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5

  又是一次凌晨才回到家。

  这次周泽楷回家没感到疲累,反而因为有一股气在体内,导致他很有精神。机器人窝在沙发上,处于“睡眠”的模拟状态,他轻轻走过客厅,来到阳台,发现花儿都已经浇过水了。

  为花浇水本是他每个早晨固有的活动,现在却被机器人抢去了。

  周泽楷只好站在阳台上随便玩会儿。

  他的花不负凶残之名,怎么说他也养了它这么多天,它却毫不领情,每当意识到他试图突破自己的防御范围,花儿的叶子就会绷紧。掉皮的伤口很快就会恢复,但周泽楷不想平白给自己添麻烦,只好转而瞧叶修的那盆花去。

  这盆植物的花,都长在叶片下。叶片长而翠绿,盖不住嫣红花朵的娇容,反营造出了欲语还休的气氛。

  周泽楷拨开叶片,看到花的全貌,陷入思索。

  ……玫瑰花?

  周泽楷忽然理解了昨日机器人那一番说辞的一部分,果然是拥有丰富的文艺浪漫因子,连这个都知道。他轻抚花瓣,可能是没有感觉到危险,叶片柔软地贴在他的手背上,温和得令人感动。

  机器人醒了,也来到阳台。

  今天的阳光有些刺眼。虽然上头的天空有着层层建筑,有着交错的轨道,大多数时候这下边的颜色是阴沉的,但某些时候,穹顶的太阳会怒放自己的光辉,届时就算踩踏在最底部的地面也会感到阳光的威力。

  机器人伸懒腰,打呵欠,还眯着眼睛看了会儿天空。

  周泽楷不得不在心中循环一句这是机器人,不然一个晃神就会忘记眼前这个并不是真正的人。

  “早啊。”叶修说。

  然后他伸手逗弄周泽楷的花。

  这盆花凶恶起来能把人的手指连皮带肉撕扯下来,但对坚硬的金属毫无办法。机器人的手指有皮肤的触感,却只是做出了相似的触感而已。面对机器人的亵玩,花无法反抗,叶子把那只手全给包住,却不能给予教训。

  看得出花的无奈,叶修笑得欢快。

  “你今晚还要去工作么?”叶修问,“总是这么日夜颠倒,公司太没人性啦。”

  周泽楷说:“看情况。”

  有任务的时候,偶尔能回家已经很不错了。这段时间因为对象总是在夜晚出现,所以他的作息也不得不跟着颠倒。

  还没有困意又不想吃早饭的周泽楷,选择看电视。

  瘫在沙发上,姿势无比随意慵懒,听新闻里主持人的声音,画面看不看无所谓。新闻正在反复播放过去地球的美貌。广阔无垠的海洋,站在地面甚至不用抬头就能看到的金色的太阳,绚丽的地平线,然后画面变化,变成了翠绿的森林,仿佛有海那么大、那么广,有鸟儿在蔚蓝的天空翱翔,飞过树梢,飞过缤纷的花地,飞过叶尖起伏轨迹和浪涛很像的草原,飞过金色的麦田,飞过万里无瑕的冰雪国度。

  最近电视里老喜欢放这些。

  确实这些很好看,但只能在电视里看到,也没什么意思。

  叶修在他旁边。

  周泽楷本身就话少,犯着懒看着电视,一句话也不说。叶修也不说话,两天没休息,安静慵懒的氛围正是他需要的。

  渐渐地,不知道谁先睡着的。

  电视一直放着,声音像催眠曲。

  这一觉睡得着实不错,醒来时窗外已是缤纷多彩,炫目的太阳光替换成了同样炫目的夜色。周泽楷身上多了条薄被,叶修贴得他很近。准确地说,睡眠中的两人理所当然地躺平,但沙发不够两个成年男子的体型躺平,所有他们部分上身只好靠在一起,脑袋挤着脑袋。

  这一觉补充了足够的精神,但因为姿势的缘故,脖子受到了轻微损伤。

  周泽楷扭扭脖子,颈椎发出咔嗒声,惊醒了叶修。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

  机器人迷迷蒙蒙、半梦半醒的状态,和普通人无异。

  睡着的时候,朦胧中周泽楷感应到机器人走动,和给自己盖上这一条薄被,但他没有睁开眼睛。虽然知道这些进行中的事,但他正在睡觉——为了适应这个职业,而练就的一个技能——这不是好的做法,他其实应该立即醒来。可以不睁开眼睛,但要保持清醒,才能第一时间对意外做出反应。但他没有,而是让身体和思维沉浸在困倦中。

