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花前 1

  小寒夜。

  月朗星稀,轻风徐徐,好一个清朗之夜。

  藏月湖。

  湖中明月皎皎,湖畔杨柳依依,好一处人间美景。

  湖边不远,有石凳石台,和一个人。

  白衣胜雪,发黑如夜,面如冠玉。

  仰头望,明月高悬,触手仿佛可及,低头看,无波之水下,竟也藏了一轮明月,伸手就可碰触。置身此地,就如置身一正一反两片天地之间,令人震撼,非一般人间美景。

  此人,亦非一般人间姿色。

  月在枝头,乃是高不可攀之月。

  人在树下,却非清冷孤高之人。

  大理石台上,有一柄长剑,石台旁,有一个火炉,火烧得正旺,炉上一壶酒,香气四溢。酒已经喝了不少杯,白衣人双颊染上了红霞,兴浓时,还会舞起手来,比划白日里已经练过千万遍的招式。

  江湖有传言,宝仙山上藏月湖,住了个天仙,仙人性子冷冽,如万年不化的寒冰,看上一眼就会被冻住。

  流言果然信不得。

  白衣人忽然放下酒杯,也冷下了脸。

  这下就有点寒冰的味道了。

  却不是因为性子冷,而是发现屋檐上坐着一个人。

  那人一身利落服装,不知在那坐了多久,脸上笑吟吟,单手撑着下巴,一副无比悠闲的姿态,仿佛自己不小心晃到了这里,见有美景有美人,于是坐下来赏景。

  江湖人都知道,宝仙山山顶,是上不得的。

  不是因为天仙冷,也不是因为山上有什么宝贝。

  而是因为整个宝仙山,都属于轮回山庄。在民间,山庄财大气粗,商界一霸,普通人可招惹不得;在江湖,轮回山庄剑术世家,庄主剑法超绝,不能,亦不敢冒犯得罪。

  藏月湖绝景闻名天下,看过的人寥寥无几,因为这里是庄主独子周泽楷的住处。湖边不远处,便是踏月阁。

  那人能避过山中各处防守,悄无声息来到藏月湖,坐到踏月阁顶,无人发现,武功实在不俗,胆子也实在太大。

  周泽楷冷道:“下来。”

  那人一个翻身到了地面,走到白衣人身边,大喇喇坐下,身上没有武器。这是明智的,表明自己贸然前来,却并没有恶意。若非如此,周泽楷也不会开口让他下来,而是直接一剑打过去。

  那人笑道:“在下叶修,久仰周公子大名,特来拜访。打扰之处,还请原谅则个。”

  叶修——这号人物近几年在江湖可是风生水起,周泽楷也有耳闻。

  周泽楷端起酒杯,啜了一口。他没有为叶修斟酒,来者不是客,便没有招待的必要。

  他道:“何事。”

  敲门通报才是拜访的正经路子,直接闯上山,跑到他的住处来,这不是拜访,是有事相求。

  据闻这个叶修武功极高,擅耍一杆银色长矛,才二十四岁,已经是走遍天下,打遍天下。因其我行我素的作风,江湖人赠其称号“小阎王”。

  所谓传闻,难免和事实有出入,但江湖称号却总是有理有据,实实在在。

  小阎王找上门,肯定没有好事。

  果然,只听叶修道:“实不相瞒,我这次来,其实是为剑木的一根枝。”

  藏月湖旁不止有柳树,有鸟语花香,有踏月阁,有仙人,还有一株与众不同的树,世所罕见。此树片叶不生,树枝又薄又尖,如一把把纵横交错的长剑,故而得名剑木。

  那剑木,就在叶修身后。

  周泽楷竟露出疑惑的表情,道:“剑木?”

