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15

  四海会汇聚五湖四海学艺不精心比天高心术不正邪门歪道者,平时没什么人专心修练武功,锻炼自己。会首以高级武学诱人加入四海会服从自己,既不挑资质也不挑心性,来者不拒,称谁都有机会学到一身好武功,只要令他满意。然而至今能令他满意的,不过侍姬一人而已。会首若无事吩咐,会众通常就聚成小堆,或散落各处,不干什么正经事。

  周泽楷评价道:“乌合之众。”

  天下第一大帮丐帮人很多,非常多。人太多,就很难管,难管,就容易出问题。

  四海会有好几个人是被丐帮逐出来的,当然其他门派不要的垃圾也不少,四海会会众无事时在街上闲溜达,丐帮帮众无事时在街上讨饭,一来二去,两方的低级人员混得还挺熟。

  西风分析,就是这个原因,让会首得到了画卷的消息。天下第一大帮有那么多乞丐,收集小道消息就跟讨饭一样简单,有某个嘴碎的跟认识的人说上一两句把重要消息泄漏出去,也是很能理解的。

  “我叫你给我情报,你给我个无责任分析。”叶修也是服气,“你这人也是靠谱得很,不如再给我分析分析你老大的姓名爱好,生辰八字?”

  西风觉得可以试试。

  叶修大怒:“给我滚出去赶车!”

  西风侧身躲开小阎王的飞起一脚,依旧赖在火炉前不肯起来,道:“再烤会,再烤会。”

  这天寒地冻的,就算他自诩武艺高强,能扛风雪,顶着鹅毛大雪赶夜车这种事也实在太劳苦,不是他这种人做的。

  小小一个马车,挤了三个男人,一个火炉烧得正旺,把马车内部烘烤得很温暖。没人赶车,不过马都是识途老马,没人赶也知道路,只要偶尔看看,让马儿别走快了,通常难出意外。

  周泽楷忽然将剑横在二人之间,西风和叶修反应也快,立即停了说闹。

  有夜袭。

  两个人,一南一北。

  周泽楷看了眼叶修。这一眼的意思是,他来搞定。

  宝仙山山顶,藏月湖,积雪终年不化,他一人常在月夜下、雪地里练剑,便是没有月,这种环境也是他的强项。

  叶修觉得周泽楷这一眼有点美到他,不愧是能上美人榜的男人,他朝西风使了个眼色,大意是“我有特别厉害的好朋友,你没有吧”。

  西风觉得叶修这一眼有点像在献宝,令人看不下去,别人厉害关他什么事,朋友而已,又不是他什么人。

  两个人,一人使箭,一人用掌。

  箭,破空而来,直射周泽楷面门。掌,紧随箭之后,挟锐利风声,不论周泽楷中箭死没死,这一掌都将劈到他头上,令他血溅三尺,生还无望。

  箭,自然是没有射到想射的地方。

  射箭人今日看到了何为一把快剑。

  手起,剑落。鲜血溅上车轮。

  用掌之人失去了一掌,咬牙硬是忍下惨叫。

  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从不见身影到近至眼前,不过片刻。马上刀客举刀,向两匹拉车的马劈下。同时射箭人又拉开弓弦,快速射出两箭。他的箭法百步穿杨,今次却栽了跟头,若急射的箭快不过人,再百发百中的箭,也是毫无用处。

  刀断,人落马。

  剑出,人封喉。

  射箭人便是没想到,有人能把剑掷出手,那剑气势汹汹,堪比世上最可恶的暗器。等意识到闪躲这件事,他的咽喉已经被一把剑穿透。

  周泽楷取回剑,翩然回到马车上,雪地里竟没有脚印。周小公子,竟是已经练就踏雪无痕的轻功。

  马没有受惊,仍旧走得慢吞吞,不急不缓。月亮从云雾后探出俏脸,轮回山庄的小公子站在月光之下,清冷孤高,凡人不可染指。

  周泽楷没有收剑,荒火剑剑锋滴着鲜血,一滴一滴,落在雪地上。他没有说话,表达的意思已经够明显。

  荒火剑在此,谁人敢犯!

  马车渐渐离开那片遇夜袭的区域,周泽楷转身回车内,看到叶修两眼亮晶晶看着自己不停地搓手,愣了一下。

  叶修道:“想打架了。”

  周泽楷笑:“打吗?”

  他看得出叶修是想和他打架,这种战意他能体会。

  叶修按捺下冲动,道:“不是时候,哪天我们找个好地方,好好打一场。”

  周泽楷欣然:“好!”

  他细心地擦拭荒火剑。

  西风道:“是把好剑。”

  周泽楷道:“很好。”

  西风道:“另一把还没有找到吗?”

  周泽楷道:“没有。”

  西风道:“不能用别的好剑代替吗?”

