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12

  周泽楷和叶修在晚饭时间下了楼,来到旅馆内的餐厅。老板娘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妇人,亲切地为饥饿的旅客们端上来食物和果汁。当自己的食物被送上来,叶修随口一提:“德文夫人,你知道圣神教吗?”

  “这里没有人不知道,孩子。”德文夫人笑着。

  叶修说,“我经由一位前辈指引而来的,他告诉我这里会有我想要的。”

  老妇人的笑容加深,十分喜欢面前这两个年轻的外乡人。

  “然后你就来了,是吗?经常有和你一样的人来到这里。”她忽然感慨起来,“他们每一个都无穷的求知渴望,都是些有抱负的佼佼者,你也是吗?”

  叶修笑了下,“我只是个医生,而且说真的,我不大想加入任何宗教。”

  老妇人炯炯地看着他:“你只信仰知识。”

  “是的。”

  “那么你会爱上这里的。”老妇人的笑容仍旧和蔼,但不知为何叶修感到一丝不适,“这里是求知者的天堂,当你决定在此定居,我会去串门的,到时候希望你别太沉迷研究,把我拒之门外。”

  叶修还没说几句呢,这老太太已经自行脑补了不知道多少。

  老妇人看向周泽楷,“这位是你的同事?”

  “是的。”叶修说,看着坐在右边的“同事”,“我们之前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他还没过实习期。”

  周泽楷点头示意:“你好。”

  老妇人显然很喜欢他,脸上的笑容都比面对别人的时候更可掬了几分。“真是英俊的小伙子,有另一半了吗?要是我的儿子还在,这会是一定要把他叫出来,跟你认识的。”

  周泽楷十分干脆:“有了。”还看看叶修。但才看了一眼之后,想起来自己太明目张胆,他们分明还只是肉体关系别的都还没提,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缩回去。

  被老太太忽略了的张佳乐有点糟心。

  

  圣神教占据了德里安的全部,这里没有除圣神教之外的其他宗教。位于镇中心的教堂高大气派,完全就是一副地标建筑的架势,拥有和旁边建筑很不一样的身形。当走近它,抬头仰望它,它给人的整个感觉整个产生了变化,气势威猛得让站在下面的人莫名有股被镇压住了的感觉。

  叶修打量眼前的建筑,后者很像一些影视里头离群索居的吸血鬼的房子,高挑,消瘦陡峭,尖顶直指天空。

  他问张佳乐,“你进去过吗?”

  张佳乐答:“只在求知殿堂和柱廊转了圈。”

  一个人也走到了建筑前面,抬头仰望,脸上是被震撼到的震惊神色。这也是个外乡人,是在周叶二人之后才进入德里安的。他望了好一会,低头,抬手,接着又放下。周泽楷看出来,那是一个被中止的祷告手势。

  那个人走了进去。

  周泽楷等三人也不再感慨,走进去。

  求知殿堂。

  然而这里并没有任何与寻求知识有关的事物,没有书,没有科学仪器,没有沉思者雕像,只有一个庞大的怪物,向来访者张开邪恶的双臂。首当其冲的那个人被吓得不轻,在胸前划了好几个十字。周泽楷静静地观察那怪物,后者被雕琢得非常惟妙惟肖,从墙面上的身躯,到穹顶的头以及双臂,让人好一会儿才能反应过来,看清这只是个与建筑融为一体的雕像。

  叶修不禁低声自言自语:“这是什么鬼东西……”

  那个人也叫道:“天啊,魔鬼的触手伸到人间了吗!”

  “是神。”张佳乐说,“他们的神。”

  周泽楷很静默,视线一直在怪物身上。那东西的胸腔露在外头,骨头交错得很没有规则,想象一下一个畸形的人,有普通人都拥有的四肢、躯干和头,还有普通人没有的额外的肢体,刮掉皮肉(还他妈不刮彻底),而这东西畸形丑陋一百倍。

  叶修:“真是个对外貌毫无要求的宽容宗教。”

  一扇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一袭黑袍的男人。划十字的人停下动作,对黑袍男人叫道:“这就是你们的神?这个怪物?”

  “你觉得是怪物吗?”黑袍男人反问。

  “这还不是怪物?”那个人朝诡怪雕像扬手,“如此丑陋,如此邪恶……”

  黑袍男人笑了起来:“你是旧教的,不得不承认,你们对艺术的贡献当得上伟大二字。 但你不能误会所有人都与你们是同样的审美,并且,来到另一个宗教的地盘,指着他人的信仰说道如此不敬的话语,这难道是你们对待不同信仰的方式?这样真的很粗鲁。”

  “是真神教,不是旧教。”那人的语气严厉沉重,“只有心怀恶鬼的人才会指着恶魔雕像说是神像,省省你拙劣的辩解,恶魔教徒!”

  黑袍男人无奈地朝周泽楷等人说:“真是抱歉,让你们见到这样的场面。”接着他对旧教信徒微微偏头:“这位先生,难道你独自从家乡来到这里,为的只是在你所无法接受的信仰的土地上破口大骂吗?”

  那位信徒冷冷地说:“不,我是为了知识而来,但是我受到了指路人的欺骗,这里根本没有值得我追求的东西。”

  “你认为知识是什么呢?”

  那位信徒不假思索:“是神为自己的子民散布的福音,是值得穷尽一生的追求,是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力量。”

  黑袍男人笑了起来:“真是美好的东西……好了,先生,请离开吧。”笑容消失,懒得再应付这个不礼貌的家伙。那位信徒也不想再多待,重重地一甩手,转身就走。

  黑袍男人向周泽楷等人微笑:“见谅。”

  叶修说不在意。

  黑袍男人询问:“你们也是新面孔,游客?”

  “算是。”叶修就像个对这里有点感兴趣的游客那样道,“其实我们是经人指引而来的,那人告诉我,在这里有我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呢?让我猜猜。”黑袍男人几乎没有怎么思索,“你一定拥有旺盛的求知欲。”

  叶修谦虚道:“算是。”

  黑袍张开双臂,作拥抱状:“德里安欢迎你们。”

  叶修说:“我还不确定能在这里找到我要的,说真的,我不会对你的信仰有偏见,但让我有点……”

  “害怕?”

  “对。”

  “这是很正常的。”黑袍男人笑着说,“你不应该直视。”

  叶修以为他的回答会更精彩,来一番他的神如何如何之类的说辞,没想到却这么简洁。没有等他有反应,黑袍男人紧接着问道:“我刚才对那人的问题,你有什么看法呢?”

  叶修眨了下眼,意识到这是个验证题。答错了,他会和刚才那人一样,将被请离出去。这个验证题很有难度,但难不倒他。在进入德里安之前,他和小周就想好了假身份的背景故事,是由劳克南的故事衍生而来的。

  “我原本是医生。”他看着面前的人,镇定地说,“我厌倦了我的工作,并不是厌倦了治病救人,而是……人的身体太脆弱,我参与过无数次急救,经历过七年前的噩梦,我知道一旦受到损伤,人的身体有多难复原。”

  “你想怎么样呢?”

  “我在探索跳过漫长的时间让身体进化的方法,你的问题,我的回答将是‘那是我所迫切需要的’。”

  黑袍男人露出笑容:“美妙,你是住在德文旅馆是吗?”

  “是的。”

  “明天我会前来拜访。”

  叶修勾起嘴唇:“那就太好了。”


评论(7)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