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6。

  夜。

  寂寥,无声,无月之夜。

  丑时。

  每个人都已经进入安详的梦中,为天亮之后又一天的劳作积蓄体力。不习惯日夜颠倒的人,若这个时候还不休息,精力必会出现萎靡之态。

  富字二号房的灯还燃着。

  叶修坐在软垫上,手中拿着一幅画,拧着眉,正在苦苦地思索。

  那幅画里的玄机,到底在哪?

  苦思冥想,毫无所获。

  思考得太久,叶修已经感到头疼起来,眉头挤得更紧。他干脆不再思考,重新卷起画,却又觉得不甘心,把画卷放到桌上,他双手抱胸,在如豆灯火下来回踱步,视线始终盯着让自己如此困扰的画卷。

  人影在灯光下摇晃,犹如要趁夜作怪的魅影。

  想不出啊,想不出。

  头疼得心情也烦了起来的小阎王一屁股坐回软垫上,瞪着画卷,咬牙恨恨地决定今晚就跟这东西扛上了。

  小阎王虽然人称小阎王,可却还是人,不是真的阎王。

  只要是人,就会受到肉体的束缚。肉体需要进食,否则就会饥饿,肉体需要休息,否则就会疲累,只有死人和神仙,才不会饿,不会累。

  小阎王已经累了,眼睛没瞪多久,眼皮就不知不觉往下垂。

  疲态已尽显。

  冷风乍起,无影无形的寒冬刺骨的手探进室内,撩动叶修额前的头发。闭着的眼睛陡然睁开,眼中精光凌厉,刚才那若是人手,此时必定已经断成数节。

  那不是人手,只是一旦出现,便无所不在的寒风。

  叶修发现自己忘了关窗,难怪风这么大,让他都不禁感到一丝寒意。他走到窗口,窗外一株石榴树在寒冬之手的拨动下树梢不住摇晃,发出“沙沙”的声音,倒是挺好听。

  放下窗,叶修转身,打算继续研究那幅画。

  他已经精神不佳,但他还不放弃,方才被风一惊,他想到自己的思考方向或许错了,现在开始换一个思考的方向,譬如,那两行字……

  一刹那。

  来不及转头的一刹那。

  一刹那可以做很多事,比如杀一个人。

  当听到背后极轻微的响动,叶修根本来不及回头。他既没有看到偷袭的武器,也没有看到偷袭的人。

  一刹那,人已倒下。

  一刹那,画卷已从桌上飞起。

  富字一号房,窗户大敞,寒风灌进房中,肆虐。

  一个人影跃到石榴树上。

  “得手了?”

  “得手,画卷拿到了。”

  “人呢?”

  “中了我的钉骨针,从今以后,那小阎王每到夜晚都会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干得好!”

  两个人影从石榴树跃出。

  夜风依旧吹拂着,枝叶依旧摇摆着,黑夜还是那么深沉,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两个人影在街道间飞窜,速度极快,几乎没有声音。

  直到一个民房的房顶,才停下来。房中一灯如豆,一个农妇在灯下缝补丈夫儿子破损的衣服,很累,很幸福。

  人影往下一滑,就从虚掩的后门进了后屋。家里进了外人,农妇却丝毫没有发觉,还在辛勤地补衣服,嘴角噙着笑,想必内心非常甜蜜。她抬头看向窗外,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刚才好像看到一只飞鸟从窗外飞过,一定是错觉吧?天这么黑,又这么冷,怎么还会有飞鸟在夜里飞呢?

  两个人影,是一高一矮两个黑衣人,看身型都是男人,高个子一口破锣音,矮个子声音尖细。

  矮个子道:“女人,为何不杀?”

  另一个房间的女人虽说没有察觉到他们,但到底是个碍事的。

  高个子道:“你看到桌上一堆衣服没有?”

  矮个子道:“看到了,怕是到天明才能补完。”

  高个子道:“等她补完了衣服,开开心心叠好,开开心心做好饭菜,开开心心去叫醒丈夫儿子。”

  矮个子道:“她的丈夫儿子已经再也醒不来了!”

  高个子矮个子笑起来,笑声必须很小,否则就会让还没有睡觉的人惊觉,两人克制得肚子都痛了。

  他们是见不得光的夜行人。

  他们对痛苦和鲜血有狂热嗜好。大奸大恶四个字,是对他们这种人最好的诠释,他们这种人也非常喜欢这四个字。

  矮个子忽然道:“我们何不把它打开看看?”

  画卷,在他手上。

  高个子大惊:“你要干什么?”

  矮个子道:“难道你不想要财宝?”

  高个子道:“主上会惩罚我们。”

  想到主上的手段,他不寒而栗。

  矮个子道:“就打开看一眼,一眼之后马上收起来,你不说我不说,主上岂会知道?”

