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15

  走出科技馆,叶修对另一个同样圆溜溜的建筑表示感兴趣。阿贝特告诉他那是实验楼,汇聚了德里安所有的精英、所有这里的智慧和绝妙的点子。

  普利望了望实验楼敦实的模样,有只猫在心里头抓挠。

  “接下来我们不该参观那儿了吗?”他说。

  “已经是晌午了。”阿贝特说,“是享用午餐的时候了,别着急。”

  “你看得到我有多急切,对吧?”普利是好色的武器设计师,不是被人用一块挂在绳子上的肉就能逗得团团转的傻瓜。

  阿贝特用柔和的语气安抚:“你很有热情,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但加入我教还需要对我教更多的了解,所以再多一点耐心。你们先回旅馆用餐,明天我将带你们去教堂。”

  阿贝特施礼过后就离开了。其他三人回到旅馆。普利直接到了餐厅,要老妇人快点上餐,周叶二人则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关上门,周泽楷就笑了起来。叶修奇怪,就摸了他一把。

  这家伙心里头在说他的能力超好用。

  “对你来说是好用。”叶修说,“对别人来说是很讨厌的。”这家伙也是奇葩一个,难道不怕不小心深层的秘密浮到表层思维,被他读到吗?

  周泽楷很理解。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心理被他人知道。

  但对他来说,真的超级好用,什么话都不用说,就能把心思表达得透彻。

  这个队组得不亏,非常划算。

  

  阿贝特返身走向另一个圆形的建筑,刷下身份卡,验证指纹,进入建筑内,走过长长且弯弯绕绕的回廊、各色房间,来到监控室。一个和他差不多装束的高大男人站在一大片监控显示器前,面无表情。除了他,监控室内还有三名监控员。

  “有一个人即将加入我们。”阿贝特对那人说,“另外两个我还不太确定。”

  高大男人的目光仍旧放在那些显示器上,梭巡了一遍,然后才说:“之前有四个人,还有一个去哪了。”

  “我不知道,德文夫人说没有看到那个人离开,其他地方也都没有看到那人的踪迹。”

  这时候,其中一名监控员转动椅子,面对这两人说:“麦斯又出现了,还破坏了食堂。”

  阿贝特厌恶地皱眉,非常不理解地问:“为什么我们要留着那家伙?”

  高大男人:“教宗对他很感兴趣。”

  “我承认他以前很有天赋,但他现在尽会惹麻烦。”

  “随他去。”

  

  那东西带来一大堆食物,有生的熟的、半生半熟的,全堆到心上人前面。

  张佳乐愁眉苦脸。

  “不爱吃吗?”它问,又把那些食物往心上人面前推推。

  “不。”张佳乐开口,“你能放我下来吗?”

  他已经确定这家伙不会伤害自己,至少暂时不会,但面对这样一个畸形庞大的怪物,他仍旧不敢放松警惕。他身上的东西没有被搜走,但想要快速脱身仍旧够呛。这东西目前对他还算温和,他不得不忍着恶心,和这东西虚与委蛇。

  “好吧。”它松开双臂,放开怀中人,但扯出丝在后者脚髁上做了个柔软坚韧的镣铐。

  张佳乐在那堆食物里挑挑拣拣,找到个干净的奶油面包和一瓶水。其实他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吃东西,只是为了应付这个怪物。

  “你吃得真小巧。”那东西看着他说,抓起一块半生半熟的牛排,往嘴里塞。他吃得有些犹豫,大概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类食物了,品尝过后,味道让他感到还不错。

  张佳乐啃了两口,觉得这是个套话的机会:“你对刚才那地方好像很熟悉,那里是德里安的两个圆形建筑之一吗?”

  “曾经我是那里的一员。”那东西说,“现在也是,他们讨厌我,他们摆脱不了我。”

  这回答十分值得琢磨。张佳乐顺着话问下去:“你以前是……人?”

  那东西静静地咀嚼了会儿牛肉,过了会儿,说:“我漂亮吗?”

  张佳乐心说:你好TM丑啊。

  张佳乐冷静地说:“我相信你曾经应该是个挺受欢迎的人。”视线只固定在它额头,头顶以上鼻子以下脸颊两遍全部不看,脸不红气不喘,so easy!

  它害羞了起来,以情人间耳语般的音量和语气说:“你真的跟以前的人都不一样,讨人喜欢。”

  “以前的人?”张佳乐立即警觉起来,“是什么?”

  “哦,你看到过的。”

  ……难道是刚才那个只剩一半的人吗?

  张佳乐感到一阵恍惚,不小心视线没有封好,瞄到了那东西身后长长肥肥的部位和密密麻麻的手脚,差点鸡皮疙瘩又起来了。连忙移开视角,望向隧道壁,壁上有很多洞,千万不要是每个洞里都塞着一具前情人的尸体。

  啃完了面包,张佳乐不经意般的,问:“既然你以前是人,怎么变成这样子的?”

  它以正常人望尘莫及的速度,两三口啃完那块大肉。“……研究。”它说,有些犹豫,“为了……”

  “什么研究?为了什么?”张佳乐大胆地深入。

  “……德莱叶的研究……”它不小心陷进了那些过往的记忆里,还只有两条腿的自己得到德莱叶的赏识的狂喜,没有比被自己最崇拜的人赞赏更加令人兴奋的事,德莱叶是世界最聪明的人,他是德里安最聪明的人。他希望有那么一天,自己能有站在德莱叶身边的资格。

  就是那时候开始,它一步步成为这个样子。

  这些过往的东西早已经封存了,没想到经人一提醒就都清晰地回想了起来,叫它一下子又出现了属于人的惆怅和痛苦。

  张佳乐没有再问,那怪物忽然不安定起来,肥长的身躯上无数手脚动来动去,唯一有点人样的最开头的躯体却又非常安静,苍白皮肤上没有睫毛的眼睛直勾勾看着他。张佳乐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竟然在里头看到了迁怒。

  看来他跨过头了。

  那就缩回来好了。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张佳乐揭过敏感话题,丢出一个小情侣都喜欢的话题。果然,怪物又安稳下来,还变得羞答答。“其实我是Alpha。”他说,“我知道你也是Alpha,你不用怕,我不会上你。”

  张佳乐心说:你连属于人的下半身都没有了。

  怪物竟然期期艾艾了起来:“我这么说,你会讨厌吗?我对Beta和Omega都没有兴趣……”

  张佳乐摇脑袋,这会儿能不摇脑袋吗。“不会。”多的不说,以免说错。

  “真的不会吗?”

  “真的不会。”说着,张佳乐还扯出一个能用来欺骗小妹妹的笑,柔声说,“我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你真好。”


评论(4)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