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27

  酒庄夫人道:“江湖漫天飞都是你们已经找到宝藏并独吞的传言,一片骂声。”

  酒庄夫人道:“有人刻意宣扬恶意中伤叶少侠的话,叶少侠如今已经是人人喊打,少主,你要好点。”

  吴启道:“没好到哪去,那些人像疯狗一样。”

  周泽楷道:“小江如何?”

  问的是人,也是人在做的事的进展。

  江波涛能言会语,精明谨慎,查探这种事,再适合不过。

  吴启道:“四海会会众满大街都是,但会首极其神秘,行事不留痕迹,通过会众完全打听不到会首的任何消息,实在小心得很。这两天他正在追踪四海会的一个香主,进展如何,尚不得知。”

  飞往轮回山庄的信鸽回来了。来得正是时候。

  酒庄夫人轻抚鸽子羽毛,取下信笺,交给少主。

  周泽楷接过后,靠到叶修旁边,与他一起观看。这举动,十分直接地表明叶修不需要避嫌。

  回信不长,直切要点。

  当日那神秘人的武功路数,与红曲是一模一样的。

  这个人,与红曲、与落花宫之间有什么关系?神秘人的脸和声音都藏得严实,看不到模样,从露出的手判断,年龄应该不超过三十,落花宫被摧毁的那年,还是个小孩。是落花宫捡了收在宫中的小孩……又或是红曲的孩儿?

  红曲有孩儿这事,没人听说过,周庄主也未说,想必也是不知道。

  叶修道:“你继续练你的绝招。”

  周泽楷点头。

  周泽楷现在要做的,是提高自己。叶修也是。他们现在就跟靶子差不多,走到哪都一堆人想打,干什么都一大堆阻力,寻思把喻文州拉进了队伍,得一大助力,叶修和周泽楷便在江湖走了一圈,吸引了一堆江湖人的仇恨,然后心安理住进了酒庄。明日或后日再出去游荡一番,维持群雄的激情。

  酒庄夫人因还有事,便退下了。午饭时,酒庄里的仆人在老榕树下架起一张小桌,摆上酒菜,还有三个酒壶。酒壶里装的,自然是桂枝酒庄最好的一种酒,这种酒每年出产的数量稀少,刚好周泽楷来得是时候,酒庄夫人命人送来三壶,送给少主,送给会品酒之人。

  今日天气又转冷,酒,已经温过。

  周泽楷拨开壶盖,芳醇酒香扑鼻,倒入杯中,入口绵甜。才第一口,就愉快地笑了起来。

  “你真喜欢喝酒。”叶修啃着鸡翅膀,嘀咕,“少喝点,别醉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

  吴启也倒了半杯,闻了闻,一口饮尽。

  叶修道:“你也会喝酒啊。”

  吴启不屑道:“男人怎么可以不会喝酒?”

  叶修看着他。

  吴启接着道:“只有喝不了酒的男人,我去睡一觉。”右手捏着鸡腿,左手抚着桌子,慢吞吞地走了。

  叶修:“……”

  品味不了酒的好的人,不是很能理解这种喝不了酒也非要喝的坚持。他转头看向周泽楷。也不是很能了解对酒如此的喜爱。

  一壶酒下肚,周泽楷面颊飘红,双目已显迷蒙。眼看第二壶已经去了一半,叶修道:“你醉了,酒庄夫人说这是烈酒,你喝得有点多了。”

  周泽楷又“嗯”了一声。

  忽然拎着酒壶一个翻身,半醉之人竟舞起剑来。

  清冷午后,榕树繁茂枝叶遮天,树下的景色有些昏沉。周泽楷在树下舞剑,不带半分杀气,没有剑意,没有招式路数,只有醉意。半醉之人的剑十分随意,毫无规矩,兴到浓处,甚至跟做法的道士跳大神有点异曲同工。

  不过留两撇小胡子的假道士耍剑叫跳大神,这么好看的人耍剑就不能叫跳大神了,而是天仙剑舞,美不胜收。

  叶修不禁拍打油手,鼓起掌来。

  周泽楷忽然抓住叶修的手腕,道:“去练剑!”

  叶修喝道:“等等!”

