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30

  叶修道:“我研究过画卷,只是一副普通的画,没有机关,若是这幅画真有秘密,只能从内容上下手,可我一直没能解出画中内涵。”

  周泽楷拿出画卷,在桌上摊开。

  在之前,周泽楷对同行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完全无所谓,但现在他不太高兴,不怎么想跟别人分享叶修的时间。放下画卷,他便站到一旁,静静地看着那二人。

  文左看着画上两行字,困惑道:“这是什么字?”

  叶修道:“小阎王英俊倜傥,我好喜欢。”

  文左:“……”

  叶修道:“确实是这样,我已经简化了,详细版的说出来会让你恶寒的。”

  文左满头雾水。

  于是叶修向他解释,听完后,文左目瞪口呆,好一会都没想起来把嘴巴合上。

  文左终于找回被震飞的神智,艰难地组织语言:“真是……幸苦你们了。”

  叶修道:“太辛苦了,搞完这些事,我得好好休息休息。”

  文左道:“你真的……就这样让我加入?”

  叶修转头看向周泽楷:“小周?”

  周泽楷道:“无所谓。”

  叶修回头,也无所谓地耸肩。

  事情没有朝文左料想中的情况发展,不过,以叶修的为人,这样的状况他不应该意外。文左不禁羡慕叶修的豁达,如果……唉。

  机关大师肖时钦亲自验证,这画,就是普通的一副画而已。两行字是情书,跟画没有关联,撇开不看,这画中假设真有玄机,反正叶修是懒得看,打算用别的方法敲出真相。

  别的方法,就是四海会会首。

  叶修十分大度,将四海会很有可能是落花宫余孽的猜测告诉了文左。

  叶修道:“你不激动吗?”

  文左忽然冒出了一层冷汗,惊觉自己的反应对于背负血海深仇的人来说太平淡。

  “我……”他干涩地道,“我,早就知道了。”

  叶修吃惊道:“想不到你消息比我灵通,这下确定四海会回首真的是落花宫余孽,姓红名枫……我认为他是红曲的孩儿。”

  文左道:“我也这么认为。”

  叶修道:“交换一下情报?”

  叶修的要求很合情合理,他们又不是对对方全无了解,他们知道相互是什么人,合作是个好的解决方法,并且叶修已经坦荡地将己方的信息全盘说了出来。文左知道就算自己不交换信息,叶修也不会说什么,但他一开始就做好和叶修一言不合起争执的打算,结果叶修不但很友好,还什么都告诉他了,令他很痛苦。

  为什么要对他如此毫无防备。

  文左考虑了有一会,才道:“和你差不多。”

  叶修稍稍有点失望,得不到额外的信息,有点遗憾。他们坐下来,讨论对付红枫的方法。红枫很神秘,至今无人知道他的相貌,无人听过他真正的声音,但作为一个人,他总得有地方睡觉和吃喝拉撒,除非所有行动至始至终都远离人世的眼睛,否则总会留下蛛丝马迹。

  文左告诉叶修,自己一直以来都是独来独往,曾经试过混入四海会内部,但是并没有成功。他从没有放弃追查红曲的下落,但红曲躲得实在太好。

  没呆多久,文左匆匆走了。

  看着那人的背影消失,叶修把门关上。转身,对上周泽楷的目光。

  周泽楷道:“他很奇怪。”

  叶修沉默了片刻,道:“可能以后不能做朋友了。”

  周泽楷道:“四海会?”

  叶修道:“他与落花宫有不共戴天之仇,不可能委身四海会。”

  周泽楷道:“我不喜欢他。”

  他总觉得这个文左心怀不轨,无法放下对这个人的怀疑与提防。

  叶修道:“他变了。”

  这不难看出来,从前的文左阴沉苦闷,如今的文左很矛盾,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情绪,显得他好像在做自己很不愿意的事。叶修接着道:“他不适合做这种事。”

  不适合戴上伪装面具,在别人面前装模作样。他不过稍加试探,文左就已破绽百出。

  文左有可能已经被西风招揽了吗?

  

  酒香客栈对面,是一家茶楼。客栈与茶楼之间,没有任何东西阻挡,在茶楼第二层,能看到客栈的第二层。

  西风就在茶楼的二楼。

  叶修的房间关着窗户,他看不到叶修在房间里的动向,但他能看到客栈门口以及大堂的一部分。文左进去了,过了有一会才出来,脸上是痛苦的表情。西风要了一盘花生米,没什么心思吃,拿筷子拨来弄去,心里头在思考。尽管看不见,但他差不多能猜出文左在房间里遭遇了什么。

  叶修这个人啊,不好骗。

  西风正要离开,忽然看到有个人进了酒香客栈。

  嘉世门的副门主。

  他记得这个人。

  

  还是那个喧嚣的大堂上方。

  隔着屏风,文左躬着身。

  他没有完成任务,叶修警觉了。他的目的是在客栈和叶修打一架,人们会站在他这边,叶修会成为众矢之的,风言风语会更加疯狂。他失败了,叶修一开口释出的就是友好而不是拒绝,他完全没有出刀的机会,而后在房间里就像他们还是朋友一样,他至始至终没有办法撕破脸皮。

  红枫道:“没关系。”

  文左死死盯着地面。

  红枫道:“你过来。”

  文左猛地抬头,绕过屏风,走到红枫面前,激动,迫不及待。红枫红衣长袍,戴面具,看不出表情,猜不透心情。

  红枫面前,有一个精致的盒子。看大小,应该放不了什么东西,最多只能装一支笔……或者一把扇子。

  在红枫示意下,文左拿起盒子,仿佛捧着传国玉玺那般,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没拿稳摔了,东西坏了。

  红枫嘶哑的声音道:“拿去吧,这是你文家的,‘画扇’这门武学,你也已经都学全了,你再不需要觉得自己有负先人。”

  文左看着他,眼睛发红。

  红枫忽然想起来,道:“啊,对了,我红家与你文家有灭门之仇,帐还没算清,不过你现在不适合决斗。”

  文左道:“我还会来找你。”

  红枫道:“来就是了。”

  文左道:“你要小心西风。”

  红枫道:“什么?”

  文左道:“他有异心。”

  听了文左的话,红枫沉默了片刻,道:“我希望你能再压一下仇恨,帮我做最后一件事。”

  文左轻抚小盒子,点了点头。

  红枫道:“去向西风要一个回答,他到底要做什么,和气点,他毕竟为我做了很多事,对你也不错。”

  文左道:“好。”

  文左离开了。

  即便是没人的时候,红枫也没有考虑把面具取下来。文左走后,四海会就只剩下三个香主,西风有异心,李望和史空空两个老鬼也不真的忠心,他的状况似乎忽然变得危险起来。

  小盒子下面,有一个更大更长的盒子,文左全部心思都在小盒子,没有注意到下面的盒子。他走后,过了片刻,红枫的手轻轻把盒盖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一把剑。

  一把已经断成数节的剑。

  就是它,杀害了母亲的挚爱,摧毁了父亲的伟业。

  剑身上有湛蓝的纹理,尽管已经断裂,沉睡在盒中十数年,每每看到它,红枫依然能感觉到剑身上的压迫,好像剑还在主人手中,劈金裂石,所向披靡。

  碎霜。

  它的主人一定很想念它。


评论(13)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