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10

  第二天早晨,周泽楷荷枪实弹地准备再去找叶修“好好交流”,叶家两兄弟对自己过来了。叶秋跟他挤挤眼,周泽楷没能体会意思,只好先以不变应万变,沉默以对。

  叶修:“明天拜堂。”

  这可沉默不住了。

  周泽楷瞪他:“没门!”

  “叶老先生呢?”周泽楷问。他就等老先生了,他要跟老先生谈谈,让老先生收回成命。

  “不会来了。”叶修说,“我爸事务繁忙,抽不出时间,连我们的婚礼都顾不上参加了。”

  周泽楷果断迅速斩钉截铁:“不结婚。”

  叶修耸肩:“我是无所谓,只要你能搞定你爸和我爸。”

  周泽楷不语。

  能搞定的话,他就不用在这里跟叶修多费口舌了,来都不用来川卡。

  “其实现在结婚是有好处的,可以从简。”叶修娓娓道,“等到我爸和你爸都有空来主持婚礼,那事情就尴尬了,没法只走个简单的过场。之后你就可以继续做自己的事去,过段时间再离婚,以免离得太快一看就是敷衍,这不是很好?”

  周泽楷摇头,其实他听着有点心动,这样既可以应付老爷子们又只是走个过场不耽误自己的功夫,但对叶秋来说不是好事。即使是和叶修假婚,对外他和叶修仍旧是结合在了一起,和他有肌肤之亲的叶秋怎么自处?虽然他俩只是做了两次,关系还只是队友和朋友,周泽楷仍不愿让叶秋受委屈。

  叶家两兄弟谁都没有料到这人会摇头,很是意外。

  玲珑心的叶秋很快从周泽楷的脸上看出后者的想法,顿时笑意浮上表面,藏都藏不住。

  “答应吧。”他说,“是个好办法呀。”

  周泽楷看着他,很坚持。

  搞得冒名顶替自家弟弟的哥哥心里喜滋滋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喜滋滋的。大概是因为小周弟弟这么维护自己,所以才这么高兴吧。

  叶秋伸手过去,轻抚周泽楷的手,另一方的心思涓流般细细涌来。

  “我们要尽快去德里安。”叶秋不禁放柔声音,“你们的事要早点搞定才好。”

  周泽楷仍旧坚持。

  “看得出来你一点也不想嫁给我。”叶修说着,叹起气来,“哥哥好伤心呀,小周弟弟,你以前不是老跟在哥哥屁股后面跑么,长大就忘记了吗?”

  这通话无异于点火,叶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周泽楷按在椅子上,压住他的火气。他转头,在周泽楷看不见的角度朝兄弟猛打眼色——搞什么,不要乱撩拨啊!炸了就惨了!惨的还是我啊!

  周泽楷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可怕。

  叶修的脸色也非常不好,因为哥哥跟周泽楷之间来往的神色有点莫名,让他心里不舒服。哥哥既然顶着他的名字,周泽楷应该也很讨厌才对,怎么看起来半点不喜欢也没有的样子?

  叶秋对叶修说:“你先出去吧,我跟小周好好谈谈。”

  叶修当然不依:“谈什么?你们有什么好谈的?这是我和他的事,跟你又没干系。”

  “听话。”叶秋把叶修送出房间。

  

  也不知道谈的什么,当天下午周泽楷就松口答应了,脸上洋溢着可疑的心满意足。

  搞得真正的叶秋觉得心里怪不舒服的,逮住了哥哥。

  “再过两天就没你什么事了。”真叶修洋洋得意,“婚事也解决了,哦也。”

  声音有点沙沙的。

  叶秋疑惑:“你感冒了?”

  “没有啊。”叶修赶紧清清喉咙,“好像有点,不碍事。”

  叶秋:“你确定要我跟那家伙拜堂?”

  “不用,我来吧,反正别人也看不出来。”

  叶秋提高音量:“你确定要跟那家伙拜堂??”

