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20

  张佳乐轻盈一跃,回到房间内,有些意外地说:“你用能力了啊。”

  叶修“嗯”了一声,脸色不是很好看,摸摸自己刚刚抓着老太太脸颊的手,像要把什么污秽的东西搓下来。周泽楷看看两人,有些疑惑。“每次读心都得被迫看别人的裸体。”叶修皱着眉,“特别恶心。”

  周泽楷反应过来,叶修之前随时都戴着手套几乎全副武装不露一点皮肤为的就是避免不小心看到不该也不想看的东西。他没有这样的能力,尽管知道却没有深刻理解,用叶修的能力用得习惯了,都忘了这能力对读心人来说经常是种负担。

  他抓住叶修的手,用力搓,凭他的天生运势加持,搓两把就能把那点晦气都搓走。

  叶修任他搓得自己皮都要掉了,脸色渐渐缓和,心情跟着飘荡起来。小时候的小周特别乖特别听话,还很知道疼人,年纪小的时候谁都容易给自己弄点小伤小痛出来,小周看到就会在他的伤口上吹吹,吹走疼痛。小时候的玩伴和现在的队友形象微妙地重叠了起来,叶修忽然生出一股“哥哥心满意足”的欣慰感。

  张佳乐看不下去了,翻窗户到外面眼不见心不烦。

  又搓了几把,周泽楷不禁思考起来,这么算来自己的裸体已经被看了无数遍,就算他俩关系亲密,是不是也应该意思意思,收点账?

  然后他被叶修反手掐了一把。

  “你亲戚的去向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叶修低声说,“他在劳克南经受过实验,有出人意料的实验反映,到了德里安若是被发现,必然会被当成重要研究对象,我们不可能一点他有关的也没得到。”

  ——应该是隐藏了踪迹,他叫周亭。

  周亭遭到了非人的实验,身上出现与他人不一样的反应,不止是多娜那些人,他一定也想弄清楚自己身上是怎么回事,怎么才能回归原状。周泽楷不清楚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但光看圣神教实验楼里出来的怪物就觉得不容乐观,不好好掩饰会很引人注目,引人注目就会妨碍探查、暴露自己。

  也可能……已经暴露了,被关押在他目前还一丝信息都不知道的地方,遭受非人的对待。

  周泽楷感到焦虑。

  叶修拍拍他的手:“我们正在努力。”

  

  德文夫人早将无害老人的面具戴得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另一张脸,无论是对外乡人还是镇里人,都从没把她当回事,也没想过怀疑她。

  她将风风火火走进来的阿贝特拉到一边,在他耳边说悄悄话。

  “失踪了两天的那个外乡人啊,又出现了,还受了很重的伤,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在门口闻到了很重的血腥味。我昨晚借口送吃的进了那一对小两口的房间,他们看起来很紧张,又害怕,欲言又止的,想说又不敢说什么的样子。我走了后,他们马上就跑到了隔壁房间,我就躲在门口,听到他们讨论要不要离开这里,他们觉得这里很可怕,但老是拿根烟的那个人,他还觉得同伴碰到的怪物很奇特,好像不太愿意走。”

  她絮絮叨叨、慢慢吞吞,好一会才说完。

  “伤重……”阿贝特原本以为能伤了麦斯眼睛的人一定是个厉害角色,要是那人其实能力不俗,那么他的两个同伴绝对也不可信,不过听德文夫人这么说来,弄瞎麦斯的眼睛其实是那人走了狗屎运外加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他对德文夫人说:“知道了,我去见见他们。”

  

  经过一晚上的商讨,那两个外乡人镇定了些,但仍旧不能很好地掩饰慌乱。稍微年长的那个手指夹着烟,却一直盯着他,好一会都忘记点上。

  阿贝特笑着看他们如此戒备,神态轻松地说:“我跟你们说一个故事。”

  “故事?”叶修皱眉。

  阿贝特在入门前闻到了另一个房间散发出来的血腥味,非常浓郁,这种程度的出血量说明那人绝对是活不了了。进门看到这两人掩饰不住的慌乱,他对这两个人的怀疑已经打消了不少。

