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29

  还是王阳城。

  还是酒香客栈。

  周泽楷要了一坛酒,揭开封泥,闻闻浓郁的酒香,还没开始喝,已经有点微醺。

  叶修坐在他旁边。

  十恶不赦的小阎王正对一个活在流言蜚语中的迷途之人不厌其烦地进行思想教育。

  “恶贯满盈,丧尽天良,卑鄙无耻,奸淫掳掠,哇靠,我这么罪恶滔天,居然还能逍遥法外,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叶修的情绪很激动,“獐头鼠目,歪瓜裂枣,奇丑无比这些是怎么回事,看着我的脸,哥们,看着我,直视我,对着这样一张脸,你扪心自问,你真的能开口说出和英俊无关甚至相反的语言吗?”

  迷途人:“……”

  叶修手里拿着一张镇宅符,据说符上画的是小阎王,不是阴间的那个,是人间的这个。这太胡搞了,他的两排牙齿洁白整齐,符上青面獠牙的,跟本人一点也不符合好不好,谁画给他站出来!

  叶修的手不停地点镇宅符,严厉地道:“你再看看这玩意,这眼歪嘴斜的,就算是真的阴间阎王也要跑上来跟画符人算账的好不好,何况是我?这符上写的什么?‘叶修在此,猛鬼退散’?这么骗人就太不应该了。”

  迷途人想插嘴,无奈对方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叶修接着道:“帅是镇不了阴邪之物的,像我这么帅的人,猛鬼不扎堆来吸我的精气都不错了,还猛鬼退散,真是异想天开,画符人难道没听过红颜薄命的故事吗?”

  迷途人十分艰难才找到能说话的空隙,虚弱无力地道:“你要干什么……”

  叶修道:“我在跟你讲道理。”

  迷途人道:“这又不是我画的……”

  叶修道:“我分明看到你在街上分发这些东西。”

  迷途人道:“呃,最近城里发生了几起邪祟害人事件……”

  叶修掰着手指头细数四海会不遗余力给自己安的外号,邪恶的有无数个,丑的也有无数个,他道:“至少有一件错事你们避免了,就是没有说我愚蠢。”

  迷途人汗如雨下,转头看向周泽楷,道:“周少侠,你……你管管。”

  周泽楷一直在喝酒,那一小坛酒还没有喝完。他一小口一小口,安静地品尝,手里也捏着一张叶修镇宅符,有时候不小心,会发出“吃吃”的笑声。迷途人的求助,他自然是听到了,但他没有反应,视线依旧盯着镇宅符,好心情让眼睛弯成了两轮月牙。

  迷途人分明看到周少侠写在脸上的“我这么帅,你不要跟我说话”。

  迷途人只好跟叶修讲道理:“叶修你身为一门之主,就算别人有对你不敬的地方,你也不应该这么做,显得很没有肚量,有什么事是不能好好说的吗?”

  叶修看着他。

  迷途人道:“可能我对你的想法确实错了,但我又不认识你,有哪里不对你说清楚就是了。”

  叶修看着他。

  迷途人道:“再说我也没做什么,你犯不着这样,一个声名显赫的门主,若是因为说错了话杀人,说出去会让别人耻笑……”

  迷途人忽然打了个冷战,对面的小阎王好像忽然变成了真正的阎王,阴森森的目光极其冰冷。他忽然感到后悔,这才猛然惊觉对方可是武功极高的小阎王,抬抬手指,就能让自己嗝屁。怎么之前就能满嘴胡言,说得那么畅快,好像在口舌间肆意咀嚼的那个人绝对不会出现在他面前,绝对不会找他的麻烦,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

  不应该多嘴的,他凭什么认为一个人不应该为自己被玷污的名声愤怒。可他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小老百姓,别人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就这样而已,大家都嘴巴闲不住,只是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叶修道:“我知道你是四海会的人。”

  迷途人的冷汗流了下来。

  叶修道:“回家吧。”

  迷途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叶修重复道:“回家吧。”

  迷途人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说什么反话。

  叶修道:“在家里多好,有柔软的床,有热乎乎的饭菜,还有贴心的家人,这些难道不比被流言搞得自己满脑子乌烟瘴气好,你说是不是?”

