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11。

  他们下一站到了秀阳,一座风景秀丽的繁华之城。在这座城最热闹的一条街上,两匹骏马悠悠地走着,背上两位剑眉星目、气质非凡的俊雅公子,让姑娘们一个个都禁不住想多瞧两眼,又顾着矜持,想看又羞,淡粉染腮。

  叶修对周泽楷道:“前面就是杨府,杨家的飞凤刀法将力与巧融合得很是厉害,去年杨家祖传兵器凤纹刀传到最新一代杨小公子杨卫手上,小公子没注意,刚出门就把刀给丢了。杨家发出悬赏通缉,我们带着这把刀去杨家,能得到不少好东西,到时候你一半我一半。”

  周泽楷没想到经历一次埋伏事后还能得不少好处,颇为意外,道:“是你的。”

  叶修道:“若是没有你,十个人外加四方楼的埋伏,我没这么好搞定,一人一半,应当的。”

  周泽楷却道:“无妨。”

  叶修笑了起来:“那我就全拿了,你这么视金钱如粪土,太让我喜欢了。”

  周泽楷:“……”

  周泽楷转头,看了看身后的状况。他们的马后跟了只毛驴,驴背上西风端坐。西风无论容貌还是穿着都很出挑,很引人注目,现在又是热闹的时候,又是在热闹的街上,除了对他俩,不少人也对西风颇多目光,指指点点。

  “好好一个俊俏的小哥,看穿着是个富贵人,怎么这么小气,骑头毛驴上街。”

  “嘴巴吃东西还没擦干净呢啊。”

  “好脏啊这个人。”

  “他怎么一直跟着那两位公子,难道是要打人家的主意?”

  “谁知道,问他话也不搭腔,怪里怪气的。”

  西风:“……”

  他被封了好几处穴道,不能动,不能说话,坐了一整天的驴,挺一整天的背,鼻子还闻了一整天酸菜牛肉的味道,那个苦啊。

  周泽楷默默地投去怜悯的目光。

  杨府。

  开门迎接的是杨府管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十分客气,将三人迎入府中,期间没有对西风的脸投去哪怕一眼的过多关注,极有大家家仆礼貌严谨的风范。没多久,杨卫出现,看模样年纪肯定不超过十七岁。

  杨卫向二人行礼表示郑重的感谢,道:“三位侠士请稍等后,我去将属于你们的报酬取来。”

  叶修谦谦有礼地道:“好,不着急。”

  他本着你有礼我也有礼的态度假惺惺说了这三个字,没想到对方真的就不着急了,等了大半时辰,连块金砖的影子都没看到。闲极无聊之下,叶修牵着西风的小手,到了庭院里。

  西风被解了下半身和嘴巴的穴道,刚才极其费劲地用膝盖擦干净了嘴巴和脸,此时一脸怨愤和防备。

  小阎王摘下一片树叶,叼在嘴里,恶狠狠地道:“你还不老实交代?是不是想吃更多苦头!”

  西风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老不老实?”叶修又折下来一根树枝,戳可疑人物的脸,“不要逼我出绝招!”

  西风冷笑。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叶修又拖着西风,找了间没人的房间,把西风推倒在床上,开始扒他的鞋子。西风大惊失色。

  周泽楷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叶修道:“你帮我望风,或者一起?”

  周泽楷低声道:“不要乱来。”

  叶修道:“我何时乱来过?”

  这话他对别人说,还好,对周泽楷说,那就没效果了。不过周泽楷还是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看屋外又看看屋内,觉得自己在为虎作伥。

  叶修把西风的腿吊起来绑上,挥舞手里长了好几片叶子的树枝,狞笑着刮了一下西风的脚板。

  不久之后,叶修哼着小曲走出房间,扔了树枝,对周泽楷挤眉弄眼道:“看,没乱来吧?”

  周泽楷严肃道:“高明。”

  屋内,西风已经瘫软成泥,眼角还含着泪花。笑出来的。

  叶修回头道:“快点穿上鞋子,走了。”

  周泽楷微怔:“不等了?”

  叶修道:“估计还得等很久,你看这房间,非常朴素,除了厅堂之外的其他房间应该也都差不多。”

  周泽楷一点就通,招待外人的厅堂摆放了几件贵重装饰品,这个房间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也不是下人住的地方,一路走来的庭院和长廊都很朴素,可以看出杨府其实外强中干,非大富大贵。再一想,杨家武学世家,丢了家传兵器竟是发悬赏通缉而不是家中武者前去讨伐,想必这一方面,也有难以为外人道的部分。

  西风道:“杨卫不是练武的料子,飞凤刀法连个半吊子水平也没学到,飞凤杨家已经没落了。”

  周泽楷看去,只见西风已经穿好鞋,还重新打理了下,恢复了翩翩公子之身,但因为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挠痒痒酷刑,走路有比较明显的虚脱感。

  叶修道:“没钱那先欠着,有钱了再来拿。”

  西风看着他的背影:“不留个欠条?”

  叶修大摇大摆走出杨府,道:“谁敢欠阎王的账不还?”

  西风不语,一脸这股王霸之气味太大真受不了的表情。

  周泽楷轻笑。

  

  街边,面摊。

  一人一碗肉燥面。西风一天没吃,他的那碗加了多多的面和肉燥。

  他含糊地道:“我是四海会的。”

  叶修居然觉得不吃惊:“难怪你乱说我坏话,你们四海会怎么老喜欢说别人坏话,特别是我,好像我欠了他们所有人一百万似的。”

  西风道:“你本来就……”忽然顿住。

  叶修道:“我本来就什么?”