  对于真心前来投靠的科研人,作为牧者,阿贝特有责任想方法留住。

  “德里安曾经有一个天才,我们都叫他麦斯,有多聪明这个就不多形容了,他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新点子,对科研的态度完全是狂热的,是德莱叶最看好的年轻人。”他停了一下,“德莱叶是教宗的使者,若是你们能做到麦斯那种程度,就有机会获得德莱叶的青睐,那将是无上的荣光加身。”

  “德莱叶的青睐会带来什么好处吗?”叶修问。人都是很现实的,如果费尽心思得来的只是一个上位者的青睐而没有更实际的东西,吸引不了谁。“啊,真是抱歉。”叶修终于想起来烟一直没点上,难怪老烟枪的他这么不舒服,掏打火机时不小心让烟从指缝中掉了下来,他赶紧去捡,不小心碰到了阿贝特,对方没有在意。

  “你从所有人之中脱颖而出,证明自己的聪慧他人无法比拟,使者就会迎接你去另一个地方。你应该不会愿意一直和一帮低你一等的同事进行研究工作。”

  叶修:“这话倒是没错,那个麦斯已经离开这里了吗?”

  阿贝特笑了:“没有,很可惜,他有那个资格,却为了研究把自己彻底投了进去。你们昨晚刚回来的那个伙伴应该已经见过他如今的样子了。”他笑着看着那二人露出吃惊的表情,“不要害怕,麦斯已经死了,他已经失去了理智,我们昨夜不得不处置了他。”

  叶修平定心神:“原来你已经知道了……是什么研究让他把自己变成那样可怕的怪物?我的伙伴……可能……”他说不下去了,满是感伤和不安。

  “还记得科技馆中,嵌在墙上的小游戏吗?”

  “记得,很有意思,我很想把它摆在显微镜下好好观察。”

  “会有机会的,它的潜力巨大,但这股潜力还无法为我们所用。当碰到我们,它会啃噬掉我们的身体,它没有脑子,只有这样的本能,实在是非常不好。”

  “你们在研究把它和人体和谐结合的方法?”

  “是的,我们的躯体太过脆弱,而它是最棒的。只是这个研究方向困难重重,别说把人和它结合,就是把人和别的东西结合,难度也极大,离开了原本的躯体,人的思维无论如何也维持不长久,不是傻了就是疯了或者直接死了。你猜猜人和狗和鸟合在一起会是怎么回事,人头变得痴痴呆呆,狗头和鸟头竟然没什么事,那些低等生物和人同用一个躯体,当思维共通,竟然打败了高等智慧生物。我们的思维是我们最浩瀚的宝藏,是我们存在的价值,然而却怎么也离不开脆弱的躯体。”

  叶修暗暗皱眉。

  “但是麦斯找到了方法,经过无数次失败,他终于以最棒的它为蓝本培植出了一个躯体。利用仪器,他能将自己的思维连接那个躯体,控制躯体的活动。”

  叶修忍不住插话:“他怎么搞出个这么大的……这么……呃。”

  回头得马上把张佳乐换下来的带血的衣服全烧了!

  “因为到底还是出了点意外,但无伤大雅,能用就行,材料珍贵,可不能浪费。”阿贝特说,“尽管躯体的强度、吞噬力和恢复力都远远不如它,但仍旧无比绝妙,麦斯完全沉醉在了培植躯体上,甚至控制躯体在地底下挖了个四通八达的隧道。凭着这东西,原本他可以跟德莱叶走了,但他还不满意。”

  叶修:“他和它结合在一起了,真是……咳,我辈楷模啊。”

  “培植躯体再不能称之为培植躯体,得叫他‘麦斯’了。他干得很棒,他按时告诉德莱叶自己的感受,德莱叶走后,他就跟科莱报告,但后来他不再报告了,独自在地底下游荡,偶尔出现一次也是捣乱,我们才知道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麦斯。”

  “就算他和那东西结合得很好,以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生活,思维也会变化的。”叶修说,“估计他后来自己也难以直视变成那样的自己。”

