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37

  百草林。

  神医张新杰住所。

  周泽楷到时,神医的百草林已先到了一位贵客。

  第一美人,苏沐橙。

  周泽楷有些意外,自从四年前嘉世门动荡,他就再没见过苏沐橙,不知道她去了哪儿。今日陡然见面,苏沐橙的气色竟比以前好很多,看到他,还朝他甜甜一笑,显然心情极佳。

  周泽楷道:“苏姑娘。”

  苏沐橙道:“周公子,好久不见。”

  周泽楷道:“好久不见。”

  一代神医张新杰,若非特别原因,正道侠士的求医从来不拒,江湖中最安全的人。可最安全的人,并不是绝对没有一点危险。多妙的手,也有无措的时候,多神的医术,也有治不好的伤病。一个月前,一个刀客扛着他伤重的兄弟赶到百草林,伤者已回天乏术,张新杰不愿意接,不出半刻钟,伤者就死在了百草林外面。刀客悲痛盛怒,将兄弟的死怪罪在张新杰头上,势要替兄弟报仇。

  七天前,张新杰在山中采药遇袭,亏得轻功不弱,又比对方熟悉山中形势才脱身,才知那刀客对自己恨之入骨,报仇不是一时激动口头说说。

  曾受神医鼎立相助,周庄主必须为神医排解这一次的忧难。

  苏沐橙道:“神医你就去我那儿,保管什么冷枪暗箭都伤不到你。”

  周泽楷诧异,苏沐橙这是邀请神医去她的家里还是……应该不是去家里,但能是去哪儿呢?停用好多年的风雨画舫要重新开启了吗?

  张新杰道:“我再想想,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能呆在百草林。”

  苏沐橙笑道:“以你的意愿为重,若你愿意去我那,热烈欢迎。”

  张新杰不禁笑了笑,道:“似乎你现在在一个名为……”他顿住思考,苏沐橙接着他的话道:“兴欣茶馆,有空来玩哦。”

  周泽楷道:“茶馆?”

  苏沐橙道:“对。”

  第一美人笑得轻快,笑声充满美好的情绪,悦耳动听,周泽楷不由得也心情开朗了不少。这是叶修很重视的人,能看到她这么开心,不管叶修现在在哪,一定会感到欣慰。

  神医不希望离开百草林,那自然以神医的意愿为重。

  张新杰道:“我觉得你们小题大做了,这种事以前不是没有过。”

  苏沐橙道:“那刀客是个很厉害的山匪,多年来在川南一带横行霸道,官府和川南武林人士围剿多次未能拿下,他这个人睚眦必报,最信任的兄弟死在百草林外,不把百草林彻底摧毁,他是不会甘心的。”

  张新杰嘟囔:“毁了我的百草林,并不会让他的兄弟活过来。”

  周泽楷道:“我去周围看看。”

  张新杰道:“好,麻烦周庄主了。”

  周泽楷起身,走向屋外。

  百草林终日飘着一股药草的香味,周泽楷缓步而行,查看周围的环境。这里仿佛一个天然的山谷,谷中植物生长茂盛,遍地生机。周泽楷走到百草林外,这座山崎岖陡峭,却藏了不少奇珍异草,不止神医,这座山经常有采药人上来碰运气。那刀客最擅山中地形,很大可能会直接进攻百草林,百草林易攻难守,该如何防御,还得考虑。

  蓝雨宫的宫主来了。

  一同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拿着把怪里怪气的大伞,自己也怪里怪气的。看到他,张新杰意外过后,如实评价道:“你不当门主之后,越发不讲究了。”

  这个意料之外的人,竟是失踪五年的叶修。

  叶修低头看看自己,道:“还好啊,别看有点臃肿,暖和得很呢,你要不喜欢,看我的脸就是,不过可不要看得入迷了哦。”

  还是那么熟悉的不正经还带点熟悉的自恋,张新杰摇头,道:“手拿来。”

  叶修伸手。

  张新杰使了半天劲,也没把衣服袖子给弄上去,叶修只好脱掉一件暖心大棉袄。苏沐橙把炉火扇旺。

  把着脉,张新杰忽然问道:“你散功过?”

  叶修耸耸肩。

  张新杰继续把脉。

  把脉完,叶修重新穿上暖心大棉袄。张新杰道:“你养得不错,虽说身体已不如以往,不过若多加注意,也不妨事。”

  叶修道:“注意得很,你别管我,这次来是为你排忧解难,来来来,张神医,你终日呆在这山中多没意思,跟我去茶馆玩,喝茶听故事,包你乐不思蜀。”

  喻文州道:“神医当然是去我蓝雨宫。”

  叶修道:“你凑什么热闹?”

  喻文州道:“那刀客带领的都是些身强体壮的好汉,刚好我蓝雨宫最近缺材料。”他最喜欢视生命如粪土的人啦。

  叶修道:“你怎么还没被正义的热血少年挫骨扬灰?”

  喻文州道:“正义的热血少年喜欢我啊。”

  蓝雨宫宫主一表人才,温文尔雅,开口常笑,举止得体,什么场面都镇得住,简直是毛躁年轻人的榜样,虽说玩的是毒,可胸中有一颗无毒无害的心,这么好的人,不会有人讨厌的。 

  张新杰道:“我就在这。”

  叶修惊呼:“新杰,可要慎重啊!”

