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8

  告解室。

  “是你吗?神父先生。”

  “莫斯神父身体欠恙,你有任何事,与我倾诉也是一样的。”

  “莫斯神父已经身体不适太久了,他还好吗?”

  “他很好,只是需要安静的环境休养。”

  “我能见见他吗?”

  “别这样想,孩子,我不是说了吗,他需要安静休养。”

  “那好吧。”

  

  教堂后院。

  周泽楷看到了正在晒太阳的莫斯神父。

  镇里的居民告诉他,莫斯神父已经很久不在人们面前出现,教堂内的大小事务都由莱森牧师打理。莱森牧师干得很出色,人们已经习惯这位信仰不同的牧师对教堂的管理,莱森本人也完全不介意代劳另一个宗教的事务。有的时候他会向人们宣传自己的信仰,当有新的信徒加入,他都会很高兴,若是没有收获,他也不会介意。

  真是个热心又开朗的好人。

  年迈的神父行动迟缓,在阳光下散步,速度跟蜗牛差不多,拄着拐杖,颤颤巍巍马上就能倒下的架势。看样子确实是身体十分欠恙,这半只脚已经跨进棺材的模样,让人一看就觉得还是在安静的后院休养为好。

  要不是知道神父的真实年龄,周泽楷就真要这样认为了。

  这老态龙钟的姿态,哪像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就算一生颠沛流离,吃的苦头多,也不应该糟糕成这样。

  谁对你干了什么,谁让你变成这样,莫斯神父。

  是莱森牧师吗?

  冒险者的内心已经认定是他了,劳克南的见闻足够让他怀疑任何圣神教的人。

  周泽楷灵活跳到院子里,走到神父身后。脚下的草地已经很久没有人好好打理,疯长得不成样子,鞋轻轻地踩在上面,能听到青草的惨叫。

  “神父。”他喊了一声。

  对方像没有听到,走到尽头时转身,接着慢慢地、弓背低头踱步。周泽楷又叫了声,神父仍旧没有听到,或者听到了,只是没有反应,一直走着,眼看快要撞到他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周泽楷忽然看到神父的脸。

  

  “你能想象那样的可怕吗,牧师先生。”告罪人的声音十分哀伤,“我曾见过认识的人从正常的人转变为丧尸的全过程,你知道这个过程是多久吗?”

  “我并不清楚,据说因人而异。”

  “是的,因人而异,但通常不会差太多。三天,算是非常长了,大部分人都会在一天之内丧尸化,但他可坚持了三天呢。身上已经有明显的丧尸化特征,还和我杀了好久的丧尸。那真是诡异极了的三天。”

  “啊……”牧师似乎很遗憾,“真是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了一个好材料。你应该把他交给研究人员,说不定从他身上能找到突破。”

  “你是说,治愈吗?”

  “是的,当然。或者别的,或者是……”

  牧师的话戛然而止,一把不知道从哪出现的枪抵在了他的脑后,逼得他不得不举起双手,慢慢地从告解室走出来。这时候告罪人也从另一方向走出来了,脸上笑眯眯的,哪有半点哀伤。

  “我快要套话出来了。”告罪人对另一个人说,“你可以再晚点过来的,有发现什么吗?”

  周泽楷:“弱的丧尸神父,望远镜,对着劳克南。”

  “弱的丧尸?”这里有个望远镜?看来他们找到放下八音盒的人了,难怪在劳克南他时而有被窥视的感觉,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叶修轻轻地责备:“你真坏,看我演了那么久的戏。”

  周泽楷用枪托用力敲了一下莱森的脑袋,牧师痛叫,控诉这两个人对教堂的亵渎。“嘿,礼貌点,先生们,你们这是对神明的大不敬!”

  “什么神明。”叶修抬头望向祭台的方向,“是慈爱的父,还是扭曲丑陋的怪物?”

  “当然是至高无上的旧日之神。”莱森傲慢地说,“神不喜欢自己的信徒被外人威胁,放开你无礼的武器,冒险之人,这里不是你们能够放肆的地方。”

  “我对你的神很感兴趣。”叶修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一边说话一边还吐着白烟,“来跟我说说。”

  即使再好脾气的传道者,面对这样漫不经心的听道姿态也难以忍下心里的不悦。莱森皱起眉头:“你没有了解这些的资格,啊!”他的头又被狠狠敲了一下,“你们真粗鲁!”

  “莫斯……”周泽楷问,“是怎么回事?”

  莱森:“如你所见,丧尸化了。”

  周泽楷:“不对。”

  叶修:“怎么了?”他摸摸周泽楷的手臂,顿时了然:“哦……”

  “只是相比其他丧尸少了攻击力和行动力而已,没什么不对的,为了让他有个病患的样子。”牧师笑了起来,穿着白袍,笑容里却带着邪气,“毕竟他才是这里的管事,要是少了他,我就待得名不正言不顺了。”

  叶修紧盯着他:“你们把人变成丧尸,为了什么?”

