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13

  回到旅馆,张佳乐冲了个澡,跳上床打开电视。这里环境一般,但床的柔软度不错,躺着很舒服。他懒懒散散地寻找有意思的频道,同时没忘记保持警觉。

  夜越来越深,一丝困意让张佳乐眯了下眼睛,很快重新张开。他转头看向开着的窗户,两旁的窗帘被夜风推地颤动,简直像老妇人因为年迈难以控制的双手。

  

  一阵轻微的响动让叶修反射性地跳下床。周泽楷没有下床,但眼睛睁着。

  叶修看着脚下的地板,疑惑:“地震?”

  地板在颤动,幅度很小。

  周泽楷下到地面,在地板上轻轻地踱了几步。颤动没持续多久就停止了。好像确实是轻微的地震,周泽楷不愿意轻易下结论,推门走出去。

  白天在教堂怒斥黑袍男人的真神信徒正从走廊尽头走过来,手里头拿着一个杯子,上头冒着热气。他看到忽然打开的门,反射性地看了走出来的人一眼,然后移开目光,平静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他经过那人身边时,后者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你应该离开。”

  他吓了一跳,然后感到莫名其妙又不悦地皱起了眉。

  那人:“尽快。”

  “我没打算多待。”他说,语气透着拒人千里和鄙夷,“而且这事不用你管,邪教徒。”他打开自己的房间门,迅速关上门。

  叶修走了出来,他们到了隔壁,敲敲门。里头的人打开门,一脸慵懒的模样,门一开立即转身回床上看电视。

  “怎么样?”叶修和周泽楷走进去。

  “闲得慌。”张佳乐打了个呵欠。他已经太多天没有睡好了。

  叶修坐到床边:“看来你需要陪伴。”

  张佳乐摇摇头:“你们别把角落里的家伙给吓跑了。”他指的是那窥伺了自己几天的那家伙。

  “刚才有点奇怪的动静。”

  “地震了。”张佳乐不在意道,“这里经常有小地震,没事。”

  “是吗……”

  “你们回自己房间去,不要呆在这。”张佳乐对他们说。那被注视的感觉今晚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别是那家伙躲了起来。偷窥他这么几天的帐,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你小心点。”

  

  张佳乐不见了。

  张佳乐的房间维持叶修昨夜所看到的模样,外套放在床头柜上,电视打开着,另一边的床头柜上是剩一半水的杯子,没有打斗痕迹,仿佛这儿的住客只是临时出去一小会,连枕头边的手机都没必要拿上。

  “这下糟了。”叶修凝重。

  “我没听到声音。”周泽楷低声说,“什么声音都……”

  “我也是。”叶修拧着眉头。

  两人关上门,走下楼。老妇人仍旧是那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向餐厅里仅有的一个客人提供早餐。当看到刚进来的两个小年轻,她在围裙上擦擦手,笑着问:“早啊,小帅哥们,今天有麦片粥、煎蛋、煎吐司、火腿蛋三明治和柳橙汁,以及牛奶,告诉我,你们想吃点什么?”

  叶修和周泽楷要了早餐,道谢然后坐下。当老妇人送来食物,叶修随意地问:“夫人,是来了新的旅客吗?因为我昨晚好像听到有声音,有点好奇。”

  “没有呀。”老妇人说,“不过你隔壁的客人退房了。”

  “是吗。”是那个在求知殿堂发了一通火的真神教徒。

  “是啊,他好像遇到了什么很不愉快的事,天刚亮就走了。”老妇人把刀叉摆放好,在两个年轻人同一张桌子的另一边坐下,“太遗憾了,他才在这里待了不到一天,若是他因为任何事而对德里安有任何不好的印象,我会很难过。”

  “随他去吧。”叶修说,“我和我的同事对这里很感兴趣,夫人,也许你不介意跟我们多说说这儿。”

  “当然。”老妇人可喜欢了,这个年纪的独居女人大多免不了喜欢并擅长对别人说很多话,说这个和那个,可以滔滔不绝地说很久,“你一定会喜欢上这里,德里安有不少年纪轻轻又多才博学的小家伙,等你融入这里,你会看到他们的。经常有慕名而来的求学者来到这里,为了知识,为了别处听都没有听说过的技术。你们就是这么来的,不是吗?你们该去医院看看,看看德里安的医疗水平有多高,我可以脸一点也不红地跟你说,这里的医疗水平是桑福德顶尖的,而毋庸置疑,桑福德顶尖科技就是世界顶尖科技。然后你们应当去教堂,就是镇中心最气派的那个建筑,我昨天给你们指路过?我的记性不太好,我老了,真希望德里安的好人们能再多加把劲……”

  叶修静静地听着,这时候对她说:“我去过教堂了,不过只在求知殿堂看了看。”

  老妇人紧紧盯着他:“感觉怎么样?”

