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6

  不用细心发现,也能看得出周泽楷是个喜欢并乐意享受生活的人。

  房屋非是一尘不染,但保持在令人乐于接受的程度,长的沙发刚好够一个成年男子躺平,短的又很适合靠坐时候的身体弧度,还有那羡煞旁人的卧室,每一处都看得到屋主为自己量身定做的用心。周泽楷的厨艺不怎么样,但他不会亏待自己,有空的时候,就会尝尝外头的美食,安抚自己的胃。

  比如昨天他们的午饭是某个备受好评的餐厅静心打包好送上门的佳肴,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东西,如果插播的广告能少一些,那真是完美的一天。

  今天,周泽楷打算出门去很喜欢的一个餐厅享用午餐。

  这是“机器人”叶修来到这个家里以来,第一次踏出家门。暗地里出去的那些都不算。

  今天的天气很凉爽,有一丝阳光,只有一丝,可已足够使人心情愉悦。

  餐厅很精致,飘着一股淡淡的茶的香气。叶修坐下来,摸摸已显得很陈旧的木质桌台,忽然说:“听说这家店开了很久了。”

  “嗯,”周泽楷正用他极好看的手指拨弄电子菜单,“想吃什么?”

  叶修说:“随便。”

  他不挑食。

  他说:“虽然这里是我的家乡,但我并不熟悉。”

  刚点完单的周泽楷视线移向他。

  他听出这句话中,有很深的感慨。

  这是叶修的家?是他制造完成的地方?还是第一次激活测试的地方?周泽楷倒不知道公司制造仿真机器人的部门在天际城,此刻着实被机器人忽然的感慨弄得吃惊了一下。这一句里,仿佛听得出一个人对家乡太过陌生的遗憾和失落,一个机器人……竟被赋予了如此细腻的感情?用得着吗……

  叶修笑了笑,还眨眨眼,算是粉饰太平。

  周泽楷也不想追究一个机器人偶然泄漏的多愁善感。

  但他实在无法忽略。

  他看到机器人将手放到桌角,有一缕太阳光投射在那儿,制造出一小片绚丽。当机器人的手放到那,绚丽就移到了他的手臂上,他张开手,再握紧,仿佛要哪阳光握在了手心。当然这事是不可能成功的,阳光怎么可能抓得住。他重新张开手,阳光又跑到了他的手上。当不抓的时候,光反而在那里。

  一片阳光,机器人玩得不亦乐乎。

  周泽楷不是很懂机器人这份喜乐。听说有些机器人设计师会把自己的感情倾注于所创之物,是不是机器人这些泄漏的真实又细腻的感情,都是身后那位设计师自身感情的投射?

  他不是相当于养了一个不认识的人的分身?

  那小片阳光没多久就消失了,叶修收回手,享用美食,吃得算不上优雅。

  美好的食物。

  昂贵的海产和肉,这一顿一定要去掉周泽楷不少钱,但周泽楷本人显然没什么所谓。

  叶修喜欢懂得及时行乐的人,如果这个人能再健谈一点,就更好了。不过话少也不算什么妨碍,周泽楷只是话少,而不会在旁人说话的时候,沉默冷淡,拒不回应。

  “我看到你的卧室里有游戏机,”叶修试探地说,“我也很喜欢游戏。”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

  叶修咧嘴笑:“我玩游戏很厉害,哪天我们联机?”

  周泽楷说:“你能戴全息眼镜?”

  “不能,”仿真机器人按道理是不能的,叶修只能郁闷地如此说,“可以玩些古早的,我看到你有游戏手柄。”

  周泽楷“嗯”了一声。

  叶修笑道:“我们吃完就回去玩吧!”