  “不要一副盯着大坏事的样子,你不好奇人体究竟有多少奥秘吗?我们其实可以变成任何模样,只要找对方法。”莱森缓缓地说道,被钳制着,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失措,反倒像面对两个平常的客人,只是这两位太过粗鄙,无法愉快交谈,“用飞翔举例来说吧,这是绝大部分人小时候肖想过的事,我们能够让它从梦想变成现实,不久的将来,也许你有机会获得一双漂亮的翅膀。”

  叶修嗤笑,“怎么做?难道你想拆下鸟的翅膀,插到我背上吗?”他想到劳克南的组合型丧尸,一点也不想变得那么可笑。

  “你在嘲讽,你的思维太过狭窄,我这是对牛弹琴。”莱森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的人,“而你,英俊的先生,你绝对配得上一对天鹅翅膀,洁白巨大,充满力量。”

  周泽楷一脸震惊与嫌恶,长到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被这样的方式“赞美”,让他好想把一整个弹匣里的子弹都打出去。他想到的同样是劳克南的组合型丧尸,丑陋的丧尸化身体和一对傻兮兮的小翅膀以及两者恶心的相连处。

  叶修不服:“嘿,我也很帅好吗。”

  牧师皱眉:“你确实长得也可以,但气质差多了。”

  周泽楷上下扫了叶修一眼,后者朝他无奈摊手:“这是个Omega。”

  Omega之间经常有难解的敌意,通常是因为Alpha,有些Omega总是擅自把看到的上等Alpha当成自己的所有物,因为对方抗拒不了自己的香味,除非旁边有其他Omega,其他Omega自然就是敌人了。是种很搞笑的情绪。Alpha之间有时也有这样的敌意,因为Omega总抗拒不了他们优美的巨根。真正能做到绝对和谐的只有Beta,据说Beta们有种游戏叫“谁先生”。

  “我是Alpha。”牧师为自己正名,“Alpha有Alpha的玩法,这又是一番科研与人体结合的壮举,以前人类只有两种性别,之下没有任何分支,玩法单一得很呢。”

  现在性别之下有六个分支,不止选择多了六倍,人类繁衍能力更是提高不止一个层次。

  叶修严肃对周泽楷说:“这事不是桑福德干的,这锅我们不背。”

  周泽楷:“……”

  他又打了一下莱森,这家伙被枪指着的情况下还能侃侃而谈,没什么怯意,他们要注意是什么让他有恃无恐,以防被反杀。

  “废话少说,回答我的问题。”叶修扯回话题,“德莱叶是谁?”

  莱森嘴角微微勾了起来,一脸的“你就猜吧”。周泽楷又动手打了他一下,这回可用力不少,打得莱森跌倒到地,脸色都变了一变。他在不速之客的枪口下小心谨慎地扶着墙站起来,咬牙道:“这样就不好玩了。”

  话音刚落,周叶二人脚下的地板突然向下陷,二人急速往下掉。

  在掉落之前,周泽楷朝莱森的方向连续开枪,已经放开一切的饥饿的猛兽濒死也要把猎物拖拽下来。有一枪打到莱森了,他发出尖叫,没有站稳,跟着他们一块掉了下来,正掉到地下密室的一张床上。床头锁着一个男人,那人先是一惊,紧接着扑向莱森,抓住锁链缠到莱森脖子上,用力绞紧。

  莱森瞪大眼睛,拼命挣扎。“慢着!”叶修叫道。然而来不及阻拦,只听“咔嚓”一声,莱森的脖子被利落绞断。

  男人继续用力,直到死者的脖子扭曲成诡异的模样才满意地松手,嘴角浮现痛快的狞笑。周泽楷落地后迅速弹跳起来,枪口指着那人。

  那人把莱森的尸体丢到地上,还泄愤地踩了几脚,然后才蹲下来摸索尸体。

  “好巧啊!”叶修守着,竟然走过去。

  是熟人?周泽楷疑惑地也走过去了一些,保持着警戒。

  “你怎么跑这来了?”那人问,摸到钥匙,打开手上的镣铐。这让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站起来,使劲揉手腕。

  “查点事。”叶修说着,打量周围。这里是个卧室,装扮得还挺精美,让人不禁想到“金丝雀的鸟笼、藏娇的金屋”之类。见叶修的眼神出现微妙的变化,那人没好气地说:“我前天才到这来,这家伙什么都没来得及干,不过我被饿了两天,有吃的没?”

  叶修丢给他一个面包,对方狼吞虎咽,三两口吃光,他就又丢过去一个,外加一瓶水。

  “感动啊!”那人激动地喊。

  “你怎么在这?”叶修问。

  对方:“路过。”

评论(9)
热度(280)