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4

  绿星小姑娘又看到了上次碰见的英俊地球人。好看是不分种族的,绿星小姑娘自从上次见到这位帅哥,就一直记得他的样子,一下子就认出他来了。

  英俊的地球人这次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个英俊的地球人。

  那个英俊的地球人弯腰,在她的花篮里瞧了一番,好像下不定决心买哪一种,犹豫过后,指着一盆花问:“什么花和这种花能相处得比较好?”这个花他记得名字,叫什么……唉,这外星人的植物,名字特别拗口。他指的这就是周泽楷家里养着的那一盆,本来他没太当回事,没想到是个很能打的角色。

  卖花小姑娘捧起一盆花:“这个。”

  叶修惊奇地“哟”了一声。

  小姑娘说:“这个花其实也很厉害,不过他不随便打架,感应到危险的时候才会变得很凶残,你像养别的植物那样养他,养腻了不想要了的话,不要随便扔掉,还给我就好了。”

  “不错,这花我喜欢。”叶修笑眯眯地抱住花盆,看着英俊的金主付钱。

  付了两盆花的钱。

  小姑娘:“哎,错了。”

  周泽楷说:“他偷花。”

  小姑娘:“?!”

  叶修:“……”

  小姑娘稀里糊涂就多收了一盆花的钱。

  走的时候,叶修有些忧伤。

  “我在小姑娘心里的形象变成了可疑的地球人,”他耿耿于怀地念叨,“都是你的错。”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你不是。”

  叶修依旧耿耿于怀:“你一点也不会安慰人,好歹摸摸我的头吧?”

  周泽楷顿了一下,说:“你不是人。”

  叶修:“……”

  叶修正经地说:“我若是个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你这一句话已经足够挑起第二次智能战争了。”

  周泽楷又看了叶修一眼,没有说话。

  这一眼让叶修感到一点意味深长,不禁陷入思考,这深长的意味是些什么。虽然才相处没多久,周泽楷这个人的一个特质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话少。

  话少的人,心思未必难猜。

  周泽楷这样一个守法居民的心思,还是比较容易猜的。

  这一眼,像是不当回事——是那种即便真的有也不当回事,不是因为认为不会发生而不当回事。

  如今全世界,包括那些已经获得自由的拥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都对机器人产生自我意识这种事很敏感,就算真的哪里出了点事,也立即会被平复。

  可就算这样,不代表危险离平民多远,可不能如此不当回事。

  叶修发现走的不是回家的路,疑惑问:“去哪?”

  周泽楷说:“买菜。”

  买了一堆蔬菜,一堆肉,十分有单身懒人的风格,一次塞满冰箱,绝不浪费容量,任何一丝浪费,都会提前下一次买菜的时间。

  回家当然不做饭,回家要休息,晚上还要上班。

  机器人跑去阳台,测试新花和家中那盆花的相处程度。周泽楷用最快的速度洗澡,眯着眼睛摸进被窝,身下柔软,身上柔软,闭上眼睛,放松身体,迎接一天之中最舒服的时刻。醒来时,时间已是傍晚,身体的疲劳全都被抚平。

  他的通讯器有反应了。

  周泽楷打开通讯器,收到来自工作伙伴的讯息。

  ——经过查证,叶修确实是RY公司出产的甜心陪伴型机器人,最新款。

  谁订的?

  ——还没有查到。

  这个机器人,能做什么?

  ——官方的宣传是:以绝不使主人寂寞为目的,甜心陪伴型机器人被授予极佳的交流能力,丰富的文艺知识,丰富的浪漫因子,上乘的调情技术,以及比其他型号都更旺盛的性期望。

  ……我知道了。

  算是个无害的仿真机器人……只是背后赠送人不明,周泽楷始终心中不安。

  机器人居然就在门外。

  门一打开,周泽楷立即收到一个无比开心的露齿笑容。

  笑得是蛮好看的。他守了多久了?

  叶修侧身靠着门边,单手环抱花盆,压着嗓子,让嗓音显得低沉富有磁性:“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选那盆花?”