  喻文州痛心:“同行,安全要紧啊!”

  张新杰推开起哄的两人,道:“我很慎重,有轮回山庄保驾护航,百草林很安全。”

  一听到轮回山庄,叶修忽然老实下来,道:“待会轮回山庄会来?”

  张新杰道:“已经来了,刚才你没碰上吗?”

  叶修怔了怔。

  张新杰忽然感到眼前一花,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人风一样卷进来。看到屋里张新杰喻文州苏沐橙三人,进来的人环视四周,愣了下,过了会儿,才慢吞吞道:“喻宫主来了。”

  他刚才好像听到叶修的声音,难道是错觉吗?

  苏沐橙眨眨眼睛。

  喻文州道:“嗯,周庄主,对付那刀客,你有什么想法?”

  周泽楷过了半晌才回神,和屋内三人商量刀客制裁之法。

  轮回山庄、蓝雨宫无论是影响力还是实力,在江湖中都是不容小觑,能让这两个势力重视,说明那刀客非是凡人。川南刀客武功是顶尖水平,带领数十名忠心耿耿的手下在山林中横行霸道,那些手下既是他的兄弟,也是他的死士,一旦疯起来,全都不要命,曾经差点让川南几个联合起来剿匪的门派全军覆没,可见这些人的可怕。

  周泽楷和喻文州当然不怕任何以命博命的穷凶极恶,除非是武道人和知苦大师那样的高手,否则对方以性命博来的,是连身都近不了的耻辱。但加上保护一个人,情况就不一样了,保护永远是个难题,周泽楷也有意借此机会锻炼山庄年轻一辈。

  商量过后,周泽楷没多停留,下山了。

  待周泽楷走后,叶修鬼鬼祟祟从窗外翻进来。一站定,顶着众人聚焦在自己脸上的目光,面不改色。

  张新杰首先道:“你这是干什么?”

  张神医并不知道叶修和周泽楷之间不应为外人道的那点小心思,有那么一会以为这二人结仇了,却又明显不像。

  喻文州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还是看得出一点的,道:“人家是对你有情有义,又不是要杀你,躲什么?”

  “不想见他吗?”苏沐橙道,“那说开比较好哦。”

  五年前,她看出周泽楷对叶修的情意,只是没有说出口,一个人的感情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她也没有那个爱好,想不到如今依旧能看出周泽楷眼底对叶修的想念。苏沐橙不知道叶修现在的心思,若是叶修无意回应周泽楷的情意,躲不是方法,对周泽楷也实在不好。

  叶修嘀咕道:“没有啊……”

  张新杰贴到喻文州耳朵边,问:“什么有情有义?”他听出了别样的含义,但彻底了解还需要解释。

  喻文州不语,做了个手势。张新杰怔住了。

  叶修咳嗽了声,道:“我去外头看了下环境,新杰你这里不好防守,呆在这里的决定可要慎之又慎啊,不过我们是好朋友,你的决定我当然会鼎力支持,你们决定好的我没有异议,就这样我先行一步!”

  说完,叶修又翻出去,吭哧吭哧狂奔,到了某个位置便停下来,轻手轻脚地,跟在正走下山的周泽楷身后。

  昔日的小美人,变成了英俊的大帅哥,英武伟岸,潇洒俊朗。眉宇间的神色不是很开朗,一些愁云飘在上头,让人情不自禁伸手,想拂去这个人的忧愁,让他舒展眉目,开心地笑起来。这么好的人,不应该如此闷闷不乐。

  叶修翻墙躲周泽楷一方面是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另一方面也是很大一方面,完全是下意识,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在墙外了,自己都吃了一惊。到底在躲什么,难道五年过去,自己变成胆小鬼了吗?

  前面的人,安静地行走在山林间。一个人,态度有点漠然,仿佛在想什么,似乎有点出神。这个人并不担心某个树后面会不会有突然的袭击,偷袭的人永远需要掌握的一个字就是“快”,而这江湖,尚没有人比他更快。即使是在出神,他的反应时间、出手速度,也是别人无法理解的疾速。

  不过出神的话,总归会妨碍一点觉察力,若是他没有怀抱心事,说不定就能发现身后的脚步。

  周泽楷与五年前,已经有许多不一样,唯一不变,是对叶修的感情。轮回山庄所有人,无论在做什么,身负什么样的任务,一旦发现叶修的踪迹,必须马上放下手头的任务,找到并带回叶修自动成为最主要的目的。

  而叶修与五年前,也已经有许多不一样,却邪拿不了了,不再是嘉世的门主,改变最大的,还是对周泽楷的感情。那些躺在床上虚弱无力的日子,想的竟都是周泽楷,不止想自己不告而别,有愧约定之人,还想多日来与周泽楷的相处,周泽楷喝酒的样子,还有周泽楷唇上的香味。

  叶修已经不接受什么小周满意他也满意,他们之间的友情也许会改变也许不会的解决方式。改变已经发生,无法扭转,他比以前,想要拥有更多。

  只是,他不能失踪了五年之后突然出现,就跑到周泽楷面前说:“我们成亲吧!”


评论(31)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