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19

  “没有呢,刚才听到好大的动静,被吵醒了。”叶修已经换上了休闲的衣裳,脸上还有些微倦容,一点也看不出刚才出去晃荡过好一阵子。

  “不用担心,是地震造成的。”德文夫人一脸慈祥,手上端着个盘子,“人老了,就容易被睡眠抛弃,我睡不着,就去厨房做了些点心,一个人又吃不完,看到你们这的灯亮着,所以来打扰,想问问要是你们暂时还不想睡,要不要吃一点?”

  叶修欣然接受:“好啊,正肚子饿呢!夫人进来坐坐吧。”

  老妇人不推辞,反正睡不着,也已经打扰上门了,干脆就坐坐,和年轻人唠嗑唠嗑。

  德文夫人的手艺很好,做的食物无论是卖相还是味道都很棒,每次还会体贴地一同准备可口的饮料。周泽楷也受到香味的吸引,凑了过来。看到两个年轻人一下子变得精神奕奕,老妇人不禁笑呵呵地,忽然想起这两个人曾经有过一个同伴,她很久没有看到那个年轻人了,也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

  “对了,你们的另一个同伴是病了吗?我有好久……”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叶修忽然“咦”的一声:“夫人的手保养得真好啊。”

  德文夫人被这话题转得愣了一下。

  叶修说:“夫人你知道我是医生,我对养身也很有研究的兴趣,介意让我看看你的手吗?”

  “哦哦,没关系。”德文夫人伸出手去。

  老妇人这样行将就木的年纪,再怎么保养,也已经到了彻底凋零的时候,没有用处了。但德文夫人的手就像逢春枯木,表皮虽然皱皱巴巴,细看其实却没有老年人该有的干瘪,皮肤也没有干枯,反而有点水嫩。

  女人听到保养得好几个字,难免心情会雀跃一些,德文夫人笑得都不禁失了一些稳重。“我每天都用教中提供的化妆品,怎么样,效果真的很好吧。”说着,神情忽然又暗淡了一分。

  ——教里的人拿出来的东西都很好,没有话说,只是那些好人们再多费点心就好了,什么时候能全部去掉身上的皱纹,变得像四十年前一样啊……

  “真厉害啊,这次我来这里真的是来对了。”叶修啧啧称奇,“说真的刚开始我挺害怕的,因为这里怪怪的,我从没见过哪个地方大多数人都是老人家的。”

  “哈哈哈,我不是跟你说过嘛,年轻人都在实验楼里奉献自己,像我这种老骨头,想奉献也奉献不了,也就只能呆在屋子里,看看店招呼招呼客人什么的喽。”

  ——年轻就该好好做事,不好好做事就做实验体,难不成想让七老八十的人来做吗?

  “说的太对了,老人家就算想做,恐怕即做不了研究,也已经没有当实验体的资格了,也就剩下装装和善老人,骗骗外乡人的用处。”

  德文夫人吃惊的表情还没露完,叶修猛地一手抓住她的两颊,封住了她的嘴。他另一手竖起一指在唇前,轻轻摇晃,眼里是冷酷的警告。“小周,把我箱子里的注射器拿来。”他轻轻地对队友说,眼睛却紧盯着手里的老妇人,“能把好端端一个年轻人变成佝偻老人的那支。”他说着,笑了起来,“我还从没把它用在本身就已经上了年纪的人身上呢。”

  周泽楷心里疑惑,叶修又不是真的医生,哪来的这么瞎七八搞的东西,只有一种注射器,就是他专门扎在自己身上的抑制剂。周泽楷表面上平平淡淡,拿出叶修的抑制剂,取下封盖,走到老妇人身边,装模作样地按了按注射器,让细细的针头流出几滴药水,差点落到德文夫人的手臂上。

  德文夫人说不了话,满眼惊恐,此时估计正在心里狂喊“恶魔”。

  恶魔笑着问:“你想看看这支药剂的效用吗?”

  德文夫人疯狂摇头。

  “那你要乖乖的,我问什么,你答什么,知道吗?”