  周泽楷:“不……”

  后面的字还没出口,叶修就兴致勃勃地说了起来:“这个花很像以前的一种地球本土的花,那种花的花语好像叫……老是跟爱情有关,我选择买它,可是有特殊心意在里面的啊!”

  叶修说:“它原本的名字太拗口了,从今以后它的名字叫一见钟情。”

  最后四个字,压得低低的。

  周泽楷:“……”

  周泽楷感受到了对方的努力,微勾的唇角,微翘的眼角,也确实营造出了一些调情的气氛。

  确实现在有很多人相较于同类更愿意对绝不会背叛的机器人释放感情,但只把机器人当“物品”的人也还是存在的。他就是其中一个。

  周泽楷:“准备吃饭。”

  叶修:“……哦。”

  

  金碧辉煌,华丽夺目。

  曾经是某个天设计师呕心沥血之作,落成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那时天空之城刚见雏形,这座奢华宫殿设计的初衷,是作为一个新型城市的地标而建的。不过新新人类们后来的审美诡异地偏向轻薄纤巧,冷落让它渐渐没落。

  白色的跑车在服务生的引导下停妥,西装革履的叶修踏出车门,酒店富丽堂皇得连停车场都不放过,视线扫过,到处都是关于奢华的堆砌。他的表情微微有些冷漠,仿佛这些只是平平无奇,还微微有些忧郁,仿佛对这些平平无奇,实在是感到了厌腻。

  叶修的心里确实很忧郁。

  他的真面目,不能说宇宙第一帅,那也是绝对的百里挑一,英俊潇洒。以他的俊脸,加上磁性的嗓音,再佐以盛放状态的美丽花儿,周泽楷居然一脸冷漠。

  不应该啊。

  好介意啊。

  他可是上过好色目标控制课程的高手,不可能连一个年纪不大的平民都搞不定。

  凭空掉下来一个存十年的钱才买得起的仿真机器人,普通人的正常反应应该是快乐惊奇,欣然接受才是。每日重复乏味的工作,拿着微薄的薪水,思想会被麻木,这些麻木在受到看似有益于自己的不明事件,会冲淡人对“不明”的在意,使人轻易沉浸于凭空出现的快乐。

  可是为什么周泽楷不为所动。

  面对那种状况,铁打的直男会有些不自在和尴尬的情绪,不那么铁打的则是另一种情绪,或者是别的,不论是什么情绪,接下来叶修都有的是调戏小年轻的方法。最不好弄的就是冷漠,还是十分纯粹的左耳进右耳出式的冷漠,不但难办,还很伤人。

  伤心,真的伤心。

  酒店的顶楼,正在举办一场宴会,据说待会还会有些活动。主办方是市长的骄子,一个还没有从学校毕业、花名已经远播的年轻人。今夜,这位骄子邀请诸多擅玩乐的朋友,在这里愉快地玩耍放松,想玩点不一样的。

  这样的人,这样的事,酒店的主人见过不知道多少。流水的贵客,铁打的酒店。

  叶修跟这位主人谈笑风生。

  酒店主人说,你每次出现,就会搅动风雨,掀起风浪。

  叶修为自己鸣不平。

  风雨不是他搅动的,而是本来就有,风浪也不是他掀起的,只是刚好他一来,有人就搞事,风一起,岂会没有浪。

  酒店主人说,你不来,就没有人搞事。

  叶修笑。

  事就在头上,没有我,自会有另一根导火索。

  市长的骄子举办的这场宴会,每个人都披上复古的皮。骄子先生对自己这次的点子很满意,认为地点选得很好,亲自参与过的布置也受到了很多人称赞。以他的身份,即使什么也不做,也会被很多人称赞,但这次,他认为大家的称赞侧重的不是谄媚,因为他的创意真的很好。

