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25

  又过了些日子,周叶二人离开苏庄。

  张新杰在早几日已经离去,喻文州还留着,除了随手关照伤患的伤情,主要是等待烟雨仙子这几日就要送到的好酒。这日,苏沐橙交给准备动身的二人一人一个浓汤葫芦。天气正在转暖,天热起来,就做不了浓汤葫芦,奔波的人就只能吃不好吃的干粮了。

  西风又出现了,十分大胆,并不害怕小阎王和一剑封天的打击报复。叶修看到他脚下的叶纹玉履,立即对他的身份毫无怀疑。那日假装身中钉骨针,趴在地上看到的,岂不就是这样一双极精致的玉履。

  而西风的衣裳绣的也是繁复纤细的竹叶,叶修有一套绣竹叶的衣裳,雅致好看,有需要时穿出去撑场面的。联想到那张画卷、这些事,看到这鞋子这衣服,叶修立即不高兴起来。

  西风在二人面前缓缓坐下,眨了下眼睛,笑着道:“你说谎,根本没有什么半夜玩完毒,你骗得我好苦。”

  叶修道:“骗这种事,我比不过你。”

  西风惊喜:“我竟能让小阎王服输。”

  西风背后跟着两个人,步履无声,显是高手中的高手。叶修与周泽楷处于弱势。

  叶修看着他道:“听说你对我有意思?”

  他问得直白,不拐弯抹角拖泥带水。西风的脸忽然红了起来。

  “嗯~”西风道,“你很像我的父亲。”

  叶修满脸莫名其妙道:“你对待你父亲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啊。”

  西风笑道:“我这次来,是想澄清一件事,你们现在,对我肯定有很大的误会。”

  叶修道:“说。”

  西风道:“画卷是真的,确实指向落花宫藏宝,当然,也确实暗含了我对你的情意。”

  叶修冷淡地“哦”了一声。

  西风道:“相信我,很多事,我没有骗你,这二位是四海会的香主,而我也确确实实是四海会的香主,只不过你们现在知道了,这不是我的第一职业。”

  叶修道:“你堂堂一个楼主埋伏在四海会内部?”他看看西风身后二人,“四海会会首半点没觉察?”

  西风抿嘴笑:“你可认识这二人?”

  叶修道:“‘火流鞭’李望,‘摧心三绝手’史空空。”

  西风道:“都是曾受落花宫迫害的人。四海会会首以高强武功引诱他人,你可知他到底哪来的底气使用这么个法子?能做到香主之位,又岂会是愚笨之人,看不出鱼钩上的饵到底是不是真的?”

  叶修道:“你的暗示很有意思。”

  西风道:“因为现实就是这么有意思,四海会会首确实拥有很多武功秘籍,才会这么有底气,得知你拥有画卷,最穷追不舍的便是他,费尽心思搅乱你的计划,让因贪婪而结成群的人成不了气候,对于这章画卷本身,他虽然看重,却并不想得到,只想毁去。”

  叶修道:“你对我真是一片坦诚,令我感动,不如再告诉我,你的大业是什么。”

  西风道:“就是你啊。”

  叶修道:“没别的?”

  西风道:“我已情根深种,眼里只有你。”

  叶修露出被九天玄雷劈中天灵盖的表情,久久不能回神。

  西风道:“四海会会首从来不露真面目,连声音都是伪装出来的,不过我知道他姓红,名叫红枫,他的武功,都是他的母亲教给他的。”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若是砸进江湖,绝对能砸出滔天巨浪。叶修瞬间双目清明,道:“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西风道:“因为我已……”

  “行了不要说了。”叶修真怕再遭一次天劫。

  西风笑道:“我想告诉你的,就是这些,为了证明我对你是真的很认真……”

  叶修道:“很认真地在害我。”

  西风笑得更欢了:“什么事都难不倒你,无论什么危险,你都能逢凶化吉,你的仇人很多,总有人想害你,朋友也多,总有人愿意帮助你,这个波谲云诡的江湖,你活得恣意潇洒,若是个大恶人,就跟我父亲一模一样了。”

  叶修道:“你的父亲是谁?”

  西风道:“一个坏人。”他站起来,最后道:“我不能再说了,否则就没意思了。”

  周泽楷也站了起来,抽剑。

  ‘火流鞭’李望、‘摧心三绝手’史空空都是成名已数十年的前辈,加上西风,他们打不过,会败得很狼狈。西风此行,目的不在伤害他们,所以大可以不必动手,待日后积累实力,再来挽回面子。

  开什么玩笑!这是有脾气的人能干的事吗!

  眼前这人看着真是欠揍,不打心里不痛快!现在就要打,马上就要打!