  他们无恶不作,毫无怜悯心,忠诚这种东西,更是少之又少。

  高个子心动了:“万一主上马上就回来……”

  矮个子道:“主上不会错过欣赏小阎王的痛苦,一时半会不会过来。”

  高个子想了想,确实如此,点头道:“打开看看!”

  矮个子道:“找到了财宝,你我一人一半。”

  高个子连连点头,两人相视一笑,矮个子打开画卷。

  一人一半?或许真的会吧,又或许不会。他们臭味相投,故而凑在一起,陷害对方这种事,随时可能有,谁若是天真地对对方托付信任,最后只会落个凄惨的下场。

  画卷打开了。

  两个宛如恶鬼的人,仿佛这一天终于见到了吃人厉鬼,双目大瞪,嘴巴大张,极度震惊,极其恐慌。

  他们看到了什么?难道他们一眼就看出了画中的玄机?

  除了两行字,画布上什么也没有。

  两行像汉字又不像的字,除此之外一片空白。

  怎么会?山呢?水呢?柳呢?小舟呢?还有这幅画不是被气劲给切割成碎片了吗?

  门忽然无声敞开。

  高个子矮个子两人常在夜幕下进行见不得光的活动,夜视能力自然是十分出色。比较靠近门的高个子首先看到一点寒芒,矮个子也迅速觉察。

  矮个子能在小阎王转身的一刹那射出剧毒钉骨针,又在小阎王倒下之前取得画卷并从容离开,速度自然是没得说。

  从眼睛看到,到身体作出反应,这中间是有间隔时间的,就算是普通人,这个时间都不会长,对高手来说,这个时间甚至不会长过眨一次眼。

  然而这次,出色的夜视能力和反应速度居然没能让他逢凶化吉。

  如果说矮个子只用一个眨眼的时间就能变换自己的位置,那这一点寒芒只需要半个眨眼的时间,就能从高个子身上,再游到他身上。

  好快的剑!

  矮个子在惊骇中拼命移动身体,却还是失去了一只手。而高个子一被寒芒碰到,就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

  什么人这么快?

  那人,已经站在了矮个子面前,那人手上的剑,剑尖有鲜血滴落。

  矮个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周泽楷!”

  画卷已经与断手一同落到地上,他们作恶一世,今日终于落入了别人的陷阱。

  轮回山庄小公子不是恨叶修入骨吗,为何会和叶修同谋?难道叶修与他分享了画卷的秘密?

  矮个子强按下内心的惊恐,问道:“你要什么?”

  其实他还可以反击,还有拼死一搏的能力,但却选择不反击。他认为自己能够赌一下,赌自己能够用别的东西,交换自己的命。

  周泽楷身上没有半点杀气,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如果不是那极轻微的呼吸,让人几乎要以为这个人不存在。

  他缓缓开口道:“那两行字……你可识得。”

  地上的画卷上的两行字,是他照着真正画卷上的两行字抄的。

  矮个子道:“我不识得,但我知道……”

  有脚步声!

  周泽楷疾点矮个子身上几处穴道,走到窗边。

  缝衣服的农妇不知为何提着个油灯正往这个房间走来。不妙,不能让她进到房间里来。

  农妇走上门前台阶,忽然觉得身子一软,往后倒去。在倒到地上之前,被一个白衣飘飘的男人接住,避免了摔到地上。

  周泽楷让昏迷的农妇靠坐在椅子上,想了想,掏出一个金锭,塞到农妇手里。

  接着,转身。

  矮个子那句没说完的话,没说完的部分是什么?显然没说出来的部分,很是关键。

  周泽楷没有到过农妇之前缝衣服的那间房里,并不知道,在堆满破衣服的那张桌子下,正躺着一具女人的尸体。

  他和叶修约定好一前一后,叶修本应该在这时候赶到。

  可是叶修迟迟没有出现。

  难道作为诱饵的他,真的被钉骨针给伤到了?

  

  富字一号房。

  灯依然亮着。窗敞开着,画卷已经没有了。

  人,躺在地上。

  人的脸色很苍白,闭着眼睛,昏迷不醒。

  钉骨针,长三寸,坚硬,尖锐。矮个子以迅猛之力将它打出,若是没有躲过,三寸长针便会全部没入血肉之中,贯穿骨头,表面只留一个细小的血点,唯有浑厚的内力才能拔出。细长一根针,不会致命,却会造成中者极大的痛苦,就算针被拔出来,针上的毒也会让中者痛不欲生。

  恶毒的人,恶毒的暗器。

  叶修似乎中招了,否则怎么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又很有可能,叶修只是在假装。

  无论谁,看到这样的小阎王,都迫切希望立即知道,这厮到底中没中招。

  门,被推开了。


评论(8)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