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9。

  百草林。

  藏于山中,宛如一个小山谷,谷中满是奇珍异草,夹着几条蜿蜒的小路。两个小茅屋,被百草簇拥围绕。一人在茅屋后,收拾晾晒好的药草。

  叶修走到那人身边,十分自来熟把手搭到对方肩膀上,柔声道:“新杰,我好想你。”

  神医:“……”

  周泽楷:“……”

  叶修道:“我来看你了,还带来了一个新朋友,你想不想我?”

  神医抖了一下:“再这样说话,我就把笑癫狂塞你嘴里。”

  叶修笑得更温柔了:“看你说的,好像打得过我似的。”

  周泽楷:“……”

  完了,他的毒别想解了。

  张新杰一脸愠色:“有事快说!说完快滚!”

  叶修:“一事相求!”朝周泽楷招招手,“这位你一定知道是谁。”

  张新杰淡淡道:“想不知道也难。”

  周泽楷伸出手,神医把脉看过后,沉吟片刻,道:“不愧为千媚颜独门奇毒。”

  叶修问:“怎么说?”

  张新杰道:“此毒越拖越痛苦,至今无人能不用药撑过半个月。”

  叶修点头道:“若求阿娇,阿娇会给一种暂时缓解的药,一次维持七日,七日之后,痛苦成倍地来,需再用解药,反反复复。缓解的药都不是白给的,需要付出代价,或是物品,或是服从阿娇的指令,受不了痛苦的人大多最后沦为了阿娇的傀儡。”

  周泽楷微微皱眉。

  叶修道:“你有没有方法可解?”

  张新杰道:“有。”

  叶修道:“看你的表情……很不好解?”

  张新杰道:“对。”

  叶修道:“你说。”

  张新杰道:“需要三样奇药,瑶池天水,绿晶骨,一枚铜钱。”

  叶修张大嘴:“果然是三样奇药啊,每一样都非常不好弄。”

  张新杰道:“是的,我比较建议你去找喻文州,这种奇毒,他更擅长对付,或许他解起来没这么麻烦。”

  叶修道:“他确实很擅长,最擅长以毒攻毒,到时候毒解了,命也去了半条,这还不算,还得倾家荡产给一笔劳务费。医者父母心,这种东西,那厮可没有。”

  周泽楷回想那位只见过一面的蓝雨宫宫主,看模样明明挺和气。

  张新杰道:“那我开一张药方,除了这三味,别的去药房就能买到,你们尽量在一个月内弄齐,否则这些药就不够用了。”

  叶修欣然道:“好。”

  周泽楷道:“多谢。”

  茅屋中,张新杰写下所需要的药和量,把药房交给叶修。叶修看也不看,直接交给周泽楷。周泽楷抖开一看,顿时低下头颅,态度十分谦虚地问:“这些什么字?”

  张新杰道:“哪些?”

  周泽楷道:“所有。”

  叶修道:“一看你就是新手,以前没生过病吧?这些字外行人看不懂的,是医者组织内部的秘密符文。”

  周泽楷恍然大悟,把方子收入袖中。

  神医:“……”

  机灵的周泽楷拿出画卷,一抖。叶修道:“新杰,你看看,这两行什么字?”

  张新杰盯了几眼,摇头道:“不认识。”

  叶修吃惊:“一点都认不出?”

  张新杰冷淡地说:“这些不是汉字,我只是开方子字多,写得比较草而已,根本就不一样。”

  周泽楷不禁掏出药方又看了两眼,叶修遗憾地对他说:“找错方向了,你认不认识管账界高级人士?”

  神医:“……”

  

  青山镇。青山客栈。

  明明不是什么热闹的地方,只是个破旧的小客栈,居然客人不少。看样子都是远方来的行客,大冷天的,却还不得不在外奔波,天色已晚,相互之间都没有攀谈的兴致。人虽不少,大堂气氛却不太热闹,掌柜捏着算盘,活计端茶倒水,难得如此好的生意,脸色却不怎么高兴。

  两匹马,自路的那一头行来。马背上,各有一人。

  左边那人一袭雪衫,长发用一条白色发带缚着,腰间一把剑,容貌是十分的俊雅。右边那人一身灰色劲装,腰间两个葫芦,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虽不如左边的公子俊朗,却也是一表人才,讨人喜欢。他的马马背侧面挂了一干长矛,通体乌黑,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

  马行至客栈前,停下。店里的伙计赶忙小跑来,将马牵走。

  二人坐下,另一个伙计问:“客官要些什么?”

