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39 完

  情绪稍稍平复,叶修提议道:“小周,出去走走吧。”

  周泽楷点头。叶修说什么都好。

  二人从茶馆的后门走到街上。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看着叶修,把叶修每一分每一毫的改变,都记住。

  刚一上街,叶修就有点后悔了。刚一得知小周来了,他火急火燎用上毕生最快的步法,脱掉大棉袄,换上一身精致优雅的衣服,风度翩翩潇洒英俊,就是不那么保暖。

  周泽楷取下自己身上的披风,盖到叶修身上,然后问:“你怎么了?”

  叶修怕冷?

  叶修道:“衣服穿少了。”

  周泽楷困惑。

  确实今年的风雪格外大,比以往都冷,但对他们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习武之人,极度的冷热都会在训练中经历,他们身体的强度与普通人不同,实在不行,还有内力能够抵挡。

  周泽楷追根究底,问:“为什么?”

  他抓起叶修的手腕,缓缓注入内力。他的内力所到之处,叶修的身体表面看不出来的变化无所遁形,难怪叶修拿着一把伞却不见却邪,却邪的重量是蛮力拿不起来的,叶修现在的内力与以往大不相同,显然是用不了却邪了。

  周泽楷问:“怎么回事?”

  叶修道:“散功了一次。”

  什么叫散功了一次,说得好像这事还能有第二次一样!

  周泽楷道:“细说。”

  叶修便详细地告诉周泽楷五年前的事。细说也就那养,副门主失误,他中了红枫最后一计,功力全失,差点成为一个废人,多亏家中有财力,奇珍异宝保住了身体的基础,再加上五年勤练,研究新的武功招式,终于在数天前,获得老爹的同意,能够回归江湖。

   叶修像在讲别人的故事,说得轻描淡写,他不喜欢一直哀伤于过去。事情发生了,虽然很痛苦,那也已经发生了,他需要专注于眼下,兴欣茶馆、新的伙伴,还有周泽楷。

  周泽楷对刘皓有很大意见,事情的发生主要是因为红枫的诡计,但愚蠢绝对不是推脱责任的理由。叶修的手是冰冷的,迎着寒风,身体显得很单薄。他已不能像五年前那样,多刺骨的冷天也无所谓,受点冷算什么,寒意能让思绪凝聚,大不了内力聚集身上,不要钱一样覆盖每一寸皮肤,一边挡寒风,一边浪费,没什么大不了。

  叶修现在相比以前,不能用“大不如”来形容。五年前的叶修和现在的叶修全力切磋,胜负其实难料。遭受巨大打击的身体需要很长时间恢复如初,除非很年轻、身体非常活跃的时期,叶修已经没那么年轻活跃了,论体质,他是绝对比不上当年。因此他做出改变,不强求于知秋枪法,依照自己的状况,练成了更适合现在的自己的武功,所以论实力,他并不差。

  叶修道:“你的武功精进了很多,有空来切磋!”

  周泽楷道:“随时奉陪!”

  又一阵冷风忽然刮来,周泽楷皱眉,刚要说回去,叶修忽然道:“哎呀,这里有点熟悉。”

  周泽楷环视四周,也有一些熟悉感,想了想,便记起来了。不远处,有一个馄饨摊,以前他和叶修在那里吃馄饨,那时候他们的关系还很紧张,他因为莫名被轻薄,心情坏了好些天。

  叶修道:“走,吃馄饨去!”

  周泽楷先把叶修身上的披风拉好,才和他一起走向馄饨摊。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轮回山庄庄主,一剑封天周泽楷,和失踪五年在江湖中名气不减的小阎王叶修,坐在路边的小矮凳上,一人一碗馄饨,吃得和睦温馨。风云变幻,天地无常,有你足矣。

  吃完了馄饨,身体暖和了不少,但周泽楷已经不想再在外面走,坚持要回去。

  二人回到茶馆后面的庭院,在房间中坐下。叶修将桌上的那张告示卷起来,放到一旁,拨弄火炉里的炭火。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火炉被人盖住了,保住里面的炭火没有熄灭,挑一挑,待会就会重新烧得旺盛,让屋子暖起来。

  两人偶尔聊一聊,有时沉默不语。尽管有很多话,但很多话不需要出口,又很多话不知如何出口,不过两人之间的气氛并不因此凝固。周泽楷看着叶修在自己面前,心情就已经很好了。有周泽楷在旁边,无论他说不说话,叶修都很轻松愉快。

  叶修叫了两声,一个眉清目秀、很年轻的男子跑过来,叶修吩咐了句,男子应是,没多久,拿来了两个杯子和两壶酒、一壶茶。酒是温的,叶修给周泽楷倒酒,给自己倒茶。

  周泽楷闻了闻酒香,道:“清流酒。”

  “咳咳!”叶修被空气呛到,赶忙夺回周泽楷手里的酒,重新叫来男子,跟对方咬耳朵嘀嘀咕咕道:“拿错了,这酒不是现在上的!”

