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14

  张佳乐感觉到自己在移动。

  似乎被什么人抱着在移动,他试图睁开眼睛,但身体还在睡眠中,他没法撼动眼皮一分一毫。他可能在迷糊又混乱中倔强地发出了一些声音,就像想要挣脱出梦魇的人,但这样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强烈的困意再度席卷,把他拖入了无边的昏黑。

  ……

  在一阵猛然的痉挛中,张佳乐眼睛猛地张开,立即弹起来想要起身,下一刻就撞到了脑袋。

  靠,怎么回事!

  他被白色的软壁给包围了,周围的空间很狭小,他连换个方向都很困难。张佳乐摸摸白色的软壁,又仔细观察,那东西的触感有点像蚕茧,这个想法让他脸色立即白了下来。

  不管是谁把他弄到这里来的,有什么目的,他都最好赶紧脱身。

  茧非常结实,用匕首使劲割了好几下只出现一点小痕迹,这样下去割到手酸都未必能割破一个小口。张佳乐收起匕首,掏出打火机,看看茧壁,又看看打火机,琢磨怎么做能避免自己被烧得太过。

  忽然出现一些声音,轻微的震荡声。起先张佳乐没怎么在意,估计是又地震了,等到发觉那声音竟然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他才猛然意识到这他妈不是地震!用极短的时间思考过后,决定先把打火机收起来,照原样继续躺下。

  有东西来到了茧外面,看那模糊的轮廓,想是一个人……又不太像一个人。

  那东西弄破了茧的一端,抓住里头的人的脚,把人拖了出来,然后抱在怀里。“你醒啦。”那东西欢快地说。起先它把张佳乐压在胸口,导致后者有一会连呼吸都呼吸不上,好在没多久,它就稍稍松开了,张佳乐终于能重新获得氧气,并看清周围的环境。

  脸色又是一白,这下是白到底了,不能再白了。

  他在一条隧道里,当然隧道并不能让他这么心惊胆战,吓人的是它。抱着他的是个“人”,有一张没有什么毛也没有的脸和没什么值得挑剔的光头,结实的双臂,宽阔的胸膛,肚脐以下开始膨胀,像那种吹气没有吹彻底的长气球,胀大的地方非常突兀。

  这是个……虫人?它非常胖,几乎要塞满隧道,张佳乐看不到它到底有多长。它两侧长满了手和脚,身体一动,就会引起地震般的震动。

  这下好了。

  虫人再次开口:“我喜欢你。”

  张佳乐:“……!!!”

  虫人:“你应该饿了吧,我给你弄点吃的,你吃这些吗。”说着,它拉出隧道壁上另一个孔洞里的茧,撕开茧,里面是个少了半截身体的凄惨的人。

  张佳乐估计自己的脸完全扭曲了。

  虫人似乎看得懂表情,从自己差不多是正常人骨盆位置的一个孔洞里抽出丝,把茧重新封上,然后放回去。

  “我得给你找别的东西吃。”它说,“我很久没有吃那些东西了,怪麻烦的,不过为了你,我们一起去寻找吧。”

  它动了起来,那些密密麻麻的手脚全部都动了起来,但尽管数量很多,对于太过庞大的身躯来说还是起不到太大作用,大多数时候移动靠长长的身躯蠕动。那样真的不太美观,而且造成的动静很大。

  张佳乐忍着心理上严重的不适,尽量不显露出太多负面的情绪,艰难地发出声音:“你是……谁?”或者什么鬼东西。

  它深深地深情地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儿,回答道:“让我想想……我以前好像叫麦……麦斯?我太久不使用名字,因为那对我早就没什么用了。上头现在是白天,我讨厌阳光,去实验楼看看吧,也许有你能吃的,实在不行,你还是尝尝人肉,你会发现人肉很好吃的,而且获取方便,到处都是。”

  

  还真的是个科技馆。

  不过,名字替换成畸形展示秀啊、怪物展览馆啊、疯狂科学家的诡怪收藏啊,完全不违和的。

  比如现在,叶修面前是半个脑袋,脑袋旁边有台仪器,似乎是用来拨弄大脑的。旁边有关于这玩意的说明,刺激大脑不同区域,产生不同反应。让叶修格外在意的不是露出来的大脑而是这东西完整的另一半,当普利好玩似的摆弄仪器刺激了下大脑,那半边痛苦的脸哭了起来。

  困在圆玻璃里的生化人一下子吸引住了普利,他趴到玻璃上,眼睛瞪得非常大。生化人技术一直是个连谈都不许谈的话题,因为太不人道,但来到了这种地方,你若是还想着说什么人道,那就太不给面子了。普利没有问“生化人不是被禁止的吗”这样愚蠢的问题,他爱死这宝贝了!多让人感到战栗的杀戮兵器啊!

