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5

  叶修:“……我不知道。”

  周泽楷:“哦?”

  叶修:“真的。”

  叶修努力让自己的脸显出一派真诚来。

  他总不能直说,因为江湖传言周小公子被采了花,于是就上了江湖美人榜吧,那不是自找死路。

  他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他也确实不明白采花和美人榜哪来的因果关系。

  周泽楷的表情有点冷。

  美人冷脸,依旧是美人。好看的人脸沉下去,那张脸依旧是好看的。

  这世上,能不受美色吸引的人,除了瞎子,就只有还不懂欣赏的小毛孩,和心坏妒忌的人。叶修不是瞎子,不是小毛孩,心中更没有鬼祟的心思,被一个极好看的人这么看着,难免就有点心情飞扬。

  男人嘛,对男人来说,被美人瞪眼是一种享受。叶修也是男人,但心知这种飘飘然很不好,立即就强行压下了,神色上只细微地泄漏了一丝丝。要是被面前的人觉察,又发起火来,他的东西就别想要回来了。

  叶修真诚地说:“那飞天虎不过是个满口胡言的家伙,他说的话,不必在意。”

  周泽楷的脸色稍稍缓和。

  两人并肩走着。

  冬日的夜晚来得快,从醉仙楼出来时才黄昏,看了一场浪费时间的决斗,还不到半个时辰,夜幕已经降临。家家户户门前的灯笼已经亮了,街上行人也已经少了,晚风夹着冷意,吹动路人的衣角,让人情不自禁缩起脖子抱着双手,低头走得更快,盼望早点回到温暖的家中,不受这寒风欺凌。

  叶修和周泽楷都处于血气方刚的年纪,冷风吹在身上跟感觉不到似的,走了几步,路过一个馄饨摊,叶修想到晚饭什么都没吃,便提议吃馄饨。

  刚出锅的两碗馄饨,热腾腾,冒着香气。先喝一口热汤,美滋美味美到心里暖到心里,真是无比舒心。

  吃东西的时候,最适合闲聊瞎扯淡,当然也适合交谈正事。吃东西时的人,警戒难免会放低。

  于是叶修开口:“周公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周泽楷说:“看你。”

  叶修不解:“我?”

  周泽楷问:“卷轴里是什么?”

  叶修道:“是一幅画。”

  周泽楷再问:“什么画?”

  叶修道:“山水画。”

  周泽楷三问:“什么玄机?”

  他问得太直白,让叶修很不好蒙混。

  叶修只好道:“有一个秘密,就藏在画中。”

  周泽楷问:“什么秘密?”

  叶修道:“你可知落花宫?”

  周泽楷道:“知道一些。”

  周庄主曾和落花宫大宫主于西北峰峰顶决战,最终以周庄主重伤、落花宫宫主死亡收场。

  叶修道:“大宫主死后,落花宫从此一蹶不振,众人四分五裂,那一战后不过五年,落花宫便从江湖绝迹。传闻宫中财宝都被二宫主红曲暗中转移,但这个二宫主自大宫主死后就销声匿迹,谁也不知道她在哪里,那些财宝又在哪里。”

  周泽楷对这些并不知情,只知道那一战后,父亲落下了病根,当时不影响,上了年纪后才感受到痛苦,不得不花很多心力医治,近几年才好过一些。

  难道叶修想要落花宫的财宝?

  叶修道:“这幅画卷便指向那批财宝的去向。”

  原来如此。

  周泽楷问:“你要财宝?”

  叶修道:“其实兴趣不大。”

  周泽楷:“那是……”

  叶修:“我要找到红曲,我跟她有仇。”

  有传闻说大宫主死后,红曲幡然醒悟,不再作恶,从此带着财宝隐入山中,不问世事。传闻若是真的,这个画卷就出现得太应该了,作恶一世,一个幡然醒悟就想安然度过余生,那是不可能的。无论如何,叶修也要去探探究竟。

  当年红曲和财宝一同消失,画卷既然内含财宝所在的玄机,自然也能因此找到红曲的所在。

  周泽楷却丝毫没有把画卷给出来的打算。

  他说,“我也是。”

  叶修微愣。

  周泽楷道:“一起。”

  叶修吃惊:“你跟我一起找红曲?”

  周泽楷道:“我和你。”

  当年周庄主以重伤为代价,杀死落花宫大宫主,成功让恶霸一方的落花宫消失,如今落花宫的消息重出江湖,身为后辈,周小公子认为自己有义务知道是怎么回事。

  叶修道:“你不回家?”

