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38

25号开启预售,大家约吗><


  周泽楷忽然停了下来,冷冷地道:“出来。”

  到底还是被发现了。

  若是五年前,叶修绝对有办法不被周泽楷发现,但五年后的今天,他的功力还未完全达到当年的水平,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心中太过激动,想不被对方发现比较困难。

  叶修看着那人的背影,笑了。

  第一次只是开口警告,若对方不识好歹,第二次就没那么客气了。周泽楷忽然动了,在原地留下一个慢慢消失的残影,本人刹那之间,已经到了不知好歹之人的位置。

  有脚印,没有人。人走了。

  周泽楷看着脚印,若有所思。

  没有感觉到杀气,若不是这个人隐藏得太好,就说明这个人对自己没有恶意。但既然没有恶意,为何要缩头缩尾,不敢露面。

  

  又是醉仙楼,二楼。

  周泽楷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很具有纪念意义。他常坐的那个位置,能遥遥看到三月湖。那条湖水总是不平静,太多舫船在上面游荡、去留,莺歌燕舞从没停过。不知道这么看,有没有机会有朝一日,看到他找了许久的那个人。

  看到一把伞。

  风雪之中,那把伞朦朦胧胧,辨识不清。但即便如此,也能看出那把伞的与众不同。它很大,若非如此,这么远的距离,再好的视力恐怕也留意不到。再仔细看,看出那是一把银色的伞,银色,是精铁的颜色。

  周泽楷忽然被触动,瞪大了眼。

  吴启打了个喷嚏,从窗户爬进来。江波涛看到他,笑道:“哟,不玩影卫啦?”

  吴启走到火炉边烤火取暖,道:“我还是不够快。”

  庄主经常坐的靠窗的那个位置,此时空荡荡的。方才看到庄主动的时候,他也动了,可是速度不够,没有追上,只好忧伤地进屋了。

  江波涛倒了杯热茶,递给他,道:“庄主今天心神不宁。”

  吴启道:“我发现了,从百草林回来就这样,在神医那发生什么事了?”

  江波涛摇头道:“不知道,我没有跟过去。”

  庄主回来了。

  夹着一身风雪,回到原来的位置,并未刻意放轻动作,却静悄悄地没有造成任何惊动,好像一片飘雪,无论落到哪儿,都是静谧无声。他好像被什么事情困扰,既烦躁,又失望。

  当一个人找另一个找了很多年,一直不肯放弃,这个人就会渐渐变得偏执。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哪怕在他人眼里多么无所谓与另一个人多么没有关系,他都会忍不住去留心,忍不住天马行空地想,这是那个人留下的痕迹吗?一定是的,一定是那个人偷偷回来了,因为什么原因无法露面,越想越觉得没错,钻进牛角尖。

  周泽楷经常觉得叶修就在不远处,在他的窗户外面,可每次跑出去都没有人,只有空荡荡的墙角,一切都是思念过深导致的错觉。这次也是一样,等他用最快的速度追过去,伞已经不见了,好像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可周泽楷又忍不住地想,沉寂了三年多的苏沐橙重新出现,心情还很愉快,一定是有原因的。苏沐橙和叶修的关系最好,最关心叶修,他们就像兄妹一样。会不会叶修已经回来了,和苏沐橙重逢了,所以苏沐橙才那么开心,笑得那么欢快。可如果叶修回来了,为什么不来找他?

  杜明跑上楼,叫道:“哇,今天雪好大啊,冷死我了。”

  方明华道:“你跑哪去了?”

  杜明道:“就在楼下,刚才有人把咱们的告示撕了。”

  “哦?”吴启挑眉,“什么人这么胆大?”

  那张寻人的告示贴在常人碰触不到的地方,轻功不弱者才能撕下来,一旦把告示撕下来,就得给轮回山庄一个交代。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撕那张告示了,因为若是没有关于那个人真实可靠的消息,周泽楷会直接抽出碎霜

  杜明道:“一个撑把怪伞的怪人。”

  杜明眼一花,连退了三步,瞪着突然就到自己面前的庄主,愕然。

  周泽楷急切地问:“伞,什么样?”

  杜明赶忙答道:“铁伞,不对,精钢伞,是把伞但更像武器。”

  周泽楷道:“伞下人?”

  杜明道:“看不见,伞太大,把人全给罩住了。”

  周泽楷道:“他往哪去?”

  杜明道:“东边,三月湖的方向。”

  眼又是一花,庄主人就出去了。杜明愣了愣,扒在窗户边大喊:“庄主!你等等——”

  庄主又回来了,脸色是杜明很少见到的焦急难耐。周大帅哥、英俊的庄主目光炯炯地看着杜明,杜明不禁感到一股身负重任的压力,小心翼翼道:“庄主你是要找那个人吗?”

  周泽楷连连点头。

  杜明道:“我知道那个人住哪,在三月湖畔,姓陈的一户人家。”

  周泽楷道:“好!”