  美妙的、关于厚重过去的宴会。

  大家都惊奇地发现,宴会这种事,其实以前跟现在的区别并不大。

  都是华丽的场所,郑重其事的服装,得体的举止,和必须以微笑为开场的交流。

  举杯。你好。

  酒店主人说,你应该下去玩玩。

  叶修觉得说着说着这人就想害他。

  酒店主人说,来了些很有意思的人。

  这个酒店在天际城屹立不倒,酒店主人也是赫赫有名。每次有豪客在这里举办什么大聚会,无一例外都会邀请酒店主人。不管来不来,都先邀请一番以示诚意,来了就是惊喜。

  来了些很有意思的人。

  酒店主人既然这么说,这宴会可以去去。

  

  下一个娱乐是假面舞会。

  举办人戴上了一个恶魔的面具,十分入戏地连声音都压得很沉,似乎营造出邪恶的气势。邪不邪恶周泽楷没感觉到,所有人都戴上面具,不少还换了身装束,群魔乱舞的氛围他是感受到了。

  他只好也意思意思戴上一个。

  有时候会有人跟他说话,属于年轻人的宴会,没有那么多矜持。如果三言两语你能让我高兴,那么离场后送我回家也无妨。

  周泽楷对每个女孩微笑,也只是微笑。

  他戴着常戴的那顶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之后又特意选了一个完全盖住脸庞的面具,若非如此,可能今夜会不太好退场。

  他在宴会上游走,跟一个迷人的女人跳舞。

  一支舞后,他就要离开。

  转身。

  平常时候,周泽楷的手总是放下,放在腰间,即便说话也不做多余的动作。他的手总能最快摸出枪,很多时候,快速反应能救自己一命。

  这次,他依旧很快。

  对方也很快。

  右手的枪还没取出,一只手已经伸到腰际,把枪按进了枪套里。

  左手的枪取了出来,并瞄准对方。

  但对方的枪,也压到了他的腰间。

  动作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一番较量,谁都没有惊动,只有相互之间的暗流汹涌。

  苍白面具,眼睛周围缀以精致的金色花纹,头上还戴了造型夸张的金帽子。周泽楷看到对方眼里的笑意。

  君莫笑。

  对方跨前一步,周泽楷退后一步。

  上一曲将将过去,下一曲音乐响起。一,二,三,四,注视我的眼睛,跟随我的步伐,这一夜,忘却时光。

  君莫笑不想惊扰了舞会,周泽楷也不想。这个地点,不适宜出现暴力。

  他们可以分开,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但从对方的眼里,周泽楷看到了戏谑。对方想玩,怎能示弱。

  手还按在枪上,枪口还对着心脏,枪口还抵着衣服。不过好在,这些都被长长的风衣掩盖。表面上看,就好像两个人亲昵地抚着对方的腰。

  小夜曲悠扬婉转,情人的舞步缠绵。

  周泽楷发现一件事——君莫笑不会跳舞。

  不过君莫笑本人并不在意,反正踩错了步子,痛的不是他。

  看见共舞的人唯一露出面具的眼睛,目光越来越冷冽凶恶残酷狰狞,君莫笑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

  没有人说话。

  因为哪怕只露声音,也是件不明智的事。

  一曲渐低,渐歇。

  情人的舞步慢慢停了下来。

  虽然其实大家都不是情人,但这并不会有什么阻碍。一曲终了,我觉得你得不错,这一夜成为情人,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叶修按枪的手松开。

  意识到他的退离,周泽楷也放松右手。

  枪口下压。

  二人分离。

  周泽楷看到对方手里的枪——真是一把好枪,一把金灿灿的玩具枪。

  他还看到对方眼里的狡黠,好像玩了一场好戏。对方甚至弯腰做了个十分郑重的姿势,倒退着离开他的视线。

  面具下,周泽楷的嘴唇抿紧。

  离开酒店,摘下面具,周泽楷打开君莫笑退走前塞进自己手心的纸团。纸上的字七扭八歪,显是刻意伪装的字迹,无法利用。

  ——新人,我很看好你,有没有兴趣到我这里来发展?待遇从……

  没看完,纸就重新变成纸团,子弹一样打进回收箱里。




终于写了梦寐以求的假面舞会梗了!然而并没有写出当初心动的氛围……

这章卡得半死不活,吐血。

评论(21)
热度(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