  周泽楷一顿。

  叶修道:“抓另一只手。”

  周泽楷于是抓住叶修的另一个手腕,叶修空出来的右手往桌上一扫,端着盘炖猪蹄,和醉酒的小公子上山。

  

  月上枝头。

  炖猪蹄已经吃完了,剩下的半壶酒喝光了。

  舞剑的人,已经不舞剑了。

  挥动的剑,气势凌厉,已然是极认真的修炼。

  叶修洗干净手,擦干净嘴,消化了满肚子美食,也加入了修炼。乌黑却邪在夜幕下犹如魅影,只有通过反射的寒光方能捕捉。练着练着,剑与矛撞到一起,发出激烈的声音,震得人精神一振,从沉醉清醒过来。

  周泽楷看到叶修脸上的笑。

  叶修道:“我来看看你练得如何!”

  周泽楷微微勾唇。

  周泽楷剑术的改变,肉眼就能看出,当切身去体会,更能感受到剑术改变的方向。

  依旧快。

  依旧快得难以捕捉不到身形。

  眼前仿佛织出了一片剑影,虚实难辨。

  实际上却是,所有都是实剑。看似虚实交杂,其实并没有虚招。若以为某一招只是虚晃,刺来的某一剑是虚幻的,那就完了。

  周泽楷很认真。

  叶修也很认真。

  剑矛来回,你来我往,一时都无法奈何对方。

  小公子自创之“杨柳青青”。

  在藏月湖旁,在青青杨柳树下所创之招。

  知秋十式之“朗朗秋月”。

  小阎王成名武功,不知师承何人。

  小公子自创之“杨花漫漫”。

  那一天,风吹不断,杨花漫天飞舞。他在其中,被包围了。

  知秋十式之“漠漠秋云”。

  即是过招,亦是领会对方招式的内涵。

  世人不明白一个人在一片空寂的湖边,如何能一待就是很多年。那该多么无聊,人生岂不是毫无乐趣?多少人抱怨尘世的喧嚣,更多人离不开尘世的喧嚣,不能理解与世隔绝的乐趣。人总是别人在一起,看到的总是别人的脸,想的都是自己或者别人,不能忍受只有一片湖水、几棵树做伴,这种太过安静的日子。

  江湖人眼中,小阎王总是那么潇洒恣意,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并且总能做到。身边总不缺朋友,日子过得很随心,过得很热闹。可一个人若要成功,一套武功若要大成,每天都过得热热闹闹哪是能行的。不经历孤苦,怎能练就一身炉火纯青的矛法,成为一个有本事心想事成的人。

  剑与矛,有时针锋相对,恨不得取对方性命。

  剑与矛,有时又如鱼和水,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喻文州要是在这里,肯定挥挥袖子,二话不说直接就走。

  忽然,叶修周围爆出一片剑光,并非强烈刺眼,而是月光照耀下,剑锋反射的冷光,仿佛千树万树,白色的梨花开放。每一朵花,都那么好看,一旦碰到人体,就会开出另一朵花——血花。红白两种花开在一起,想必是极其美丽的。

  叶修神色一凝,却邪扫出。

  知秋十式,第十式“一叶知秋”。

  沉稳的黑色矛头游动的方向仿佛一片叶子落下的轨迹。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见到如此游动的却邪,就知道你的生命,将到头了。

  两个人用的都是最强的招式,都是那么杀气腾腾,不惜伤害对方也要施出这一招的架势。可剑走矛游,谁都没有伤到谁,每一朵白花,都开在了锋利的矛尖,那一片知秋之落叶,飘到了地面,划出本能令一个人看到最终时日的痕迹。

  收招。

  叶修笑道:“你成功了。”

  周泽楷微笑。

  叶修换左手执矛,甩了甩酸痛的右手。方才挡住的每一剑都有不可小觑的力量,要不是却邪足够坚固,此刻他的兵器肯定已经断了。若有人认为周泽楷的剑只是快,可要吃大亏。


没检查!

打斗实在太难写啦呜呜,有不妥的地方、古句用得不合适等等,请小伙伴们用和蔼的语气踊跃提醒!

招式尽量写得和原著有关联,小周的剑招请脑补小周一脸冷酷地BIUBIUBIU制造枪林弹雨。小叶的就是尽量往帐号卡名字上靠。楚妹子的铃铛地图炮效果拔群!

评论(14)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