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17

难产的过度,小周没出场。

感谢小伙伴们关心,感冒菌已经被扼杀~~


  叶修为画卷的秘密而来。画中内容看不出个所以然,便换一个方向思考,周泽楷家中收藏的一位前朝名匠的作品,绘图笔锋恰好与画卷部分相似。

  画卷的绘制之人,风格模仿的是前朝名匠宫坚,虽扭曲了部分,但仔细看,仍能看出绘画人改不掉甚至意识不到去改的习惯。

  宫先生,宫坚后人,至今年,年岁已高达五十三,不会武功,与江湖武林毫无瓜葛。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墨士,为何会忽然不见了踪影,家中大门也不再打开?宫先生到底遭遇了什么变故?

  嘉世门弟子秘密查探,终于让刘皓查到一个男人。

  一个与宫先生素不相识,一日却忽然登门的男人,不到一个月后,宫府上下每个人都消失了。

  叶修淡淡地道:“抢个东西还藏头藏尾,少见。”

  神秘人道:“废话少说!”

  招已在手,就要使出。

  叶修喝道:“慢着!”

  神秘人暂停,冷道:“你要交出画卷?”

  画卷,就算要给,也不会给一个干坏事都干得遮遮掩掩的家伙。叶修不答,而是道:“有古怪!”

  神秘人道:“什么古怪?”

  叶修道:“你不觉得这画卷出现得太蹊跷?”

  红曲躲藏了二十年,谁也不知道她在何处,忽然江湖上就出现这么一张藏有红曲和落花宫宝藏下落的画,画的手笔还很有可能出自宫府,出自一个身份不明的男子,叶修无法不怀疑,这幅画的面世,其背后可能蕴藏的阴谋。

  神秘人沉默半晌,道:“你的意思,落花宫的人经过二十年的休整,意图重新在江湖掀起风浪?”

  叶修道:“可能性很大。”

  神秘人笑得尖锐,十分难听。“既然如此,快快把画卷给我。”神秘人冷道,“其他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叶修轻轻一叹。

  不论有没有大阴谋,都挡不住人们对画卷的争夺,宝藏的诱惑力太大。

  却邪战矛出击!

  神秘人的兵器是他的手,两只养尊处优、细细白白的嫩手,手指尖戴着长长的指甲套,尖端泛着寒光。甫一交手,叶修立即感觉到一股难以摆脱的柔劲。

  神秘人的武功招式不是叶修见过的任何一派,动的时候,神秘人整个像根柳条一样。叶修“咦”了一声,施展知秋十式第五式“古道西风”,神秘人的腰肢一扭,一晃,毫发无损躲过,蛇一样转到叶修身后,十根奇长的指套是这只蛇阴狠的十根獠牙,只要一口,无论任何人都只有一个下场——死得透透的。

  柔能克刚,这是一句流传了很久的老话。

  刚者,无坚不摧,锐不可挡,如天崩地裂,山顶巨石滚落,碾尽沿途一切。

  柔者,缠缠绵绵,弯弯绕绕,如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生生不息。

  滚石必有停止的时候,而且时间总不会长,海浪却不会。

  叶修好像遇上了对手,矛头始终捅不到对方身上。

  神秘人几乎要感到失望,传闻中的小阎王,竟是闻名不如交手。他一时半会无法伤到叶修,百招后必定能打破局面,抢了画卷,摘了小阎王打遍天下的虚假名号,再把长得倒挺俊俏的人一并抢回去。

  近百招时,叶修的手臂被刮了一下,只轻轻一下,就是一条清晰的血痕。

  百招已过,人未倒,也未疲。

  神秘人猛然想起小阎王另一个称号,晃了一个虚招,人到了二丈外,冷道:“你偷学我武功?”

