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34

  叶修在红叶园耽误了时间,导致他没能赶上五莲台上的精彩剧情,只能回到暂时安身的住处,听喻文州的转述。事情的经过真是精彩纷呈,感天动地。

  被人深深爱着的叶修,不禁捂住了心口。

  “好一朵狠戾的桃花。”他感慨,“怪吓人的真是……”

  周泽楷在他身侧,沉默不语。

  喻文州道:“这次五莲大审于正道盟来说,可是栽了大跟头。落花宫早就在正道盟安插了不少暗桩,四海会,四方楼,还有东路商会将近半数人都属于落花宫。今日五莲台上,红枫损失了黄泉童子、四大恶人,还有两个蒙面人。”

  那四个蒙面人死了其中两个,撕开面具,蒙面人的身份叫人震惊。另外两个蒙面人是谁,精明如喻文州已从招式中看出端倪。早在江湖闯出属于自己的天地,甚至多年前已激流勇退金盆洗手的前辈,何故会成为落花宫的鹰犬?想必,又是“相思痛”作祟。

  叶修道:“我曾怀疑西风就是红枫,试探了他,但他会多套武功,我没能试探出来。”

  喻文州道:“你哪招来的烂桃花,令我不得不服。”

  叶修干笑:“我哪知道。”

  喻文州道:“五莲台上,落花宫损失很重,正道盟的损失同样沉重,并且今后,谁都知道落花宫重现江湖。”

  叶修道:“红枫被暗器所伤,伤得重不重?”

  喻文州道:“重,不致命。”

  身上虽然被扎出五个血洞,但那人到底还没有昏头,五个血洞都不在致命的位置。不过,就算都不是致命伤,也够他受的。

  “被他逃了。”与叶修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人道,“若是短期内不找到,以后还得回来恶心人。”

  叶修的孪生弟弟,叶秋。

  叶修道:“我想我知道他在哪。”

  叶秋挑眉:“你知道?”

  叶修点头道:“应该没有猜错。”说着,他朝弟弟挤眉弄眼,“听说你扮得不错,不愧是我的好老弟。”

  叶秋道:“我天下第一好,快跟我回家!”

  叶修正色道:“你帮了哥哥的大忙,哥哥我没什么好感谢的,就送你一个深情的拥抱。”

  不等叶秋继续嚷嚷回家,就将人一把抱住,叶秋咕哝了句,脸上的表情虽然是不屑,但还是反手抱了抱许久不见的哥哥。

  周泽楷持续沉默不语,两眼发直。这兄弟俩性格有所差别,但外貌实在太像了,在一个画面的时候,他无法不感到眼花缭乱,只能瞪着眼睛,努力辨识,以防出错。

  分开后,叶修道:“我这就和小周动身,以免夜长梦多。”

  喻文州道:“虽然受了伤,但尚不知道红枫还有没有别的底牌,你小心点。”

  他立即就要返回无音寺,无法提供协助。

  叶修道:“知道。”

  喻文州道:“去吧,叶儿。”

  周泽楷:“……”

  叶修春风和煦地扯扯嘴角,正要开口。

  叶秋道:“我也去。”

  叶修喝道:“你一个商人,瞎参合什么江湖事,回家去回家去。”

  叶秋刚刚被一个拥抱抚平的情绪,一下子又上来了。“我会武功。”他不快道,“我有雷霆的大师专门设计的暗器。”

  叶修再次正色道:“你会武功但你不是江湖人,而且你是我弟弟,我不能让你身处险境,五莲台上一次已经够了。”

  说完,在叶秋开口之前,火速拉着周泽楷跑了。

  叶秋追到门口,那两人已经没了影子,只好愤愤地对着空气喊:“你总是要回家的!”

  

  在路上,叶修看着周泽楷,欲言又止。

  周泽楷觉察到了他似乎有话要说,便看着他。

  叶修思考了下,然后才道:“我……算了,等搞定了红枫再说。”

  周泽楷道:“什么?”

  叶修又斟酌了片刻,道:“你是不是……”

  周泽楷:“?”

  叶修决定还是以后再说:“现在不适合,找机会咱俩聊聊。”

  有些事,是不能随便就出口的,是需要环境讲究的,最好是在花前月下,再来几坛子烈酒,全给小周一个人喝。

  周泽楷道:“好。”

  他也正有此意。

  

  还是红叶园。

  还是隐在枫林之后的那个屋子。

  数个时辰之前,叶修等人与红枫的替身打斗造成的坏破,已经都不见了。屏风换了张一模一样的新的,血迹所在的位置放上了一个大花瓶,一切仿佛没变化过,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这不失为一个王阳城首富的屋子,或许不特别精致华美,但每一样物品的价值,都够一个穷人安稳无忧地过上八辈子。数个时辰之前,叶修临走时,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

  书案上也有一张山云图,山云图下,有一张未完成的叶修的画像。画得很细致,笔触很柔和。

  当看到这张自己的画像,叶修明白了自己在哪里判断出错。

  那张山云图也让他很在意,本以为手中的画卷除了那两行字,没有别的价值,实际上,似乎他错了。叶修将山云图挂到墙上两幅山云图的中间,然后退后几步,再退后到床边,观看整个房间的格局。

  三张山云图,一个水纹屏风,那张靠东墙的桌子,是用整个巨大的树根做成的。叶修再转头看向床,掀开绣龙飞凤舞的被子,一个戴斗笠的老翁,握着长杆,站在船头。

  他喃喃道:“原来如此。”

