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11

  周叶二人第二天一大早就走了,对着地图走了最近的路,来到一条公路上。往前再行驶一个小时,就是德里安。路上叶修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周泽楷就看到路边蹲着个有点眼熟的人。是张佳乐,那个被他们误打误撞解了一难的人,据说喝水都有可能呛到的家伙。

  “他刚好跟我们的路线一直。”叶修解释,“也要走一趟德里安,你们一个好运一个霉运,也许力量能中和一下。”

  “是吗?”

  “说笑的,一有机会就把踢了他。”谁会有好运气不用非跟倒霉鬼走一块啊,真是笑话。“不过有些时候倒霉也能干成好事。”叶修神秘兮兮道,“有次我和他被一伙吃人肉的家伙逮住了,后来那些家伙的厨房失火,全都被烧成肉串了。”

  周泽楷:“……”这是霉运扩散到了别人身上吗。

  蹲在地上无所事事的张佳乐看着那两人磨磨叽叽终于下车了,起身走上前,忽然眼睛瞪起来,抽抽鼻子,像是闻到什么让他无法不在意的气味。周泽楷谨慎地把叶修拉到自己身后,后者这才反应过来张佳乐闻到的是什么。

  “你好夸张。”叶修闻闻自己左臂右臂,什么不该有的气味都没有,“明明什么也没有。”几个小时前他和好队友在车前盖上来了一发,到现在已经没有气味了才对。

  张佳乐露出鄙夷的表情:“气味很大好吗,有正经事就节制一点啊喂。”他可不想加入糜乱的圈子,特别是里头还有叶修这家伙。这两人最好注意点,莫要误了旁人。

  叶修摊摊手,就这么隔着周泽楷与张佳乐交谈。“不说这个,这地方你探索过了没有?”他问。

  “探了下,是个不太一般的镇子。”张佳乐收敛开玩笑的神态,认真说,“这里有个名为‘巨眼教团’的组织,应当是属于圣神教的,具体有什么人我还没有弄清楚,这个镇怪怪的。”他指向德里安的方向,“我在旅馆休息的每一晚,都有明确的被注视的感觉,但无论我什么时候睁眼,周围都没有任何可疑。”

  叶修:“望远镜?”

  张佳乐否定:“不,绝对是近处的注视,我不会弄错的。”

  “还有别的吗?”

  “这个地方的医疗技术很先进,更多的就没有了,你们应该假扮被别人指路前来此处的研究者,那样会有圣神教的人主动来和你们碰头。”

  叶修眼睛滴溜转转,对周泽楷笑道:“中午好啊,周助理。”

  周泽楷扬眉。

  “他才不像个助理。”张佳乐评价。哪有这么高帅的助理。

  叶修改口:“那周教授。”

  张佳乐还是晃脑袋:“他没有教授的气质,没有眼镜,也没有秃头。”

  “怎么,张新杰秃头了?”

  “……没有。”

  “你哪天回去,记得来我这给他带瓶生发水。”

  “哈哈哈你真是幽默风趣,说得好像桑福德的东西真能带出去似的。”如今所有国家都对入境物品进行着严格管制,但凡产自桑福德一律禁止带入。

  周泽楷对这二人真是无奈了,怎么正事说着说着就变成相互挤兑了。他只好插口喊道:“叶老师。”

  这一喊,叶修眉开眼笑。“哎,小周同学。”

  张佳乐一副被震了一下的表情:“你竟然叫这么不正经的家伙老师,真爱啊。”

  “没有不正经。”周泽楷认真说,然后自己也感到不太妥,改口:“学长。”

  “小周乖,继续叫老师啊。”

  周泽楷看着他。

  叶修在口袋里掏掏,竟摸出一副眼镜,周泽楷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藏进口袋里的,之前都没发现。叶修戴上眼镜,摆上一副严肃的面孔,竟有那么一点学究的味道。“小周同学,我们接下来要进行的事非常重要,一定不能有任何差错,让人看出马脚。”他压得声音低沉低沉地,“来,跟我一起练——叶老师,吐字要清晰,要带有真挚的尊敬的感情……”

  张佳乐就看着他们——这还不叫不正经?

  周泽楷的视线紧紧粘在叶修身上,过了一会,缓缓说:“好……晚上。”

  叶修顿时住了嘴。

  张佳乐:“……”感情是一对不正经,他真是看走了眼。

  

  德里安的外貌比劳克南光鲜多了,街道宽阔,两旁的房屋看着都不错,是那种让人一眼就想到宁静乡村生活的房子,。路上的行人不多,停着的车辆也不算多,可以理解,毕竟只是乡下嘛,你不能指望乡下像城市那样人潮汹涌。至少这里不算个太落后的地方,(表面看)还蛮宜居。

  只是细看有点奇怪,街上怎么没有年轻人。

  周叶俩人在张佳乐的带领下,在旅馆登记了住宿。在张佳乐之后他们之前,这里住进了另一个外乡人,他们就和张佳乐之间隔了一个房间。不过看在他们都长得好看又讨人喜欢的份上,老板允许张佳乐换房间,换到周叶俩人的隔壁。

  进了房间,叶修拉开窗帘窗户散气。周泽楷把行李箱靠着墙壁放置,脱下外套。旅馆房间的装潢布置很一般,房间里没什么东西,唯二的装饰品是桌子上的一瓶塑料花和墙上的一副老旧的框画。毕竟只是个小镇上的旅馆,没什么值得计较的。

  周泽楷对塑料花很感兴趣,拨弄了会儿,对另一人说:“没有监控。”

  叶修正在窗户口伸懒腰,听到后点了点头,走出门,推开隔壁虚掩的房门。这里的布置和他那个房间几乎一模一样,区别只是墙上的画是一个男人的背影,而他的房间是两个圆形的建筑。

  他走进去。“现在有被注视的感觉吗?”

  “没有。”张佳乐说,“每次都是晚上。”

  “会是房间的缘故吗。”叶修思索,“今晚我会多加注意另一个房间,你要小心。”

  “会的,我没感觉那股注视有恶意,但偷窥我几天都不出现,实在太没礼貌。”

  “会是巨眼教团的人吗?”叶修猜测,“你之前的行动有暴露什么吗?”

  张佳乐对自己十分自信:“没有,我宣称自己是个浪迹天涯的旅人,在这里停下来只是为了等人,就是你们两个被蛊惑准备投奔过来的学者。你们可得装得像点,别露马脚。”

  “放心吧。”


评论(17)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