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33

不好意思各位同学,本子确定赶不了CP,经过考虑作者决定推迟预售,具体什么时候开启晚点再告诉大家。不要愤怒!不要打脸!钱包依然很鼓,生活依然很美好!


  那双手的十指上,套着尖尖的指套,好像十根利齿,着实吓了叶修一跳。那不像一双前来援助的手,倒像一双要害人的手。

  幕帘被拨开,叶修看到轿子里的人一身赤红的华服,胸口和袖口绣枫叶纹,很是精致华美。轿子里的人冲叶修微笑,像在看自己的情人,是那种已经跨越界限的特别的喜爱。叶修忍不住恶寒了一下。明明是很含情脉脉的笑容,那人却笑得极具危险。

  丐帮帮主大喝:“什么人!竟敢擅闯五莲台!”

  正道之日,五莲台聚集众多江湖豪杰,有四大门派首座,以及朝廷派来的使者,挑选这种日子闯五莲台,此人的胆量,实在太大。

  若非脑子有问题,或确有雄厚实力,显然是撑不起这么大胆量的。

  黄泉童子,武林通缉榜第一。

  一男一女,十岁儿童身高,其实年龄比叶修还大。不但如此,此二人皮肤发青,男童头巨大,女童头很小,头已畸形,粘在上面的五官更是扭曲得不堪入目。

  违背人伦,近亲交合之下诞生的一双怪物。不但长得丑陋,心性也是完全的丑陋。

  来者何人?竟能让通缉榜第一的恶鬼听令于他!

  八个抬轿人,四个蒙面黑衣,四个未蒙面。未蒙面的那几个,在座的豪侠没几个不认识的。那四个人虽不是通缉榜第一,却一个个都是江湖有名的大恶人,每个人都曾有轰动一方的恶劣事迹。光凭这四个人和黄泉童子,轿子里的人已经足够有底气在正道之日捣乱。

  另外四个蒙面的又是什么人?

  无论如何,肯定都不是善类。

  叶修和这些大恶人,是什么关系?为何这些人要来救他?

  轿子里的人,走了出来。

  少林方丈与武当掌门动容,同时喊了一声佛号道号。

  喻文州看着那人,感到出乎意料。他预料到西风会来,但没预料到这样的出场方式。看到那人十指上的东西,西风的另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红枫。

  西风就是红枫?

  西风竟然就是红枫?

  西风——该称之为红枫的男人对所有江湖侠客笑了一笑,笑得人毛骨悚然,道:“谁人敢动叶修一根汗毛,我落花宫便让他后悔终身。”

  全场哗然!

  落花宫?!落花宫重出江湖?!

  这人到底是谁!

  有人还不明白这样的转折是怎么回事,有些人已经看出了端倪。

  武道人看着红枫,沉声道:“你与红鹤是什么关系?”

  经历过二十多年前落花宫统治武林时期的老前辈们,从来者的脸上看到昔日红鹤的影子。来者的容貌和红鹤有三分相似,红鹤也喜欢一身赤红,走到哪都像一团危险的火,一滴狰狞的鲜血。指套是红曲惯用的伤人之物,而来者背后的剑,是当年红鹤的佩剑——血灾。

  红枫道:“我名红枫,落花宫之主。”

  与红鹤的关系,不消说,人们已经明白。

  万万没想到,大魔头红鹤竟有一个儿子。

  万万没想到,落花宫被摧毁二十年,竟还能卷土重来。

  江湖要再度陷入当年邪恶当道的境地吗?

  事情其余寻找落花宫余孽与宝藏,结果竟扯出一个复苏的落花宫,叶修,你在这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落花宫的主人,为何要助你?!

  四大门派掌门人,江湖众豪侠们,一个个把兵器都亮了出来。无论叶修与红枫有什么目的,今日都免不了一场恶战。万万不可让落花宫以今日为起点重现江湖,当年被邪恶统治的恐怖,多少人仍无法释怀。

  红枫笑道:“你们不要紧张,我今日来,只是为了叶修,只要你们让我带走叶修,谁都不会受到伤害。”

  丐帮帮主怒道:“做你的春秋大梦!魔头之子,当年疏忽让你活了下来,今日你敢在此现身,就别想再活着离开!”

  有人喊道:“为什么落花宫要帮叶修?”

  峨眉掌门道:“叶修,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看看众人,心里很是不妙,现在他一头雾水。他背的台词不包括面对这种状况,他等的人怎么还没有来。

  红枫略有不快,道:“不许逼迫叶修,否则就是落花宫的敌人。”

  叶修虽然满头雾水,但看得出这个红枫看似在维护自己,其实是让自己的处境更加危险,这是一个圈套。

  他道:“你谁啊。”

  红枫看着他,宠溺地笑了笑,柔声道:“你是慌张了吗?说这样的话。你在我心目中就和我父亲一样伟岸,用这么幼稚的方法撇清关系,一下子就不伟岸,变得可爱了。”

  叶修:“……???”

