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9

  叶修转头跟周泽楷介绍道:“这是张佳乐,猜猜他是什么能力。”

  叫张佳乐的男人翻了个白眼,好像猜自己的能力是多闲得蛋疼的事似的,另一方面,周泽楷从这几下互动中确定这两个不但认识,还挺熟。

  周泽楷看张佳乐这狼狈样,随口猜了个:“倒霉?”

  叶修:“宾果!”

  周泽楷:“……”这可是极其稀有的能力。

  叶修:“小周的能力是好运吗?”

  周泽楷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

  “猜的。”叶修没想到竟然猜对了,自己也有点受到惊吓,“你随手就摸到一叠很关键的信,在丧尸老鼠啃过的房子里睡得昏天黑地都没被咬,这样的概率着实不大。”说着,他洋洋得意起来,“想不到我的队友竟然是好运先生,撞大运了。”

  周泽楷:“……好像不会。”

  他对自己的这个能力一直没什么想法,要说好运连连时时撞大运,想想其实是没有的。他既没有吃到过天上砸下来的馅饼,也没有意外得到什么特别厉害的东西使得自己一下子就强人几等,他的身手都是自己苦练出来的,关键的东西都是在各个角落都找过之后摸到的,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便宜事。

  虽然有个好像很好用的技能,人却是脚踏实地的。

  叶修笑道:“你爸有远见,从小对你严苛,你要是仗着有这能力不对自己下苦功,往后会很痛苦。”

  张佳乐突然抽出叶修腰间的枪,朝周泽楷虚晃一枪。周泽楷吃惊,赶紧闪躲,子弹打穿他的衣角,打在墙上然后反弹,“嘣嘣嘣”几声后张佳乐怪叫一声,跌到地上。

  叶修意外,这墙居然是特殊材料制造。

  张佳乐跳起来,两眼放光,抚摸周泽楷的肩膀,一脸眼巴巴的样子,搞得周泽楷又惊又疑又莫名其妙,默默后退一步。这人刚才那一枪十分无礼,让他很不高兴。

  “你好你好。”张佳乐笑眯眯地说,“刚才那枪别生气哈,其实你不躲,我也打不到你的。”

  周泽楷点了下头,要不是看在这点和叶修的面子上,他已经回手了。

  “少年有没有兴趣来蒙塔发展?”张佳乐就差要“哥俩好”地搂住周泽楷了,如果不是后者闪躲的姿态非常明显,“资源丰富,地域辽阔,不像桑福德,到处都是丧尸,实乃打拼发展创业最优选择。”

  叶修说:“他是摩尔人。”

  “啊哦。”张佳乐迅速冷静下来,收回手。

  摩尔的人不好抢,梦想国之地的居民除非脑抽,极少乐意放弃原有国籍改投其他。不过梦想国的人竟然放着好好的家乡不待,跑桑福德来受苦,也真是怪事一桩了。

  周泽楷说:“上去吧。”

  提醒大家这下面环境虽然算是不错,但他们是来办正事的。

  

  三人回到地面,到了后厅,远远望着丧尸神父没有意识地走来走去。叶修又点上一根烟,张佳乐把枪还给了他,仍旧对周泽楷的能力很感兴趣,要知道倒霉的人一抓一大片,好运的人稀少得很。也许软磨硬泡地,能把这人泡回去呢。

  周泽楷淡定地把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扫下去。

  叶修最终决定烧死已经丧尸化的神父,周泽楷低声念了一段悼文,愿神父的灵魂能得到安息。

  张佳乐若有所思:“你是真神教的?”

  周泽楷:“不是。”只是因为家乡的缘故,对这类事和信仰颇有好感而已。

  三人走出教堂,一个原本蹲在墙角的人看到他们,立即小跑了过来。“周泽楷?你的信。”是上回交给周泽楷一封用心险恶的催婚书的那人。一看到他,周泽楷的脸色立即变得很不好看,看到他递过来的信,好好先生的目光几乎能杀人。

  送信人被面前这人的表情给吓到了,见他一直不收信,小心翼翼又推近一些:“收下吧,先生,大不了我不跟你要小费就是。”不管信里头的内容多讨人厌,但他只是个无辜的送信人呀。

  周泽楷一把拿过信,送信人一溜烟跑了。

  周泽楷拆信,只瞄了一眼,就把那封信撕碎扔了。

  叶修好奇:“仇人的信?”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你哥。”

  张佳乐:“你什么时候有哥了?”

  张佳乐的话说得太快,叶修来不及阻止。

  周泽楷一怔,立即从张佳乐的话中回过味来,紧紧地盯着叶修的脸,危险的气息升腾。叶秋什么时候有哥了?叶秋一直有个哥哥,作为他的朋友,怎么会不知道?除非这个人不是叶秋。

  叶修面不改色,对张佳乐说:“我是叶秋啊,不是叶修,认识这么久了,你怎么老是认错人。”

  张佳乐反应也是很快,摸摸后脑勺,一脸煞有其事的懵懂。“叶秋?我说你俩能别长这么像么。”

  刚聚集起来的危险气息降下去了,周泽楷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抛开怀疑。原来是认错人,他想多了。

  叶修暗暗松口气,丢给张佳乐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对周泽楷说:“我哥说了什么?又是催婚?”