  叶修老实道:“没有。”

  一个人的独门武功,不经过深入的研究,光看和交手是很难学会的,他只是在观察,想看出神秘人到底属于哪一套路。柔功夫他见过不少,却极少见到全身都能扭成这样的,还是个男的。男人的身骨想柔软很难,除非从小练起,或者天赋异禀。

  叶修道:“以你的功夫,绝无可能榜上无名,我却从未在江湖遇见过你这样一号人物,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神秘人,不简单。

  神秘人既然做了伪装,自然不会回答,他阴阳怪气地道:“不愧是‘过目不忘’叶修,这次看你还怎么偷武功!”

  叶修道:“说了没有……”

  叶修方才并未使出全力,而神秘人竟也没有。

  当动了真格,情况立即变得险象环生,那十根锐利的精铁指套变幻莫测,几乎封住所有出路,叶修连连败退,好几次差点要被指套抹过咽喉。矛乃长兵,叶修已被神秘人贴身,战矛难以发挥力量,神秘人已经胜券在握,随时可以拿下叶修项上人头。

  战矛忽然指向后方,叶修不顾空门大露,分出一只手,握成拳,与攻向面门的利爪击在一起。

  一击,即分。神秘人连退数步,叶修有战矛在后支撑,没有后退,脸上却不太好。

  虽然脸色不大好,叶修却心情不错。

  神秘人的怪招,被他破了。

  神秘人看不到脸,但从他的眼睛可以看出复杂的情绪。他看着叶修,道:“江湖传闻不假,你不但厉害,还很聪慧,今日我便放你一马!”挥袖,离开了。

  叶修静立不动,看着他离开,过了有一会,冷静的脸上才出现裂缝,咧嘴龇牙地晃晃酸痛的手,又摸摸胸口,抚平翻腾的气血。刚要转身,忽然觉察到危险,迅速往后翻身。

  原来站立的位置扎了三根绣花针。

  “千媚颜”阿娇!

  神秘人刚走,四方楼的人又来了!

  叶修刚和不知名的高手战了一回,功力有损,对方有备而来,宫府不能久留,否则容易被瓮中捉鳖。念起人已动,却还是慢了一步,一道影子陡然照来,阻了叶修去路。

  无数道黑影绕着屋子转,那是无数面黑幡旗,光被搅和乱了,屋内的光线明明灭灭,身在屋中的叶修不禁半眯起眼睛,即便如此也难以适应迷乱的光暗变化。紧接着,从每一面黑幡旗下发出高低不同频率不同的叫声。

  鬼哭阵!

  黑幡招命,鬼哭送魂!

  看似无数面幡旗,其实是五面,五个身材完全一样武功完全一样的掌旗人,他们之间的默契已经达到五心合一,就像一个人的四肢。多少年了,丧命黑幡旗下的人,已经足够把五面幡旗染成鲜红。

  距宫府不远的一处房顶上,一个戴面纱的女人静静观望。

  一个男人,悄无声息到了女人身后。

  “我叫你杀周泽楷,没叫你对付叶修。”

  女人怔了一下,只是一下,立即低头道:“是!阿娇错了。”

  主上的话就是不容质疑的命令。

  男人道:“叶修老于世故,想阴他,不容易。周泽楷继承了荒火剑,现在不除掉他,以他的天赋,若是给他成长的时间,将来会是我们的心腹大患。你莫以为周泽楷身上有‘相思痛’之毒就能等着他送上门来,江湖中多的是人愿意卖轮回山庄一个人情。”

  女人凛然道:“是,主上英明!”

  宫府战况激烈,主上口中所说不容易中阴招的叶修已经落入下风,继续纠缠下去必败无疑,主上却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心不在焉地看着别处,忽然脸色变了变。

  女人关切地道:“主上,你怎么了?”

  男人强忍不适,道:“没什么,中午的吃食可能不干净。”

  如来时一般,男人离去。

  他是老大,想去哪就去哪,想走就走,用不着跟下面的人打招呼。女人怔怔地看着仿佛从未有人站过的身旁,轻抚面纱下的脸颊。受了伤的人,总是特别敏感,自从脸被割了一刀,她就变得喜欢胡思乱想。她的美已不再,她已无法像以前一样快捷有效地完成任务,主上在她身边的时间好像越来越短了,主上嫌弃她了吗?