  叶修道:“来一壶酒,一盘炒花生,四个大馒头,两个大肉包子。”

  伙计道:“客官稍等,马上就上来。”

  伙计跑走,逃似的。

  五张桌子,加上刚进来的两人,拢共十二个人,这十二人中有书生有穷人,有富商有跟班,有刀客有脚夫,五湖四海不同行业,今日齐聚一堂,谁都没兴趣搭理谁。

  叶修落座后,拿出一张写满了黑字的白纸,对同桌人道:“想不到,那幅画居然是……”

  周泽楷瞪了他一眼,叶修闭嘴看看左右。满堂食客都自顾自地在喝酒吃东西,没人注意他们。叶修笑道:“你有太疑神疑鬼了。”

  周泽楷看不惯他这么吊儿郎当的姿态,压低声音,警告道:“小声点。”

  小阎王耸肩,他若是一有点事就提心吊胆,谁还会叫他小阎王?他们刚从百草林那座山上下来,得到了很有用的东西,可周小公子就是个闷葫芦,搞得他好闷。

  周泽楷道:“纸,收起来。”

  这时候,吃的上来了。

  包子馒头都是热乎的,酒也温过。乡间小店,难得有这么会招待的。

  酒,叶修肯定是不喝的,周泽楷只为自己倒酒。酒杯刚碰到嘴唇,他忽然皱眉,把酒杯放下,道:“劣酒,不喝。”

  叶修道:“那吃包子。”

  周泽楷看也不看包子一眼:“低档,不吃。”

  叶修:“……”

  叶修抓起一个包子,嘀咕:“你不吃我吃,饿了别找我。”

  那张纸,就这么随便塞在胸口。周泽楷真是看不过去,道:“注意点。”

  叶修觉得老是要注意保护好一张脆弱的纸实在烦得很,便问:“你都记住没?”

  周泽楷道:“记住了。”

  叶修道:“我也都记住了,留着它老担心,不如……”

  他忽然一把将纸全部抓入掌心,凭他的内力,光用两根指头就能把木头搓成粉末,像这样一张纸,用一整只手,已经是态度谨慎。

  客栈内泾渭分明的气氛忽然一变。

  叶修没有把纸摧毁。

  因为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是隔壁桌的脚夫,才这么片刻,就到了他身后,脚上功夫不可谓不快。

  脚夫嘿嘿笑道:“这纸你既然不要,给我罢。”

  小阎王笑得很心眼坏:“一张纸而已,又不是钱,你要来何用?”

  脚夫道:“纸的用处可大得很。”

  叶修道:“白纸有用,这纸脏了,擦屁股都嫌脏屁股,哪来大用?”

  脚夫笑道:“反正你不要了,何必管我有多大用。”

  还是笑嘿嘿,却开始让人感到发冷。

  叶修点头,对这句话很认同。“有道理。”他道,“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把纸给你。”

  脚夫道:“什么问题?”

  小阎王道:“这件事,谁告诉你的?”

  脚夫面露怀疑:“我回答之后,你就把纸给我?”

  小阎王道:“是的。”

  脚夫哈哈大笑:“你以为我这么好戏弄?”

  手用力。

  小阎王的却邪,本放在桌上。矛比桌长,矛头和杆尾各露出一截在桌子外,锋利之物的压迫力不因为如此随意摆放而有丝毫减弱,谁都知道,那物的尖峰随时会暴起,造成会令人后悔的伤害。

  只差一点,脚夫就不得不今后苦练用脚做更多事。差一点。

  他连连退后,差点脚软瘫到地上。

  叶修道:“明明可以好好拿,你非要抢,这样不好,你想欺负我,也得打得过我才行呀。”他站起身,环视周围,已经有两个人沉不住气,亮出了兵器。叶修轻笑:“谁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把这张纸给谁,信不信,由你们。”

  食客们的眼睛,都紧紧盯着他张开的手。那张纸变成纸团,但还没变成灰,还很有价值。得到那张纸,解出画卷的谜,就能得到落花宫庞大的宝藏,成为人上之人!

  一个食客道:“给了后,你不来抢?”