  “不,”周泽楷说,“去你家。”

  

  叶修家。

  仿真机器人家。

  RY位于天际城的总部,有整整五十层是仿真机器人的展示区——说这里是仿真机器人的家……也算有点道理。

  周泽楷因为身边这个仿真机器人细腻的感情,用餐时候突然想来这里看看,这是头一次产生对这里的精致玩意产生点兴趣。

  作为最新主打的甜心陪伴型,在大厅的正中央。

  一张巨大的柔软的床,两个甜心陪伴型在上边,依偎在一起。观看只能在外围,禁制像对待动物那样呼喝、逗弄。RY很在意人们对展示用仿真机器人的态度,甚至有时候会出现某款展示品心情不好不愿意来上班的说法,而人们也很吃这一套,对此表示理解。

  周泽楷两手插兜,打量大床上的甜心陪伴型。

  那两个仿真机器人一眼就看得出其类型,娇小的体型,一男一女,是对双胞胎,年龄应该都设置在十六岁,彼此依靠的模样看起来让人心碎,恨不得这就捧进手心里,小心地疼爱。金发微卷,蓝色眼瞳好像两颗宝石,点缀在无暇的面容,那么漂亮迷人,那么温柔娇弱,那么适合拥在怀中。

  周泽楷看看展示品,看看叶修,再看看展示品,再看看叶修。

  叶修冷静地说:“展示品仅供参考。”

  你不能看到展示品,就认为这一型号都是这副模样,事实上若真是这样,RY的研发部就太失职了。已经什么年代了,已经少有人愿意接受身边的陪伴机器人和很多人家中的毫无区别,厌恶上街看到一堆相同的脸。仿真机器人对于RY,如今已经像艺术品那般,而不是量产商品。

  每个展示品都有一片足够的空间,避免别人靠得太近,造成他们的困扰。如果某人想跟某个展示品更近一些,需要礼貌地邀请,或者展示品若是对你有兴趣,会主动过来——但这种情况稀少得仿佛从没发生过。

  叶修看到那个青涩的少年始终把视线放在周泽楷身上,目不转睛,跟看到什么从没见过的惊奇似的。然后少年离开了姐妹,站起来,向周泽楷的方向走去。那含羞带怯的模样,那纤细的身体,那蹒跚的脚步,叶修虽然没感觉有什么,但周围的人都叹了一声,像看到小宝宝第一次自己走路,声音中的宠溺都要溢出来了。

  周泽楷又看了眼叶修。

  叶修说:“我也能这样啊。”不过是像跛子一样走路而已,不要用那么困惑的眼光看他。

  周泽楷皱起了眉。

  叶修说:“回去做给你看。”

  周泽楷果断说:“不要。”

  叶修暗暗庆幸,但还是尽职地做出有点伤心的样子,然后伸手弹了一下快要接近周泽楷的展示品的额头。

  这样的举动要说恶意可以说有,要说没有也能说没有。

  总之他们两个被干脆利落地赶了出去。

  周泽楷看着叶修,有点无奈。

  寡言的男子,总是喜欢用漂亮的眼睛表达情绪,自己并不知道,对另一方来说被这样盯着滋味其实不赖。

  叶修说:“我一定是最失职的陪伴机器人,被爱的长期任务毫无进展,反而要主动保护主人,说出去会被人笑话的。”

  周泽楷:“……”

  叶修说:“你伤了我的心,回去要让我玩你的游戏机。”

  周泽楷:“……”

  大楼出口的两边,围满了抗议者,举着“把爱还给心”的牌子,穿着统一的外套,左胸有一个鲜红的心脏。不流行的时候,很多人排斥仿真机器人,如今成了流行,还是有很多人厌恶排斥,抗议RY公司对上帝权柄的侵犯,和对人之真情的侮辱。

  有个人特别激动,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愤怒地诅咒仿真机器人和它们的制造者。但这又不是灵异故事,诅咒毫无用处,他自己也知道,所以除了锐利的嘴,他还揣了几个弹珠在身上,当看到仿真机器人,就狠狠扔过去,不管后面会受到什么指控,都比不上这一刻出一口恶气重要。

  周泽楷:“???”


评论(16)
热度(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