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20

  龙威身旁的高手忽然侧耳,凝神道:“有古怪。”

  龙威道:“怎么?”

  高手忽然喝道:“捂住耳朵!”

  铃声。是铃声!

  烟雨仙子,劫风铃。铃音之风怒号!

  四个水贼,来时身手矫健,不拖泥带水,去时也身手矫健,毫不拖泥带水。噗通噗通,四道落水声。

  龙威没来得及捂住耳朵,连忙运功抵挡。

  那道女声道:“警告,仅此一次。”

  烟雨仙子楚云秀今日竟在风雨画舫?失策!然你帮手再多,他不惜代价也要拿下这风雨画舫!

  龙威沉声道:“都上!”

  两个船夫、另一条船内的两个人,得令齐齐跳上画舫。落水的四个水贼再度浮出水面。龙威身旁的高手取下了自己的武器,那把弯刀如一轮弯月,若那些人搞不定,他便要上场,这轮弯月就会变成血月。

  铃音之气萧森!

  本应该是清脆悦耳的铃声,却仿佛杀人之声,功力不够深厚的,当场喷了一口血,再无行动力。龙威感到气海紊乱,不禁捂住耳朵,可用处并不大。这铃音再这么响下去,他就要跟别人一样口吐鲜血了。

  风雨画舫在铃音的守护下,重新动了起来。在这样的环境,一旦让画舫远离,龙威这次的计划就彻底失败了。

  龙威咬着牙,道:“吴兄!”

  持刀的高手,动了。

  吴道,刀出必见血!

  四个水贼重新潜入水下,来到画舫底部,奋力凿船。吴道踏上甲板,他的重量仿佛有千斤,整个画舫似乎都沉了一沉。他不像别人那般猛冲,而是稳步前行。高手的态度,就该是沉稳。

  一刀挥开碍事的帷幔,画舫内无人。

  为何无人?人去哪了?

  震人心弦的铃音仿佛来自画舫,又仿佛来自四面八方。人不在这儿,该在哪儿?

  雾,似乎更浓了。

  好像有一个人,站在水面上。

  水面上的是谁?那人轮廓朦胧,看得出身着长裙,纤细的身躯牵连下来两条长长的、柔软的影子,那是……嫦娥的飞天羽衣,是第一美人常披在身上的披帛。每当美人轻轻起舞,披帛随着动作舞动,如梦似幻。

  水上的人,忽然消失了。吴道看到水面下有东西,人不是站在水面,水下有人!

  铃音之草木凄!

  前面的铃音仿佛成了小打小闹,这次的铃音才是真正的杀人之音。龙威不得不撕下身上的布堵住耳朵,盘腿闭目运功,才能抗住铃音的威力。

  吴道在甲板上挥刀。

  一出必要见血的刀,这次又见了血。

  只不过,这次是吴道自己的血。

  一样重物落到小船上,惊得小船晃个不停,扰乱了龙威的运功,他睁眼,看到落在他面前的竟是吴道的尸体。高手全身完好,坏的只有脖子,是被缠脖窒息死的,脸很狰狞,仿佛不敢置信自己的失败。可人在江湖飘,谁能说自己绝对不败?

  败,就是死。

  他杀人,人还以他死亡,很公平。

  龙威“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又看到了尸体。水贼的尸体,打手的尸体,在被染红的水上浮沉。

  铃音,停了。

  那艘正在远去的画舫,有两个人站在上面。影子绰绰,看不细致衣着,看不清楚面庞,只看得出是两个长裙飘飘的女人。

  失败了。

  渐渐地,画舫只剩下一个隐约的轮廓。

  龙威颓然,身受内伤,一时站都站不起来。

  他以为已经结束了,可其实还没有结束。一个人忽然冒出水面,双手攀着船头,对他一笑。

  是面对一个死人那样没有感情没有温度的笑。

  龙威忽然发现船进水了。

  那人重新下水,向画舫游去。

  他上了画舫,洗了把脸又打理了下,换了身衣裳,拨开帷幔,对已经坐下来交谈嬉笑的二位美人道:“干的不错吧。”