  叶修道:“不抢。”

  富商首先开口:“吃饭时,从别人那听到的。”

  穷人接着道:“几个同行告诉我的。”

  脚夫道:“一个有钱人。”

  小阎王被逗笑了:“看来你们都不想要。”

  在他重新握拳之前,脚夫站起来,沉声道:“那个有钱人是毒龙堂二堂主龙威。”

  富商道:“我确实吃饭时无意中听到的,那桌四人,聊得很肆无忌惮,武功不高。”

  穷人道:“四海会的几个傻子,说话没遮拦,我都不用刻意,他们的话就全听到了。”

  书生道:“我家仆人,无名小卒。”

  还有人道从朋友某某那得知等等。

  叶修露出满意的笑容:“我知道了,你一开始就这么回答我不就好了,喏,给你。”

  挥手,纸飘向脚夫。

  说是给脚夫,但东西离手他就不管,东西到底能不能落脚夫手上,未知数可大得很。犹如将弓弦拉满的那只手忽然放开,六个人,齐齐出手,六个人的身手都不弱,三只手抓向飘荡的纸,六只手袭向他人。

  客栈中,包括周泽楷和叶修,有十二个客人。

  除了夺纸六个人,另有二人看也不看纸一眼,径直攻向刚掰开一个大肉包子的小阎王。接着,又是一人。

  那张纸极为重要,但若是控制住了小阎王,岂不是更妙?

  只有一人,静静地占一张桌子,静静地喝酒,静静地看着周围忽然展开一场大戏,既不惊慌,也不参与。

  一把刀背装饰六环的大刀从小阎王脑后砍下,刀割风发出呼声,速度很快,气势很逼人。刀,砍中半空中还没来得及落下的肉包子,劈开了无辜的桌子,却没有碰到人。

  在他的刀锋落下,碰到小阎王的头发之前,小阎王已经连人带凳滑了开去。

  惊人的反应,惊人的身手。

  刀之后,是一把扇子。那书生外貌弱不禁风,招式走的是灵巧路子,折扇游动如水中鱼,忽而张开,忽而就变了个刁钻的方向,令人防不胜防,又一游走,扇中竟射出三把飞刀,小阎王差点就栽在了飞刀下。

  只是差点。

  躲过飞刀的小阎王猛转身,坚硬长矛精准地架住来自身后的六环刀。

  刀客大喝一声,木桌应声裂开,卡在其中的刀抽出,与另一把刀将小阎王夹在中间。

  双刀六环。

  小阎王忽然一笑:“人肉包子好吃吗?”

  死到临头忽然来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难道他想迷惑人心,制造空子逃跑?

  “这儿至少六个人想要你的命。”书生道,“我劝你识相点,免得自己受苦。”

  那边忽然有人狂笑,有人拿到了纸!“财宝和绝世武功,都是我的了!”拿到画卷谜底的人脚下,已是躺了两具尸体,他得意地大笑,定睛一看白纸上的黑字,愕然。这一分神,成了别人脚下亡魂。

  女人长鞭轻轻一卷,纸便到了她的手中。她蹲到受伤的丈夫身边,甜甜一笑。

  双刀六环中的大刀冷道:“夺命书生,你怎不去抢纸?”

  书生道:“你怎不去?”

  大刀道:“我们跟小阎王有仇!”

  书生道:“我也跟他有仇。”

  小刀不耐烦道:“跟他啰嗦什么,砍了他,再把小阎王做成人棍,抢了他的财宝美相公!”

  书生道:“双刀兄弟,我不要财宝美人,只问小阎王一条狗命,我们没有冲突,可以联手。”

  大刀道:“夺命书生,你再不走,休怪我兄弟不客气。”

  小阎王忽然问:“暂停一下,我哪有美相公?”

  小刀看了眼端坐的轮回山庄小公子,笑道:“叶修,你别装傻。”

  大刀道:“采花能把美人的心也采得对自己服服帖帖,叶修,我们实在很佩服你。”

  周泽楷:“……”

  书生:“……”

  小阎王无奈道:“我没有采花……算了,我算是知道双刀六环霸占的山头,怎么从来不掳美少女了。”

  小刀笑得淫邪,道:“你我也算是……”

  同道中人四字,没能说出口,头已经掉了下去。

  书生大惊,连忙后退,大刀一声惊吼,六环刀猛劈在了却邪长矛上,刀劈出了缺一个口。大刀肝胆俱裂,才知道小阎王方才全是假装,也才深深体会到,这把却邪神兵,有多坚硬。

  大刀虚晃一招,逃向门外,身后却有道声音如附骨之疽,任他跑得再快也甩不掉。

  “死吧。”

  惨叫声起,大刀扑倒在雪地中。

  周泽楷连斩二人,收剑回座。

  书生看情况不对,当机立断,从窗户跃出,打算放弃今夜的打算。可他落地没走几步,忽然身子晃了两晃,栽倒下去。

  抢纸的六人,死了三个,剩下三个也露出迷惑的表情,在混沌中倒下。


评论(22)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