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4

  醉仙楼。

  大堂,靠门口的一桌有三个人。

  这是个好位置,现在也正是个好时候。吃饭的时候。

  很多人都喜欢吃饭的时候闲磕牙,一边吃吃喝喝,一边东拉西扯,等肚子填饱了,嘴瘾也过了。人生快活事,这绝对是很紧要的一桩。

  这一桌有三个人,一个英俊的男子,灰色劲装,面带微笑;一个更英俊的男子,锦衣玉冠,唇红齿白;还有一个长相平凡的男人,正放肆豪饮,放声高谈。

  那男人道:“若不是那杆‘却邪’,小阎王叶修怎么可能斗得过南北二十四高手,他有如今的地位,不过凭的一把好武器。‘却邪’如果是在我的手上,我定让小阎王一点浪都翻不起,小鬼都不配称。”

  锦衣男子面无表情。

  劲装男子却煞有兴趣:“是吗?”

  在有聊兴的人面前,一声“是吗”就相当于捧场给面子,那男人说得更起劲:“嘿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劲装男子道:“四海会好汉!”

  这个自称好汉的人的来历,好汉从坐下来到现在,已经提了三遍。

  好汉大笑一声:“飞天虎就是我!”

  劲装男子:“幸会幸会。”

  飞天虎道:“那叶修与我,武功走的都是刚猛的路子,但他太过刚烈,过刚易折,我看他迟早栽在自己精学的武艺上,而我是刚中有柔,柔中含刚,刚柔能随心变幻,才能用好矛这种武器,你说,那叶修是不是糟蹋却邪?”

  劲装男子道:“你说得很有道理。”

  飞天虎傲然道:“自然有道理,我说的就是道理。”他抓起桌上的蹄膀,大口咬下去,又端起酒碗,一口全灌进肚,“你们把今日我这一番话记住,回去多琢磨,悟一悟,假以时日武功定能有所提高。另外,武功不但需要勤学勤练,还需要高尚的品德,一个无德的人,同样也不会有才,你们知不知道,那叶修是个什么样的人?”

  劲装男子立即道:“我听说他长得俊俏,不但武功好,人缘也好,人见人爱。”

  飞天虎油腻腻的手往桌上一拍,大声道:“都是谣传!这种鬼话你要是信了,那就一点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以后也不用在江湖混了!那小阎王坏事做尽,杀人如麻,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恶人,不仅如此,他还是个淫徒!第一美人苏沐橙,第二美人周泽楷,都被叶修淫贼……”

  飞天虎话没说完,锦衣男子没有表情的脸已经出现裂缝。

  飞天虎话没说完,一个手掌猛然拍到桌上,顿时连装菜的盘子都离桌跳了一跳,菜汁飞溅。差点污了一身衣服的锦衣男子的脸色又坏了一分。

  拍桌的人厉声道:“一派胡言!”

  飞天虎被吓了一跳,惊道:“你是什么人?”

  拍桌人道:“月轮山城月中眠!你,给我出来,我今天非教训教训你那张臭嘴不可。”

  飞天虎一听不过是个小地方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放下心来,冷笑:“你是什么东西,让我出来,我就出来?”

  月中眠也是冷笑,道:“我当是什么人敢信口狂言,原来不过是个缩头乌龟。”

  飞天虎道:“你说谁是缩头乌龟?”

  月中眠道:“谁不敢接下我的挑战,谁就是缩头乌龟。”

  飞天虎“唰”地站起来:“你以为我怕你?”

  月中眠和飞天虎大步走出去,吵吵着要找个地方决战,让对方吃吃教训。

  这番变化让留下来的两个人好一会没反应过来。

  劲装男子忽然转头对另一个人说:“我还是头一回被一个无才无德眼睛瞎的人说无才无德眼睛瞎。”

  这个劲装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叶修。

  飞天虎对叶修评价得口沫横飞,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认识叶修并且和叶修交过手,不然哪能这么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绝对不会错”的姿态,却浑然不知道叶修就坐在自己面前。

  明明见都没见过,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让他端着这么个“我什么都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绝对不会错”的表情和口气。

  锦衣男子没好气地端起酒杯,又放下。杯子里的酒溅进了一滴菜油,让他胃口全失。桌子好像被狂风卷过一般,已经是一片狼藉,那飞天虎话没少说,东西更没少吃,钱却是一分也没留下。

  这个锦衣男子,自然就是最近在江湖小有名气的周泽楷。

  他面有愠色,起身一甩手。

  叶修连忙道:“不吃了吗?”

  周泽楷道:“不吃了!”

  话落,人已经走了。

  一桌子菜一口都还没吃的叶修唤来小二,一边掏钱,一边叹气:“连口水都没喝上还得出钱,真可怜。”

  

  周泽楷走到街上,跟在刚离去那二人身后。那二人谁都没有发觉,走过两个转角,挑选了一处民房后的空地为决斗的场所。

  飞天虎露出衣服外的身体部位精壮,眼中也有精光,走路时脚下生风,是个练家子。练家子,不是高手。在周泽楷眼中,飞天虎的一呼一吸不过比平常人深厚,走路比平常人平稳,眼里更有精神而已。

  但若不是高手中的高手,哪来的底气以“不过是占了武器的便宜”这种话放肆评论叶修的武功。

  也许和平常人相比较为深厚的呼吸、比较平稳的步伐,都是伪装,掩盖自己真正功力的伪装。高手代表对能力的认可,同时也会惹来麻烦,江湖后生想要快速出名,头号方法就是挑战高手前辈,一些人为了避免打扰,就隐藏起自己的行踪,让自己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这也是个隐世的高手吗?

  并不是。

  非但不是个高手,连高手的边都不沾。

  月中眠武功不错,却也还算不上高手,而飞天虎在月中眠手下还走不过百招。

  周泽楷大失所望,因为这样一个人浪费自己的时间,更是令他不快。

  见形势不妙,飞天虎立即凌空一个后翻,飞上房顶。这一举倒是有脑子,知道再打下去,自己就不止是技不如人没面子了,月中眠分明冲着教训他口出恶言而去。

  飞天虎的轻功倒当得上个不错二字。

  月中眠没追上人,气呼呼地把剑入鞘,离开空地,迎面碰上笑吟吟的叶修。

  叶修觉得自己有必要表示一下感谢,哪想到刚凑过去,月中眠便丢过来一个十分鄙夷的眼神,转了个大弯避过他走了。看那表情,应该是认定他是轻信流言不辨真假的人,根本懒得搭理。

  叶修只好垂下想打招呼的手,无奈地摸摸鼻子,转身,对鬼魅般到了自己身后的周泽楷说:“你不能因为这件事对我产生不好印象,我是无辜的。”

  周泽楷:“……不会。”

  他比较在意另一件事。“第二美人……是什么?”


评论(13)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