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23

日更还是太难了,后面还是2~3日一更吧


  又过了两天,叶修昏昏沉沉地睁开了一下眼睛。当时周泽楷就在旁边,盯着他,握着他的手,情绪非常激动。然而叶修没能看到周泽楷外放得不留余地的感情,可能甚至连人都没有看到,眼睛浑浑噩噩地睁了一下,就闭上了,重新昏睡过去。

  周泽楷对听不到的人说:“我能解毒了。”

  神医昨日刚赶到苏庄,这几日就能为他解除相思痛之毒,叶修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

  小阎王静静地闭着眼睛。

  拔除相思痛之毒花了三天三夜,费了神医和毒医好大一番功夫,周泽楷也被折腾得够呛,当听到“成功了”三个字,脚一软,差点站不稳。喻文州扶着他笑道:“恭喜。”

  周泽楷由衷地感激道:“谢谢!”

  为了这个结果,这三天他的内力和精力消耗很大,他应该赶紧去休息,但喜悦的情绪支撑着他,一路径直来到了叶修的房间。

  坐到叶修身旁,周泽楷虚弱地笑道:“我解毒了。”

  叶修竟仿佛清醒着般,抓紧了周泽楷的手。周泽楷愕然,接着大喜。

  叶修还是闭着眼睛,但面色相比之前有了红润,此刻他双目紧闭,眉头紧皱,无意识地哼哼道:“小周,快叫你爹不要追杀我。”

  周泽楷一顿,失笑。

  江波涛和吴启推门而入,看到在床前乐不可支的周泽楷,默默地转身出去并带上门。

  吴启道:“完了。”

  江波涛看了他一眼,沉重地点头。

  

  叶修醒了,这回是真的醒了,睁着迷茫的双眼,既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身在何处,过了好一会,忽然想这才真正清醒一样眨眨眼,意识到自己在哪,哼哼唧唧地爬下床。

  窗户关着,屋内不算幽暗,看来今天是个艳阳天,现在是阳光正好的午后。

  推开门,是叶修熟悉的院子。

  院子里的桌椅,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展颜一笑,笑得特别开心,好像心情特别好。

  屋外阳光灿烂,美人一笑,好看得不得了。叶修顿时头不昏了,身体不痛了,气也不虚了,天地间的空气一下子变得清新,草更绿了,花都开了,鸟都唱起了歌,池塘里他养的鱼也活泼地跳出水面,大唱“今天天气好晴朗”。

  周泽楷连忙走过来,搀着叶修,关心地道:“感觉还好吗?”

  “好多了。”叶修道,“你呢?”

  “我很好。”周泽楷笑道,“已经解毒了。”

  叶修吃惊:“一枚铜钱到手了?”

  周泽楷笑着点头,想把叶修搀扶进屋,叶修不想回床上,想晒晒太阳,周泽楷便小心翼翼扶着他到院子里坐下,从屋里拿来一件外衣给他披上,接着把自己的披风盖到叶修身上。

  叶修道:“这两位是?”

  吴启道:“吴启,影卫。”

  江波涛道:“你好,我叫江波涛。”

  周泽楷道:“都是朋友。”

  叶修点头,这两人和周泽楷一看就是朋友关系,哪有明目张胆说自己是影卫的影卫,估计是玩笑话。他道:“多谢二位救命之恩。”

  江波涛道:“不用,我们本应该来得更早的。”

  叶修道:“你们救了我,毋庸置疑,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四人交谈得十分愉快,叶修得知两人和周泽楷都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偶尔开口尊称一句“少主”,实际上相互之间并没有尊卑之分。影卫是吴启小时候夸下的海口。叶修注意到很多时候周泽楷什么也没有说,江波涛就自动自发地满足了他的所需——替他说出心里话之类的——好像不用说出来,就知道周泽楷心里在想什么。叶修觉得很有意思。

  叶修看着江波涛,目光十分深邃。

  江波涛:“……?”

  叶修挤挤眼。

  江波涛:“??”

  叶修咳嗽了声。

  江波涛:“???”

  周泽楷关切地问:“不舒服?”

  叶修道:“没,只是测试一下小江的心灵感应能力,对别人不是很灵敏嘛!”

  江波涛:“……”

  周泽楷不禁莞尔。

  江波涛道:“我们从小玩在一起。”这位叶门主真是活泼淘气。

  叶修点头:“嗯,千手佛真是轮回山庄扫地的?”

  周泽楷道:“是我师父。”

  教他轻功的师父。

  叶修感慨道:“你那次传信回家,应该写明自己的情况才对,我那回成功闯到你的住处,实在运气太好。”

  周泽楷笑了笑。

  他刚离开家门,有心闯出一番名堂,没有遇到事就跟家里求助的想法,也不知道千手佛就在轮回山庄,更是跟自己关系匪浅,不过现在都解决了,他不会再有毒发疼痛难忍的困扰,再不允许出现自己有心无力的时候。

  坐了会,叶修感到累了,便回房躺下了。没多久,喻文州和张新杰过来,看了看伤势,张新杰道:“处理得很好。”

  喻文州道:“你可得好好感谢我。”

  叶修心知自己这一身伤,多亏喻文州大过年的呆在苏庄好生照看,于是十分虔诚道:“欠你个大人情。”

  喻文州笑得抿嘴,这个春节忙得团团转,但收获不错。

  没在房里呆多久,喻文州等人离开了,周泽楷也走了出去,让出空间给叶修和苏沐橙。就他所知的叶修的朋友中,苏沐橙是最亲近的,大难一场,肯定有很多担忧的感情需要释放。

  屋外,天气晴好。

  人的心情也一样。

  等到苏沐橙从房里出来,姑娘看起来很开心,周泽楷微笑着进入房间。他知道叶修今天不应该再被打扰了,但想再看看他。

  果然,叶修闭着眼睛,看样子准备休息,他不应该进来的。周泽楷已经放缓了脚步,但还是被觉察到了,叶修眨眨眼,看向他,冲他露出一个柔软的笑。

  周泽楷:“累了吗?”

  叶修道:“还好。”

  周泽楷:“好好休息。”

  叶修道:“嗯!”

  短短这么几句,就没有了。

  叶修很快陷入沉睡,伤势太重,身体的自我修补,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

  

  叶修发现周泽楷和以前不太一样,这位优雅矜持的轮回小公子,好像热情了不少。叶修以为周泽楷把遇伏受伤的原因归咎于自己,想开玩笑式地开导几句,都因为身体不佳和对方扯开话题,几次没能进行下去,最后干脆不提了。

  叶修并不知道周泽楷对自己的感情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那副藏宝室中的画,无论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收藏,都好像一剂最有效的定心丸,彻底稳固了周泽楷原本犹豫不决的心。

  

  从第一次醒来,叶修的身体快速恢复,又过了十天,形势良好,精神也越来越佳,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不需要人搀扶了。他得意洋洋地吹嘘:“哥的身体是钢打的。”

  喻文州冷笑,在他背上一拍,把雄赳赳的伤患拍得惨叫,虚弱地滚回床上。

  这一日,周泽楷在院子里喝酒,并交代江波涛和吴启一些事情。不远处的一个房间,时而传来一两道不压抑的大声说话,周泽楷有时候会因此皱眉头。

  早上来了几个嘉世门的人,此刻正在屋子里和叶修交谈,刘皓的声音不应该这么大,对伤患太不友好。

  吴启道:“他们相处得不太好。”

  江波涛点点头。

  周泽楷没有说什么,他看得出来,但从来没有提过,他不是嘉世门的人,这不是他该插手的事。


评论(17)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