  疯狂点头。

  叶修稍稍放手,但没彻底放下来。那隐隐约约挨着自己脸颊的手指,让德文夫人丝毫也不敢有任何动作,脸都白了,她看了一眼另一个年轻人手里的注射器,怕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叶修问:“德莱叶是谁?”

  德文夫人摇头,一边控制不住地抖,就像抽搐似的。“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叶修换个问题:“巨眼教团是干什么的?里面有谁?”

  “科莱先生……是巨眼教团的,他是、他是教宗大人的左右臂,我们、我们都要听他的。”

  叶修:“不知道他在德里安到底在做什么?”话里含进了“有任何隐瞒我都会很生气”的意味,周泽楷恰好闲着在把玩注射器,德文夫人都要哭了。

  “我不知道,我只是个看守旅馆的老人家,真的很多事都不知道。”

  “好吧,看在你做的东西都不错的份上。”叶修大度地说,“把你知道的关于圣神教和德里安的东西都说出来,不能有一点隐瞒,不然会怎么样……你知道的。”

  “好……好……”德文夫人哆哆嗦嗦。

  两年前,圣神教在这里传教、建立教堂和实验楼,理所当然地遭到了居民的强烈反对和抵抗。德里安没有在丧尸事件中受到毁灭性波及,只是为了抵抗外面来的丧尸,死了很多年轻和壮年人,才过了几年,竟然有人要在这里建实验楼,居民的反应不可能不强烈。德文夫人的儿子和孙子就是在七年前失去的,连尸体都拿不回来,为防止污染连同其他尸体堆在一起一把火烧了。她没有参与反对实验楼,孑然一个老妇人,心早在七年前就累得没有任何想法了,她只知道尽管反对的声音很大,教堂和实验楼还是建立了起来,她曾经疑惑过镇里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但没有深思,少了又怎么样,关她什么事呢。

  有一天,阿贝特到了她的旅馆,把她带进实验楼,给她做了一些治疗。那之后,她的腿脚又好用了起来,感觉好像重新活过来似的,眼睛也不那么浑浊了。阿贝特的要求是帮圣神教做事。

  德文夫人答应了,重新打理起旅馆,为已经少了大半人口的德里安招待外乡人。她倒是挺喜欢现在的德里安,人少,安静,没有吵闹的小孩和没有礼貌的年轻人,看到那些就会让她控制不住地想起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心里就止不住地嫌恶。人们大多乐意相信一个总是乐呵呵慈祥地微笑的老妇人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恶意,她向他们指路,称赞圣神教的好,然后转头告诉阿贝特,这次来的外乡人都是些什么样的。

  上了年纪的一般精明,不会轻易头脑充血,不会上当,来的多是年轻和壮年人。其实七年前很多热血年轻人参与对抗丧尸,死了很多人,但这些火热的血液仿佛总也用不完似的,前仆后继,无论任何时候都不会稀缺。有时候她看到那些充满活力的外乡人会怀念起自己的儿孙,但也就是怀念而已。

  她的儿孙已经奉献出了生命,别人的儿孙当然也该这么干。

  叶修冷冷地说:“就是个昏头老太太,小周。”情绪里满是不满意。

  德文夫人:“不,不,我都说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不要。”

  叶修再次封住德文夫人的嘴的身体,让周泽楷顺利把药剂都注射进这幅苍老的身躯。当注射器被拔出来,德文夫人便不再挣扎了,呆呆地瘫着,身体扑簌簌地颤抖,脸上挂着泪。

  “放心吧。”叶修说,“起效还要几天,你照我的话去做,就有机会获得解药。”

  德文夫人“呜呜”地哭:“我只是个老人家,求求你……呜呜……”

  叶修:“知道你是老人家,所以没让你受苦。”从一开始,他的声音就和和气气的,完全不像是在威胁人的样子,却让被威胁的人觉得比凶神恶煞还可怕。“等阿贝特来了,你就跟他说……”


评论(2)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