  苏沐橙莞尔道:“李华哥真棒。”

  得了夸奖,李华愉悦地坐下。

  楚云秀道:“这叶修,这回可是找了大麻烦,也不怕害了你。”

  苏沐橙笑道:“我与叶修同属嘉世门,他的事便是嘉世门的事,便是我的事,楚姐姐这话可不对。”说着,笑容消失,换成了忧愁,“不过,这次的事很不一般,我好担心。”

  楚云秀道:“叶修这次身边没有你,但有个轮回山庄的小公子,你不用担心。”

  李华插口道:“这小公子人送称号‘一剑封天’,可见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苏沐橙笑了笑,有些勉强。

  她担心的,并不是这方面。

  

  叶修发现,周泽楷待自己的态度与以往有极大改变。他有点疑惑,想问,几次被人打断之后,就不问了。也没什么好问的,他是个好人,周泽楷发现他确确实实是个好心肠,态度当然会改变。

  就是偶尔太亲和了些,让他有那么点感到受宠若惊。

  从蓝雨宫离开,已有六日。这六日经历的战斗,就是喜欢打架的小阎王也禁不住有点倦。贪婪的面孔见过不少,这几日见得特别多,见得都厌烦了。初涉江湖的周泽楷认识到江湖的波谲云诡,一顿看起来很可口的饭,检查三遍也未必真正安全,睡个觉随时会有暗箭射来,走在路上就更不用说了。

  叶修的伤未痊愈,又添了新伤。

  西风好几次被叶修在大喝一声“兄弟靠你了!”后推出去挡刀,身上如今也不完好,他却还不依不挠地跟着二人,这份忍耐力,周泽楷都佩服起来了。

  一座荒山,一座破庙,三个精疲力竭的人。

  周泽楷休息了片刻,睁眼。叶修就在旁边,抱着却邪,靠着墙根闭目养神。因为多日连续不断受到袭击,精力损耗很大,英俊的脸庞因而显得柔和不少。叶修的衣裳已经很破,沾了血,血干,又染血,很脏。

  西风在对面的墙根,周泽楷望去,那人朝他咧嘴笑。周泽楷不喜欢这人。

  叶修忽然睁眼,看着周泽楷,道:“你休息会,我去拾点干枝。”

  “不。”周泽楷道,“你在这,我去。”

  叶修眨眼:“你没问题吗?”

  周泽楷道:“有何问题?”

  叶修道:“那好,你小心点,不要走远了,有事就吹哨子。”

  周泽楷点头,出破庙。他犹豫了片刻是否叫上西风一起,他担心西风趁自己不在时搞鬼,但一想这几日自己毒发好几次都连动都动不了,西风多的是机会搞鬼但都没有搞,便打消了念头。

  最近一次毒发,是二刻钟之前。最开始毒发周泽楷还能忍,只是行动力大打折扣,后来是全无行动力,到今日,毒发时他几乎失去了意识。每次发作,都比上一次严重,若不尽快解毒,难以想象再过些时日,毒发起来会是怎样的状况。

  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忍痛,消耗的精力体力不比大打了一架少,周泽楷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精神不佳,虚弱,有两次脚软得差点跌倒,但这些都不是问题,拾个柴而已,绝对能应付,叶修需要休息,需要好好恢复。

  周泽楷抱着一捆干树枝,正要走近破庙,忽然看到西风挨在叶修身边。

  叶修的警觉很高,睡着的时候任何人接近他都会立即醒来,这次或许是因为疲累,他闭着眼睛并没有任何反应。西风贴近得也很有技巧,并没有太近,相隔有一点点距离,手在把玩叶修的发尾,像把玩很有意思的玩具,看着叶修的眼神很值得玩味,像在看一个很喜欢的玩具,又不太像。

  西风看到了周泽楷,冲后者一笑,捏着发尾扔到叶修脸上,叶修被惊醒了。


评论(18)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