  周泽楷点头。

  “我觉得你还是去一趟我家,跟我哥好好说明白。”叶修真诚地提议,“不然你老是不高兴,我哥又一直在家里等你,耽误自己的时间,说开了对你们都好。”

  周泽楷过了良久,才又点了点头。

  只好这样了。

  “你一起去。”周泽楷抓住叶修的手。

  “不行,我跟你发生了关系,就算你压根没打算和我哥结婚,我这做法也是不对的。”叶修认真地说,“你先去我家跟我哥说说,我随后再到,安抚一下我哥,不要让他打我。另外我跟张佳乐还有点事,耽误不了太久,大概我隔天就来。”

  说得有理有据,周泽楷只好放手。

  “你放心。”他郑重地说,“我先去了。”

  “好。”

  送走了周泽楷。

  终于把周泽楷送回自己家了,叶修松口气,转身就对上张佳乐不怀好意的目光。

  张佳乐这下终于有机会出声了,瞅着绝对不可能是叶秋的人说:“贵圈真乱。”

  叶修摸摸鼻子:“咳,出了点意外,不过没事,快要解决了。”

  “啧啧啧……”叶修的家事张佳乐当然不知道,也没想去打听,但既然不得已听到了一些,还被当作借口利用,当然要好好嘲弄一番。

  叶修顾左右言他:“你到底怎么被莱森阴的,真是路过?”

  “我来打探一个古古怪怪的群体,他们自称圣神教。”

  叶修不意外:“蒙塔也出现了?”

  “一些,不算多,但所作所为足够引起重视。”张佳乐说,“后来我们发现这玩意是桑福德传过来的,怎么桑福德老弄些让人不安的东西。”

  叶修头疼地摆摆手:“别说了,我这边也操心着呢。”

  

  川卡,叶家。

  那是座中式的大宅,庞大而且透着股深沉的气势,仿佛藏着探索不完的关于以前的秘密,有时候这座庞大的建筑甚至会带上一些神话的色彩,如果你太过在意那些坊间传闻的话。

  它和小时候一模一样,一点变化也没有,周泽楷的表情柔和了下来,但在看到大门上的红灯笼时,立即又紧绷起来。

  管家把客人迎接进去,带到一个房间里。“这是你的房间,请好好休息。”

  周泽楷一把抓住管家正要关上的门:“叶修呢?”

  “大少爷在自己的房间。”管家拦住正欲出去的客人,“先生,你要去哪?”

  “见叶修。”

  “照规矩,新娘子在过门前是不能和丈夫见面的,请忍一……”

  管家的话没有来得及说完,新娘子已经风风火火地走了。

  中间迷路了两次,周泽楷终于看到熟悉的那道门,忽然那扇门被打开了,叶修一只脚刚跨出来,看到他,表情一下子都变了,迅速缩回房,关门。

  周泽楷莫名其妙,跑过去敲门。

  里面的人嚷嚷:“不要敲了,这是木门,会敲烂的!”

  周泽楷:“出来。”

  里面的人:“不出!”

  这周泽楷可没料到,使劲催着他来结婚的人,竟然躲在房间里不肯见他。

  他喊:“出来说话。”

  “不说!”

  “……”

  他人已经到了,为什么叶修反而躲起他来了,话都不肯跟他说?

  这是要他一不做二不休了。

  屋里的人嚷嚷:“你要干嘛!过两天我爸爸就要回来了,不要干坏事啊!”

  周泽楷一怔,不甘心地松开按在门上的手,瞪着门板没有办法,只好转身回自己房间。

  这个叶修,比以前更讨厌了。

  趴在门上确定那家伙离开了,“叶修”长舒一口气,返身往屋内走。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从里屋走出来,见到他,“叶修”跟见了救命恩人似的,“哥!你回来……你舍得回来了啊!!”话没说完又变成气呼呼。

  那人喘着气,半眯眼睛。“你怎么这么怕他?”他觉得奇怪,“又不是什么凶神恶煞。”

  “我怕他?我什么时候怕他了。哎哟!”额头被敲了一下,“你打我!”

  就这短短一下的肌肤相触,哥哥就什么都知道了。“好啊你!竟敢冒我的名坑蒙拐骗!”他大怒,“怪不得小周对我那么凶,明明我和他没仇!”

  弟弟捂着脑门,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哥哥又敲了弟弟一下:“东西拿来。”

  “什么?”

  “小周以前给你的。”

  “噢。”

  弟弟在柜子里翻找,把一个小盒子放到哥哥手上。“我后来想还给他,但已经联系不上他了。”他说。再后来就没有机会了,不得不用全部精神应付突然席卷的灾难。

  哥哥打开盒子。

  里面是一根红绳,牵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石子,上边刻了个“叶”字,歪歪扭扭的,不太好看。这东西没什么金钱上的价值,这小石子只是工艺还算不错(当然不包括那个字)的人造钻石。

  不过这个小玩意在当时的周泽楷来看,应当是特别特别重要的宝贝了。

  哥哥把东西收进自己兜里,弟弟看着他,问他:“你打算还给他吗?”

  哥哥想了想:“暂时不,不好解释,我先想想办法。”

  “你用催婚信把他催来干嘛?”

  “结婚啊,记得以后要改口叫嫂子。”

  弟弟大吃一惊,非常不能接受。“我以为你要跟他摊牌,才帮你演戏的。”他幽幽地说,“你之前不是明明不想结婚吗。”

  “摊不了,老爷子那关过不去。”

  一听到老爷子,弟弟泄气了。

  “假婚?”

  “假婚。”


评论(11)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