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31

  当大夫的人,只要有心经营,人脉可以非常广。喻文州从不认为自己是大夫,偶尔出手全凭兴趣,即使这样也认识了不少人。不少奇特的人。

  这个西风,很有意思。

  喻文州的人脉中,有知道西风这个人的,但并不能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个人道,西风极其神秘,武功非常高,超出顶尖的水准,来历不明,藏匿的技巧非常高明,能做到凭空出现,凭空消失。

  西风毫无收获,四海会会首的消息却抓到了一点。

  叶修还在王阳城。

  这是个繁华的地方,但叶修一开始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地方会很关键。

  巨量的财物,放哪里都太过显眼,最好的方法就是给这些财物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王阳城的富人,多的是,甚至还有一个人富得常人难以想象,据说他已富可敌国。

  东路商会前会长,一个孤独的富商。去年年中开始,这位富商嫌钱太多,辞去了会长之位。富商的年纪不算大,四十出头,祖上的福荫加上自己的本事,成就了王阳城仅次于帝王行宫的一座宏伟建筑。

  红叶园。

  园中最高的建筑屋顶。在这里能看清园中所有的一切。

  叶修严肃地思考。

  黄少天道:“还没有找到密室?再仔细找找,这里一定有密室!”

  找到红叶园最大的功臣黄少天道:“这里绝对就是红枫藏身的地方,我确认过了,这个红叶园的后墙有一个矮门,从那里出去,绕过一片林子,就是宫府,聪明人如我第一时间就已经闻到了猫腻。”

  喻文州看着园里清一色的枫树,可以想象到了秋季,满园火红色的枫树是多么绚烂。喻文州从未接触红枫,已经感受到那人的气焰嚣张。

  周泽楷道:“冷清。”

  三天了,在这偌大的红叶园,只有两个太守规矩的聋哑仆人。

  金银财宝堆砌的华美中,没有享受的人。

  

  江波涛得知文左一事,立即从别处赶了过来。

  叶修惊讶道:“他竟早已投身四海会,成了仇人的棋子。”

  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

  难道红枫的武功太高,凭他一人之力,无法撼动仇人分毫?那个曾经听到落花宫和红这个姓都要狂躁的人,真的能够忍气吞声,成为仇人的走狗?

  可是有别的原因?

  江波涛道:“红枫不止会一种武功,我怀疑红鹤当年抢夺的武功秘籍,红枫都练了。”

  他原本也和叶修一样,不明白是什么驱动文左做这样的事,经过谨慎地思考,终于想明白。文家的武功连秘籍都没有留下,人们都以为已经失传,会不会可能其实没有?会不会在被毁之前,秘籍内容已被抄录下来,或者红枫早已学成?

  若是红枫会使“画扇”,文左的屈服就很有理由了。重新将家传武功延续下去的机会,若是不抓住,那是大逆不道。

  叶修发怔。

  周泽楷道:“叶修?”

  叶修道:“要坏事了。”

  周泽楷:“?”

  叶修道:“要赶快找到文左。”

  江波涛道:“我来办。”

  

  多日里来,江波涛费尽心思,为的就是文左。

  李望与史空空在四海会中的位置,不如文左接近核心,江波涛相信自己能够让文左透露他所知道的红枫的秘密。文左背负着仇恨成为仇人的走狗,扯仇人后腿这种事,他肯定会很乐意做。

  江波涛很快就找到了文左。

  在王阳城外的一座山上,在一个破庙里。山上有一条羊肠小道,曲曲折折穿过破庙门前,在终点,有文左辛辛苦苦重新建立起的文府。

  荒废的破庙里,文左的胸口有一个狰狞的伤口。

  是被矛尖穿刺导致的伤口。

  文左的直刀已断。

  僵硬的尸体手中,紧紧抓着一把铁骨扇。

  江波涛忽然意识到,叶修的“要坏事了”,与他得知文左屈身四海会的吃惊其实没多大关系。

  

  惊心动魄的一道霹雳,打进江湖的风雨之中。

  文左死了。

  文左,文家最后的遗孤,天资过人,从小刻苦练功。报仇二字,没有人比他更有理由。

  文左被人杀害,杀人凶器显而易见。

  文左被杀害的前一天,要求叶修将画卷交给自己。众目睽睽之下,叶修答应得非常利落,让人吃惊的利落。

  文家灭了。

  从此江湖,再无文家人,再无文家铁骨扇。

  叶修,你做了什么?

  

  一天之内,叶修接连收到三封加急信件。

  江湖正道盟已启动!

  江湖正道令已发出!

  江湖正道盟插手文左被害事件!

  刚才又收到了第四封来自正道盟的信,还算客气的言语之间,强势的态度表达得淋漓尽致,如果叶修不按照规矩自行上五莲台,下次来的就不是信,而是五大门派的高手了。

  当武林出现大危害,五大门派就会联合起来组建正道盟,联手处理这个危害。有时候这个危害是个人,有时候是个势力,比如当年的落花宫,有时候是一件太过恶劣、影响深远的事。

  叶修情不自禁为自己鼓掌,他的待遇快要跟上当年的红鹤了。

  他随手扔掉信,踱着步,慢悠悠。

  他沉浸在淡淡的伤感中。

  文左的性格太过沉闷,有时候又很偏激,所以很难有朋友,总是独来独往。叶修和他算是不打不相识。文左死了,所有人都为他义愤填膺,所有人都激动地要为他伸张正义,吵得像一锅沸腾的水。而作为一个知道真相的朋友,叶修希望死去的灵魂安息,望文左下辈子和家人团聚,幸福快乐,无忧无虑。

  伤感过后,还有忧愁。

  有些朋友如苏沐橙,温柔可人,有些朋友如喻文州,奸诈狡猾,却坚实可靠,叶修不需要向他们解释什么。他需要向同门的兄弟们解释,听起来有点搞笑,曾经并肩战斗过的人,他的副手,他的左右臂,他却需要考虑如何解释和安抚。

  人心要变,是拦不住的。

  叶修遇到了周泽楷。

  小公子站在一株玉兰树下,白玉兰花已盛开,小公子一身白衣,长发披散,与花树之景几乎融合为一体。叶修忽然很想伸出手去,抓住一缕周泽楷的发梢,闻一闻是不是也有一股沁人的香味。

  叶修向周泽楷走去。

  周泽楷转身,手里拿着一张信纸。作为这段时间一直在叶修身边的人,他自然也收到了正道盟的传信。

  叶修还没有开口,已经看到周泽楷脸上的“无须担心”。

  周泽楷道:“轮回……”

  叶修知道他要说什么,摇摇头,打断道:“没事,我有应对计划。”

  周泽楷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周泽楷不知道他此时的表情就像丈夫看向他遭遇了挫折的妻子,叶修吃惊地看到他眼中无条件的维护,毫无防备地被藏得不够深的情感狠狠触动了一下。

  叶修忽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他还能清晰地记起对方的嘴唇那柔软的触感,好像那件事昨天才发生。

  为什么他要想起这件事?


评论(13)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