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3

  收拾了碗筷,就要去上班了。

  周泽楷看看时间,还能再呆会儿,便到阳台,打算照看一下某天心血来潮新添置的家庭成员。

  阳台上两盆植物,枝叶在阴阴的日光下舒展。

  “另一盆是我的。”叶修刚巧路过,笑嘻嘻地说着一边走过来,用手指拨弄周泽楷那盆植物的小花朵。淡紫色的小花一次一堆一堆地开,十来个凑成一簇,一簇像个花球,看起来娇俏可爱,却是绝对碰不得的娇俏可爱,轻轻一碰,皮肉都能被撕下来。但叶修的手指不是血肉铸成的,指头又撩又拨,小花儿毫无办法,只能被他弄得摇头晃脑。

  周泽楷看着他。

  仿真机器人哪来的一盆小草?买机器人还送小草吗?

  叶修不逗花了,拿起阳台上的水壶装水,一边说:“我昨晚买的。”

  周泽楷:“买?”

  叶修咳了下:“呃,拿的。”

  周泽楷微微皱眉,见机器人细心地浇水,也就不管了,出门,上班挣钱去。

  周泽楷工作的地方离家有约半小时路程,坐车五分钟。他喜欢步行,在每天都会相见、每一丝改变都清楚的街道上行走,不疾不徐。

  乘电梯上到工作的楼层,在自己的那间办公室坐下,开始一天的工作。

  在上级下达指令之前,没什么要做的。

  周泽楷打开一个游戏,闲适地玩耍起来。

  嗯,对的,平时他就这样的状态。似乎他这样的工作状态很招人羡慕,确实他也挺满意。

  玩了会儿,周泽楷切出游戏,打开一个摄像头软件。呈现出来的,是一副监控画面——他家中的架空画面。

  客厅里,仿真机器人坐在他的沙发上,只是坐着,姿态很随意。周泽楷盯了很久,仿真机器人坐了很久,他不由再度感慨做得太逼真。不知道主人出门是不是应该让机器人进入休眠,否则就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机器人百无聊赖,一副无聊透顶的模样,没劲的感觉连周泽楷都感觉到了。

  忽然,机器人站了起来,在家里转了一遍,看看厨房,看看冰箱,到处都瞄了一遍,最后又到了阳台,去查看两盆植物的状况。天气阴阴,植物和他出门前没什么区别,一个像海草一样摇摆细长的叶片,一个整株微微晃动。机器人又看了很久的植物,然后又看了很久的天空。

  在经过卧室门口的时候,机器人忽然停了下来,鬼鬼祟祟地扒在门上,看样子心怀不轨。

  周泽楷冷眼看着。

  不过,机器人到底是以主人命令为重的,扒一会就下来了,又滚到沙发上,闭目休息。

  忽然,一个信息框弹了出来。

  周泽楷打开新消息,瞄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吃惊地发现居然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都中午了。

  xx:根据可靠情报,君莫笑已经到达天际城,你的任务是在别人之前抓住他。

  一枪穿云:是。

  xx:我们的情报员推测,近期动作频繁的君莫笑,就是一年前失踪的一叶之秋,若是抓住这个人,允许你使用任何手段,逼迫他说出真相。

  一枪穿云:是。

  消息框关闭。

  露出下面的监控画面。

  机器人睡着了……不,不应该说是睡着了,而是进入了“睡眠”的模拟。

  真的就像个活生生的人一样。

  周泽楷关掉监控页。

  

  朝九,晚五。

  和以前一样,和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人的习惯一样。

  正常时候,周泽楷会在下午五时离开公司,准时在六点之前回到家中。

  但今天,他一直在办公间。黄昏已过,同事陆续离开,夜幕降临,偌大的办公楼,只剩下他一个。

  从办公间抬头,透过巨大的玻璃幕墙,周泽楷看到室外被彩灯装饰得十分绚丽的夜,多彩得有些梦幻。一辆空轨从视线的这头,蜿蜒而至那头,犹如一条长蛇,形状诡异,来自没有地面的奇幻空间,去往没有天空的不真实世界。

  手腕上的手机忽然闪了一下。

  好像只是视线稍移的一会儿功夫,办公间里的人不在了。

  去哪了?