  周泽楷:“不回。”

  周泽楷深受良好的世家教育,磊落大方,但由于平时总是独自一人在藏月湖练剑,导致不善交流。他对画卷背后代表的大量财宝没有任何想法,目的只是落花宫余孽,但他没有主动详细说明的习惯,以为“我也是”这三个字就够解释自己的目的了。此时叶修的位置换做别人,难免不怀疑他是不是心怀叵测,打着夺财害命的算盘。

  配称顶尖高手的人,脑子都不会太差。叶修的脑子不错,眼睛也很锐利。

  所以他没有多猜测,而是直接问:“你要不要财宝?”眼睛紧紧地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道:“不要。”

  叶修再问:“你只要红曲?”

  周泽楷道:“对。”

  叶修问:“若是见到了红曲,你将如何做?”

  周泽楷道:“正法。”

  跟叶修的目的不谋而合。

  叶修倒是没有想到这位小公子如此有责任心,他早打算周泽楷若是以财宝为由要和他同行,便出手强夺,这下却是不行了。

  即使周泽楷直言自己的想法,另一方也相信他的为人,周泽楷这样擅自加入进来的行为也太过冒失。高手都是独来独往的,也没几个人愿意平白多个隐患。

  叶修忽然弯起眉眼,笑眯眯道:“如果我说,刚才那番话我是骗你的,你信不信?”

  周泽楷说:“信。”

  他看人的眼光不算顶好,对山庄以外的事知道得也少,所以没有绝对不会受骗上当的把握。

  叶修看着他不变的神情,看出对方的心思:“但你不会把画卷给我?”

  周泽楷道:“对。”

  也许画卷没有暗藏什么玄机,更跟落花宫没有干系,却绝对是个重要的东西,否则叶修不必为它大费心力。

  叶修道:“难道昨夜一战后,我们没有冰释前嫌?”

  周泽楷道:“只有那一……嘴唇相触。”

  那个因为胡来的打赌导致的嘴唇相触,昨夜一战之后,他不追究了。

  但事后流言疯传,使得他在江湖的名声从此败坏,只有在那些难听流言完全消失之后,他才不会再追究。

  叶修支支吾吾:“这个……我一定会叫门中人好好处理的,蓝雨宫也会全力以赴,你放心。”

  周泽楷道:“顺便,查查第二美……”

  叶修断然道:“我吃饱了!”

  周泽楷微微蹙眉。

  他有所觉察,第二美人可能既不是自己听错也不是那人胡说,个中可能有很不堪的原因。

  但他不想多问,再添烦扰。

  

  填饱了肚子,接下来是干正事的时候。

  客栈内,周泽楷的房间。

  二人把桌上的茶杯茶壶放到别处,在桌上拼凑破碎的画卷。这不费什么时间,半个时辰就拼好了。

  一幅山水画。

  墨山,绿柳,清水,小舟。

  有两行小字,像汉字又不像,两人无法解读其内容。

  画中藏玄机……玄机在何处?

  三座高山,二株柳树,一片湖水,一叶扁舟,玄机在其中哪一出?或是每一处?

  这两行小字到底是什么字,是什么含义?

  一个时辰毫无头绪,叶修一屁股坐下,使劲揉干涩的眼睛。

  同样眼睛累的周泽楷捏捏两眼之间,觉得这么干瞪眼不是办法。山水画的作画手法很规矩,他完全看不出哪里有值得推敲的地方,画布没有夹层,卷筒也没有暗藏空间。

  周泽楷心中忽然冒出一个疑惑。

  这幅画除了两行小字有古怪,其他都很普通,最初是谁认定这幅画与落花宫有关的?

  叶修道:“我的同门兄弟偶然探听到的,他们恰好碰上两拨人正在争斗,坐收了渔翁之利。”

  周泽楷道:“什么人?”

  叶修道:“丐帮弟子和四方楼。”

  周泽楷沉默片刻,道:“四方楼?”

  丐帮天下第一大帮,他自然知道。这个四方楼,他却完全没有耳闻。

  叶修道:“去年在江湖出现的神秘势力,具体我亦不清楚。”

  当时正在争斗的那两拨人或许知道画中玄机在哪,却没有来得及挖出秘密就死了。

  周泽楷:“可以……”

  他想说,他们可以找到丐帮或四方楼的人,询问这幅画的秘密。丐帮弟子到处都是,普通弟子应当不会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长老却肯定知道,他们可以找机会隐瞒身份探上一探。

  叶修与他同时开口:“看不出就不看了,会有人把答案送来的。”

  周泽楷闭上嘴巴,看着他。

  叶修接着道:“就在画卷丢失后不久,江湖就传出我因为一个画卷与人打赌的事。”

  周泽楷明白了。

  有心人必然会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

  叶修道:“你还要跟我一起吗?你我目的一样,其实你大可以回去继续练剑,若是找到红曲,你会看到她的首级,不必以身涉险。江湖人都知道你因为打赌一事追到三月湖畔,明日之前离开,我的麻烦便不会波及到你身上。”

  周泽楷慢慢坐到椅子上,神色未有任何改变。

  他轻轻说:“好好睡觉。”

  叶修轻叹。


评论(7)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