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21

  处理了失去理智的麦斯,当夜,科莱向教宗提交了对麦斯的观察记录,距离上次提交观察记录至今三个月,这次只有两页。麦斯从半年前开始就已经很不配合观察,目所能及的监控器都会主动破坏,避开有圣教科研人员在的地方,行事也越来越乖张。

  “麦斯已经彻底忘记了教宗大人的栽培。”科莱对屏幕里的人说,态度恭谨,“也完全丢了自己圣教科研者的身份。”

  屏幕里是个中年男人,戴着副无边框眼睛,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不该这么说。”男人说,“他为研究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变成这样是件很遗憾的事。”他的语气平和,听不出到底有多少遗憾,很快就揭过这件事,“你在德里安的任务已经完成,是时候回来了。”

  “我明早就动身。”

  隔日一早,科莱直接就离开了德里安。

  驱车在延绵不绝的公路上,科莱看到后视镜里有一辆大型货车。大型货车速度很快,没一会就靠得很近,他认出那是德里安实验楼的车,司机却不是德里安的任何人。

  科莱把车子调到自动驾驶,打开顶棚爬到车上,冷静地看着后方的货车。自动驾驶的车开得很快,他站在车顶,头发被风吹得散乱,人却脚下扎了钉子似的,纹丝不动,丝毫不畏惧明显来者不善的大货车。

  当货车快要挨到自己的车屁股,科莱一跃跳到货车车前盖。

  张佳乐不慌不忙,科莱刚跳起的刹那,大型货车发出尖锐的鸣笛。大型货车的鸣笛声不同汽车,高亢尖锐震人耳膜,离得太近的科莱首当其冲感受到巨大声音的冲击,不至于受到伤害,却让动作受到了一点影响。只是一点。以及心理上的不快。

  大型货车后面还有两辆小车,这时候现身到了货车两旁。

  他被包围了。

  科莱仍旧不慌不忙,一拳打碎了货车挡风玻璃,这一拳甚至没让他的手破一点屁。司机偏头侧身,闪开向自己抓来的爪子,抬枪激射。科莱的躯体已经练到了能抵抗子弹,但不是完全免疫子弹的伤害,同一个位置中上一弹,毫发无损,中上两三弹,只是有点异样感,四五弹就要受伤了。

  眼前这个人知道怎么对付他,只对着他的眼睛开枪,在驾驶室里灵活得像水里的鱼,竟然让他一时半会没抓住。一抓没有拿住,科莱果断放弃,顶着来自三个方向的密集的子弹弯身破坏了发动机,转身跳到小车上。跳进大型货车的驾驶室最好,既能躲其他方向的子弹,还能近距离干掉货车司机,再利用货车压制另外两辆小车,但副驾驶座上堆满的炸药他看得很清楚,他可不想跑到一堆这玩意上去。

  小车比货车好折腾多了,他轻轻一撕,就能撕开小车的车顶,让车内的人除了直面他,哪儿也没法去。

  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科莱跳到小车车顶不当心滑了一跤,虽然很快稳住却还是造成了很大影响。他心里吃了一惊,来不及想太多,背后一阵剧痛。

  发动机损坏的大型货车直冲出公路,冲出一段距离后在夜空下爆出一片绚烂的火花。

  张佳乐从叶修的车顶上下来,看着周泽楷把科莱制服,啧啧称赞:“这样还能跑。”

  科莱被连着两发枪榴弹打中,却只是背上狼藉了点,又中了一发电击枪才倒下。那不是一般的电休克枪,正常人受到这把电击枪的攻击,现在已经熟了,科莱却只是暂时休克,身体强度可见一斑。

  叶修和张佳乐把科莱五花大绑,又加了一圈铁链,接着又打了一发电击枪,把昏迷的人踢醒。

  叶修掐住科莱的一根指头,问:“周亭在哪?德莱叶是谁?”

  科莱冷冷地看着他,不说话。他一开始疑惑这人奇怪的举动,但到底比别人经历得多,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人是心灵感应者。科莱立即停止内心活动,但已经迟了。思维瞬息千万,这点反应时间已经足够叶修把他脑中的信息读上几个来回了。

  张佳乐和周泽楷看到叶修脸色惊变,好像知道了很不得了的东西。

  叶修朝周泽楷示意,后者从车中拿出一个注射器,将麻醉药从科莱的脖子上注射进去。两管麻醉药,足够让十头大象睡上三天三夜,却仅仅让科莱进入半昏半醒状态。

  叶修用力拍打科莱的脸,让他醒醒:“科技馆嵌在墙里的被当成游戏的那块肉,你们打算做成什么样?喂。”

  科莱张张嘴,什么也没说就又闭紧了,意志力很强,这种时候都还知道闭嘴。但这点意志力却没法控制思维,他的脑子里无数信息翻飞,转成了个大漩涡,读心的叶修在这种时候是比较危险的,他可能会被带进这个人的思维漩涡里,如果科莱此时清醒并且有超强的思维控制力,他甚至可以让叶修从此挣脱不出来。

  半昏半醒的人想什么都不由自己控制,或许这一下在想那块肉,下一下就是中午吃的食物多么美味了。叶修不得不经常用语言引导,周泽楷看到叶修时不时露出无奈、厌烦的表情,显然是读到了难以目睹的东西。

  叶修臭着脸放手,不等他有别的动作,周泽楷已经抓住他的手搓了起来。叶修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

  张佳乐:“怎么样?”