  没有人从大楼正门走出。

  

  楼顶。

  几百层的大楼,楼顶的光景想来应该是可怕的——低温,低气压,恨不得刮下人的一层脸皮来的风。除非有特殊原因,没有人愿意到这种地方来。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周泽楷来到楼顶。

  没有呼啸的风,氧气充足,温度适中怡人。

  透明的防护网将楼顶的空间完全笼罩,提供舒适的居住环境,形成一个圆形的生活区。不同的生活区以通道相连,形似蜂巢。这里的人们早已习惯在如此高空居住,很多人一辈子也没下到地面过。

  上面的人下去容易,下面的人上来很难,需要经过重重验证。

  周泽楷走的是非正规通道。

  出现在楼顶世界的,不是衬衫和西服,而是灰色风衣加皮靴,还戴上了一顶圆帽。帽檐遮住半边脸,只露出白皙的下巴和微抿的唇,有股淡淡的不近人情的冷感。

  周泽楷走的路线,总是巧妙地避过其他人。

  仿佛一个幽灵,存在于此处,又不在此处。

  就在身边,看不到,碰不着。

  当等待的人出现,他就会显现。

  天空像一层幕布,无数灯火在前,这层幕布如果不特意抬头去关注,很容易注意不到。这层幕布灰蒙蒙,平平无奇,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他等的人,出现了。

  那人在车中,车慢慢驶来。红色的车身纤长,外形保持着以前的审美,还装了车轮。让人联想到奢华的宴会、美丽的女人,而这样的车与车的主人,就适合搂着妖娇,穿梭于灯红酒绿之处,寻欢作乐,不干正事。

  什么样的人最不会被怀疑?想来应当是耽溺于享乐的人。爱玩的有钱人,很多时候是一种很方便的身份。

  周泽楷按下帽檐,视线始终在那辆车上。

  红色的车靠往路边并减速,但接下来并没有停止,反而转了个弯,往一个方向加速。

  被觉察了?

  周泽楷已经很久没有盯梢被对方觉察的经历了,这说明对方的反侦察能力很不一般。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一叶之秋,那在道行上,算是他的前辈。

  不愧是声名远播的前辈。

  

  直到第二天早晨,周泽楷才回到家中。

  此时连吃早饭都已经稍嫌迟了,周泽楷打开门,一边忖思怎么解决肚饿。现在吃午饭还早,家里好像已经没有食材了,但说实话即便有他也不太想下厨房。

  周泽楷将自己甩进沙发,紧紧抱住小熊抱枕。柔软舒适的触感抚慰了忙碌了一夜的精神,没有什么比家更让人放松,放松的感觉总是很棒。

  小小的一个房间,好似把外界所有喧闹都挡住了,只要在家里,就什么也不用管。

  周泽楷陷入温柔陷阱,眼皮子渐渐合了起来。

  忽然他想到一件事——他的小家已经不止有他一个人了。

  机器人呢?

  机器人在阳台。

  没干坏事,没乱动家里的东西,周泽楷放心了。正要转身回去继续放松,忽然瞄到两盆花。

  已经不是两盆花了,而是一盆。

  两盆不应该养在一起的危险植物,才第一个晚上就通过暴力分出了胜负。

  连花骨朵都来不及长出来的那盆小草,连根都没了,土壤只剩下一个空空的小孔。屋主昨晚追踪目标,费尽心思,却失败了,屋主的植物也经历了一晚上惊心动魄,成功干掉了外来者。

  清纯可爱的花球在风中轻摆,叶子绿油油,有些地方残破了,但这是争取胜利付出的一点代价,是胜利者的标志。

  机器人扁着嘴巴,样子特别伤心。

  周泽楷:“啊……”

  叶修转头看向他,泫然欲泣。

  周泽楷吃了一惊,不禁被太过真实的闪着泪花的眼睛逼退一步。


评论(27)
热度(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