  迷途人连忙道:“是,是。”

  他转身,逃过一劫的感觉才刚降临,忽然听到身后人道:“去吧,不要回头。”声音平和,却简直跟猛鬼的咆哮没有两样。迷途人双腿发抖,差点就瘫软下去。

  接着,他听到锋利之物出鞘的声音,顿时天旋地转。

  叶修道:“尿了。”

  周泽楷皱眉,正要把剑插回去,忽然客栈中进来一个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人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注意,他将兵器拿在手中,是一把直刀。刀刃泛红光,不知这是刀本身的颜色,还是这刀刚刚见了血。他直直看着叶修,往叶修走去。客栈内忽然变得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注视着那人。

  这个人和叶修差不多,年龄相仿,同辈中鲜有敌手。

  叶修惊讶道:“文左。”

  “无回刀”文左。

  文左道:“叶修。”

  叶修道:“居然会碰到你,坐。”

  文左没有坐,视线没有移动。他很俊俏,但跟叶修和周泽楷不同,他属于那种容易惹人怜爱的俊,像个粉嫩的小生,而且个子也不高,稍稍打扮就能混进女人堆,绝对叫人看不出差别。文左若是换个性别,一定是那种最需要男人呵护的小姑娘,拥有纤长的睫毛,水汪汪的眼睛,不需要装模作样,只要眨眨眼睛,就能点燃别人的兽欲。

  可惜文左是个男人,还是个一流高手。他的那把刀,取人性命,只需一瞬。

  客栈中,只闻叶修之名没见过其人的,现在恍然大悟。哦,原来叶修就在这里,啊,叶修这是又干了什么坏事,有人寻仇而来了。

  叶修见他有些奇怪,便问:“有什么事吗?”

  文左看着他道:“我需要画卷。”

  画卷,自然就是那张画卷。

  叶修惊讶。

  文左,文家后人。

  二十多年前,文家在江湖的声誉,几乎能和武当峨眉并列。而今日的文家,只有文左。

  文家人都能文会武,兵器是一把铁骨折扇,文家的功夫,名为“画扇”,因为他们每个人的扇子,扇面都由自己执笔。每把扇子都不同,每把扇子都代表主人的性格。才二十年,很多江湖人都还记得文家人的英姿,铁骨扇轻摇,温文尔雅,不像武者,更像书生。

  文左用的却是一把直刀。

  一把杀气腾腾的直刀,与文家一直以来的形象非常不搭配。

  可没有办法,文家的武功已经失传,文左有很多把扇子,可一把都不会用。每每提到文左,江湖人都是唏嘘。

  文左伸手。

  他要画卷,他比任何人都需要画卷。

  叶修点点头,道:“那一起?”

  文左愣了一愣。

  叶修道:“我们去别的地方详谈。”

  文左迟疑了一下,道:“好。”

  

  叶修以前和文左有过一段交情,两个人都不喝酒,是两个惺惺相惜的白开水拥戴者。文左很佩服叶修对各种武功的精通,对一门功夫的了解很粗浅或者半吊子水不可能找到破解之法,他觉得叶修的脑瓜子实在太聪明,叶修觉得他有很高的天赋,只是心有旁骛,身上总是背着沉重无形的枷锁。若非如此,在武学上,文左本可以更进一步。

  叶修很理解文左会来找自己要画卷,血海深仇,不能不报。

  房间内。

  周泽楷还抱着酒坛子,不过已经不喝了,盯着那突然出现的文左,觉得不喜欢这个人。

  叶修道:“很久没看到你了。”

  文左道:“我……在闭关。”

  叶修道:“打算找红曲报仇?”

  文左道:“为了‘画扇’。”

  在那些年落花宫为祸武林的时间里,文质彬彬的文家反而是反抗最激烈的,因此遭到了灭门,房屋被一把火焚烧殆尽。文左能活下来和轮回山庄很有关系,是周庄主将三岁的文左藏到了山上。

  画扇这一门武学,已经在那一把火中彻底失传了。

  所以叶修以为这句话的意思差不多相当于报仇,为了家族和家传武功,而不是别的。

评论(10)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