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8

黑暗中的一枪  玉树临风

红人也还有些余本,还在算,晚几天上架


  嘉世门的刘皓和张家兴,在两天后来到客栈。

  张家兴为周泽楷把脉诊断过后,神色凝重,受了两天煎熬的周泽楷恰好这时候又毒发,痛得简直要发疯,咬着牙,连情况如何都问不出。

  叶修问:“怎么样?”

  张家兴道:“这毒好霸道,我没法解,只能暂时压制毒性。”

  叶修拧眉。

  张家兴道:“压制的药我刚好有带,贴在伤处,每日更换两次。”

  叶修道:“能维持多久?”

  张家兴道:“十日。”

  叶修道:“十日无恙?”

  张家兴道:“不,只是痛感没有那么强烈,十日后若还没有解药,毒发起来会更煎熬。”

  叶修道:“没有更好的法子?”

  张家兴摇头。

  叶修轻叹:“那先这样吧。”

  过了不知多久,周泽楷渐渐从混沌中恢复清明,抹一把脸上的汗,起身,唤来伙计。不久后一大盆热腾腾的洗澡水被送到了房里,他慢吞吞脱衣服,把疲累的身躯沉入温暖的水中。

  闭目,养神。

  忽听一道开门的声音,接着,叶修的脑袋从屏风那边探过来。小阎王弯着两眼,吹了声口哨,笑眯眯道:“美人入浴,养眼,养眼。”

  周泽楷:“……”

  叶修:“你皮肤真好,像雪一样,是因为老跟雪在一起吗?”

  周泽楷怒:“你欠打!”

  见他生气了,那张欠打的脸赶紧缩回去。

  不多久,一个身着青白长衫的如玉男子从屏风后走来,头发微湿,行走间,撩了下从脸旁垂下来的发丝。墨色长发白玉指,榻上没形没象弯着的叶修差点又吹起了口哨。

  “这是能暂时压制毒性的药,你每日换两次,能让你十天内不那么难受。”叶修把张家兴给的药递过去,“解毒还要另寻方法。”

  周泽楷点头,接过白色狗皮膏药似的东西,先直接往伤处贴了一张。神色之间,不见惊惶。

  慌没有用,他也绝对不愿在小阎王面前露怯。

  有人敲门,叶修开门,门外是刘皓和张家兴。

  互相认识过后,周泽楷向张家兴致谢。

  刘皓对轮回山庄小公子热情寒暄:“久闻周庄主威名,只恨缘悭一面,今日得见前辈后人,玉树临风人中龙凤,如见昔日周庄主英姿……”

  周泽楷:“你好。”

  刘皓:“……”

  叶修笑了起来:“周公子不善言辞,你别在意。”

  刘皓露出理解的微笑,道:“前日四方楼人设计陷害我门主,却令周公子遭了殃,此事实是嘉世之过,周公子请放心,你身上的毒,嘉世门定不会不管不顾。”

  周泽楷道:“无妨。”

  刘皓:“一个月前……”

  知道他要提哪件事,周泽楷不悦道:“不提。”

  刘皓道:“那事是……”

  叶修道:“带吃的没?”

  刘皓:“啊?”

  叶修道:“周公子今天还没吃东西,肯定饿了,我也饿了。”

  周泽楷道:“不用。”

  酷酷的两个字,说罢,离去。

  房门重新关上,刘皓皱眉道:“周公子的神色明显心有不忿,你为何阻拦我?那件事若是不摆平,嘉世门惹上轮回山庄这样一个大敌,如何是好?你总是不正经也就罢了,别还拦我收拾烂摊子。”

  叶修失笑:“哪这么容易就来一个大敌,周公子已经不追究那事,不愿意听到任何关于那事的话,你何必多说,平添人家不痛快。”

  

  华灯初上,街上行人不少,周泽楷随便进了家酒店,在二楼窗边坐下,两盘小菜一壶酒,自斟自饮,安静闲适。

  有个人,坐到了他的面前。

  一个锦衣华服的陌生男子,看着正喝酒的周泽楷,面上表情淡淡地,叫人看不出心思。

  他道:“轮回山庄,周泽楷。”

  周泽楷冷道:“谁。”

  男子道:“西风。”

  周泽楷道:“没听过。”

  他对江湖事知之甚少,没听过正常得很,就是叶修在场,对这个人也是一点不知。

  西风道:“你和叶修,是什么关系?”

