴望尽快看完它。

  回家的路上,他们遇到了一群游行示威的抗议者。

  跟RY公司大楼外的抗议者差不多,也是穿着个性定制的衣服,义愤填膺地大声喊着口号,举着牌子,指望这样的努力,能唤醒人们心中的麻木,让所有人都意识到生活的不公平,然后加入他们。

  ——这下面像个地狱,不见天日,每个人都浑浑噩噩,每天都在重复相同的事。是什么让他们变成这样?为什么人们变得如此无趣?

  游行者将问题抛向路人。

  周泽楷终于意识到今天不适合出门,看着面前的游行者,他“嗯”了一下之后,沉默了很久。

  游行者:“嗯?”

  通常周泽楷这么含糊不明地沉默,另一方为了阻止冷场,会尽快拉开话题,或者转移交谈的目标。但这次的另一方很有坚持的精神。

  游行者:“你是仿真机器人?”

  周泽楷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叶修,令后者愣了一愣。

  游行者看向叶修:“你有一个漂亮的机器伴侣,先生,这得花去一大笔钱,可是拥有很多财富的你为什么还在这下面呢?是因为严苛的规定,让你无论如何,都只能当个下等人,先生,对于这种事情,你不曾有过任何想法吗?”

  叶修说:“值得深思。”

  游行者:“这样的人生对你不公平,先生,你兢兢业业一生,谋得荣誉和财富,不是只为在这阴暗狭小的地狱当个不那么狼狈的蝼蚁。”

  叶修:“有道理。”

  游行者:“如果你对自己的人生感到困惑,终于意识到世界的不公,终于看清那帮政客的敷衍,加入我们吧!我们——”

  叶修:“你说得太对了!”

  周泽楷:“……”

  游行者留下了名片,有点儿遗憾这位能幡然醒悟的有钱人先生不能立即加入游行队伍,跟他们振臂高呼,不过大体上还是很满意了。叶修走到下一个路口,把名片送进回收箱,对像是还没回神的小英俊说:“你又让我违背了甜心陪伴型的规则。”

  周泽楷:“??”

  叶修解释道:“自律程序,就像最早的机器人三大定律,是机器人绝对不能违背的规则,否则就会唤醒安全程序。客户购买甜心陪伴型,目的是释放爱意,而作为这个型号的机器人,规定了只能扮演设定的角色,否则就会触发自律程序,下场极其凄凉。”

  周泽楷困惑:“是吗?”

  叶修的声音掷地有声:“是啊!”

  快!疼爱我!

  

  听到子弹出膛的声音,方锐敏感地抬头,警惕地贴到墙角。手中始终抓紧一个大提琴包。

  苏沐橙朝他示意,然后拉开门,走出去。过了一会,她回到屋中,低声说:“不关我们的事,警察在镇压一群游行者。”

  方锐稍稍放松下来。

  这里是几座高大建筑无意间造成的夹缝,每个城市都难免会有的不起眼的角落,巧妙形成,容易被忽略,隐秘而又安全,是夜行人的最爱。方锐靠近窗户,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其他建筑坚硬的线条。他花了点时间才找到一个适合的角度,可以勉强看到一点街上的情形。

  他看到散落的彩色旗帜、衣服,愤怒的人群,和荷枪实弹的警察,这些都胶着在一起,难分难舍。

  方锐转头,说:“一副名为‘愤怒’的画。”

  苏沐橙惊讶:“什么时候转职成艺术家啦。”

  “就在三十秒前,”方锐装了两秒深沉,很快恢复原来面貌,“人怎么还没来?”

  话落,就有人敲门。

  方锐摸枪,苏沐橙开门。

  是他们等的人。

  方锐把枪收回去,瞪着来人:“我们在这里辛苦忙碌,你却在吃棒棒糖?还一个人吃独食,我和苏妹子都饿了一天了。”

  “下回休假请你们吃一顿,”叶修说,“金主给我的,看在我为他解围的份上,用糖果表达一下疼爱。”

  叶修舔了口糖,把舌头从糖面上撕下来,表情是痛苦和严肃:“我期待了半天,结果就这么个玩意,难怪长得那么帅,却没有女朋友。”

  好甜啊,太甜了,怎么会有人喜欢这么可怕的东西?