  叶修试着挪动房间里的家具,在把床退到屏风的左下角之后,树根桌子旁边的墙打开了。

  火把照亮了地底下的空间,叶修看到很多箱子,再往深处走,在一个仿佛睡房的舒适房间,西风——红枫坐在床头,已经换上了干净衣裳,脸色很苍白,空气中有股不易觉察的血的味道。看到叶修出现,他露出一个略为恼怒、又带着宽容的表情。

  他道:“你果然不会辜负我的期望。”如果有谁能找到这里,只有这个人了。

  叶修耸肩,道:“投降不杀。”

  红枫笑得虚弱,却也笑得不肯放下身段。“叶修,你爱研究百家武学,我爱练百家武学。”他道,“若无意外,本应是天生绝配。”

  叶修道:“你错了,你这样的方式,谁都不会和你配。”

  红枫道:“我喜欢什么,就要什么,并没有错。”

  叶修道:“你用一张画卷,让江湖人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泼污水加陷害,利用暗桩策动五莲大审,今日若不是有一件事出乎你意料之外,若是你成功在五莲台上带走我,我从此便身败名裂,天下人都想杀我,落花宫则在时隔二十年之后,以辉煌的姿态再度降临。你我绝对谈不上什么绝配,红鹤当年疯狂搜刮江湖人的武谱,因为他爱好找出别人武学中的精髓,吸收为己用,你不过是我透过我,看向你的父亲而已。”

  红枫怔了怔,然后笑道:“你发现了,你和他,简直一模一样。”

  叶修道:“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

  他无意跟这个人解释自己对百家武学的态度,却邪震地,打算尽快了解这个人。

  红枫道:“你喜欢破招,我精通各家武功,在动手之前,你难道不想和我切磋较量一番吗?”红枫一直筹备着有朝一日和叶修单打独斗,他用百家武学,叶修见招拆招,你来我往,那一定妙极了。见叶修无动于衷,他赶忙道:“你若与我单打独斗,我便告诉你一件大事,事关你身侧的人。”

  这人知道什么关于周泽楷的大事?

  叶修转头,看了眼周泽楷,后者的表情是很难得的愤怒,下一刻,荒火剑刺出。

  

  一张画卷引起的风波,至此差不多算是结束了。

  红叶园中的财宝,各门派的损伤,这些叶修和周泽楷都只是过问了下,没去过多理会。红枫还有些残余部下,四方楼部分令人忌惮,须得尽快揪出所有人,四海会不过一盘散沙,不用太在意。

  苏宅。

  叶修在打理房间门前的空地,十分卖力地把院子清扫了个干净,池塘里的鱼也喂了一遍,让他们和他一样心情好。石桌上摆了酒杯,飘着酒香的酒壶,待会还会有佳肴上来。

  周泽楷实在不擅长掩饰,只字未提的那点心思在叶修发现端倪后用心观察之下,已经暴露无遗,本人却还不知道。红枫所谓的事关周泽楷的大事,想必就是这个,他以为暴露出周泽楷的心思,他就会反感,而从此与周泽楷疏远吗?不会的,周泽楷那么讨喜,叶修可不舍得。

  自己的心意,叶修尚不明确,也许他不该就这样说穿周泽楷的心思,很可能周泽楷会尴尬,会恼羞,那样不好。可周泽楷的目光蕴含太多心底的情愫,叶修无法当作什么也没有看到,当作两人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叶修想,应该会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法,小周满意,他也满意,他们之间的友情也许会改变,也许不会,但双方不会因此决裂。

  叶修认为周泽楷不会恼怒,应该会窘羞,一想到害羞得说不出话、手足无措的周泽楷,叶修就忍不住邪恶地狞笑。

  糟糕,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心眼了。

  刘皓来了,叶修换上一脸正经冷静,道:“什么事?”

  刘皓道:“落花宫藏匿的财宝,恐怕一时半会清点不完,那么多钱财,却不知我们能得多少。”

  叶修:“……”

  刘皓将手中的长盒放到石桌上,道:“我找到一样东西。”

  叶修道:“是什么?在哪找到的?”

  刘皓道:“从四海会信使手里抢来的。”

  叶修皱眉:“四海会信使?”

  刘皓道:“对,里面是一把断剑。”

  叶修狐疑地看着盒子,对副门主的话存疑。

  刘皓见他不说话,略有些恼,道:“我们把它交给周泽楷,轮回山庄会很感激我们。”

  叶修道:“这里面的东西跟轮回山庄有什么关系,难道是……”

  “对。”刘皓道,“是碎霜。”说着,他便要打开盒子。

  叶修喝道:“等下!”

  刘皓已经打开盒子,没有暗箭射出,一把断剑躺在丝绒之间。刘皓道:“你以为我有那么蠢吗?我之前打开过一次,这盒子没有机关。”

  叶修对这位副门主真是无奈了,道:“你有没有查清楚那信使要将剑送往何处?”

  刘皓道:“要送往桂枝酒庄,中途被我截住了,另外还有一封信。”

  叶修道:“给我看看。”

  ——叶修我带走了,送你个小玩意当安慰,虽然没什么用,但起码还能摆着看,是不是?

  叶修将信扔一边,端详断剑。剑身有与荒火略有不同的湛蓝纹路,非常漂亮,周泽楷跟他说过,他和他父亲都从没有放弃寻找这把剑。他轻轻地拿起剑,忽然浑身一颤,剑被丢下,翻过来的手上,食指扎着一根细细的绣花针。


前文有重大疏忽……先在文档里改了,完结后我再把路否里的都改过来。

评论(15)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