  玻璃里的生化人怒吼一声,或许他还保留一丝属于人的神智,玻璃外的人的注视让他感到愤怒屈辱悲痛,猛地朝那人冲撞过去。

  “他很狂躁。”阿贝特说,“很危险。”

  被吓得退了一步的普利又重新贴到玻璃上,欣慰地笑道:“武器总是危险的,所以才是武器。”

  有个嵌在墙上的小游戏,初始是个很小巧的东西,周泽楷辨认过后确定是个小肉块。玩法是痛过控制台刺激小肉块,小肉块会痉挛似的动一动,然后移动一点距离,碰到其他肉它会覆盖到其他肉身上,然后那块肉没了,自己则变大一些。初期就是吃肉长肉,当长到半个巴掌大,游戏一下子难了起来,比如飞来一只鸟,把肉吃掉了,有时候鸟没有把肉吃干净,沾了一些在喙上,或者羽毛上,那鸟就惨了,它慢慢被肉消化掉,起先是小部分羽毛、皮肤,然后是血肉。周泽楷看到那只鸟身上的口子被肉膜盖着,一滴血也没滴出来——或者该说没有浪费。

  吃完了鸟,肉又变大了,接着“探险”。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肉身上渐渐出现了一些霉斑,霉斑扩大,肉就开始腐烂了。

  周泽楷想到劳克南地下停车场看到的一些东西,十分不适地皱眉。现在他十分庆幸当初没有手贱去碰那些腐肉,而是一把火全烧了。

  “喜欢吗?”阿贝特忽然靠了过来,“这是那位天才女医生多娜的杰作,是一项伟大的成就,只不过还有些欠缺,要想达到完美还需要很多努力。”

  最后观摩了一小会的普利也感兴趣地说:“它真棒,你们打算把它做成什么样?”拥有一双慧眼的他,立即就发现了它的武器潜质。

  “做成和我们一样。”阿贝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是看着周泽楷的,“漂亮,完美,且没有任何缺陷,能适应各种环境,任何伤都能迅速复原,哪怕只剩下一根手指头,都能完完本本地恢复。”

  “天那!我实在太期待了!”普利无比向往,“那样的话,它几乎堪称医学上的奇迹,另外,它超强的吞噬能力也能用于研发武器。”

  “对的,它能起到的作用非常广。”阿贝特骄傲地说,就好像那东西是自己搞出来的,而且没有什么不对头,“当你们加入圣神教,证明了自己的才能,就有资格使用它。”

  普利看到了圣神教拥有的庞大资源和高超技术,已经对加入迫不及待:“那快点啊,怎么加入?我现在就加入!”

  阿贝特微笑,是那种确定眼前的人已经完全到手,自己大可以轻描淡写一些吊人胃口的自在的笑。他说:“不要着急。”

  第二层最中央的怪物格外引人注目,那是匹掉光了毛、皮肤惨白的瘦弱的马,背脊上长着一对巨大的形状不规则的肉翼,没有蹄子,有四个丑陋的巨爪,尾巴很长而且末端是尖的。它躺在地上,除了呼吸引起的起伏,一动也不动,浑浊黑黄的眼睛里是一片死寂。

  “这是什么?”普利蹲下,摸着下巴打量,“跟你们的神有股差不多的恶心感,呃,我没有诋毁的意思……”

  阿贝特说:“这是我们的研究员模仿众神制造的。”

  叶修嘀咕:“这难道不算亵渎吗?”

  阿贝特反问:“为什么会是亵渎?这就跟雕刻神像一样。”

  “不……雕刻神像跟这差多了,这样的做法几乎是‘造神’。”

  “如果有那个能力,造出来又何妨。”阿贝特说。

  别说周泽楷和叶修,连普利都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别说是教徒,即使不是教徒的旁人,出于尊重,又出于绝大多数人都会有的对神乎其玄的敬畏,也绝不会说这种话。造出来又何妨?真是十分胆大的一句话。

  “神的强大以人的思维是无法想象的,但如果,真的有个人制造出了能与神比肩的‘神’,他便是新世纪的主神,将受到所有人的顶礼膜拜。我明白你们惊奇的原因,你们应当换个方式去想,既然某个人能创造出神,能凌驾于神之上,那他便是万神之主,这样理所当然的,对不对?当然,神可不是那么容易好制造的,造出了相似的形态,造不出那强大的神之力,甚至连活都活不长久,这是个失败品。”阿贝特抚摸玻璃,仿佛在隔着玻璃抚摸里头的生物,“但是个好榜样,寻求知识的路途不应该有任何拘泥。”

  “他会高兴吗?”叶修说,“你们的神。”

  对于这个,阿贝特倒很明白。“换做谁都不会高兴的。”复制人技术还没开始就被掐灭了苗头,因为大家都不期待会有看到另一个自己的那一天。

  “不怕神灵震怒,降下惩罚吗?”

  阿贝特还是笑着,没有就这个问题正面作答。叶修笃定那答案应该是和其他宗教信徒大相庭径的。

  周泽楷抓住叶修的手。

  ——或许圣神教只是个幌子,创教人的重点是网络学者,没有底线的学者才能为他所用,所以圣神教的教义如此扭曲,相当于一个筛选机制。普利那样的人就能通过筛选,昨天的真神教教徒没能痛过。

  叶修的手指在周泽楷掌心点点,以此表示自己很同意这个想法。

  在桑福德研究者难以生存的现状下,网罗学者是件很容易的事。创始人要大量没有底线的研究者,到底是要研究出什么东西……嵌在墙里的那块肉让叶修很担心,那种东西要是扩散开了,比七年前的灾难还难应付。


评论(6)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