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23

  叶修转头,发现周泽楷正盯着自己。被发现的周泽楷尴尬地移开了视线,装模作样地看电视,给了叶修一个极好看的侧脸。叶修大大方方,欣赏美人的侧脸——这个角度直接就可以剪下来贴到海报上,一定能迷倒一大票女孩儿。

  而这个人却和他躺在一张床上。

  此时此刻,任何人都会油然而生出一股得意的情绪。别人都没有的好宝贝,就揣在自己怀里,可不是叫人得意极了吗。

  周泽楷盯了两分钟电视屏幕,眼神又游移了起来,移到了叶修脸上,刚触碰到叶修的目光,赶紧转回去。他知道叶修一直在看自己,他忽然察觉到叶修看自己的目光和平常不太一样。

  他问:“怎么了?”

  叶修的回答是一个吻。

  一个浅尝即止的吻,蜻蜓点水一碰就走。

  但周泽楷不单是个美人,还是个行动力十足的美人。换言说也就是轻易招惹不得,惹了就要负责到底。

  周泽楷当然不许他走,拥住叶修。叶修认为这美人是他的,而周泽楷早把叶修当自己的,手抚上所有物的后脑,往下按,强行延长这个吻。美人的嘴唇柔软,烟鬼毫不反抗,让美人霸占住自己的嘴巴,鼻尖满是这个人身上清香的味道。

  过了不知道多久,二人的分开。叶修的脸有些红了,看着两眼亮晶晶的周泽楷,暗暗在心里说,这小子进展神速,前些时间干这事还有那么点青涩,如今已经有本事让他神魂颠倒了。

  真是要不得。

  可是长得好看,技术又好,这有什么要不得的?


河蟹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07999&tid=3132633

  

  等到周泽楷终于累了,叶修已经累得够呛,嗓子沙哑,眼睛还有点肿起来。

  他扯着嘶哑的嗓子说:“过分了啊!咳咳……”

  周泽楷微笑,笑里带着诚挚的歉意,抱着叶修洗了第二次澡,再度双双回床上。

  可能是累过头,又恰好吃饭时间到了,叶修闭上眼睛却没有半点困意,想休息却休息得不安宁,干脆睁眼,手肘顶顶一直在内心刷“心满意足、人间美味”的周泽楷。

  “你饿不饿?”

  “心满意足、人间美味”变成了“我刚吃饱”。

  过了一会,周泽楷回过神来,说:“我去找找吃的。”说罢下床。

  

  过了有一个多小时,去找食物的周泽楷还没有回来。

  找个吃的,哪需要这么久,外面雨还很大,他不会是冒雨跑到别处买东西去了吧?

  叶修放心不下,下床龇牙咧嘴扶着腰穿上衣服,走出房间,下楼梯往一楼走。周泽楷就大堂,老板在收银台后方的一片小空间里打盹,周泽楷就在另一个方向,坐在一张椅子上,怔怔地盯着面前的茶几出神。

  他说:“怎么在这里坐着?”

  他走下楼梯,走向周泽楷,脚步猛地顿住。

  他走近了才看到周泽楷到底盯着的是什么。是一根红绳,牵着一个晶莹剔透的人工钻石。他不用细看,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了,周泽楷已经多年没见到这个东西,但不会忘了这是什么,代表了什么。

  叶修一下子冷汗冒出来了。

  小周怎么会找到这个东西?他一直把它放在手提包的夹层里,小周从来不会乱翻他的东西,这个东西怎么会被他找到?

  叶修忽然想起张佳乐不久之前翻过自己的手提包,那家伙还把包整个倒过来,把东西都倒了出来。张佳乐难道是在倒之前把夹层都打开了?!

  叶修才得没错,事情就是这样。停好车后周泽楷把两个人的手提包都拿上了房间,叶修的手提包是乱的,他草草收拾了下,把枪和弹药还有“起源”收拾进去,别的譬如衣服面包没有管,刚才找吃的他想到车上还有东西,就打算都拿回房间去。

  然后看到了衣服下的这东西。

  周泽楷转头,看了眼叶修。

  这一眼包含了多种情绪,最开始的情绪俨然是愤怒的。这东西是他送给叶修的,也是这个东西让他再也不想和叶修来往,为什么它会在叶秋手上?这不是什么很有用的东西,更不贵重,叶修没有理由交给叶秋保管。周泽楷立即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性。

  朝夕相处的人竟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人,朝夕相处的人是个骗子,他无论有多么生气,都是很正常的。

  接着愤怒被压抑了下去,因为他不能生气。叶修的腰还有点直不起来,声音还有点沙哑,眼角的泪痕刚刚消失,被啃过的皮肤上的红印还没有散去——他们才刚刚亲密无间过,周泽楷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这种时候,面对这个人,他是半句狠话气话质问话都说不出口。

  愤怒消失了,剩下哀伤,接着是凄凉。

  最后则什么都没有,周泽楷平静地转过头去。

  叶修最怕的就是什么都没有。

  好脾气的人生起气来,都是很可怕的。但最可怕的不是好脾气的人生气,而是好脾气的人不生气。

  生气就说明介怀,说明太在意,这种时候哄总是没错的。自己做错的事,好好认错道歉,态度做到最诚恳,卑躬屈膝求原谅,再生气的人总会有气消的时候。

  不生气就完了。

  周泽楷说:“你的东西掉了。”

  他冷淡地站起身,走到收银台前,把老板叫醒,询问有没有食物可买。

  叶修呆站原地,嘴张了又合,思想急转,迫切需要一个能打破这个局面的解释。

  这是哥哥放他这的——这种时候接着说谎话,就算一时能把小周哄回来,往后再露馅,他再说真话都挽不回小周的信任了。

  实话实说?

  不知道实说后,小周会送他几颗子弹吃。

  周泽楷买了四个面包,三个纸盒装牛奶,上楼去。经过叶修身边时,目不斜视。

  叶修慢吞吞挪到茶几旁,弯腰,将晶莹的人工钻石抓进手里,紧紧抓住。

  惨了。

  惨大发了!


评论(23)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