  西风道:“坏……”说得含含糊糊,怕又遭酷刑。

  叶修道:“若说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那种坏,我确实坏得厉害。”

  西风吃面。

  叶修也吃面,咽下去后接着道:“你的老大是谁,到底跟我有什么仇?”

  西风道:“不知道,很神秘。”

  叶修道:“你武功不弱,在四海会身份绝对不低,这种话我不信。”

  西风道:“确实不知道,他很多疑,从不跟我们见面,什么话都由侍姬传达。我们要是听话,表现得好,就有机会练很厉害的武功。”

  叶修危险地眯了眯眼睛:“你的轻功和周泽楷差不多水平,周泽楷若是使出全力,我都没有把握一定追得上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西风道:“四海会香主,除我之外还有三个,你既然知道我的身手,便能想象他拥有的东西有多不一般。”

  周泽楷道:“他要什么?”

  西风道:“跟你们一样,落花宫财宝。”

  “不。”叶修道,“跟我们不一样。”

  “不一样?”西风挑眉,“你们不要财宝?”

  叶修不答反问:“你们怎么知道画卷一事的?”

  西风见他不答,便不问,只当他随便说说,在自己面前装君子。他道:“你该去问四海会老大。”

  叶修怒:“你堂堂一个香主,什么都不知道,一点用都没有!”

  西风道:“我只是为了利益屈尊四海会,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原因我不过问。”

  叶修冷道:“让你做什么?”

  西风道:“盯住画卷的动向。”

  叶修道:“伺机摸鱼?”

  西风道:“不摸。”

  叶修冷笑,喝了口汤,又冷笑。他悠悠地道:“你可知道,江湖险恶,自己吃的东西,绝不能经他人之手。”

  西风脸色巨变,忙吐出口中食物,但已经晚了,面条面汤已经下肚了大半碗。

  一旁周泽楷回想了一下,他的方向能看到端面时叶修的所有动作,没有看到后者当时有任何额外的动作。他不动声色,继续优雅地用餐。

  叶修道:“你已吃下我的‘半夜敲钟要你完丸’,七日内不服下我的独门解药,会在第八天晚上的睡梦中忽然听到一阵钟声,从此再也醒不过来,哈哈!”

  西风捂住咽喉,面色铁青:“你、你。”

  叶修阴恻恻地道:“想要解药,就乖乖听我的话,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西风惨道:“叶修,你,你太阴险!”

  叶修道:“我给了你配合的机会,偏偏你不要,跟我玩敷衍。”

  西风道:“我……”

  叶修道:“如实招来,你是什么人!”

  西风脸青一阵白一阵,煞是好看。过了一会,才道:“四海会香主,帮主之下便是侍姬,侍姬之下便是我。其他三个香主都不如我,除侍姬之外,帮主最信任我。”

  叶修道:“我想也是,否则怎么会派你来试探我和周泽楷。”

  西风愣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叶修道:“我不相信以你的身手看不出那是黑店,你在试探我,我也在试探你。”

  西风郁闷道:“我听人说周小公子性情温和待人有礼,没想到真人实际差那么多,一句话没说好就动兵器,害我露了身手。”

  周泽楷淡淡道:“你无礼。”

  西风道:“我是在护你。”

  周泽楷道:“你在讨打。”

  西风只好闭嘴。

  

  西风的面是彻底吃不下去了,没多久就先行离去,没过多久,周叶二人也离了茶摊。

  周泽楷若有所思道:“骗人……真容易。”

  西风没看到下药,身体也没有中毒反应,无根无据一句“你中毒了”,就被降服,不但知无不言,还答应当他们在四海会中的眼线,省了他们太多功夫。

  叶修道:“越多疑,越容易受骗,越厉害,也越容易受骗。他没有把握胜过我们二人,要我承认毒是假的,只能咽着半信半疑与我们周旋,像他如此武艺高强者,就算毒药的名字起得很随意,身体一直没有不良反应,也很难在第七天坚持住不来找我要解药。”

  周泽楷道:“他会老实?”

  叶修笑道:“不会老实太久,所以我打算七天后送他巴豆吃。”

  周泽楷:“……”

  叶修忽然正色道:“周老前辈为人正直,你不要学我,学了也不要说是跟我学的,老前辈要是追杀我,我打不过。”

  周泽楷奇怪地看他:“你以为我爹……会为这种事追杀你,却不会,为我被轻薄……而追杀你?”

  叶修呆住了:“……这,轮回山庄好像一直挺安静的……”

  周泽楷道:“我出来了。”

  叶修小心道:“如果你没搞定……”

  周泽楷道:“搞定了。”

  叶修道:“假设一下如果……”

  周泽楷道:“我爹来。”

  叶修:“……”

  周老前辈除魔卫道一生,最恨无耻宵小,儿子被轻薄这等被欺负到头上的大事,必要将轻薄之人千里追杀,杀杀杀。

  叶修不知道哪摘来一朵小红花,用一副十足真诚的面孔,送给周泽楷。周泽楷搞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收下了,晃晃开得尽情的红花,寻思怎么处置。

  真诚的叶修,忽然看到一个更真诚的人。

  他忽然走过去,忽然就飞起一脚。那人“哎哟”一声,忽然就飞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三个跟斗,落到地上,又“哎哟”一声,软软地倒下去,躺地面呻吟个不停。

  周泽楷恰好刚才没眨眼,看了个全程,叶修的脚分明连那人的衣角都没碰到。

  ……这江湖啊,是又阴又险,是啷哩个啷。


今天太晚没检查

评论(16)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