  想到四方楼处置废人的手段,她不寒而栗。

  前方战况有变。

  被困屋中的叶修冲破屋顶,试图从上方突围。一旦到了空阔的地方,五面黑幡旗迷人眼的效果将大打折扣。

  正是时候!

  针出!

  针落空!

  阿娇满意地看到躲过了针的叶修,被掌旗五鬼击中,喷了一口血。手一颤,又是一把针在手上。

  受伤的小阎王已到了面前。

  这么近的距离,她随随便便怎么扔都能让小阎王被扎一脸的绣花针。可她除了脑子一片空白,已经忘了出手这种事。

  这么近的距离,不是她导致的,而是对方导致的。

  那张染血的脸,丝毫不见大难临头的惊慌,而是让人觉得很可恶的狡猾。

  “抓到你了。”

  

  鬼哭阵败,阿娇被擒。

  叶修付出了左肩被贯穿,外加各种不算严重但绝对磨人的小伤为代价,但他认为很划得来。他点了阿娇的穴道,赶到酒香客栈,美字一号房。他钻的窗户,阿娇会移穴,点穴未必有用,他把阿娇五花大绑了,不好走大路。

  房里桌上药包像小山堆一样。西风在房中,脸色不大好。

  西风一看到叶修,立即指着他,怒道:“你给我的……这个是?”

  叶修把阿娇推进屋去,捂着伤处跌跌撞撞进去。西风赶紧把门闩插上,转身道:“怎么了?”

  叶修翻了个白眼,一屁股坐椅子上,将却邪靠在旁边,撕开衣襟,给自己包扎,动作粗鲁,手在颤抖。

  小阎王看起来受伤很重,强撑着身体,透着股掩饰不住的虚弱,即将体力不支。小阎王流了很多血,可能活不过今夜。

  西风眼神闪动,但他除了眼神闪了闪,什么也没有做,而是走到叶修和女人之间,清白地双手抱胸,道:“你遇袭了,这女人是谁?”

  真的不大好,不知道西风是刻意为之还是无心,他站在这个位置,叶修就看不到阿娇,不能观察阿娇的一举一动了。

  叶修没吭声,没精打采地简单包扎过后,站起身拿起却邪,拨开西风,站到阿娇面前,这样就背对西风了。阿娇的表情有些惶恐,很紧张,叶修虚弱地、阴险地对她道:“现在才紧张,是不是有些迟了?”

  阿娇瞪着他,看了西风一眼,继续瞪他。

  叶修笑了起来,没有转头,对西风道:“我给你的解药,好吃吗?”

  西风没好气道:“我才不信那是解药!”

  叶修道:“真的是解药,不过只能让你无恙七天罢了,七天后,记得再来跟我要解药。”

  “你……”西风正要发怒,突然又觉得肚子不舒服,脸色变了又变,气呼呼地甩袖,出门解决去了。

  阿娇的目光像刀子,实在太割皮肤,叶修认认真真看着她。遮瑕的面纱已经掉了,那道剑痕赤裸裸暴露在外,非常显眼,贴近脸庞的头发杂乱无章,严重折损了阿娇的美丽。

  废话不用多说,叶修直接道:“解药。”

  阿娇冷笑,不开口。

  叶修拿出画卷,一摊,道:“这两行什么字?”说完,痛苦地咳了一声。

  阿娇居然脸别到一边,还闭上了眼睛。

  叶修觉得奇怪,道:“你不就是为了这幅画吗,闭眼睛干嘛?”

  阿娇还是不说话。

  不说话,叶修只好道:“那我只好把你交给毒医了。”

  阿娇打了个颤。


评论(4)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