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18

  大肉虫尾部一个横扫,闪躲不及的生化人被硬生生扫飞出去老远,连影子都不见了。好家伙们只剩下一个被改造成佝偻矮子的真神教徒,真神教徒每次造成的伤害都不大,但速度太快,个子又小,麦斯右肩的伤还滴着血,刚才接近人形后腰的部位又添了新伤,肥长的虫体伤痕累累,看起来像是要死在佝偻矮子手上。

  真神教徒再一次接近了大肉虫的顶端,麦斯光秃秃的脸上露出盛怒的表情。阿贝特微笑,真神教徒这番面貌是他的杰作,如果真神教徒能杀死麦斯,对他来说简直太长脸了。

  真神教徒直逼麦斯的脑袋,眼看瘦长的爪子要抓破麦斯的头,麦斯腰下忽然张开一个空洞,一股白丝喷射出来。几下功夫,真神教徒就被丝缠成个茧,动弹不了,被愤怒的麦斯高高砸在地上,鲜红透过白丝浸润出来,把白丝染成了红色。

  阿贝特嘴角还没勾上去,就彻底僵住了。

  “再去……”他话还没吼完,科莱先生制止了他。“用不着了。”科莱先生说。

  他推开阿贝特,其他一众教徒也恭敬地让开道路。

  瞎眼的麦斯下意识感到一丝危险,想起那个他无法不忌惮的人。以往科莱先生都不会计较他做闯祸,这次……还会吗?可能不会了吧……他已经无用很久,起不到作用的人,留着就是浪费。

  

  没有人注意到后方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那是本黑皮书,封面上除了“圣典”二字,全都是漆黑的。周泽楷低头研究黑色圣典的内容,叶修和张佳乐继续关注战况,时不时转头瞄上两眼。

  “上边写的是什么啊?”张佳乐低低地问,“那条肉虫打不过那个叫科莱的,恐怕撑不了多久。”

  叶修:“那是个体能系的战士,不是阿贝特或者别的人能比的。”

  体能系是种比较常见的异能,并且好用,不像其他珍惜异能多多少少有些缺点弱点副作用,强大的体能系异能者几乎是没有弱点的,想要击败高强的体能系人只能硬碰硬,靠更高的能力战胜,或者心灵控制,非常麻烦。

  当那条恶心了自己两天的大肉虫轰然倒下,张佳乐一阵舒心。

  科莱先生轻松落到地上,对其他教徒说:“我怀疑是在德文旅馆失踪的那个外乡人弄瞎了麦斯的眼睛,你们去好好查查,不要让外乡人在我们的地方搞出事来。”

  吩咐过后,他直接回了实验楼。

  没有了麦斯弄出的大动静打掩护,叶修三人不好靠体能型战士太近,只好在远处借着望远镜保持追踪。等到了实验楼,就没有办法继续追了,实验楼看起来和科技馆一样,严密度却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只好回了德文旅馆,另作打算。

  

  那是远古时代的一个人类世界,混沌初开,人类在远古之神的支配下愚昧无知地生活,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第一名智者,由这名智者开始,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思考”两个字。但神明不希望自己的子民时时把问号放在心上。思考得太多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追求真相的人,最后都疯了,也就是那些只关注给生活行方便——比如制造了代步工具啦之类的——的所谓贡献者,有几个安详地活到了生命的尽头。

  这么一本半掌高的大部头,林林总总记载了白来个远古时代智者探索世界与生命真相的故事,过程写得惊心动魄,结局基本一个样,不是死于非命,就是疯疯癫癫,要不就是方法不被世人接受,死了还遭人唾弃。只有一个智者碰触到了真相,他的结局十分隐晦,没有写得很清楚,但从前文的线索来看,似乎是因为他知道得太多太多,甚至知道对付神明的方法,让神明很无奈。后来他消失在了人世间,但并不是死了,从结尾的口风来看,似乎是强迫神明接纳了他。

  周泽楷看得津津有味。

  张佳乐忍不住往书上瞟:“有这么好看?”

  周泽楷微笑,轻抚叶修的手。

  叶修吧嗒抽口烟,对张佳乐说:“文笔很棒,插画功力深厚,好久没有看过这么使劲洒狗血的悲情故事了。”

  张佳乐:“……”

  书的最后,那个世界已经消失,笔锋一转跳到现代。

  现代科技发达,智慧再不仅仅属于少数人,思考也不再是禁忌之事,智者不再有注定的苦难下场。

  真的吗?

  远古时代的旧神们,真的已经被时间长河带走了吗?

  还是只是被带到了远方,巨大的眼睛在彼岸仍静静地注视着我们。

  张佳乐:“聪明人会被这样的故事蛊惑?”

  “圣神教不止这一本黑色故事书,还有实打实的科技。”叶修说,“对很多科研者来说,那些都是难以抵抗的诱惑,七年前的事之后,许多科研者为丧尸病毒背了很久的锅,在如今的桑福德散布这样的书这样的故事……收获可能不小。看看德里安,对只想埋头实验室的人来说,是很好的地方。”

  无论有没有底线,都会认为来这里好过其他地方,看上去确实也是。

  张佳乐:“政府不管?”

  “军方和政府也因为丧尸病毒损失了很多人,元气大伤。”叶修说,“这种离发达地区太远的地方,根本管不到。”

  张佳乐皱眉:“这可不好。”

  半个巴掌厚的大部头粗粗地浏览,跳着看很快就翻到了最后。周泽楷合上书,忽然被漆黑封底最下方的一行小字吸引了——德莱叶·卡西·门罗。

  他举起那本书,向另外二人示意。

  张佳乐挑眉,说:“那条虫子每次念叨这个名字,都又崇拜又愤恨的样子。”

  叶修拿起黑色圣典,漫不经心地快速翻着,心思转个不停。

  这样的大部头可不是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弄得出来的,圣神教出现不过三四年,这个名字印在黑色圣典上的人的身份就算不是创教人,至少也该是创教那伙的。这个德莱叶的身份不是创教人,也必然是创教那一伙的。

  一根烟三俩口就抽到头了,叶修往烟灰缸中一摁,打了个呵欠。

  “休息会。”周泽楷说。

  明天会有很多事要做,没准待会就会有事找上门来。

  张佳乐有些犹豫,这俩睡觉,他怎么能还呆在这里,会长针眼的。但他又不想回自己房间,床下有个大洞,会让他想起那条肉虫,一想起来就起鸡皮疙瘩。

  “你们今晚忍忍,别干坏事。”他决定还是龟缩在这里,“我不想回那个房间,在你们这打地铺。”

  叶修挑眉:“什么坏事?”

  张佳乐:“任何会碰触脖子以下部位的举动。”他想了想,觉得这人不靠谱,指望不了他好好收敛,于是说:“看看你们的床下面,是不是实的。”

  叶修弯腰:“啊,有个大洞。”

  张佳乐抬腿就要回自己房间。

  忽然转身,张佳乐压着声音转回来:“有人来了。”

  “躲起来。”叶修掀起床单。

  “……”张佳乐竖起一根中指,从窗户窜出去。

  外头敲了三下门,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门外:“睡着了吗?孩子们。”

  叶修拉开窗帘,把窗户罩住,周泽楷把书放到枕头下。

  开门。


评论(2)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