  周泽楷道:“与你何干。”

  西风道:“你若和他没干系,听我一言,不要和他走太近。”

  周泽楷:“不关你事。”

  西风露出困惑的表情:“我以为你厌恶他。”

  周泽楷喝酒。

  西风接着道:“莫非你爱上他了?”

  周泽楷:“……”

  西风仿佛看不见周泽楷的不悦,兀自自言自语:“想不到,采花竟能采出感情来,难道你……”

  话没说完,不掩杀意的剑已经刺到眼前。西风抬腿一踢桌脚,连人带椅子往后滑,擦出一道难听的刮地声音,一个倒翻,从窗户口钻出去,消失无踪。

  竟是个一流高手。

  

  填饱肚子,周泽楷逛了会儿,买了些东西才回客栈,叶修和他的两个同门还在房中交谈,听口气似乎不甚愉快,他便转身,上了房顶。

  夜色渐深,明月升起,普照大地。

  叶修跃上房顶,入目便是在月光下独酌的小公子。风清月朗,人一派恬静淡泊。

  叶修走过去,混入这幅出尘的画里,说:“你知道张新杰吗?”

  周泽楷点头。

  张新杰,神医。

  叶修道:“他是我朋友,我们明天启程,去找他替你解毒。”

  周泽楷道:“画卷要紧。”

  毒用解药岂不是比四处求医方便,他等着阿娇来找自己麻烦,她若不来,他不是就没了办法。

  叶修道:“顺路找张新杰辨认画卷上的字。”

  周泽楷道:“神医能认?”

  叶修道:“试一下,都是鬼画符同道中人,碰碰运气。”

  周泽楷:“……?”

  周泽楷道:“西风是谁?”

  叶修:“不认识,没听过。”

  周泽楷告诉他自己刚才的遭遇。

  叶修道:“我头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他长什么样?”

  周泽楷如实道:“讨嫌样。”

  叶修:“……”

  要周小公子详细描绘一个人容貌特征怕是不容易,叶修不问了,道:“某个仇视我的人吧。”

  周泽楷道:“为何?”

  叶修道:“为何仇视我?这个嘛,太帅,太强,太有个性,太有魅力,太招人喜欢。”

  周泽楷:“……”

  叶修道:“不过嫉妒这些的人通常没什么本事,你说这个人是个高手?”

  周泽楷道:“不在你我之下。”

  叶修凝眉:“很奇怪,你当小心。”

  周泽楷道:“自然。”

  周泽楷除了手里一个酒壶,身侧还有一盘点心,他把盘子拿给叶修。叶修怔了一下:“什么?”

  周泽楷道:“你吃过了?”

  “买给我吃的?”叶修感动地接过,“好人!我还没吃,好饿!”

  周泽楷道:“再有这事,我就打你。”

  叶修道:“你别在我对你的好感噌噌往上提的时候说打我,你应该打喻文州,我是你队友,我会帮你打他。”明明没说错话,小公子居然要来抢盘子不给他吃,他赶忙把盘子里的点心都塞进嘴里,不当心,噎住了。

  叶修:“水!水!”

  周泽楷可不敢把酒给他,抱着酒壶跑:“不给!”

  叶修:“水!!!”

  周泽楷:“你有!!”

  叶修摸到腰上葫芦,忙拔塞猛灌,一口喷出,连同噎喉咙的点心。

  周泽楷:“……”

  叶修跑了趟鬼门关,看着救命恩葫芦,眼神复杂。

  “拿错了,这是沐橙装杂烩汤的葫芦。”

  周泽楷:“……”


评论(12)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