  红枫接着道:“不要慌张,今后这江湖属于你我,你可以痛快地研究天下武功,而我为你搜罗天下武功。”

  红枫提起了一件无数江湖人的伤心事,多少人的武功秘籍被落花宫夺取,至今找不回来。听这话,红枫竟是打算和他父亲一样,把红鹤做过的罪恶继续做下去?

  ——而做这些的目的是为了取悦叶修?

  叶修能够感受到,群侠的目光,从惊疑不定渐渐转变为愤怒、憎恨。就算他清楚前因后果,能有理有据地撇清自己和落花宫没有关系,这个时候,也不会有多少人能冷静地判断真假。

  有人喊道:“叶修,想不到你竟已经加入落花宫,成为武林正派的敌人!”

  有人道:“什么喜爱研究武学之中的博大精深,原来你的真正目的是这个!”

  武道人道:“诸位,稍安勿躁,此人自说自话,一面之词,不可相信,到底是怎么回事,还需要查问。”

  丐帮帮主冷哼:“还有什么好查的,叶修一手引出画卷一事,闹得江湖沸沸扬扬,到头来他其实跟落花宫余孽相识,关系还不浅,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早有预谋!”

  丐帮一位长老道:“不错,若非如此,今日之后,人人都知道落花宫重返武林,从此人人自危,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有正派侠客道:“绝对不能让落花宫余孽和叶修活着离开这里!”

  “对!大家上啊!不能让他们得逞!”

  红枫畅快地大笑,扬手,道:“去,做你们期待已久的事。”

  黄泉童子“咯咯”地笑,男童举着一把木头削成的玩具宝剑,女童晃着一个拨浪鼓,走路像小娃娃一样蹦蹦跳跳,却是一瞬就已到了峨嵋派掌门人的跟前,大声嚷嚷:“我要玩!我要玩!”

  四个未蒙面的恶人与四个蒙面人,攻向其他四个莲花座台上的顶尖高手。

  围绕着坐台与铁柱的众位江湖侠客,有人愕然,有人惊恐,有人未反应过来,便被身边人杀害。

  甫一交手,已有死伤。

  观看正道大审的众位江湖侠客之中,竟早隐藏有落花宫的杀手。一时间,惨叫不断。

  红枫看着混乱的五莲台,又笑了起来,心情好得不得了。

  他对心爱之人道:“叶儿,你看,你可喜欢?”

  叶修抖落一身鸡皮疙瘩,道:“不喜欢。”

  红枫笑着看他,道:“你会喜欢的,从今往后,你我在一起,永不分离。”

  对方眼睛里真挚的情感让叶修很吃惊,更吃惊的是情感后面赤裸裸的蛮横。对方不在乎叶修喜不喜欢,不在乎叶修答不答应,他要这么做,他已经这么做,叶修必须配合他。

  叶修心想:叶修什么时候变成任人主宰的角色了。

  叶修道:“原来你就是惦记我哥的西风啊。”

  红枫的表情因叶修这句话猛地凝固,突然伸手,十指抓向叶修的脸。叶修今日没有穿方便运动的劲装,而是颇有书生气质,没有人发现长长的袖子下面,他手里抓着一个盒子。红枫出手的一刹那,叶修一按,机关被触发,暗箭疾射,同时身体往后退。

  令人再度吃惊的是,红枫居然不闪不避,若非他没有自恃底气在手而大意地停留在原地,这张脸以后就不用见人了。

  五个飞镖,由盒中机关射出,力道强劲,就是铜皮铁骨也能扎出五个血洞,红枫硬生生全部吃下,冲势竟只是略减。叶修脚尖点地,再度提劲后退,这时身后赶来一人,挥袖洒出一片白粉,逼得红枫不得不躲开。

  喻文州的毒,谁敢小觑?

  赤红的衣裳,染上了新鲜的血液。

  红枫抬手,阻止两个蒙面的手下相助,满眼阴鸷,狠狠瞪着“叶修”。好像眼前这个冒充他心上人的家伙,不止很唐突地冒犯了他,这种行为还玷污了叶修本人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这是不能容忍的。

  他冷冷地道:“想不到叶修居然用替身,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喻文州失笑,替身这种事,对方不是用得更溜吗。

  假叶修先是在红枫憎恶的目光下,使劲揉了揉脸,以证实自己没有戴人皮面具,这张与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就是他的脸。在对方变得茫然的神情下,他笑着道:“只是脸一样,你就分不清了,你的爱不合格。”

  茫然转变成难堪,接着成了恼怒。


评论(22)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