  叶修握着却邪,道:“你一个干坏事的这么嚣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西风叹道:“我哪是嚣张,而是不愿你走弯路,平白浪费了自己的时间,看在我告诉你这么多事情、如此诚恳的份上,叶修,可否这一次让我离开?将来,我们会有好好打一场的机会。”

  “你在玩一个危险的游戏。”叶修道,“到如今,你还想我接着陪你玩下去,你以为事情可以这么称心如意,我不这么认为。”

  西风微微一笑,对身旁二人道:“他身上有伤,你们不许碰到他。”看向周泽楷,微微的笑掺进了危险,就像属于自己的宝贝被别人觊觎那般厌斥,要给不识相的人一些教训。

  周泽楷面上古井无波,毫不在意西风的不悦。他对叶修有别样的感情,对方也是,但情敌这二字,他不屑于放到对方身上。

  周泽楷扔下两锭银元宝,道了一声:“见谅,出去。”

  酒楼掌柜抱着银元宝,和一干客人二话不说,窜了出去。

  西风惯用什么兵器,周泽楷之前一直看不出来,有时候他拿着一把扇子退敌,有时候空手,别的兵器也能使用,仿佛没有自己的套路。而今天,西风带着一把剑,出鞘时的震颤犹如龙鸣,显是把好剑。

  一招“春风剪”,小公子的剑游出。

  西风道:“你有惊人的天赋,和叶修是一类人,但我不喜欢你。”

  这个人太好看了,这样的角色总是很容易夭折,逃不脱红颜薄命的下场,他欣赏的人不能跌倒在半路,不能被挫折绊倒。看来看去,还是小阎王最讨人喜欢,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周泽楷也不喜欢西风,面对讨厌的人,寡言的他更没话说,释出的只有剑尖,和自己的杀意。

  西风笑着接下周泽楷这一招。

  周泽楷变换身形,使出又一招。

  西风接招不算多轻松,他惊讶地发现周泽楷与去年已不一样,那些在苏庄的时日,除了养伤,竟也丝毫未落下武功的修炼。能让他无法奈何的,至今只有叶修一人,但若是放任下去,往后恐怕就要再多一人了。

  但他不会任由这个人成长,叶修的身侧这个最好的位置,若是没有他,就不允许有别人。

  双剑相交,双目相对。

  周泽楷看到对方的眼睛里仿佛站着一个刽子手,阴沉的杀手散发逼人的气势。

  不过瞬间,已有数道铁器相争的声音,两把剑,你来我往,周泽楷虽不能奈何西风,以他的身手,西风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他。

  西风的剑,挥得犹如刽子手的斧子,无论从哪个方向扫来,都给人这是一把劈山裂地的巨斧的错觉,绝对不可以硬抗。而有时那把剑从刁钻的角度刺来,又好像是杀手的尖刺,阴狠诡谲,难以防范。有一回西风的剑从后腰刺来,周泽楷躲避已经来不及,只能反手以剑身抵挡,对手剑上的力量强悍,震得他虎口一麻。

  好诡异的剑,杀气好重的剑。

  西风微微一笑,已经对周泽楷的身法了然于胸,不出十招,他便要那张漂亮的脸,从此只剩下被人缅怀的资格。

  忽然,西风的身形顿住,猛地转身, 以十分保守的方式避过了周泽楷的一剑。在这一剑下他本可以反击,但若是反击,他的后颈就会被一把匕首割断。

  吴启一击没能得手,不再隐匿自身,与周泽楷夹攻西风。

  多一个吴启,西风并不惧怕,但他今日只是来送消息的,不太愿意这就开始打打杀杀,乱了节奏。他正要示意李望等人撤退,忽然意识到危险,精神瞬间紧绷,连忙匍匐在地,打了好几个滚。

  地面染上了血花。

  喻文州十分可惜,道:“够精明。”

  “楼主!”李望惊呼,与史空空欲前来协助,小阎王却赖皮鬼一样使劲拦在面前,还笑得欠揍:“哎呀,你们千万不要碰到我啊,我可是被你们老大惦记的人!”

  西风:“……”

  周泽楷:“……”

  西风闪躲喻文州的偷袭时,左手手臂被周泽楷的剑划伤,起身后抓住伤处,明白形势对自己不利,不多停留。李望与史空空一人一个方向撤退,轻功最好的周泽楷欲追出去,叶修喊了声,作罢了。

  叶修道:“凭我们四人,居然没能把他留住。”

  “是个精明人。”喻文州道,“武功路数很奇特。”

  失手的吴启默默地摸着匕首,周泽楷站在他旁边。叶修看了他一眼,惊讶道:“小周怎么了?怎么忽然不高兴。”

  周泽楷咳了声,道:“没有。”

  喻文州道:“我走了。”


评论(19)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