  周泽楷道:“配不上。”

  西风深感遗憾:“如此,不知我能否有看到双剑再出世的机会。”

  周泽楷轻抚荒火,不语。

  

  自画卷之事曝光,江湖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小阎王身上,而在经过客栈埋伏和秀城外夜袭两战之后,江湖人放在周泽楷身上的视线,终于与以往不同,多了份郑重。

  轮回山庄小公子一路行来,被世人关注的始终是脸,一张令姑娘害羞心跳的脸,一张能上江湖美人榜的脸,那件被几经误传的偷香事件,令世人一时看不见小公子所佩之剑,一时忘了周庄主之子,岂会是池中之物,轮回山庄下一任庄主,岂能像街边阿猫阿狗一样随口作茶余饭后的谈资。

  月下美人,踏雪无痕。

  荒火惊鸿,一剑封天。

  叶修评价道:“好霸气的称号,羡慕。”

  周泽楷:“?”

  叶修道:“我出道太早,年纪太轻人家就喜欢在你的称号前面加个‘小’字,这么多年了,我的‘小’还没去掉,你若是再年轻几岁,就不是一剑封天,而是小剑仙了。”

  周泽楷:“……”

  

  当年落花宫为祸武林,害了不知道多少人,抢了不知道多少钱财,劫了不知道多少独门武谱,大宫主红鹤死后,攻入落花宫的人一块金子都没有看到。而如今,落花宫劫掠来的钱财终于现出一丝行迹,只要揭开画卷之谜,不但能一日暴富,还能练顶级武功,成为人上之人。

  那张画卷,就在叶修身上。

  叶修凭什么能心安理得拿着画卷,凭什么落花宫财宝全给这个人霸占,难道以嘉世门的财力,还不够他潇洒?难道知秋十式枪法,还不够他走遍天下?小阎王在同龄人中,已经是一个战神般的存在,身为顶峰的人,难道不应该让出一些对他没用的资源,来帮助那些真正需要的人?

  武林大会。

  吵吵嚷嚷,像个菜市场。

  各门各派,各怀心思。不喜欢叶修的人,喜欢叶修的人,就差拔出武器,就地动武解决争端了。

  “落花宫财宝无主,若让让叶修一人独吞了去,我可不服!”

  “无主之物,谁找到就是谁的,你不服,你去找啊?”

  “红鹤当年为祸武林,劫掠的财宝应归还武林才对,嘉世门如此横行霸道,莫非想做第二个落花宫?”

  “嘿,你说的武林,指的是你一人吧!”

  “我嘉世门怎么横行霸道了,你倒是说说。”

  “你门主欺我前帮主老弱无力,令他至今瘫痪在床,此事可才过去不到一年而已!”

  “哼,那个老流氓只是瘫痪在床,已经算便宜他的了!”

  小阎王如何对待朋友先不论,以他对待看不惯之事的作风,给自己惹来的麻烦简直不计其数,恨他的对他是真的恨之入骨。小阎王天资聪慧,是个练武奇才,年纪轻轻就有其他人难以企及的武学成绩,低调的天才尚有人妒忌,小阎王从不玩自谦那一套,因妒生恨的人简直一捞一大票。

  当今武林泰山北斗武真人和知苦大师坐在高席,闭目养神。

  丐帮九袋长老李老九看着那二人老神在在,屁事不管的模样,真是气笑了。

  “你们两个老家伙是来听戏的不成?”李老九怒道,“快管管!”

  知苦大师道:“阿弥陀佛,李施主请静心。”

  李老九叹道:“最近事多事乱,我难静心。”

  偌大一个丐帮,他和其他几个长老加上帮主管理起来已是心有余力不足,如今画卷事一出,长老中主意不同的人分成两派,已是够乱,不知为何江湖中出现丐帮中人早知画卷之事只是隐而不发,导致丐帮内部是乱上加乱,烦得他想打人。

  武真人睁开一只眼,道:“莫急,等着。”

  李老九道:“等什么?”

  武真人睁开第二只眼:“来了。”

  “轮回山庄管家代庄主前来参加武林大会——”

  一道洪亮的声音盖过了整个大会的喧哗声,一个人影鬼魅般越过众人,落到大堂中央。是一个胖乎乎的男人,约莫四十五岁。他抓着一个令牌,向众人展示,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一个管家,竟有如此内功,如此身手。一时间,众人安静下来。

  那人道:“庄主一直认为二十年前红曲逃跑是自己的过错,得知有机会查出红曲下落,庄主本义不容辞,然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便将捉拿落花宫余孽一事交予少庄主与叶修处理。少庄主初涉江湖,缺少经验,叶修闯荡江湖近十年,经验非常丰富,二人结伴,必能不负庄主重托。庄主对少庄主期望极高,不希望他假他人之手成事,还请诸位江湖好汉代为监督。”

  江湖好汉:“……”

  这话中的警告先不论——

  夭寿啊!采花大盗变内人啦!!


有点赶没检查

评论(21)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