  “德莱叶是圣神教的创始人。”叶修说,“还是丧尸病毒始作俑者德卢卡·欧文的助手。”他对周泽楷说,“科莱的印象里没有周亭这样一个人,但不算完全没有头绪。巨眼教团是德莱叶的‘眼睛’,一年多以前有三个经受实验但身体反应与其他人不同的人被教团中人送到了不将市,也就是圣地。”

  “好。”周泽楷的语气充满感激,在叶修的脸上亲了一口。

  张佳乐的眉头弹了弹,希望这俩照顾一下旁人,但到底没说,废话没什么好说的。据说每回深入读心都相当于亲身体验当另一个人,如果那个人是个无恶不作的狂徒,满脑子暴戾,又或者是个衣冠禽兽,有个猥亵女人的爱好,心灵感应者可就惨了,相当于忍着恶心潜进一片污秽之物里。叶修现在一定心情正差着。

  

  张佳乐在叶修的车上。周泽楷开车,叶修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

  叶修摸摸口袋,发现没烟了,对后头的张佳乐说:“替我拿包烟出来,在手提包里。”

  张佳乐拉开边上的手提包,摸索了会儿:“没烟啊。”

  “没有了吗?”叶修顿时慌了,“再找找,小周带烟没?”

  周泽楷是不抽烟的好孩子,当然没带。

  张佳乐干脆把手提包倒过来,把里头的东西都倒出来,里头有一些弹药,一些野外生存工具,不知道放了多久、吃了一半又把包装袋粘回去的面包,两个空烟盒,一条短袖一双手套一个帽子一副墨镜,一把剃须刀,两根皱巴巴的香烟。

  张佳乐把那根皱巴巴的烟递过去:“看起来不能抽了。”

  “胡说什么。”叶修小心翼翼把烟拧直,又谨慎地点火,宝贝似的放进嘴里。

  有人情绪差的时候大吃大喝,有人狂喝闷酒,有人杀人放火作奸犯科,他的舒缓方法就是抽烟。他才被科莱脑子里的东西恶心了一通,正极度不爽的时候,却只有两根烟了,让他好惆怅。

  张佳乐问:“你看到什么了,这么烦。”

  叶修说:“巨眼教团是德莱叶最忠诚的鹰犬,教团中的每个人都是绝对的狂信徒,供德莱叶驱使奔走或者驻扎在某处。科莱刚完成的工作是在德莱叶离开后观察麦斯投身实验后的反应,这些对德莱叶的实验很重要。”他捏了捏两眼之间,“我看到麦斯通过地下隧道在所有人脚下穿梭,一开始还算正常,后来他开始尝试把地面的人抓到地下。被抓的人很害怕,麦斯也很不知所措,他把最早被抓下去的人放了回去,我把那个人送进了实验楼,贴上了‘可使用’标签,放任这人在外面他必定会到处宣扬自己的经历,会坏事。”

  周泽楷说:“不是你。”

  叶修一脸郁郁:“是科莱,这事他干得多了,非常顺手。一旦被贴上‘可使用’标签,就会被当成消耗品,一个物品,而不是一个人。多娜在用乡亲进行实验的时候多少会有点内疚感,这感情在德里安的实验楼可没有。异教徒或者不适合投入实验的就会交到阿贝特手上,他是牧者,也是行刑人。”

  张佳乐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把人当成消耗品,真是嚣张啊,真当这片土地没有人管了吗。”而这些家伙竟然还想染指蒙塔!“不将市是个什么地方?”

  叶修拉下车窗,照顾车里两个不抽烟的主。“是座死城。”他说,“七年前的事就是从不将市开始的,那里早没了活人,在清理不将市前,议会还讨论过要不要直接对个原子弹过去。”

  车里两人都被吓了一跳。

  张佳乐:“议会上的人是不是都疯了。”这和朝自己头上丢有什么区别?

  叶修好一会没吭声,表情看得出很心烦。叶老先生在军方,叶修从小耳濡目染,多少能接触到议会、政府那帮子事,看样子都是些操蛋事。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