  听张佳乐的说法,麦斯除了是个狂热者,还是个渴望感情的小年轻。但常年呆在实验室能有什么感情滋润,叶修一直觉得实验室有压抑感情的力量,即便只是在里头呆着什么也不干。麦斯把自己变成那样界限尴尬的存在,难以再操作仪器,只能在地底下游荡,热血冷了下来,最后变成个不人不鬼的半疯,四处偷人玩起爱不爱我的游戏来了。

  底线不那么稳的人,在感慨过麦斯的下场之后,多多少少会表现出对这个故事的兴趣。这故事的方方面面都多诱人啊,特别是对于一个目标是跳过漫长时间让人体进化的医学家来说,无论是嵌在墙里的肉,还是麦斯的培植躯体,吸引力都是绝对的。

  阿贝特满意地看到对面的人的视线紧紧粘在自己身上,好似分不开了似的。

  叶修说:“初衷是好的,但怎么你们总是能搞成坏事呢。”

  “坏事?麦斯的下场是自己选择的……”阿贝特噤声,愕然地看到另一个人用枪抵着自己的太阳穴,动作快得他来不及反应。

  叶修扣住阿贝特的手腕,表情有些冷。“周亭在哪?”

  阿贝特惊愕过后,冷静下来,冷笑说:“你们果然不是真的医学家,知道这样的行动有多愚蠢吗?圣神教不会放过你们的……啊!”

  叶修拿着消音手枪的另一只手亮出来,直接就给阿贝特左手手臂来了一枪。

  “废话少说。”他不耐烦地道。

  在他上一句后,阿贝特的思维过了一遍周亭的信息——没有信息,只是一片疑问。阿贝特不知道周亭是什么人,更不知道这人在哪。

  叶修看了眼周泽楷,说:“他不知道。”

  周泽楷皱眉。

  叶修接着问:“德莱叶是谁?他在哪?他要干什么?”

  吃了一枪的阿贝特明白眼前这家伙吃软不吃硬,只好灰白着脸,咬着牙冷汗淋漓地说:“他是……教宗的使者,负责向信徒传达教宗之意,引导出色的教徒前往圣地,拥有比肩教宗的权力。”

  “圣地是什么地方?”

  “是汇聚教中顶尖力量和智慧的圣地,我没有前往的资格,我不知道在哪。”

  不是假话。

  叶修说:“把圣神教如何运行管理统统告诉我,还有德里安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怎么,你想铲除我们?”阿贝特嗤笑,但还没来得及笑出声来,右臂又多了个血窟窿,顿时又是一层冷汗。

  叶修:“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嘛,知道用‘铲除’两个字。再废话,下一个窟窿就不会是在手臂上了。”

  阿贝特疼得咬了好久的牙才说得出话来,但才开口,第三个血窟窿就出现在了额头,洞穿大脑,带走他完全还没反应的意识。思维总是快过语言,叶修已经读完了他的心思,中间夹着大量咒骂和痛楚,搞得叶修不舒服极了。

  不再关注往下瘫的尸体,周泽楷抓住叶修的手,搓搓。

  “那个科莱先生是巨眼教团的,巨眼教团相当于教宗的眼睛,负责搜集和观察教宗需要知道的东西。”叶修说,“阿贝特没见过也没听说周亭这个人,或许那个科莱先生那里会有收获。”

  “嗯。”

  叶修:“他们的研究有一个中心,就是那块你玩过的肉。小周,我很担心,他们要是把那东西弄出来,一个不好,会很难处理。”

  周泽楷轻抚叶修的手,手指在叶修指缝滑过。

  ——我不会让他们搞出来的。

  誓言一样的肯定的句式让叶修笑了起来,反手握住周泽楷的手,发现了什么。“你的手也保养得不错嘛。”有点握枪留下的茧,但没有硬得让人不舒服,指节长长的,还很好看。

  周泽楷勾了下嘴唇。

  ——不用药,纯天然。

  惹得叶修忍不住掐了一把周泽楷纯天然的脸。

评论(2)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