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24

  失去双臂的阿娇被江波涛和吴启二人带回苏庄,关在一个无人使用的空房间,喻文州用药吊着她的命,每天会有人看一眼,其他时候基本不管不顾。

  今天,恢复到已经可以处理事务的叶修和周泽楷来到阿娇面前。只见阿娇瘫软在墙角,浑身狼狈,再不复往日的美丽。喻文州嫌点穴和捆绑麻烦,直接散了她的功,无论曾经她多么危险,如今连木门木窗都奈何不了。她有几次试图自杀,但都被喻文州妙手回春,自杀不成,平添苦痛。

  看到进来的二人,阿娇毫无反应。

  叶修很和蔼,笑着问:“这么久了,还没有人来救你,你已经成了一枚被丢弃的棋子,真的不考虑临死之前发发善心,配合一下我吗?”

  还是没有反应。

  周泽楷拿出画卷,一抖,展开。阿娇看向别处。

  很有意思。

  叶修摸着下巴,道:“你不敢看画卷,为什么?有什么不得了的内容……不对,更像是有人命令你不可以看,这又是为什么?”

  周泽楷道:“她识字。”

  “对。”叶修道。这个反应,基本可以肯定阿娇认得画卷上的字。有人不允许阿娇知道那两行字的内容,为什么呢?谁能对阿娇下命令?四方楼之主?西风到底是什么身份?四方楼中人?什么地位?

  阿娇道:“要杀就杀。”

  叶修道:“我不会杀你,你是已死之人,不过你对喻文州还有点用。”

  交到喻文州手上,比死了还痛苦。阿娇的脸抽搐,但很快恢复平静。

  叶修不喜欢严刑,也不耐烦跟一个毫无反抗之心的人多嘴,拿过画卷,点了阿娇的穴道,把画卷递到她眼前,令她不得不直面画卷的内容。

  阿娇的身子猛烈一颤,眼睛里流露出强烈的哀痛。

  有人不希望阿娇看到画卷,因为阿娇会出现损害到他的反应。

  阿娇一脸的不敢置信,然后哭了,哭得很伤心,身子向前倾,若是双臂还在,她的双手已经狠狠抓住画卷,恨不得把它撕烂。画卷仿佛洪水猛兽,要把她和所有一切摧毁。

  叶修和周泽楷对视一眼。

  阿娇痛苦地道:“我不接受……我不接受……”

  叶修问:“画卷上写的什么?”

  阿娇道:“你。”

  叶修一愣。

  阿娇死死盯着画卷,满脸哀凄,不断悲鸣相同的话:“我不接受,楼主,不能这样……”

  叶修问:“不能怎样?”

  阿娇好像受到过大打击的人,变得十分脆弱,甚至有些痴呆。

  她可以为心爱之人做任何事,无论多么残忍,多么恶毒,都可以做。她可以接受关键时刻,为心爱之人牺牲,可以接受当自己毫无用处,被当成弃子抛弃,要完成伟大的事业,就必须铁石心肠。这世间就是这样,男人眼里只有事业,女人一生只为奉献,她最深爱的人明白她有多么义无反顾。

  她唯一不能接受,就是这一切都是玩笑。没有大业,没有雄心,所有一切只是为了另一个男人,她的付出毫无意义,甚至像一个笑话,甚至没有任何人当一回事。

  叶修莫名其妙地接受阿娇的瞪视,似乎画卷上的字和他有关,但他什么也没干啊?

  他再次问:“到底是什么?”

  剧烈的悲痛使阿娇的声音变得嘶哑:“是一个男人对你,扭曲至极、恶心至极的爱慕。”

  叶修大吃一惊:“那人是谁?”

  阿娇凄凉地笑道:“他想跟你交朋友,我以为只是蒙蔽,一切为了这张画卷,为了大业,哈哈哈,我看走了眼,多么可笑,他居然喜欢男人,他不是真正的男人。”

  叶修惊得不能再惊,感觉听到一个天方夜谭,每个字都那么天马行龙,让人无法相信。

  周泽楷沉声问:“他就是楼主?”

  阿娇“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喻文州匆匆赶到,看了一眼,立即摇头,道:“没救了。”

  叶修叫来仆人处理,三人到院子里,喻文州见这两人都郁郁寡欢的劲,好奇问:“没问出东西来?”

  叶修道:“问出了不少。”

  喻文州更好奇了:“怎么你们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叶修道:“因为我快要被吓死了。”

  喻文州道:“为何?”

  叶修道:“我被一个男人看上了。”

  喻文州陷入意味深长的沉默,视线转向周泽楷,目光同样意味深长。

  周泽楷:“……”

  叶修很没形象地趴在桌上,抱着脑袋,没有看到喻文州极有内容的反应,接着道:“那副画卷居然是一封情书。”

  喻文州真没料到情况是这样,也吓了一跳,道:“不是藏宝图?”

  叶修道:“是的。”

  喻文州思维转得飞快:“画卷的内容其实是一个男人喜欢你?”

  叶修沉重点头。

  喻文州道:“吃了这么多苦头,结果一切是空?”

  叶修道:“差不多。”

  喻文州道:“这么大的骗局,你居然深信不疑?最初你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叶修按了按太阳穴,道:“我会处理,幕后人安排得很缜密,连阿娇都深信这幅画卷藏的是一个很重要的秘密,关系到一个大事业。”

  他很多疑问没来得及出口,阿娇就心碎而亡了。

  喻文州连连摇头,道:“你这个跟头栽得太大。”

  别说自己白受这么多罪,往后麻烦可还不少。

  叶修道:“四方楼的楼主,他会付出代价。”

  他已经从震撼中恢复过来,平淡的表情之下,是强烈的怒意。周泽楷头一回看到叶修发怒,随和的人很少发脾气,一发就是惊人,坐在叶修对面,他瞬间感到一股寒意,差点抓住剑柄。

  令人不舒服的感觉一闪而逝,好像不曾出现。

  叶修对周泽楷满含歉意地道:“我对不起你,小周。”

  周泽楷看着他,道:“以后……对我好点。”

  叶修咧嘴笑了:“我对你还不够好啊?”

  周泽楷道:“再好点。”

  喻文州抬腿就走。

  

  一张画卷,掀起江湖巨浪,结果一切竟是一个恶劣的谎言。

  叶修召来嘉世门弟子,刘皓对画卷的真相极其震惊。江波涛和吴启已于昨日离开,周泽楷坐在房顶,看着天上的薄云,小口小口地喝酒。在这里他能听到屋内人们交谈的内容,他不应该这样做,但他想。他的脚步声控制在叶修听得到的范围,叶修没有任何要他离开的提示,仿佛并不介意他这么做。

  画卷是嘉世门弟子从正在争执的四方楼弟子和丐帮弟子手中夺来的,说是争执,其实两方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如今想想,很有可能那些丐帮弟子是被利用,或者干脆根本没有真正的丐帮弟子。

  刘皓大发脾气,苏沐橙沉默不语。至半夜,刘皓同其他嘉世门弟子离去,苏沐橙叫叶修早点休息,叶修轻声应是,等人都走了,走到门口,冲屋顶叫道:“你伤没好透,早点休息。”

  周泽楷看着天上月亮,喝了口酒。


回想以前的文,猛然意识到自己有这样一种爱好……(

喵,一不小心就荒废了几天><

评论(27)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