  男子赶忙把两壶酒换了。

  周泽楷笑着又闻了闻,道:“酒香客栈。”

  酒香客栈的招牌——香酒。

  叶修道:“我记得你喜欢喝。”

  周泽楷看着他:“对,我喜欢。”

  酒香客栈的酒,醇香,甘甜,像和叶修在一起的感觉。一口喝光一杯,满腹温暖甜蜜,唇齿间都是酒香,酿酒人手艺高明,他早已为这酒着迷。

  

  不知不觉,夜已深。

  兴欣茶馆一个多时辰前就打烊了,各人回家的回家,周泽楷有听到他人的脚步声,无人过来打扰。

  周泽楷不想走。

  叶修,也深感时间过得太快。

  风停了,夜静谧,唯飘雪始终在缓缓落下。

  天地,仿佛都已安静下来。

  但周泽楷的心在鼓噪,不得安宁。

  夜深了,他不想走。到明天也不走。以后也不走。除非这个人和他一起。

  周泽楷有话要说。必须得说。

  他说:“叶修,我爱你。”

  叶修的心,本也不安宁,当听到这一句,心房瞬间就冒出几千个人敲打几千张鼓,咚锵锵!咚咚咚锵锵锵!他看出周泽楷有话要说,他本也有话要说,但他没料到周泽楷如此直接,一瞬间,耳朵根泛红。

  周泽楷一字一句、缓慢却坚定道:“五年前,我就喜欢你,我觉得你真好,除了朋友关系,我还想和你成为情人。”

  咚咚咚锵!咚咚咚锵!

  周泽楷道:“你受伤不告而别,我找了你五年,不曾放弃,我始终想与你相爱。”

  咚咚咚锵咚锵咚锵!

  周泽楷道:“叶修,唯有这件事,我不接受失败,所以,你若是对我没有感觉,请你不要拒绝,给我一些时间……”

  锵!

  这分明是迎亲队伍敲锣打鼓的声音!

  叶修忽然一掌击在桌面,按着桌子一扫,将桌子从自己与周泽楷面前扫开。他这一掌没有或者说无法控制力道,桌子撞到墙,碎了。

  周泽楷看着他。

  叶修挪动屁股,欺近周泽楷。

  两人挨得很近,相互的膝盖已经碰到了。

  叶修道:“小周,我也唯有这件事,不希望落空。”

  周泽楷紧紧地注视叶修。

  叶修抓住周泽楷的手,放在胸前,态度是绝对认真,道:“小周,跟我成亲。”

  他没有当一个好爱人的经验,更何况对方跟自己是同样的性别,他喜欢自由,所以他一直认为爱情不是束缚,所以当发现自己有着难以接受不与周泽楷连理的心态,着实吓了一跳。从未有一个人,让他如此偏执。因此他重回江湖后,没有直接和周泽楷联系,而是计划着,计划包含周泽楷在内的将来。

  谁知道,要达成目的,其实他只要走到周泽楷面前就好。

  

  第二日,在开门之前,兴欣茶馆的三人聚到庭院。

  昨夜那二人待的房间,人已走了,告示也被带走了。

  方锐用胳膊顶顶旁边一人,挤眉弄眼问:“老魏,昨晚他们是什么个进展?”

  被称为老魏的人道:“我哪知道,我轻功不够好,靠近了会被发现,远了又听不到。”

  苏沐橙道:“我也是。”

  方锐遗憾:“靠,居然都一样。”

  苏沐橙道:“不过看样子结局很好。”

  老魏道:“应该是,不然怎会两个人都不见,为张神医祈祷吧!”

  苏沐橙奇道:“为什么要为张神医祈祷?”

  方锐倒是挺明白,替老魏解释道:“在他们凑对之前我很感兴趣他们要干嘛干嘛,但凑对之后他们在一起的画面绝对不看,神医保卫战那两人是主力,然后是个什么状况,你想想。”

  苏沐橙明白了,吃吃笑道:“不会啦,叶哥的性格不黏糊的。”

  老魏连连摇头,只道苏妹子太年轻。

  每一对陷入热恋的情人,都不用指望,相处起来肯定是让第三人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

  那二人想怎么甜蜜都行,散了散了,干正事去。

  兴欣茶馆开门喽!

  

  完


这篇文到此结束啦,感谢大家看到这里~!

评论(46)
热度(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