  “不爱吃就扔了啊。”方锐说着,没忘记这趟的目的,把提琴包放到桌上。

  叶修打开提琴包,取出提琴,摸着包内侧,又拉开一层,拿出藏在最隐秘处的一把伞。

  “已经完成了改造升级,”苏沐橙看着那把伞,目光如水,“作用我就不多说了,你都知道。”

  是的,叶修都知道。

  叶修单手拿着伞柄,按下开伞键。

  “唰”的一下,伞打开了。

  一把漂亮又老实的彩虹伞,遮阳挡雨两宜,就是有些儿沉。不过复古的伞嘛,沉也说得过去,以前哪有现代的各种轻型材料。

  叶修把伞收起来,十分满意。

  他说:“辛苦你们把他送来了,接下来……”他顿了一下,不是在想接下来说什么,而是忽然觉得有点不对。某个地方不协调……让他敏感地把话吞了下去,神经质地观察周围。

  房间里空荡荡,只有几个箱子,布满了灰尘。当然他不用担心箱子里的东西,方锐和苏沐橙都是经验老到的同行,不会犯这种笑掉大牙的错。窗户开着一条缝,微风轻拂,轻得连窗帘都拂不动。不可能发现有狡猾的小东西从窗户潜入,他们却毫无所绝这种事,哪怕是比蚊子还小的东西。

  视线中的一切都安安稳稳的,简直像晒了大半天太阳的老人家,只要没有人打扰,还可以一动不动地再晒大半天。

  没有看到哪里不协调。

  但叶修始终感到心神不宁,第六感无法安宁。

  叶修果断道:“撤。”

  

  让我们把角度倾斜四十五度,再把视角拉大。

  紧贴着这座阴影小楼的旁边,是一栋上了点年纪但还算气派的大楼,随意地开着几扇窗户,窗帘安分地垂挂于室内,看起来平静祥和,毫无异样。

  光线穿过窗帘的缝隙后,变成了细长的一条,粘在杜明身上,他郁闷地嘀咕了句:“我杀气太重了吗?”

  他不是新手,早就过了千里之外就恨不得用最真诚的眼神告诉任务目标“我来杀你了!我来抓你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的新手阶段。现在的他痛下杀手的前一秒,还能跟目标谈笑风生。

  可这次的目标,显然已经发现了异常。

  怎么发现的?

  他听到耳内通讯器传来江波涛的声音:“有意料之外的人出现。”

  他们的情报不够完善,没预料到第三个人的出现。

  而且出现的人竟然是……

  杜明正要说话,通讯器竟传来寡言的队友的声音:“君莫笑是我的。”

  

  一声枪响。

  这声枪响很轻微,可能聆听跟隔着三个街区外车子发动的声音差不多。

  叶修听到了这声枪响,有心理准备且经验老到的他,选择的规避方式半点儿也不拖泥带水。

  但还是中枪了。

  旋转的子弹凶狠地绞碎了右臂的皮肤,钻了进去,然后牢牢地嵌在了里面,形成一副可怕的画面。他已经第一时间躲避,他的反应速度任何时候,都只能够用快来形容,却还是受伤了。如果这条手臂是血肉做的,经过这一击,以后可没法指望了。

  真是个凶险的猎人。

  叶修试着握紧右手,断了两根机械骨骼,右手已经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到了。

  叶修离开掩体,带领二人下楼,一边低声说:“自检。”

  方锐扔了通讯器,检查不方便丢的工具,还有衣服,回忆最近的经历,是否某个时候被伪装过的敌人钻空子设置了追踪器,自己却迟钝地没有发现。

  最近三次,叶修出现的地方都遇到了一枪穿云,这不可能是巧合。

  叶修:“分散!”

  

  这个不高的阴影建筑下方,是一个颇为宽阔的地下空间。

  这在以前也许平常,但如今真的很不常见,每个人都想往高处爬,向往云端之上,连地面都嫌太低,更何况地下。不过就藏匿来说,在地下挖空间,做法还是可取的。

  地下室只有应急灯光,十分昏暗,摆放了不少东西,大部分东西被白布盖着,显出一副活人勿扰的阴森气氛。

  周泽楷挑开一块白布,发现下面是一辆车,还是辆老式的汽油车。

  看形状,其他白布下面也都是车。

  这居然是个地下车库。

  周泽楷在车与车之间踱步。脚步很轻,呼吸都是轻的。

  叶修蹲在一辆车的前盖前,试图把手臂里的子弹取出来。

  他忽然听到一个暗哑的声音:“这不明智。”

  是对方经过了伪装的声音。

  所指的是他与其他人分散的做法。

  叶修笑了笑,回道:“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

  喉部的小玩意改变了他的声音,沙哑深沉。

  没几个人听过这个人开口——他是这么听别人说的。关于一枪穿云这个后起之秀的形容,大多数时候都离不开这几个字——强、寡言。

  叶修用以藏身的这辆车,上头的布落了一半到地上。透过露出来的后视镜,他看到后方幽邃的空间里,一个比环境还深沉的身影,不疾不徐地走来。

  像个传说中诞生于黑暗的幽魂,悄无声息地浮现,要干些只适合出现在恐怖片的事儿。


评论(19)
热度(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