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32

这篇文准备出本啦~没意外15号开预售0w0


  五莲台。

  莲花山的山顶,五张莲花座台,围绕着一根参天铁柱。

  正道的判决之地。

  在江湖无风无浪的时候,五莲台只有一个扫地老人看守。大多数时候,大多数人,都希望五莲台不会被使用,因为一旦需要用到五莲台,就说明有导致江湖动荡的极大罪恶出现,有无法原谅的不平事。

  伸张正义之日,定在明天。

  在前往五莲台之前,叶修暂时住在莲花山下的无音寺。这里阴森森的,和别的寺庙很不一样,僧人都太过沉静冷漠,连个敲木鱼的声音都没有,让叶修感到很不自在。不过他住的地方事先整理得很干净,床很柔软,虽然没有肉吃,但每天的饭菜素雅不失精致,吃起来也很有味道。

  正道盟的规矩立下至今,惩处了三个为祸武林的大魔头,上一个便是落花宫红鹤。叶修是第四个,但他既不是大魔头,也没有为祸武林,只是做了一件世人不能容忍的事。

  叶修道:“怎么杀个人,就把正道令都给惊动了,江湖武林现在这么无所事事吗?”

  正道盟从来不管偷盗劫掠,不管杀人放火,这些自有官府来解决,怎么现在管起来了,以前可不曾有这事。

  房间里,除了叶修,还有喻文州。

  喻文州道:“你这个事比较复杂。”

  叶修道:“是吗。”

  喻文州道:“我蓝雨宫在本次五莲大审中负责押送,明日我会同你上五莲台,要说的话都记住了没?”

  叶修道:“记住了。”

  要说的话,并不多。

  喻文州道:“五莲大审由四大门派掌门人和朝廷派来的一个人执行,分别为少林武当峨眉丐帮,朝廷派来的那个人,若是我没有猜错身份,你应该不用担心。”

  叶修道:“我需要担心四大门派吗?”

  喻文州道:“你与丐帮帮主曾有过冲突,他或许会刁难你。”

  叶修道:“其他几个跟我关系好?”

  喻文州道:“与武当不差。”

  叶修道:“你们江湖人定罪全凭关系喜好,老套得很,没甚意思。”

  喻文州道:“这不有个朝廷人么。”

  叶修道:“我认不认识?”

  喻文州道:“以前天天打架,现在不了。”

  叶修道:“听起来不妙,叫什么?”

  喻文州道:“韩文清。”

  

  江湖武林,一个充满魅力的地方,多少人欢喜,多少人忧愁。

  江湖武林在何处?

  在豪杰壮士正义的剑锋上,在一派之主尊贵的发冠里,在陌路英雄仓皇的脚步下,在美丽侠女英气的眉眼间。

  无处不在,无处都在。

  听起来很扑朔迷离,但其实就是一点简单的道理而已。

  江湖武林,就在这片土地上。

  而这片土地,属于皇城中的九五之尊。

  江湖和朝廷,前者不能太讲律例,后者不能太讲义气,听起来两不相干。但两样都依附于皇家的土地生长,不可能永远不相干。江湖中,那么多武功高手,哪个皇帝舍得放着这么多的好资源不用?可江湖一旦受到完全的管束,江湖就不再是江湖。

  当今圣上秉承前朝的理念,对江湖武林既放手,也不放手。报仇决斗这些,朝廷不管也不问,但当江湖需要重大决策,朝廷就必须插一手。

  本次朝廷来使,是霸图将军韩文清。韩将军多年镇守在西北线上,战功赫赫,武功放到江湖也是顶尖的水准。他来,无人不服。

  叶修不是罪恶滔天的大魔头,所以他站在五莲台的中央,四肢没有被粗大的锁链束缚,拥有活动的自由。

  ——虽然他在很多人心中已经比大魔头还邪恶,但五莲台上的五位都不是听听故事就义愤填膺的角色。

  韩将军双手抱胸,坐在灰白色的莲花座台上。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和听着,却让所有人感受到一股肃然杀气,那是从战场上带来的,也仿佛与生俱来,定力不够的人,几乎不敢与他直视。

  丐帮帮主有许多问题,要叶修老实回答。

  丐帮在这次追查落花宫余孽事件中,是最倒霉的。平白出现丐帮部分长老早已得知画卷的说法,帮里分成两拨人马,画卷至今在叶修手中,两拨人至今都在吵闹,隐隐有一拍两散的趋势,丐帮帮主不知道有多头疼。

  叶修已把台词背得滚瓜烂熟,对答如流。台词就那么三句,想不熟也难。

  “我小阎王的人气从来就不是靠智障得来的,所以这么愚蠢的问题,你就不要问我了。”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世界和平。”

  “我被人陷害,我冤枉,我伤心,我苦啊!”