  叶修:“正是。”

  周泽楷轻轻摇头,说:“试剑木。”

  叶修微怔。

  周泽楷忽然抓起石台上的剑,凛冽剑气一闪即逝,眨眼之间,剑木的一根枝已经掉落地上。

  叶修眨眨眼。

  原来如此,所谓天下独此一株的剑木,不过是周家小公子试剑的道具,成天给剑气这么不讲情分地削,才成了这幅样子,不晓得哪个家伙看见了,以为是什么天材地宝,看着周围,想来这剑木实际不过是平平凡凡一棵柳树。

  叶修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周泽楷淡淡地道:“拿去。”

  这人不请自来只为一根树枝,必定有不一般的目的,他没有问是什么目的。区区一根树枝,犯不着小这个气,他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也不是爱打探他人密事的人,什么冷若冰霜、什么不近人情云云,更是跟他半点干系也没有。

  叶修拾起树枝,又回到石台边。

  来这里的目的,当然不仅仅是为了一根树枝。就是周泽楷不肯给,他未必拿不到。

  他是因为跟人打赌,才会来这里。与他打赌的那个人阴险狡诈成性,取剑木虽难,却不到那人认为千难万险的程度。

  叶修看着周泽楷为自己续杯,清酒晶莹如水,一轮小小的月亮浮在面上,周泽楷张口,把明珠一般的小月亮吞下肚。叶修不禁有些心痒痒,如此好山好水的地方,如此清明的月亮,又有美酒好剑作陪,真是无比快活。念头刚一动,便被打消了。

  他今夜来这里,全怪一杯酒,他的体质滴酒不能沾,一喝酒就要出事。

  绝对不能喝酒,往后再也不喝酒了。

  周泽楷见这人迟迟不走,皱眉道:“还有事?”

  赠剑木枝只是小事一桩,但这人若还有要求,即便是小事,他也得不高兴了。作为不速之客,他没有当场赶出去已经是非常大度,这人最好有点自知,不要得寸进尺,当这是能任他索取的地方。

  叶修一叹,道:“酒啊,真不是好东西。”

  话音刚落,周泽楷只觉得眼前一花,嘴唇已经被一片柔软覆盖,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大惊大怒。那人一碰即走,凌空后翻上了房顶,周泽楷长剑才刺出,叶修已经窜出老远,跑得比兔子精还快。

  

  五日后。

  尚城,晌午。

  闲书茶楼的说书先生贾先生刚得了个满堂彩,心里飘飘然得脚步都有点虚浮,正要穿过一条小巷回到家中,忽然被一个头戴斗笠的人给拦住了去路。

  斗笠前沿偏低,遮住了那人的脸,那人道:“你……刚才的鬼话……”

  那人话没说完,贾先生已经气得要跳起来:“鬼话?我贾三一张铁嘴什么话都说,从没说过鬼话,你是谁?为什么要拦我去路,还如此诬蔑我!”

  那人道:“那不是事实。”

  贾先生道:“事实?你指的是小阎王叶修夜闯轮回山庄,采了轮回山庄小公子这朵高岭之花?”

  若是贾先生能看到斗笠下的脸,必然能看到这张脸已经扭曲得几乎要不成人样。

  那人道:“对!”

  贾先生冷哼,道:“你说我说的不是事实,你有什么证据?”

  那人道:“没这回事。”

  贾先生看那人,觉得这人就是个不知哪跑出来的疯子。他轻蔑道:“我贾铁嘴在闲书茶馆说书近十年,民间事官场事江湖事事事都说,事事都是有根有据,从不信口胡说,你今日指责我说鬼话,那好,五日前,叶修夜闯轮回山庄,有这事没有?”

  那人道:“有,但是……”

  贾先生道:“轮回山庄小公子生得一副天仙相貌,是还是不是?”

  那人:“这个……”

  贾先生又道:“小寒夜,踏月阁,小公子天仙之貌,小阎王天人之姿,两人……”

  那人断然道:“没有!”

  贾先生忽地怜悯起这人来,道:“你不接受发生的事,莫非你是周小公子的爱慕者,但你不接受爱慕之人被别人采了花也不能拿我撒气啊,那小阎王武艺高强,风流倜傥,江湖上哪个美人不为他颠倒,周小公子虽是个男人,但鲜少踏入红尘,懵懂幼稚不知人事,第一回能栽在小阎王手上,其实是好事一桩。”

  那人被贾先生气得不轻,然而他一眨眼的功夫能刺出几十剑,嘴巴却因为常年一人对木练剑的缘故,说话的功夫极其差劲。鬼话连篇的贾先生滔滔不绝的毛病又犯了,他半点插口的机会也没有,怒极,忽然一剑劈下。

  贾先生吓得大叫,两眼一翻,还没有被剑碰到,人就晕死了过去。



嘤,没赶上1号发。

评论(32)
热度(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