  叶修微笑:“过场而已,这计划多妙,不用跟老爷子解释,也不妨碍我逍遥……当然还有干活,咳,又不会少了一个好队友。还有就是我还没想好怎么跟小周说明真实情况,这是你招来的祸端。”

  “直接说就是了嘛。”

  叶修赶紧摆手:“不行,小周会杀了你的,现在的他怪厉害的。”

  “会杀了你。”

  “是你。”

  “现在是你,因为你冒我的名跟他搭档,还骗他结婚,还指望他傻兮兮地继续当你的队友,替你行方便。我以前是借你名坑蒙拐骗,但现在你已经全都捞回来,还捞过头了。”

  叶修想想,还真是。最开始只是想逗逗小时候的玩伴,再后来是吃惊于周泽楷的杀意,谁想到,短短几天已经到了这么难以收拾的地步。

  “要不你去跟他说清楚。”他没什么底气地搓手。

  “才不要。”叶秋缩脖子。

  “那你可装好了,别露出马脚。”

  “好多年没见了,应该看不出什么来吧。”

  

  结婚当天。

  叶家张灯结彩,没有敲锣打鼓。迎新娘全程都是在宅院内进行的,佣人几人除了管家都是在头天才被告知这件事,匆忙置办各事,都心里觉得吃惊但不敢说什么。直到被送进洞房,周泽楷才心里嗤笑,要是外面有人看到宅子里毫无预兆地办这么冷清的喜事,又得有一轮新的诡怪传言了。

  周泽楷取下身上的大红花,随手放到桌上。新婚俩人都没有穿正事的服装,就平时的衣服再戴个大红花意思意思,这敷衍的劲头让他很满意。

  门忽然被推开,叶修推门而入。

  周泽楷冲他笑笑,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叶修坐下,喝了一口。“你小时候只喜欢这款茶。”他说,“觉得别的都苦苦的。”

  这一句让周泽楷不禁有些出神,难怪味道那么熟悉。一下子仿佛回到童年,他总跟在双胞胎兄弟屁股后面的那个时光,这个房间是他最喜欢待的地方,因为这里是叶修的住处,叶修总有办法在极严格的管束下,还找到各式各样好玩的。那时的他崇拜极了,叶秋也崇拜极了,他们俩经常抢着和叶修玩,因此总是敌视对方。

  一不小心让思绪飘到自己离开叶家前,周泽楷立即从回忆中挣脱出来,眼神变得清醒,放下茶杯。

  “我问了我哥。”叶修说,“那件事……”

  周泽楷抬起一只手,表示这件事他不想谈。

  “矛盾总得解决才行。”

  “不解。”

  “仇恨这么深?”叶修深感棘手,“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

  “没有。”

  “我哥一直留着你送给他的……好吧,不说了。”叶修举手投降,“那咱们谈点别的好了。

  周泽楷起身:“睡觉。”

  “我还不困。”没人敢敬他酒,仆人们也都不敢起哄,叶修相当于闲了一天,相当于养了一天的精神。

  周泽楷一把抓住他的手:“那做运动。”

  叶修一顿:“你刚刚传音入密给我‘食髓知味’四个字。”

  周泽楷脸红,浓密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像两把刷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刷到了叶修心上。

  下一刻,叶修吻上周泽楷的眼角。周泽楷瞬间变成了雕像,屏住呼吸感受叶修的气息喷洒在自己脸上,还有对方柔软的唇。当叶修的嘴唇一离开,周泽楷抱着叶修滚到床上。

  在小时候他们也喜欢在这张床上跳闹打滚,那时候他就觉得这床好大,现在还是觉得这床真大,而且弹性十足。他们滚了两圈才撞到墙壁,他一手撑墙,一手撑床,把叶修锁牢牢锁住。

  Alpha英俊的脸庞这么近距离地在叶修面前,气息拂在他的鼻尖,不久之前才注射过的抑制剂瞬间就失去了作用。

  叶修一脸严肃:“今天是你和我哥的新婚之夜,而我却……啊啊啊啊,轻点。”

  竟然这时候还贫嘴胡说八道,周泽楷一口咬他的嘴唇。


———和谐部分自动屏蔽———

评论(9)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