  叶修喊得面红耳赤,众豪杰也是听得两眼发直,打心底恨起了自己放着正事不干,跑来看什么正道审判,明明就跟传闻中的不一样,一点也不惊心动魄,扣人心弦。

  审判由五莲台上的五位泰山人物主持,但周围的众英雄豪侠也可以提出自己的疑问,只不过没有决定权而已。

  有人道:“文左的伤口乃是你却邪造成的,你能怎么狡辩?”

  叶修道:“你不要说得好像天下只剩却邪一杆长矛了一样。”

  有人道:“文左是被偷袭杀害的,脸上的表情是非常不可置信,他把你当朋友,对你没有防备,若不是你,哪个使长矛的能趁人不备一击杀害文左?”

  叶修道:“莲花座台上的五位虽说都不用矛作兵器,跟文左也不是朋友,但肯定都可以做到。”

  有人道:“你这是在暗示?”

  叶修道:“我什么也没有暗示。”

  有人道:“叶修,这是五莲大审,你不要死到临头还不正经!”

  韩文清猛地瞪眼,那人顿时噤声,一个字也不敢说,叶修也正了正色。怎么说这也是江湖武林最严肃的事情,以被审的身份站在这里,这么新鲜的经历,他的态度端正一点是应该的。

  丐帮帮主沉声道:“叶修,你既然口口声声说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世人,为什么你一人拿着画卷,无论如何都不肯给别人看一眼?你一点也不愿意与他人一起分享,叫别人怎么相信你找到宝藏之后,会言出必行,将财宝悉数上缴?”

  叶修道:“至今没有一个人跟我说想看一眼画卷。”

  丐帮帮主道:“你撒谎!”

  叶修道:“倒是有人提着兵器上来就是一顿不留情面的杀招,有时候有人会先喊一声‘把画卷交出来’,我仇家多,这么气势汹汹,肯定都是来寻仇的,不是来找我分享的。”

  丐帮帮主道:“你……”

  这叶修,油盐不进,十分的不识好歹,难道他以为自己上了五莲台,还有侥幸的希望?现在这厮油嘴滑舌,软的不吃,待会可就得吃吃硬的了!到时候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韩文清道:“谁陷害你?”

  叶修道:“四海会会首。”

  韩文清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好像看出了什么端倪,目光在叶修身上扫了一圈,脸色沉了下去。叶修看着他,不是很明白自己哪里出了问题,转转眼睛看向喻文州,发现喻文州正跟韩文清挤眉弄眼。接着,韩文清的表情恢复冷淡,却也不再说话了,还一副接下来都懒得说话的样子。

  丐帮帮主道:“叶修,我奉劝你一句……”

  他的话没有说完,异变陡生。

  一个轿子。

  轿子很大,装饰了轻纱与流苏,非常大,大得必须用八个人抬着。

  这八个人,都不是普通人,因为他们抬着一个沉重的轿子,还能健步如飞,脚不沾地。

  轻纱舞动,轿子仿佛是飞过来的。

  除了这八个人,轿子两旁还各有一个垂髫小童。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发着小孩子特有的清脆的笑声,奇怪的是,这两个小孩皮肤是诡异的青色。

  “黄泉童子!”

  有人惊恐地大叫。

  八人大轿在五莲台中央停下,轿子里的人声音带着温柔的感情。

  “叶修,我来助你。”

  一双手轻轻拨开帷幔。

  

  红叶园。

  红枫终于回到了这里,在这个秘密的地方暂时休息。最近的事情太多,死了一个香主,还有一个香主暴露了异心,他这个本只要发号施令就好的会首,忽然变得忙碌起来,有些事,他不得不出面。

  他不喜欢这样的日子。

  聋哑仆人端来了水,红枫拧干布,慢慢地擦脸。即便是在做这种事的时候,他的面具也没有脱下来。

  即使睡觉,也不会脱下来。

  只有绝对的谨慎,才会有绝对的安全。

  事实证明,这是对的。

  对这个藏了很多贵重物品的地方,他自然很认真,一点点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再说,那两位不速之客的伪装,讲真不怎么样,其中一个特别不认真,在主人发现后,还没停手,把一包东西塞进了衣兜里。

  他道:“你偷我的茶。”

  叶修道:“错了,这不是偷。”

  红枫道:“这还不是偷?”

  叶修咧嘴笑道:“是抢。”

  红枫在房间里,叶修在屋外的院子里,相互之间隔着敞开的窗户。红枫看到乌黑的却邪在那人手上,散发森森冷意。

  另一个方向,周泽楷推开门,剑已出鞘。

  红枫冷静地道:“你居然能找到这里。”

  叶修道:“你藏得很巧妙,但一个总是戴面具的恶人,注定要被一个举世无双的好人打败。”

  红枫狠狠沉默了下,过了会才道:“你以为你打得过我?”

  叶修道:“你以为我打不过你?”