  叶修抓抓下巴,想了下,说:“一开始觉得有点吓人,不过那儿的一个男人看起来不错,他说今天会来找我。”

  老妇人的脸微微缓和,眼睛里有一些东西在闪动。

  叶修接着说:“这里有些建筑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夫人,有两个圆圆的像博物馆的建筑是什么呢?看起来好神秘。”

  “那是科技馆。”老妇人微笑,“你一定会喜欢的地方。”

  叶修感到吃惊:“镇上竟然有科技馆,真是个注重教育的地方。”

  一开始在餐厅里的那个客人已经用完了自己的早餐,但他没有离开,而是静静地坐着,时不时快速地瞟一眼不远处那热闹的一桌子。

  前门上的铃铛发出叮铃铃的声音,提醒老板娘有新的客人来了。她赶紧去招待。

  叶修低着头吃早餐,周泽楷和他一样,偶尔他会停下拨弄食物的动作,放下刀叉,一只手轻轻抚摸叶修的手,后者则朝他微笑。任何人看到都会以为这是一对正处于热恋期的情侣,看这粘粘糊糊的架势,餐厅里的第三个客人别过头去。

  没过多久,老妇人又回来了,带着周泽楷和叶修昨天见过一面的男人。他仍旧是那副黑袍加身的装束,显得他很神秘。

  他对老妇人说,“去忙吧,德文夫人。”

  老妇人点点头:“你们聊得愉快,有什么需要,我就在厨房。”

  叶修跟那人打了声招呼。等到那人走近,他便问他:“你真早,吃过了吗?”

  “吃过了,我无意打扰你们用餐,请继续。”那人说罢,走向另一张桌子。那桌上的人炯炯地看着他。

  周叶接着吃东西,经常会把目光瞟向另一个方向。那俩人在谈论加入德里安,另一个客人昨天在他们之后也去了求知殿堂,他说到自己对这里的感觉。那两人没有刻意收敛音量,叶修就大大方方地听着。

  黑袍男人名为阿贝特,是这里的牧者,负责挑选并引导新人。听到他的介绍,外乡人笑了起来,觉得这话有点好笑,信徒竟然需要挑选,难道神明不想多要点信徒吗。

  “这是当然的,普利。”阿贝特带着丝丝高傲,对另一个人说,“愚昧的人,别说是神,就是你,也不会想和那类人来往。”

  这个理由让普利很喜欢。“这倒是,蠢货的唯一用处就是妨碍聪明人干正事,”

  他来这里之前在一家武器工厂工作,负责设计新型武器。这是门争议性很大的工作,特别是在经历过噩梦之后的桑福德,人们已经受够了伤,厌倦了政府的搪塞,并且十分排斥研究者,特别是普利这样的研究方向,和医学创新向。

  也正是因为研究武器,普利对求知殿堂的怪物象没有太大排斥。杀伤力也包括外形,求知殿堂的怪物象将这一点表现得淋漓尽致,他很欣赏。

  “可别这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阿贝特说,“实验室光有操作人可不行。”

  普利笑了起来。“说得对。”

  周泽楷擦擦嘴,抓住叶修的左手小手指把玩。

  ——我闻到臭味相投的味道。

  注意到周叶两人已经用好餐,阿贝特走了过来,并希望普利能加入到这一桌来。叶修表示好的没有问题。普利落座,没怎么掩饰地观察他们,最后目光落在了在任何场合都很惹眼的周泽楷身上。

  他坐下后,第一句话就是:“情趣用品公司从没放弃研发各种版本的所谓‘最美AO伴侣’,但总是被事实证明神之手才是最精巧的。”他的眼里闪动着不一般的热度,“你好,漂亮的先生。”

  好让人倒胃口的称赞。

  周泽楷皱眉,没搭理他,让普利的手尴尬地伸在半空。

  阿贝特笑了起来:“这位先生要是加入圣神教,无疑会成为教中最养眼的,只可惜名花已经有主。”

  普利收回手,带着评估的眼神看着叶修:“你们也是实验室的?哪方面的?”

  阿贝特:“这是两名医学家。”

  “哦,救死扶伤是吗。”普利说,“很多时候,我和医生干的事都差不多,丧尸病毒的制造者就是个医生,他是我的榜样。”

  对于噩梦事件的罪魁祸首,绝大多数从事医学方面工作的人都是痛恨的。

  叶修皱眉。

  阿贝特不能任普利挑拨,这三人都很有机会进入实验楼,若是在之前相互之间就有了隔阂,往后无法在同一个实验室好好合作可不好,作为牧者他将担一部分责任。

  他把话题拉到正事上来,说:“我需要知道你们的指路人是谁。”

  普利说了一个地址和一个名字。

  叶修:“莱森,劳克南。”

  阿贝特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劳克南,那是个很特别的地方。”

  叶修不确定阿贝特是否已经知道莱森的遭遇,但劳克南怎样,阿贝特显然是知道的。他能感受到阿贝特的视线一直纠缠在自己的脸上,那家伙怀疑起了他的来历,想看穿他。

  他以不变应万变:“劳克南已经死了。”

  “我有所耳闻。”阿贝特缓缓说,“那里以前就已经是只有冒险者会去的地方了。”

  “是的,那里很危险,几乎看不出曾经是多么宁静平和的一个地方。”他带着淡淡哀伤说,表情惟妙惟肖。周泽楷装不出这么逼真的神色,只好低下头,抚摸叶修的手,在别人看来就像在伤痛中安抚另一个人。

  叶修:“我曾受一位聪慧的前辈指导,她名叫多娜,五年前我离开家乡去别处求学,前段时间才回去,发现家乡已经……我曾经的导师也已经死了。”

  “多娜?啊,我知道这个女人,她很有天赋。”

  阿贝特的疑惑被消除了些,叶修又说:“失去家乡让我感到茫然无措,在隔壁镇的莱森牧师的指引下,我来到了这里。”


评论(16)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