  机器人的动作刻意放轻,他一点也没有受打扰,也没有感受到任何不和谐的气息——别有目的或者危险。那些都没有,只有安详和小心翼翼,避免让睡着的人受惊扰,和同样困倦的自己身上散发的倦意。

  这样不好,周泽楷对自己说。

  这是个来历不明的机器人,不应缺少基本的防备。

  周泽楷一边自省,一边进了厨房。

  

  今晚不出去。

  晚饭后,周泽楷就进卧室,把门关了起来。

  留叶修一个人在客厅,百无聊赖,在手臂上跟队友们聊天。

  队友说,天际城赫赫有名的一枪穿云已经把君莫笑列为头号目标,你最近应该避避风头。

  叶修回想昨夜那个风衣礼帽、戴彩色笑脸面具的人。看不到脸,但腰的手感实在很棒,对方的手指长而有力,他毫无根据地猜测,对方的脸一定也很不错。

  赫赫有名吗?天际城住着很多赫赫有名的家伙。

  队友说,超过当年的你了。

  那确实是赫赫有名。

  队友们各有各的事,没太多功夫照顾他这个被迫不干事的人,说不上几句——而且说得最多的就是要他安稳一些时日——就离线了。

  叶修擦除网络痕迹,放下手臂,有点郁闷。

  话说一遍就够了,什么事也别做而已,他是需要别人一再重复这种话的人吗?

  刚好他可以全心全意地观察小英俊啦。

  

  周泽楷关闭终端,打开门。

  机器人在门外,抱着薄被,看着他:“我能进来吗?”

  周泽楷皱皱眉。

  最终他没说什么,转身,也没关门。

  叶修笑嘻嘻地跟着进了卧室。

  是个温馨的卧室——松软的床,精致的小灯,还有柔软的地毯。房间里有一面顶部不挨着天花板的矮墙,对着床的这一面,嵌着一个显示屏,另一面的小小空间,被布置成书房。

  叶修死死盯着床:“我已经洗了澡了。”

  刚打开家用计算机,周泽楷就警惕地抬起了头。

  叶修说:“虽然知道在床上睡觉的感觉,但我还从来没有在床上躺过呢。”

  如果他真的是机器人,这话确实没错。

  可他即便不是,也确实有很久没有粘床了。从离开上一个地点,到这天际城,很多时候能有个平坦的地方能让他躺下来已经很不错了。天知道他刚到周泽楷家里,被放到沙发上,那一刻他差点没忍住泄漏出感动的神情——是沙发,柔软的沙发!

  周泽楷怔了一下。

  他同意机器人进卧室,并不代表他同意机器人上他的床。

  虽然听起来很可怜,但他最多能让机器人睡睡地毯,禁止觊觎床。

  叶修被了赶出去。

  

  周泽楷接下来几天的工作时间都很稳定,固定六点之前到家,随便做点饭菜,就进卧室把门关上,有的时候睡觉前会关爱一下阳台上的两盆花。两盆花相处得很好,靠在一起也相安无事,主人再也不用担心回来会看到某个花盆只剩下土壤。

  大概过了四天,到了周五。

  叶修在沙发上翻滚了前半夜,睡着又醒来,洗漱过后,又回沙发翻滚了一个小时,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叶修无动于衷,在沙发上抱着靠枕,看着英俊的屋主走到那边,又走到这边,走到阳台,又走回来。

  有的时候叶修会觉得那两盆花受到宠爱都比自己多,这可能是选中一个比自己帅一点的金主不得不接受的憾事。

  周泽楷:“出门。”

  叶修没反应过来:“??”

  周泽楷往门的方向走。

  叶修从沙发上跳下来,火速跟上。

  原来是要带他出门逛街,太棒了。

  在一家小店里解决了早餐,叶修跟着周泽楷,竟到了家具市场。

  周泽楷:“自己挑。”

  叶修:“???”

  周泽楷看着他。

  叶修心想,这人话太少,寻常人真不容易立即理解他的想法。然后叶修笑了起来。

  他挑了一个组合式的床,下面是衣柜和书桌,上面是睡觉的地方。考虑到周泽楷家那间不知道多久没用的储藏间的大小,放下一张床,估计没别的空间摆放别的东西了,这种床比较适合储藏室的尺寸。但在走的时候,他又加了一个小柜。

  工人和他们的助力机器人重新修饰了储藏室,将床安装稳当,把小柜贴在墙上。

  一个舒适的小房间就诞生了。

  周泽楷刚决定好怎么解决午饭,抬头就看到机器人愿意以身相许的眼神。

  周泽楷:“……”

  有的时候真的好奇设置这个机器人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做得出这么会说话的眼睛。

评论(18)
热度(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