  红枫道:“我很欣赏你,叶修,你若放下画卷,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叶修笑了笑,走进屋。

  红叶园中最高的建筑无论看上多少眼,都会情不自禁感慨主人真有钱,但那里其实不是主人的住处。红枫住的地方,在那片正在展露生机的枫树背后,一个在红叶园中不算起眼、但放到外面绝对惹人注目的房子。

  红枫坐在一张小桌前,与床隔着一张屏风。这个房间很大,墙角有一张书案,书案上的笔墨纸砚散乱,上次使用过后一直无人整理。墙壁挂了两幅画,都是写意山水图,一幅画笔锋如剑,另一副画笔锋如水。不看别的东西,光是这两幅前朝大师的遗迹,价值已经惊人。

  这红叶园中的家具、摆设,或许不那么显眼,或许不那么一眼就让人感到华美,但它们真正的价值,都绝对不俗。不识货的人来到红叶园,会惊叹主人真是个有钱,识货的人来到这里,会觉得主人富裕得可怕。

  叶修就觉得红枫富裕得惊人,拥有落花宫全部财宝的他,非常有以财养财的头脑,养整个四海会那么多人,建造如此豪宅,没有半分拮据。

  红枫今天一身黑色的衣裳,面具是叶修上次见到过的那个,一个笑眯眯的戏剧脸谱。

  红枫道:“到我的地盘找我的麻烦,叶修,你的自信心太膨胀了。”

  叶修笑而不语。

  出招!

  上一回他与红枫交手,红枫使用的是红曲的独门武功,身手极其灵活,腰肢扭得比女人还柔软,兵器是锋利的指套。这一次,红枫换了一种武功,竟是使出了史空空的“摧心三绝手”。

  摧心三绝手这门武功,即是一套拳法,也是一套掌法。拳与掌可以随心变换,用拳时,刚强勇猛,气可崩山,换成掌,路子瞬间彻底改变,不再刚猛,而是诡谲多变。

  红枫果然把所有红鹤劫掠来的武功秘籍都练了。

  叶修吃惊地发现,红枫的摧心三绝手不单单只是练会,完全是练到了精通的地步。他曾与史空空的儿子交手过,红枫的手法较之要纯熟得多,恐怕史空空施展这一套武学,熟练程度也不过如此。

  周泽楷每天都没有落下修炼,天赋甚高的他,每隔几天,就得刮目相看。如今的小公子,已经不是初下山的小公子,阿娇偷袭的那一刻若是换成现在的周泽楷,她绝对不会得手,因为小公子的经验也已经是往日不能比。

  周泽楷的剑,更快,更致命。

  红枫发现自己斗不过这二人的联手,他们打得理所当然,浑然没考虑既然作为正派人士,二对一这种事是否会不妥。红枫只好放出了信号。

  叶修看到了,但没有来得及阻拦。

  两个人影箭一般奔来,是那两个聋哑仆人。

  偌大一个红叶园,红枫怎么可能真的让两个单纯的聋哑仆人看守。聋哑仆人的武功,绝对不比他差多少。红枫嘶哑地大笑,已经看到了叶修和周泽楷凄惨的下场。

  叶修也大笑。

  巧得很,他也看到了红枫凄惨的下场。

  红枫才刚觉得不对,人已经被聋哑仆人击飞,狠狠地撞倒了屏风,撞到墙上,然后落地,吐了一口血。 

  来的两个聋哑仆人,其实是换上了聋哑仆人打扮的江波涛和吴启。

  红枫的大势已去。

  他要败了吗?

  红枫想站起来,但结果只是又吐了一口血,这一掌毫不留情。

  叶修跨过屏风,精美的水纹屏风经受一撞,竟然完好无损,果然是个好东西。叶修走到红枫面前,蹲下,轻轻地揭开笑脸面具。

  这一刻他想了很久,想红枫到底是谁,面具下是张怎样的脸,但当终于看到红枫的脸,他狠狠地怔了一下。其他人也是大吃一惊。

  吴启惊疑不定道:“居然是你?”

  江波涛眼神闪烁,思维急转,下一刻脱口道:“不,不是。”

  叶修冷道:“你不是红枫。”

  难怪红枫能把摧心三绝手使得那么炉火纯青,因为面具下的人,就是史空空。

  终于揭开面具,看到的竟是替身。

  红枫在哪?

  史空空道:“我不知道。”

  叶修道:“史前辈,三绝手的武功秘籍虽然丢了,但史家将这门武功传承得很好,史公子人中龙凤,你又何必做到这个地步?”

  史空空凄凉一笑,道:“只是为了武功秘籍,我当然不用做到这个地步。”

  叶修道:“红枫还对你做了什么?”

  史空空道:“相思痛,我儿子中了相思痛,他本可以成为一代英豪,可相思痛害苦了他,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受苦,我只能听从红枫的吩咐。”

  叶修道:“相思痛是阿娇的独门毒药,和红枫有什么关系?”

  史空空道:“阿娇是红枫的侍姬,她死了,但红枫还有相思痛的解药。”




评论(20)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