  

  叶修和方锐正在谈论如何对付川南刀客。

  方锐多年前在秀城见到叶修和周泽楷走在一起的时候,从没想过他们会跟男女之情扯上关系。毕竟一般人都不会看到两个男的关系不错,就望那方面想,是吧?

  那张告示,一看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画出来的,画里人英明神武,跟现实中的那个人差距可大。方锐之前是隐约觉得这俩人有古怪,叶修失踪五年,周泽楷从未放弃寻找,就算关系好的兄弟,也让人不禁怀疑。

  方锐抱着合理疑惑,问道:“所以这个人对你爱得太深,你不敢见他?”

  叶修道:“没有啊。”

  方锐道:“那你怎么光在楼下转,不到上边去。醉仙楼被轮回山庄买了下来,那帮人经常在二楼会面。”

  叶修道:“我有计划。”

  方锐来了兴趣,叶修却把他充满探知欲的脸推开,道:“刚说的正事都记住了没,川南刀客阴险狡诈,你可不要轻敌。”

  方锐道:“记住了记住了,你的事比较重要,魏琛一帮子都等着我待会跟他们讲故事呢!”

  叶修道:“我的什么事?”

  方锐拍大腿道:“你的求爱之路啊!兴欣很有可能第一个成家立业的人,有点自觉啊你!”

  叶修道:“唔,告诉你也无妨,反正都得用到你们。”

  方锐眨了下眼睛。

  叶修道:“我五年前不告而别,这很不好。”

  方锐点头。是非常不好,不过事出有因,情有可原。

  叶修道:“五年时间不短,很长,我有所改变,对方也有,当然不能直接就跑到对方面前,吓到人怎么办。”

  方锐道:“会吓到吗?”

  叶修道:“会。”

  方锐道:“难道不是欣喜若狂,喜极而泣吗?”

  真是不懂这些陷入爱情的人,重逢难道还有特别的考究吗?

  叶修道:“我想要得到很多,而且不想空手而归。”

  这件事,他不接受失败。

  这时候,一个人狂奔而来,压着声音喊道:“老大!轮回的庄主来啦!”

  

  他在三月湖畔,姓陈的一户人家。

  三月湖畔,有三户人家姓陈。

  周泽楷敲了两户人家的门,结果都很尴尬,这让他的心情受到巨大的打击,忍不住惶惶然,可走到第三户人家门前,抬头看到“兴欣茶馆”四个字的牌匾,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这是苏沐橙提过的地方。

  周泽楷举步,跨进茶馆。

  茶馆内,大堂坐有不少人,喝茶吃饭闲聊,有个伙计跑过来招呼,周泽楷无心坐下来吃东西,敏锐地注意到有个人在自己进来后,鬼祟地钻进了一个门那边,他立即追上去。伙计只觉得眼睛花了一下,面前的人就不见了,茫然了好一会。

  从那个门进去,绕过两个低矮的房屋,是一个偌大的庭院。那个人不见了。

  周泽楷在包围庭院的各个房间里进出寻找,每个房间都没有人,有一个房间的门敞开着,桌上放着的是不久之前被撕下来的告示。轮回山庄寻人的告示,上面是周泽楷亲手绘制的,叶修的画像。

  那个撑怪伞的怪人在这里,刚才就在这里。

  可为什么一个人也没有?叶修在哪里?叶修一定已经回来了,他记得那把伞!他看得很清楚!那不是眼花!为什么他不出现?

  叶修不想见他吗?为什么?!

  难道他甚至不值得叶修回归后见上一面吗!!

  庭院内的桃树,在寒冬来临前已经掉光了树叶,树枝在风雪中颤颤巍巍。忽然一股凛冽的、比风雪还冷酷的杀气令树枝颤动,甚至“啪”地一声断裂。天地之间,弥漫一股接近狂乱的气息。

  周泽楷不明白,想不通。

  此时的周泽楷,周身仿佛遍布锋锐的剑气,难以接近。

  但有一个人,无论周泽楷如何,都是可以接近的。

  一把伞,遮住周泽楷头顶的天空,替他挡住了漫天飘雪。

  周泽楷抬头,看着伞骨与众不同的尖角,发了片刻的呆。

  那危险的的气息,一下子消散了。

  周泽楷猛地转身。

  日思夜想的人,正对着他笑。

  在之前,周泽楷经常想,见到叶修后一定要问清楚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这些不重要了。在这一刻来临之前,他疯狂地想,想叶修不见自己的原因,现在这个也不重要了。此时此刻,叶修就在他面前,与以往有一些变化,但他看起来很好,只要这个人完好地在他眼前,其他一切就都不重要。

  他绝对不允许再发生任何超出掌控的坏事,不允许叶修出任何状况,因为任何原因,跟他不告而别。

  周泽楷抓住叶修撑伞的那只手,道:“不准走。”

  叶修带着歉意,道:“小周。”

  面前的这个人,眼睛里的情愫炽热得烫人。

  他判断错误,他应该一早就去找小周的。


评论(47)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